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生鮮館來囉 贊助
2021-07-15 11:52:34uni2019

正當懷疑

放假和被放假是有分別的。放假就是基本上完全放鬆的去做一些自己平常沒時間做的,又是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被放假,嘿,就是帶有外來因素而有點被迫的去做也是平常沒時間做的事情,只是帶著心不甘情不願的勉強自己去做。

跟父母話別後,綾芫霞回到家把父母暫住後的房間整理乾淨,再把床單被套所有的都丟進洗衣機裏洗完後,拿出水果平板筆記,輸入家附近的渡假小屋景點,都訂滿了!反正現在的自己只想找個地方靜靜的把假期結束,有沒有引人入勝的景點已不再重要。手指再往北走,咦,這小鎮看上去遠離嘈雜的鬧市,價錢只是平常那些標榜稀世古蹟的三份一。早上是店老闆親自主理的早餐,中晚餐自己選擇。單人房間只要三百出頭。咁筍的賣點!馬上訂了房間!只是綾芫霞千算萬算沒有把陌生床的因素包括在內。

「不好意思,老闆娘,我可不可以再要多三個枕頭,兩條毛毯?你這附近有夜店的嗎?喔,沒有,那附近有餐廳還在開店營業的嗎?」過了午夜,綾芫霞在電話裡跟聽來睡眼惺忪的老闆娘叩著瓜子。

「三個枕頭,兩條毛毯,好,馬上給您送過去。夜店?什麼夜店?小姐,這鎮以保守生活作息為吸引來客的賣點。餐廳這麼晚還營業的只有一個。」

「對不起,一個?」綾芫霞喜的不得了,老闆娘居然在跟自己聊天。

「老公,不要看電視了!有客人要吃…小姐,你打算我們給你煮晚餐還是早餐的味道?」老板娘熱情的招呼著。

「不,不用了。謝謝。不好意思打擾你們。我自己再想辦法吧。」第二次,每次長達半個小時的熱水澡根本起不了催眠的效果!

電視,上網,瑜珈都試過,窗外已露出魚肚白,我再這樣不是跟坐牢一樣嗎?不可以這樣下去,打發時間是最迫切的事情。怎麼打發沒關係,最好是把自己累的七葷八素免得晚上越來越多枕頭毛毯都無補於事。



早上的冷空氣非常有個性的刺激著綾芫霞今天八哩跑的眼,耳,口,鼻和肺部。每天長跑是她一貫保持的體能訓練方式。不同的是,平常在S市她不喜歡在石屎森林裏邊跑邊讓車輛的排氣虐待自己的呼吸系統。所以她都是在警隊總部的健身房的跑步機上跑。她有個怪癖,就是會把跑步機輸入根據虛擬實境的不同難度再加上每天攜帶不同裝備的跑。所以別的同袍都是短褲汗衫,她卻是三不時一天全制服,一天戰術裝備,一天馬尾一蹦一蹦,清涼短T配真理褲的在跑步機上左衝右突。長久下來,她發現,以自己沒定時的選擇馬尾短T真理褲跑的那天,她的身前身後的跑步機就會被別的男同袍所佔滿;有的跑的蠻認真的,有的,跑是跑,眼睛卻三不五時跟著自己一蹦一蹦的跑。有幾次那些自己以為在認真跑的會忽然一個踉傖差點掉下跑步機的情況出現。每當這種情形發生,跑步的繼續在跑,沒在跑步的繼續當作什麼都沒發生的繼續閒聊吹牛。綾芫霞也以對方跌倒的姿態在心裡評個分然後又繼續抹抹汗,蹦跳的更厲害的繼續跑。久而久之,綾芫霞聽聞自己被授予了「警鐘綾」的綽號。有一次又再有別的同袍馬失前蹄的狀況出現。還以為身後跑著的那個鼬鼠會說句公道話,但聽到的竟然是:「喂,你們別老讓眼睛跑步,跑步就應該有跑步的認真。起碼跑完再讓眼睛旅行吧。」

憤恨交加,輪到綾芫霞差點一腳踏空!回頭狠狠的瞪了後頭胡言亂語的對方一眼,對方竟然聳聳肩,邊跑邊擦著墨鏡的對自己作無辜狀!

還有一次,梳洗完畢後綾芫霞走出女更衣室的剛好跟在那頭鼬鼠和他的那幾個手足身後。「喂,地檢處的那個海倫什麼的聽說大有要跟警鐘綾一較高下的姿態。」一個叫手警員的在高聲議論。

「開玩笑嗎?一個警鈴的級數要跟警鐘比?目測都知道結果啦。」又是那個捉狹鼬鼠在搬弄是非!

氣的可以的綾芫霞馬上手按在腰後的對講機的對講按鈕上發出喀喀喀的穿越一班目瞪口呆的同僚中間揚長而去。

說是冤家鬥嘴。但有一次綾芫霞目睹鼬鼠被忽然回頭的跟蹤露體狂差點撞破,綾芫霞還是不動聲色的調動了支援讓鼬鼠化險為夷。

交流不是太多,但鼬鼠的幽默風趣每次都為綾芫霞留下了不少的回憶。誰會想到,他竟然會以身殉職的為自己還有他的拍檔雪貂擋下了對方往自己身上招呼的強大火力。誰會想到現在已是天人永別。

按照谷歌的衛星照片,過了前面的山坡地勢開始往下。再往下應該是一個名為靜湖的淡水湖。久違了郊野環境空氣的清新,剛經歷了二月底幾個雷暴的洗刷,大地上的雪變得泥濘難行。根據天候預測,在春天正式到來前還會有一輪冬雪的降臨。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