被拍到了,疑似是Mazda... 贊助
2021-10-09 10:01:23uni2019

正當懷疑

看著酒吧慢慢變暗的照明。

「留這。」陳嘉達把手按在對方放在桌上的手背上說。

揚了揚眉,她給了他一個你、肯定、你、在說什麼的眼神。然後把耳邊的秀髮撥到耳後,探著頭,靜靜的,一字一句的跟他說,「如果可以,我寧願現在馬上就吻你。」

沒有微醺帶來略帶遲疑的語氣,有的只是半調侃,半促狹的認真。

「你說呢?」他也回以一個帶揚眉的神態。

她笑了,笑意首先在雙唇上顯露,連帶著酒窩的呈現,然後笑意在眼眸中氾濫。戀愛中的女人最是美麗,陳嘉達眼前的綾芫霞绮豔耀目。

「還是…你想繼續這樣坐下去?嗯?」這次綾芫霞在陳嘉達的耳邊吹氣如蘭的提議。

同樣,他眼裡閃過,如果可以,我寧願現在馬上就吻你。同出一轍的高溫。耳鬢廝磨,「你到底是魔鬼,還是天使?」他強壓著衝動,牽起綾芫霞的纖掌。

夜深,偌大的酒店大堂。

兩人互牽著彼此的手抬頭等待著電梯的到來。無需言語,兩人都可以感覺到對方從掌心傳來的熾熱 。

光可鑒人的電梯門一叩上。他的唇已吻下了她微張,上迎的紅唇。

吻,互相讓彼此撫慰著等待已久的一切。兩人都忘卻了身邊周圍的所有。他首先發覺有點不對勁,電梯竟然沒有往上攀升的感覺。就要看個究竟,綾芫霞有點氣喘,把緊抱著在對方後腰的手往自己又緊了緊,側著臉看著擦的發亮的電梯門上她跟陳嘉達彼此依偎的影像,低語道:「是我剛把電梯按停的。」話畢,電梯再次啟動。

「叮!」門開!

互相沈醉在彼此之間忘情的吻,綾芫霞微張開眼看著電梯門外。

門外站著兩個跟自己和陳嘉達幾乎同樣站姿,同樣沈醉在熱吻中的男女。女人抬眼,同樣微睜著的眼睛跟綾芫霞的相遇。

兩個同樣沈醉在熾熱愛火中的女人在心底裏交換了個會心的微笑。今晚大幹一場吧,姐妹們。

「Wrong floor。」綾芫霞以連自己都聽不懂的話在被蓋住的雙唇裏跟陳嘉達說。

經歷了半世紀的等待,終於抵達頂樓。就算夜已深了,但是讓其他組員看到自己跟綾芫霞這樣,會為她帶來不必要的壓力嗎?陳嘉達在心裡思量。   

「不要想太多。」依偎在身旁,綾芫霞說。

她居然知道我想的是什麼!

「決定了?」走在通往走道盡頭自己的房間途中,陳嘉達拿著鑰匙卡的手停了半响,做著最後校對的問。

「唔!你呢?」她答應的堅定。

陳嘉達是一個平常無論對工作還是對工作以外的事情都抱著極度自信的人,可就是遇上綾芫霞所展現的強大氣場讓他有點措手不及。

自己可以跟其他組員相通的隔壁房間沒有一點動靜,應該都睡了吧。安全起見,陳嘉達還是把相通的門上了安全栓。眼角的餘光,陳嘉達看到綾芫霞已把掛在門把上「請勿打擾」的示意牌掛到了酒店房間大門外的門把上。

門悄然關上。絕對私密的空間裏是兩個久別又再遇的重燃熾熱。 空氣中遽然充滿了因動情而產生的悶熱難耐。

「剛剛我們在哪停下的?」調暗後的燈下,綾芫霞默然靠近。

前一刻,他還以為自己在主導著今晚的一切。現在他才發現主客已易位。

讓默然靠近的雙唇再次吻著,陳嘉達被對方的主動吻的天旋地轉。可以感覺到自己身體隨著對方的吻而起著急劇的變化,可是在陳嘉達腦海深處他還是記掛著那些沒完成的職責。

「達,如果即將要發生的跟你現在的吻同樣厲害,我會熱切的等待。不要再想著那些無法預測的如果了,你已經盡了力。除非你是先知,否則你我永遠不知道對方下一步是什麼。今晚就讓你我心無旁騖的從新開始。可以答應把你我的這一刻變成彼此相愛的一刻嗎?」

她自豪的鬆開所有便衣探員都愛穿的絨布襯衫。在這之前,他從沒有留意過任何人可以把一件再普通不過的絨布襯衫穿的這樣吸引。襯衫裏是飽滿的黑色貼身運動背心。過頭牽去背心是等待解去束縛後的傲人。

就是在微弱的燈光下,他也可以清晰的看到,她肩膀上的疤痕。

第一道,在靠近肩骨旁的是彈孔。他一看就認出了,因為他自己小腿上也有著相同的,被彈頭穿透留下的疤痕痕跡。

他知道那種被擊中的滋味,被迅猛無論的力道撞倒,然後是撕心的痛楚。「阿霞!」他強忍著淚水,低頭輕吻著彈孔留下烙印。「還痛嗎?」他仰頭看著綾芫霞低頭專注看著自己的雙眼問。「剛開始的時候痛。剛在電梯裏的時候還在痛…」綾芫霞的話被陳嘉達打斷了。「是不是肩骨沒有完全的康復?跟天候不佳有關?」陳嘉達再次審視打破了白皙肌膚帶來的完美,彈孔留下的痕跡。「都不是,醫生說有方法可以令疼痛消失的。」綾芫霞看著陳嘉達專注著自己的側臉說。

「什麼辦法?你有按醫師的指示去做嗎?」陳嘉達迫切的回視著綾芫霞問。

「醫生說只要讓王子每天親一次就可以痊癒。啊!醫師沒說要親哪啊!」綾芫霞只感到滿身酥麻的極力扭動抵擋著。

陳嘉達貪婪的吻遍著對方的每一寸,雙手邊在對方光滑的背上撫摸。觸手處,對方肩胛上卻是隱隱凹凸不平的肌膚,手指所碰到的是什麼?

輕輕的把綾芫霞扳過身去,入目的是綾芫霞肩胛上一道窄長,呈皮膚被割裂後痊癒的淡白色刀疤。刀傷痊癒後引致的疤痕。一道極為嚴重的刀傷所留下的傷痕。

「不要想太多。」綾芫霞扭頭跟他說。

「霞!你,你受過槍傷,還被刺傷過!」

「不就兩次嗎?看我不是還好好的?不信?要試試看?」綾芫霞把對方推倒在床沿,說。

「什麼時候發生的?Uncle,伯母他們知道嗎?」陳嘉達對俯視著自己的綾芫霞問。



「你再說一句話我就把燈關掉!」跨坐著對方的綾芫霞附身就往床頭燈的方向伸手。

伸出的手在半途中被陳嘉達拿在手裡。「別,我要仔細的看著你。」陳嘉達從綾芫霞最長的手指開始吻,一根一根,然後是手心,手腕,再來是沿著前臂的往上。

扭身,手按在陳嘉達平坦的腹部,往下伸延,俯頭在對方的耳邊輕聲的說:「你還是在想著除了我之外的事情喔。」說完,綾芫霞邊輕扯著陳嘉達的耳垂,舌尖邊摸索著對方耳的輪廓。

「是嗎?現在呢?」

就在對方的手跨入褲頭的那一刻,陳嘉達馬上忘卻了除了眼前這個包含了謎一般卻又熱情奔放於一身的女人之外所有的一切。

圓了她的願,他做到了。

當晚,綾芫霞和陳嘉達把最好的都給予了彼此。





https://youtu.be/5_7lw1SBYb8

https://youtu.be/3By0M9tjRC4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