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吃貨星座是他們 贊助
2021-06-12 13:23:32uni2019

你我,從這揭開

就這樣,羅慧又回到了她認為一切正常的世界;早出晚歸,力盡所能的避開一切跟鄰居的視線和情緒。有一點羅慧是肯定的,對方也是在做著同樣的事情,說到底,對方的自尊心是被自己的超級核彈炸了個不是粉身碎骨就是體無完膚。剛開始,羅慧回家的時候看到自家門上貼了張紙條。直直的盯著紙條足有一個世紀,大腦內風起雲湧,天人交戰,最終還是伸手拿了紙條。

羅慧看著手裡呈對角疊好的紙條,她決定先吃點東西才去面對紙條裡寫的東西。「肚子餓了會影響思考能力。」羅慧記得紙條的主人曾經說過。

把微波爐加熱後的酸甜雞排放在桌上,閉上眼,懷著帶點急速的心跳,羅慧的長指慢慢的揭開紙條。

請給電話我。

五個字。

還請給電話你,鄭俊山你是被你自己融化了的巧克力泥足深陷了吧。還是你在取笑我!會給電話的,只不過電話就等國會平衡了預算再說吧。不只是國內喔,是寰宇的預算赤字喔。

但讀著那三三兩兩的五個字,羅慧笑了,滿足,成熟,王者得勝的笑了。這人也真是打不敗的樣子,看你還有什麼高招!

今晚的微波爐加熱會特別棒!

正準備吃著,奪命鈴聲響了。準是對方!接是不接,羅慧瞪著手機像一頭黑夜裡忽然被燈光照射而呆住的小鹿一樣。就跟你耗下去。羅慧把心一橫!

鈴聲繼續!

你煩不煩啊!

「找誰!」羅慧聽來有點咬牙切齒的。

「慧,是你嗎?」

「Oh!姊!」

「你幹嘛了啦?我還以為我打錯了。你聽上來跟誰牙齒印蠻深的…怎麼了?」

「No, no。你沒打錯。我也沒事。」

「自從上次跟你聊了一下之後就沒再跟你聯絡上了。我就在想你最近怎麼樣了。」

「我很好啊。」

「羅慧!」羅穎一改以往的只愛用妹來稱呼的風格,這次直接把羅慧點名批評般的揪了出來的說:「你要記住,我是你姊,你的一舉一動我都知之甚詳!所以你要老實的說,你哪裡不對勁了?Uh-Uh,別說話,我還沒說完。我的直覺還告訴我你的這種情況大概離不開你的那個鄰居。對不對!」

「沒有。我跟他見面的次數不是你想的那麽多好不好。」

「為什麼!」

「這…」羅慧深呼吸一下之後,「首先,作為一個身家大至近乎兩千萬的人來說不會有太多的空閒時間。」

羅慧清楚,真的,清楚聽到羅穎吞了口口水,「電話可能接收不夠好,你剛說什麼來著!」

「你大概聽過早好餅這店吧?」

「當然聽過。還差不多經常去呢。誰這麼白癡不知道?」

「那你現在還要說你是什麼嗎?」

「你的意思是在說…你的鄰居…」

「他就是早好餅先生。」

「那太好了!太完美了!太大的目標了!你還等什麼!這麽一個人居然代看過我的小孩!天啊!你不介意我在那個什麼臉上說幾句吧?嘿,不好意思…妹,你繼續說下去。」羅穎通常只對環保或是有機食物循環再造有興趣,今天卻一反常態。

「沒有別的說的了。」羅慧幽幽的說。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羅穎的語氣帶著我是你姊你也敢隱瞞的調調。

「上禮拜吧。我們的老闆,海曼董事長給我看的商業月刊雜誌。」

「那就是說他不是自己招供,而是你從第二管道得知的。你是不是很不爽?」

「我為什麼要不爽?他要說就說,我哪管得著?」羅慧希望姊姊可以接受自己這個糟糕的要命的說詞。

「妹,你這樣就有點強詞奪理了。你站在對方的位置想想,」羅穎的心理輔導正式登場,「第一,我知道的不多,但我很肯定他是在等待機會再跟你說的。第二啊,我對他的印象就是個蠻不會搞小動作的人,他暫時不跟你說一定有他的想法。」

「Perhaps,」覆水難收,說了出去的話…太遲了。「姊,我微波爐加熱的食物要好了。我們下次再說吧。對了,代看小櫻櫻的那天上午我有一個研討會,但是下午就結束。你還是可以在五點半帶櫻櫻過來。」

「好,好。妹,如果你需要找人聊天的話,我隨時隨地都可以。姊妹嘛。」

收了線。羅慧再次要獨自面對那五字字條。就把它丟進垃圾桶裏!羅慧也真的做到了。不會跟短短的五個字低頭。一絲勝利感略過羅慧。好景不常,在以下來的整個晚上,每當羅慧坐下或是看到手機,那五個字,請給電話我,就在眼前浮動。

看著剛才覺得是山珍海味的微波爐晚餐,晚餐迅即跟字條做起了在垃圾桶裏的難兄難弟。還是出外外賣吧。兩個原因。一,可以讓自己暫時忘卻字條的呼喚。二,可以有一頓可口的晚餐。

羅慧拿去包包就要出門。比字條更可怕的事情降臨。

敲門的聲音。

還會是誰!絕對氣餒的羅慧低著頭,雙臂無力的按在耳朵上。

「你到現時還沒有給電話我。」鄭俊山幾乎是逼不及待,在門還沒有完全打開的門縫裏擠身進了門跟羅慧說。「你到底要生氣到什麼時候?對,是我不應該沒有跟你說起我以前的事情,這點我承認是我的過失。你要的是一個道歉,對吧?好,我真誠的跟你道歉。但是我不希望因為我的過失讓我們失去彼此。」

「Ah—」

「我明白你的感受,如果換我,我也會跟你一樣,或者更甚。所以你絕對有發我脾氣的理由。慧,你要我咬指發誓?要我沾血畫押?慧,你知道我對你是非你莫屬,你也知道你對我一樣是非我莫忘。所以就不要再跟我開這樣無所謂的玩笑。可不可以把這種玩笑拋開,讓我們重新回到正軌。」

「為什麼?」

「為什麼什麼?」

「為什麼你不一開始就跟我說?為什麼你要瞞著我?」

鄭俊山皺著眉頭,給了羅慧一個又是舊事重提的模樣。說:「就跟我說的一樣,我把早好餅放盤是因為它無時無刻都在佔據了我的所有。我辭去球隊的職務因為我覺得幫助弱勢者得到奪標的機會比用金錢去解決辦法更有挑戰性。再來就是醫生的建議。」停下了在羅慧身前踱步的鄭俊山,轉過身面對著羅慧,「然後認識你後,我在你身上彷彿看到了我以前的自己。你把自己完全忘我的投身在一家店裡…」

「更正一下,那家店的名字是L&C,閒適品牌店。它可不是一般的店,它是數一數二,全球最大型的國際品牌連鎖店。」

「對不起。你說的這些完全起不了令我感興趣的感覺。讓我有興趣的是,你的生活品質呢?在工作以外的你快樂嗎?好,你爬到了一人之下的又如何?讓我跟你說,當你站在風口處,當你以為世界就在你腳下的時候,一開始你會認為很美好,但等到一切新鮮感褪色之後,你會發現那個畫面是極其殘酷,盡是極其充滿自相的矛盾。然後你沒時沒刻的只會想到業績,除了業績也業積。你再也沒時間停下來好好的回味生命裏的點點滴滴。為什麼?因為我就是從那邊走回來的人。」

「你是在告訴我應該把我以前的一切努力都抹去,然後做一個得過且過,每天嗅嗅花香,聽聽鳥唱的普通人?鄭俊山先生,猜猜你將會聽到的是什麼消息?聽好了。我愛我的工作,工作就是我的生命。而且,我覺得你這樣肆無忌憚的指點我應該如何處理我的人生,我的職業,指出我今天的努力將要面對的是無可挽救的毀滅?不,我完全不可以接受你對我的侮辱。」深吸了口氣,「我絕對不會因為你而動搖我的決心。」羅慧絕斷的把話說完。

「我不是要你做一個像你說的得過且過的人。我只是想要告訴你,每天你起床後窗外的一切是多麼的美好。無論春夏秋冬,都有它們的美麗動人。都包含了生命的過程,都包含了每一段真摯的感情,都包含了你我他的天真無邪。我跟你都同樣被眼前的矇蔽過,唯一分別就是我比你早一步。但是你也快要步我所步過的後塵了。」

「那是你自己的想法。我還是相信我自己…」

「你需要的跟我的一樣。我們需要彼此。」

「再次糾正一下。」羅慧冷冷的說:「我已經很明白的說了。我現在的生活方式和工作都是我一步一腳印踏過來的。我對它極為喜歡,我不會讓任何人去企圖破壞我的世界。為什麼我可以這麼說?因為,因為我達到了我的五年計畫的目標。這只是個開始,我還有另外的五年計畫,我要把L&C帶到一個全新的層面。這是我對我在工作上的要求。至於私人感情方面,你錯了。這世界上沒有誰需要誰的。在認識你之前,我過的蠻不錯,暫時還沒有怨言。這樣的情況在你在我面前消失後會繼續的越來越好。」

整個房間霎時變得靜如死穴。羅慧可以肯定對方的心跳也隨之停止了跳動。

「這樣的情況在你在我面前消失後會繼續的越來越好。」鄭俊山喃喃自語的重複著:「這麼看來你是下了決心要這樣了吧。」

「很抱歉沒令你如願。是的。我珍惜你我共度過的時光。但在要我在你和總執行長之間來個取捨,我想你也知道我的答案是哪個吧。以你的才華,我想你大概不會有多大的困難再去找另外的人被你在水深火熱中拯救出來吧。對於你來說,你我之間只是一個你是施捨者,我是被你在我快要沒頂而被你拯救出來的可憐孩子。就算我的曲奇餅全軍覆滅,也是我的選擇。對不?」

「慧,你非要這樣說話嗎?可以聽我說嗎?」

「無需再說了。你不是說要我快樂嗎?我現就快樂。」

「慧,話既然這麼說了,我也沒什麼資格再繼續下去讓你改變你的想法。但是我想你知道,你所做的選擇將會有無法衡量的代價。」

「哈,哈,謝謝你的提醒哦。我想在我被代價壓的粉身碎骨後你會重新把我拯救回來,對吧?」

對方深深的凝視著羅慧,然後說:「可能會,也可能不會。」

「引用一下你的名句。別為小事折騰,好不?你要看我粉身碎骨?省著點吧。」








 








(悄悄話) 2021-06-12 14:56:36
uni2019 2021-06-12 13:25:25

抱歉,鐵枝沒出來,倒是罵聲滿屋。
噼哩啪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