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6-12 00:28:07陳跡

印地安的夏天18---我家玫瑰會抓蟑螂(BL慎入)

 

 

沈麟樹揹著江潛,在沙灘上跑來跑去,輕快的海風吹向兩人,心情就像海邊的天氣一樣晴朗。

 

沈麟樹跑了一陣子,便轉向海的方向跑去。江潛問他幹嘛,沈麟樹沒有回答,直接揹著江潛衝入海中,兩人一起摔在波浪裡!

 

滾了幾圈,渾身都濕透了,江潛被嚇得不輕,穩住身體後,就要來掐沈麟樹的脖子,沈麟樹彷彿早就預料到江潛的反應,退了幾步,躲開江潛的攻勢,卻又一記回馬槍,掬了一捧海水,朝江潛劈頭潑去!

 

江潛一身狼狽,回敬沈麟樹,兩人就在浪裡潑來潑去,沈麟樹還嫌不過癮,潛到水裡去拉江潛的腿,讓江潛整個人跌進水裡,江潛也不讓沈麟樹站起來,扯住他的衣領,將他也按到水裡去!

 

生命源自於海洋,不管會不會游泳,人一靠近水總是倍覺親切,水的摩娑,一如母親的溫柔。

 

平時壓力很大的兩人簡直玩瘋了,此刻的心情無比輕鬆,課業壓力,無比頭痛的家庭關係,都像是一場夢一樣。

 

唯有此刻真實。

 

折騰不動了,沈麟樹緊緊抱住江潛,不讓他鬧騰了。此時太陽下山,金黃色的夕照撒在兩人身上,在彼此眼底,只看見對方的滿身光華。

 

 

「原來夕陽……那麼紅,那麼大的嗎?」

 

江潛遠遠看著海平面上漸漸沉沒的夕陽,緩緩地道。

 

沈麟樹從背後抱著他,他把臉,湊近江潛的肩窩裡摩娑。

 

兩人坐在海水裡,濕透了的T恤緊緊貼在身上,T恤下誘人的起伏一覽無遺。

 

沈麟樹就抱著江潛之便,在他身上亂摸,江潛回過頭來,沈麟樹接住了他的唇。

 

兩人旁若無人地吻在一起。江潛回抱住沈麟樹,順著他背脊曲線輕撫。

 

黃昏的海風吹來,他們的身體濕漉漉地,其實有些涼。但體內那股橫衝直撞的悸動驅散了外在的冷意。

 

 

 

「潛寶……去我家,好不好?」

 

沈麟樹聲音沙啞,帶著一股魅惑。

 

「我家玫瑰會抓蟑螂喔……

 

雖然江潛老是跟他強調十八歲的約定,可瓜爾佳樹是誰?他壓根沒想過要等到十八歲。

 

「你媽媽……不在家嗎?」

 

「她去找我爸了……我爸去日本出差……他們最近關係還不錯……

 

沈麟樹笑道。

 

 

 

 

其實知道去了會發生什麼事,對江潛來說也不是不期待,畢竟對方是沈麟樹,他紅著臉,嗯的一聲,答應了沈麟樹。

 

這時候沈麟樹就很煩為什麼自己還沒十八歲,不能騎機車或開車,他使勁地踩著自行車,心裡只是想著快點,再快一點!

 

 

 

沈麟樹他家,是某豪宅大樓的一層一戶,是他爸沈其川買來安置他們母子的,這裡的住戶非富即貴,水晶吊燈,大理石建材,在地板上行走還能看見自己的倒影。

 

江潛沒看過這麼華麗的房子。管大哥他家也大,還是透天有院子的別墅,但也沒這個華麗。

 

看江潛的注意力被大樓豪華的布置吸引了,沈麟樹有些不爽,拉了拉江潛的手,知道自己失態了,江潛有些不好意思,乖乖地跟在沈麟樹後頭,進了電梯。

 

這裡的電梯車廂,足足有他爸家的客廳那麼大,他隱約覺得沈麟樹跟他好像是不同世界的人,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對自己有興趣。

 

 

 

沈麟樹他家是密碼鎖,按開了門,沈麟樹把江潛拖了進去,連路都懶得走,就把他按在門邊親。

 

「等……等一下……我先洗個澡……身上都是海水的味道……

 

一進門就攻擊的沈麟樹有點猛,江潛有些招架不住,他想先去洗個澡,緩衝一下沈麟樹的上頭。

 

卻沒想到沈麟樹會錯了意。他想江潛直播洗澡想了大半年,江潛這是要當阿拉丁神燈完成他的心願了嗎?

 

「好,一起洗……

 

沈麟樹看上去更興奮了,拖著江潛往浴室走。

 

 

 

「不是……我們分開洗……

 

江潛抗議,卻又是枉然,他說的沈麟樹硬是沒聽進去半個字。還沒踏進浴室,沈麟樹就把自己脫個精光,又來脫江潛的衣服,動作超級快。

 

進了浴室,沈麟樹把江潛壓在牆上,打開蓮蓬頭,讓溫水灑滿他們的身體,他一手按著江潛的後腦狂吻,另一手順著水流從江潛的鎖骨,胸,小腹一路往下,握住了江潛身下的灼熱。

 

江潛嚶嚀了一聲,他不知道詳細應該怎麼做,也不知道該怎麼釋放快感,只能沈麟樹對他做什麼,他也對沈麟樹做什麼。

 

兩人一點時間也沒有浪費,一邊洗澡,一邊耳鬢廝磨,對沈麟樹而言,江潛原本就是他的幻想對象,在那些直播睡覺的夜晚,他對著江潛的睡顏也能打好幾次手槍,以至於隔天黑眼圈垂到嘴角,怎麼也睡不飽。

 

這些,江潛並不知道。

 

現在,美夢就要成真了,只是親江潛幾下,再蹭他幾下,沈麟樹覺得他身下那根魚雷快要引爆了!

 

 

 

他將江潛翻過身,壓在牆上,就著水的潤滑,就要進入江潛的身體。

 

「沈麟樹……

 

隱約知道沈麟樹要做甚麼,但他沒做過這種事,江潛有些害怕,喚了沈麟樹一聲。

 

沈麟樹將一雙有力的臂膀,緊緊箍住江潛的上身,給他安全感。

 

 

 

「一下子就好,我只進去一點點…….如果你痛,我就停下來…….

 

沈麟樹極力安撫江潛。他雖然有時會耍些小心機,但一路走來,他在江潛心裡,已經成為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在沈麟樹的雙重安撫下,江潛慢慢放鬆自己,就著蓮蓬頭下的水柱,迎接沈麟樹的進入。

 

 

 

雖然有水的潤滑,可身下脹痛很快襲來,隨著沈麟樹的推進,直至難以忍受的地步。江潛的身子有些顫抖,他覺得他快要裂開了。

 

「沈麟樹……好痛……不要了……

 

江潛的求饒並沒有讓沈麟樹侵入的動作停下來,反而引得沈麟樹更是亢奮,但殘存的理智,沈麟樹也捨不得痛壞了江潛,他大手一伸,把鏡台上媽媽的海洋拉娜乳液撈了過來,一股腦倒在了兩人交合處。

 

價值一萬多塊的潤滑液果然讓江潛舒服了些,沈麟樹慢慢推進,直至整根沒入。

 

江潛除了呻吟,沒再繼續叫痛,沈麟樹繼續倒他媽的乳液,倒得不亦樂乎。

 

 

 

沈麟樹緩緩抽插,而江潛也慢慢適應了沈麟樹的尺寸,沈麟樹的巨大一次次搔刮著江潛體內敏感的前列腺,至痛後緊接著的至快,都是第一次的兩個人沒有堅持太久,便雙雙釋放了!

 

在喘息聲和水聲交織中彼此相擁,他們切實地感覺到彼此的關係不一樣了,是真的隸屬於彼此,是彼此的唯一,除了對方,他們不會容許有第二個人,和自己做同樣的事。

 

江潛的身心,就是沈麟樹的天堂。對江潛而言,沈麟樹的也是。

 

 

 

兩個人洗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澡,只擦乾身體,圍了浴巾,便又滾到沙發,床上去了。

 

青少年血氣方剛,又糾纏了十幾個小時,不知饜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