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駕Volkswagen 級距殺手 贊助
2021-07-18 05:51:24uni2019

正當懷疑

「跟老闆談的怎樣?」那個戴粗框眼鏡叫金的年輕人在陳嘉達還沒開口說話就急的像什麼的問。

金廣陵,畢業於位於維尊尼亞州四週佈滿軍事重地的匡提克聯邦幹探學院。高中畢業後他在陸軍傘兵隊服役了三年,然後用軍人補貼進入大學主修刑事司法涉及犯罪學、犯罪學理論和犯罪行為背後的心理學的研究。 畢業後該領域的人員都被致力於幫助地區社會安全有效運作而成為首屈一指的搶手燙蕃薯。他在陳嘉達眾多的人選中脫穎而出。陳嘉達是夾槍帶棍的在另外四個執法部門中把他搶回來的。

「馬上把三重殺手的所有資料檔案調出來。」陳嘉達也沒閒著的打開自己的工作電腦準備閱覽所有的資料。

「好的。」金廣陵彎著腰在自己的電腦前劈裡啪啦的敲。「出來了。它包含數個州,但大多數都是已極度腐化了的人體部份。」

「把最新的先傳過來。誰最先發現昨天那個的?」

容量大的關係,螢幕上的畫面只有慢慢的,由上往下出現。

「金,你一定要把報案人先傳過來嗎?我不需要看報案人的大頭圖…我要看細節…」

首先出現的是淺藍色的背景板顏色,然後是人體頭頂的黑髮,「不會吧。」陳嘉達自言自語的喃呢。

瀏海,馬尾,沒加工過的柳眉,看不出是什麼心情的冷冽雙眼,秀氣的鼻樑,不施粉薄,透著一絲含蓄愐腆卻自信的微笑,燙的發硬淺藍襯衣,比襯衫的淺藍深一個度的藍西服,胸口口袋外識別證上的字體有點模糊。陳嘉達按下滑鼠鎖定識別證上的字體,放大,S市內務處處長淩芫霞。金,我們今晚幾點飛?」

「九點四十分。」

「如果這人每三年幹三個,我們有多少時間?」陳嘉達繼續盯著螢幕上的資料說。

「六天。」

「六天?」

「以現在的速度看,再來兩天半就是他的下一個。如果他的行為習慣沒變的話,他的第二,第三個目標會在三月六號,三月九號被鎖定。」金廣陵一目十行的邊看邊回答。

「換句話說,我們只剩下不到三天的時間找到對方。」

「根據行為分析組的報告,他應該已鎖定了第二,第三個目標。他會首先跟蹤目標,熟悉對方的日常生活習慣,然後隨機把目標予以綁架。以往的七個死者都是在沒有目擊證人的情況下失蹤。沒有DNA,沒有疑犯。以每個死者的間隔時間,留給我們的是四十八個小時直到下一個死者的出現。時間上是很緊迫,但是這次當地警方遇上的兇殺現場是最沒有被破壞,維持的最完整的兇手現場。再來就是剛接到底特律的消息,一個叫夏利斯的刑警檔案以調出來,只等你點頭人事局就可以把他調職過來。」

「這我已經給人事部回信了。我還找了一個。吉米,他是達拉斯方面負責鑒證技術實驗室的老手。他應該可以在所有的鑒證報告裏看出一些端倪。」

「你,我,夏利斯,吉米韓,就四個?」金廣陵不無有點吃驚的說。

「今晚八點半我來你家接你一起出發。回家睡一覺。準時。」

S市早上。

7:13 a.m.

就算醒了,就算已知道會是誰,但門鐘還是把淩芫霞嚇了一跳。她已經盡一切辦法不去接聽陳嘉達的電話。這人真的好頑固!永遠都把自己對他的沈默當成是耳邊風。以前是,沒想到事隔多年這人還是一個德性。

我不睬你就等於非誠勿擾!更讓淩芫霞覺得失控的就是自己所住的是一棟要有特別鑰匙卡才可以進出有電動鐵閘的社區。沒有自己的允許沒人可以來到自己的家門前按鈴。沒人,但陳嘉達是例外。一個可怕的例外。因為自己笨的把進出自己家社區大閘和自己家門的鑰匙一式兩份的給了陳嘉達一份。現在無緣無故的又跑回來!當初一聲不響的只說要去東部實習,一開始還有書信往來,自己還飛過去噓寒問暖,得到的是分隔兩地的空虛等待。

「這是個難的的機會,我的志向反正就是當個警察,但這可是比警察更有挑戰性的工作。你也是要畢業了,以後你可能也會遇上更具挑戰性的角色,你真的會因為我而放棄嗎?」淩芫霞不會忘記當天陳嘉達送自己去機場獨自飛回家前的說話。

每當一想到這,再加上今天一大早就發來的短訊,在沒回對方短訊後更變本加厲的直接打手機進來。你算點!自己好不容易走出了本來已說好將來的忽然來了個遠距離戀愛,還被分手。你有感覺,那我的是卡通造型嗎?呼之則來,我不是你的夏迎春!

你到底明不明白你我之間的愛情?

有想過,但很煩。我想不通。

這是尊重?還是理解?還是兩個成年人應該有的同理心?陳嘉達,這就是你,一個自以為地球圍著你轉的傢伙!

這就是你把我一把推進地獄的糟糕模樣!淩芫霞走過大廳,在玄關前把大門拉開。你!對方竟然已把自己大門的鑰匙拿在手中準備不請自來。

還是那副令人不忍多看的俊秀,只是皮膚失去了在加州陽光照射下的健康金黃,代之的是在東部常座在辦公室裏的蒼白。但臉上的笑容依舊,極大的殺傷力:「你好,淩處長。」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