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者挑選濾水壺指標TOP5 贊助
2021-07-17 08:52:56uni2019

正當懷疑



華盛頓特區

3:45 p.m

聯邦調查局六處,特別調查員陳嘉達最恨的就是座在辦公桌後調閱人事部發送過來的檔案,閱讀報告,還有那些比任天堂遊戲的挑戰性差不多的虛擬訓練。無所事事的讓人有點滿身勁沒處發洩。拜託不要再一直讓我吹暖氣了,讓我出去,什麼現場也可以,我快瘋了!但眼前他卻知道現在等待著他的是一件對以後讓自己為所欲為必須做的事情,組織一個自己的班底。打聖誕節後他就被安排來到特區跟他的直屬上司,助理處長G先生安排調動和面試自己班底的人選工作。陳嘉達正想的出神,一個戴粗框眼鏡,年紀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在半開的辦公室門外探頭跟陳嘉達說:「阿頭,老闆找你。」

二話不說,陳嘉達拿起丟在待客椅上的黑西裝,隨意的整理了一下深藍襯衫和黑色領帶,把掛在胸前的識別證調整了一下,又慣性的緊了緊別在腰間後的配槍,拉開門就往走火間的樓梯急步而去。

「阿頭,記得也帶上我!」身後的年輕人朝著關上的梯間大門高喊。

「得!定啦你!。」陳嘉達以兩級一步,迅即把二十級的樓梯跑完。

「達哥,老闆在等著呢。」助理處長的秘書瑪格麗勒往裡頭的辦公室遞了遞頭。

「知道了,謝謝。」陳嘉達在局裡是出了名的惜字如金,今天的五個字真有令人跌破眼鏡的感覺。

「今天會說五個字?」瑪格麗勒對著已關上的門作答。

推開貼著請勿在辦公室裏抽菸的門。「老闆找我?」陳嘉達迎上坐在辦公桌後,他的老闆,G先生的目光。

直屬聯邦第六處指揮的快速應變組是陳嘉達老闆的最新寵兒。好不容易讓國會正式通過並且核實了只有老闆才知道的預算,應該是一筆頗為龐大的預算吧,陳嘉達從那天老闆步出國會閉門會議後微笑著的臉推測。然後推測成真。

「阿達,多餘的話你沒時間聽,我也就省了。重點是,各地的地方執法部門的鑒證部門都經歷著不是科技跟不上就是缺乏可以提供快速鑒證技術的能力。你看看這個,我們的聯調局要經常爲當地警局提供小則數百哩,多則數千哩路程的鑒證增援。兩個鑒證技術組涵蓋三個州,是不是很那個?」G先生說完沒有轉彎抹角的,只是稍微讓自己換了口氣,然後,看著跟他並肩站在牆壁前看著牆上幻燈投放的資訊,跟陳嘉達說:「這一陣子也有夠你忙的。現在你的回報來了。我已經申請你成為我們這個MRT,Mobile Response Team 的指揮官。你有什麼意見?」

「長官,申請什麼時候通過…請問。」陳嘉達知道國會的行政效率是多麼的費時費勁。

「剛通過了。」G先生吸了口煙,再說:「你不介意吧?」

陳嘉達不清楚老闆問的不介意是指不介意申請通過了還是不介意他抽菸。只好硬著頭皮籠統的回答:「都不介意。」

「你回答的很有技巧性。來日方長,不錯。怎樣,看上誰了?」G先生彈了彈手上的香煙煙灰在拿在手中的.45彈夾裏,問。

陳嘉達有點難為情的陪著老闆乾笑了一下,回答:「阿金。」

「理由。」G先生的菸頭被吸的絲絲發響。

「聰明,勤快,有耐心。」

「三樣?」

「不夠?」

「我以為你只會說一樣。好了,今天找你不是跟你說那些。找你來是要告訴你,三重殺手回來了。」

連環殺手的數量,是否與在電視上所聽到的有著不同的差距。那要看你看的是什麼地方的報導,又或是哪裡寫來的分析報告。他們的數量大概是五十到兩千吧。陳嘉達持小數目的方向想。但是他也知道,有起碼數百個是流動的,沒案底的,不為人知的在蠢蠢欲動。

「那個隨機殺了三個,分隔三天殺一個,每三年做一次的那個?」

「別忘記其中兩個還是每當地的伙計。對,就是這人。他每一次的行兇模式都選擇在三月三號開始。」

「狗屎!那不是今天!沒有再精準一點了吧!」

「今年年初的時候,行為分析組Behavioral Analysis Unit,BAU就向各地的地方部門發出了一但遇上兇殺案如何去分辨是不是三重殺手的兇案現場的通知。你先看這。」G先生把手上的一張紙條遞給陳嘉達。

陳嘉達接過紙條看了,說:「沒聽說過這地方。」

「算不上是個人口稠密的地區,一個人口七千人的小鎮。當地有我們駐在附近的一所分局。」

「老闆。你為什麼跟我說這個?」

「因為這是MRT在你指揮下第一件要辦的案。對了,把阿金帶去歷練一下。再不讓他去你帶我去。」

「有特殊原因嗎?」

「他老是在我身前身後晃來晃去的擦存在感,瞎子都可以看到他。」

「他怎麼知道你每天的工作時間表?」

「你問外邊的阿麗,她已被她的阿金完全洗腦。你剛不也同意了?不可以反悔。再有,我已經讓阿麗給你們安排今晚最後飛過去的班機。你們應該有三個小時的優先起步。明天上午你就可以進入調查階段。提問吧。」

「沒問題。我這就出發。是的,帶上阿金。對吧。」

「Please do。By the way,have a good hunt。」

「You bet。」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