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Net光世代為台灣選手加油 贊助
2021-06-18 23:19:36uni2019

你我,從這揭開

羅慧挎好包包,勉強用一個比另外那些更有氣質的笑容,用冷冽的語氣說:「我真的很趕時間。鄭先生!」

「你的演說很有說服力。」

「謝謝。你的也是。」羅慧說完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說:「你從來都沒有跟我說起你爸爸的事。」

「我也從來沒有跟你說,我愛你。現在說會不會太晚?」



三句話。卻包含了經過深思熟慮,隨性的真誠。三句話。每一句都帶著一股衝力在羅慧的心裏撞擊。沒有人會這樣在我毫無準備下跟我說這些句子。沒有其他的話可跟這等同核爆的相提並論。愣住了的羅慧有些發窘,隨之而來的是淚水在眼眶打轉。試圖不讓淚水落下,眨著雙眼,「我…我希望你沒那麼說。」羅慧回答。

「本來就是這樣的感覺。」

「我…我真的要走了。」說完後,羅慧要趕在淚水落下前,心臟還能保持跳動的時候盡快離開。

「鄭先生!你還會出席今晚的拍賣會嗎?」剛才那幾個衣著得體的氣質女在鄭俊山身後揚聲問道。

雙目直視著羅慧,頭也不回的鄭俊山也揚聲回說:「會出席的。」

「你不出席,我們會一直找到你出席為止!」其中一個說完後,幾個氣質女然後笑成一團。

聽在羅慧的耳裡,對方的笑聲簡直就是破銅爛鐵,吵耳的很。而且,鄭俊山你聽著哦,很重要的,誰會不顧儀態的在這種場合高聲喧嘩發問。鄭俊山你是眼睛瞎了嗎!鄭俊山你要出席什麼拍賣活動啊?會跟後面那幾個一起出席嗎?羅慧很想問,但最終還是打消了念頭。「再見了,Clint。」低頭道著別的羅慧沒入了熙攘的人群裡。

「再見了。」

一直到羅慧坐進自己的平治房車後她才發現對方所說的道別聽起來是如何的無奈,絕望。

這不是自己一直所要的嗎?自己不是跟對方說對方的誠信有問題而隱瞞以前的一切嗎?好了吧!現在自己是得償所願的把對方趕出了自己的世界,還有什麼要抱怨的呢?起碼羅慧在海旁高路上飆著車是這樣跟她自己解釋的。再來就是等一下羅穎把小櫻櫻帶來給自己照看,自己還那會有時間去想對方出席的是什麼拍賣活動啊?

當羅穎把淩涵櫻交給羅慧的時候,羅慧已是帶著比微醺更嚴重的頭重腳輕。我沒有喝別的啊,回來後只喝了咖啡而已。



「櫻櫻還記得姨媽吧?」羅慧抱著姪女問。

「她啊,現在是誰跟她玩就跟誰。對了,妹。你今天演說的消息在新聞站上喔。」

「姊,你真有去讀哦?」

「當然!還有你的鄰居也是。」

「嗯…他跟我今天同時被邀請演說。」

「厲害。」

羅慧不知道羅穎說的厲害是說自己厲害還是那個鄭俊山。

「以我所讀,新聞報導是在說你那個鄰居還跟一個拍賣會有關的事情。」

「姨媽!」羅慧手上的姪女跟自己打的招呼蓋過了羅穎說的最後一句。

「你剛說什麼?」羅慧心不在焉的問。

「我是在說你的鄰居和今晚的拍賣會。你沒聽到嗎?」羅穎一副又要我從新再說一次的翻著白眼。

什麼!羅慧有點清醒了!「你再說一次?」

「你 的 鄰居 今晚會出席一場為初中,高中校隊籌款的拍賣活動。」羅穎沒好氣的把話說完。

一天都光了!比探照燈還光!

「不是那種單身區樂部的拍賣會?那些氣質女剛才不是一副飛禽大咬的要把對方吞下的在大喊大叫嗎?」羅慧自言自語的在唸。

羅穎一副滿頭問號的在羅慧身邊坐了下來,問羅慧:「他沒告訴你?」

「沒,沒有。他為什麼要事事跟我說呢?我們到底只是鄰居而已。」

「羅慧!」羅穎是嗅到羅慧跟鄰居起了什麼的變化,但又說不清楚是哪出了問題。所以擔心的馬上點名訓導。

「姊!你快跟姐夫去吃飯吧。我..我沒事。」話是這麼說著,可是羅慧已哭的像個淚人兒的在羅穎的懷裏。






uni2019 2021-06-18 23:58:28

哇,三大文青高手按讚!一讚無價!還二讚,三讚!蓬蓽生輝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