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5-27 22:31:26陳跡

印地安的夏天13---一輩子那麼長(BL慎入)

聽完沈麟樹關於他不是變態的解釋,江潛反而更睡不著了。

 

嫂子說如果不是變態,那就只有另一種可能。

 

沈麟樹喜歡他。

 

江潛很混亂,他是男的,沈麟樹也是男的,沈麟樹怎麼可以喜歡他呢?

 

可是,不論性別,被沈麟樹這樣優秀的人喜歡這件事,回想沈麟樹對他做的樁樁件件,江潛好像並不反感。

 

不如直接問他?

 

可一旦問了,沈麟樹要是沒那份心思,他們會不會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江潛中心栗六,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用力地抓著頭髮,都快禿了。

 

不如,再去問問嫂子,要怎麼判斷一個人是不是喜歡自己?

 

但下次見到嫂子不知道又是甚麼時候了。江潛只知道今晚要是沒得到答案,他肯定沒法睡了。

 

 

 

江潛坐了起來,拿出手機,開始在網路上搜尋「喜歡一個人的行為特徵」。

 

叫對方可愛的綽號尤其是疊字。

 

無條件地偏愛。

 

總是不經意四目相接。

 

重要節日的儀式感……

 

叫對方可愛的綽號?例如寶寶?潛潛寶寶?還兩組疊字

 

江潛臉一紅。他找到很多,一條條地背下來,背正氣歌都沒這麼認真。

 

 

 

隔天早上,叫沈麟樹起床後,江潛先到學校。當時教室裡還零零落落幾個同學,江潛拿出英文課本出來自習,視線卻總是往窗外瞟。

 

沈麟樹到教室時,會不會第一眼就是尋找他?

 

等了很久,早自習都快結束了,都還沒看到沈麟樹。江潛有些失落,偷偷拿出放在抽屜裡的手機,看有沒有沈麟樹的訊息,是不是因為甚麼事耽擱,所以遲到了?

 

可惜沒有。他和沈麟樹的對話視窗,還停留在昨晚沈麟樹纏著他開視訊的畫面。

 

 

 

「看什麼?這麼認真?」

 

沈麟樹的聲音突然從背後響起,差點嚇破江潛的膽!

 

把手機往抽屜一塞,江潛轉頭瞪沈麟樹,發現沈麟樹也笑嘻嘻地看著他。

 

幼稚鬼!

 

 

 

上課的時候,老師發考卷,江潛到講台前拿,回來時,沈麟樹看著他。

 

班長發通知,江潛往後傳時,轉頭看沈麟樹,沈麟樹也在看著他。

 

逛合作社時,上體育課時,掃地時,被老師叫上台時,只要江潛看向沈麟樹,沈麟樹都看著他。

 

江潛有些臉熱,他以前沒注意,在以前,沈麟樹也會這樣陰魂不散地看著他嗎?

 

沈麟樹這樣,害他投籃都不能專心,跑步差點跌倒,逛合作社時忘記付錢,被老師叫到時都忘記答案了。

 

 

不然,自己不要看他好了。如果沒看到沈麟樹在看自己,就可以假裝沈麟樹沒在看他。

 

雖然下定了決心,但江潛有時還是忍不住,拿出手機透過肩膀,往後偷拍沈麟樹。

 

他拍到的沈麟樹,十次有八次在看他,好像要把他的背看出個大洞。

 

 

 

中秋節到了,管大哥邀沈麟樹和江潛,帶著同學去他家烤肉。管家有個超大的庭院,只有一隻小黃在那裏跑。

 

兩人答應了,又邀了平常走得近的小蔡和黃仔,嫂子也來了,一群人熱熱鬧鬧地,備料由管大哥和嫂子負責,沈麟樹自告奮勇說他要烤。

 

其他人一面聊天,一面和小黃玩,一夥人其樂融融地。

 

小黃跑得更起勁,尾巴猛搖,等著吃烤肉。

 

 

 

「嘿,江潛,肉烤好了。」

 

沈麟樹拿了兩片土司包了三片烤肉,遞給江潛。

 

江潛愣了一下,接了過來。他是第一個吃到的。

 

然後,雞翅也烤好了,沈麟樹又叫江潛過來。

 

香菇也烤好了,蝦也烤好了,沈麟樹把他烤的東西,一股腦往江潛盤子裡塞。

 

 

 

管大哥和嫂子在一旁看著笑,小蔡不服氣地道。

 

「阿樹你沒意思啦,全部都給江潛,我們其他人一口都沒吃耶!」

 

「不然你以為我幹嘛搶著烤肉?燻得要命,要吃不會自己烤?」

 

說完,沈麟樹把烤肉夾塞到小蔡手裡,走向江潛,和他堆得像山一樣高的盤子。

 

 

 

「我們一起吃吧,我想吃雞翅。」

 

沈麟樹看著江潛手裡的雞翅。

 

「盤子裡還有自己拿。」

 

江潛吃得津津有味,叫他自己拿盤子裡的。

 

「可是你那個看起來比較好吃。」

 

沈麟樹指了指江潛手裡的。

 

「我吃過了。」

 

「我就喜歡吃你吃過的……」

 

說完,沈麟樹一把將潛潛拿著雞翅的手拉了過來,就著江潛咬過的地方咬了一口!

 

「剩骨頭而已小黃都不吃,沈麟樹你是狗嗎!」

 

江潛吼著推了沈麟樹一把,卻看到嫂子跟管大哥一直看著他們兩個笑。

 

 

 

江潛突然想起上次嫂子說的,間接接吻這件事,臉突然紅得像盤子裡的蝦子。

 

無條件的偏愛。這條,是不是也中了?

 

 

 

「我去上廁所……

 

江潛又熱又尷尬,不知道怎麼辦,只好尿遁去了。

 

 

 

隨著沈麟樹不負眾望一條一條中了,江潛看到沈麟樹,心跳得就越厲害。

 

但他還是努力克制自己,假裝一切都和以前一樣,他什麼也不知道,兩人好朋友一般地處著。 

 

因為他也不知道怎麼辦。是維持現狀好,還是突破那層關係?

 

 

 

下個星期六是江潛的生日。這天江潛打完工,正在收拾,手機突然響起。

 

沈麟樹有時會來接他下班,兩人騎著變速腳踏車,貪享夜風的清涼。

 

他以為是沈麟樹打來的。

 

 

 

然而,螢幕上顯示的,是個沒有暱稱,他卻爛熟於心的號碼。

 

他已經很久沒有想起那個女人了。那個空有他的監護權,卻沒盡到半點責任的女人。

 

江潛想起他離家前,她包庇那個人渣繼父的樣子。

 

無比醜惡。

 

江潛沒有接。然而,鈴聲掛斷後,又再度響起。

 

如是反覆了三次。

 

 

 

那畢竟是自己的媽媽。生父急著奔向繼母的懷抱時,她曾經是唯一願意要他的人。

 

所以,監護權才會在她手上。

 

難道要為了那個人渣,就此斷絕他為數不多的親情?

 

不值得。

 

江潛躊躇了很久,後來想,如果不用再見到那個噁心的人渣,和媽媽聯絡倒是無妨。

 

設下了停損點,在鈴聲響起第四次時,江潛終於接起電話。

 

 

 

「喂?阿潛嗎?我是媽媽。」

 

她的聲音有些顫抖,好像快哭了,這讓江潛差點破防。

 

他們已經兩年沒有通訊,也不曾見面了。

 

「妳怎麼知道我的號碼?」

 

江潛深吸了口氣,問。

 

 

 

「問你爸爸的。我只有你一個兒子,你一走就是兩年,你怎麼那麼狠心?」

 

 原來媽媽的聲音,他還是想念的。

 

「如果我不主動聯絡你,你是不是永遠都不會聯絡我了?」

 

 

 

「我為什麼離開,妳很清楚。我不想再說了。」

 

江潛心臟也揪得難受。

 

「我知道是因為你繼父的關係。可是阿潛,媽媽很想你,下個禮拜就是你的生日,去年沒和你過,媽媽很難受。」

 

媽媽的語氣懇切,江潛眼淚都要流下來了。過去住在媽媽家時,每逢他生日,一定有蛋糕,他還記得。

 

反而是在生父家,為了顧及兩個繼弟繼妹還有繼母的心情,他再也沒過過生日。

 

對於媽媽,是愛是恨,他真的算不清。

 

 

 

「下禮拜你生日,咱們見一面好嗎?媽媽煮一桌菜給你吃,你不是最愛吃媽媽滷的豬蹄嗎?」

 

「妳知道,我不可能再踏入那個家。」

 

江潛拒絕了。

 

「我知道。但那天,你繼父要跟大盤商簽約,人到南部去了,要兩三天才會回來。你跟媽媽只吃一頓飯的時間,不會看到他的。」

 

江潛沒有回答。

 

「聽你爸爸說你考上江二中,是你爭氣,你媽沒用,不能幫你做些什麼,但媽媽心裡是有你的,想替你慶祝,卻又不知道你願不願意接受。」

 

說到最後,媽媽語氣都哽咽了。

 

「阿潛,一輩子那麼長,你真的不願意再與媽媽見面了嗎?」

 

 

 

媽媽的話語,引得江潛一陣心酸。是啊,一輩子那麼長,親人就兩個,難道就從此不復相見了嗎?

 

「那畜生在家,我馬上走人。」

 

思考良久,江潛還是答應了媽媽。

 

然後,電話那頭,就是媽媽興奮地計畫要煮那些江潛愛吃的菜的聲音。

 

 

 

江潛走出火鍋店時,沈麟樹在外面等他。

 

「跟誰講電話?講那麼久?」

 

沈麟樹牽著車,和江潛一起走在人行道上,抱怨。

 

「我媽。」

 

江潛的語氣有些恍惚。

 

「你媽?你跟她講電話幹嘛?你不要忘了當初她差點逼你自殺!」

 

那晚的江潛是他救的。沈麟樹記憶猶新。

 

「如果沒有畜生,我媽對我還不錯。」

 

江潛道。

 

「而且,我沒什麼親人,難道真的要跟她一輩子不聯絡嗎?」

 

「那種親人要來幹嘛?」

 

沈麟樹冷哼一聲超級不屑。

 

「你有時間跟她講電話,不如跟我視訊。」

 

「沈麟樹,我如果叫你不要聯絡你媽,你可以嗎?」

 

江潛記得,沈麟樹那天跳江,也是因為他爸媽。

 

沈麟樹訕訕地道。

 

「那她找你幹嘛?」

 

 

 

「兩年沒見,她說我下星期六生日,想跟我聚餐。」

 

「那天,我們說好了去海邊玩。」

 

沈麟樹陰陽怪氣地。

 

「那是我的時間喔。」

 

「只是吃個午餐而已。吃完就跟你去。」

 

江潛笑著,握了握沈麟樹的手臂,安撫他。

 

~~~~~~~~~~~~~~~~~~~~~~~~~~~~~~~

這篇又是小梗集合

下一篇

超級大梗

 

陳跡 2024-05-28 22:45:09

哥嫂吃瓜中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