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da前進紐柏林測試 贊助
2021-07-16 01:32:26陳跡

踩著青春向你走來6---做我的女伴

 

T市市郊,一個偏僻的角落裡,某座偽裝成倉庫的地下賭場,前頭堆滿雜物,後頭的空間,卻是徹夜燈火通明,後門有許多人來來往往,進進出出。

 

這個賭場是T市幫派份子的產業,顧場子的混混綽號叫山貓,手下領了三四個小弟,替幫派負責這座賭場的事務。

 

前頭熱鬧著,後頭山貓和小弟們徹夜無事,就在辦公室裡喝著酒,一面算錢,一面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

 

 

 

「山貓大,薇姊.....薇姊來找你了......

 

外頭顧場子的兄弟,知道來賭場找山貓的林薇莉,兩人之間關係不簡單,興奮地跑進辦公室通報。

 

「薇莉來了?快讓她進來!」

 

一聽到林薇莉的名字,山貓眼睛一亮,把其他小弟都支走了,辦公室裡便剩下一桌子酒,還有他一個人。

 

知道山貓正在喝酒,林薇莉讓慧嫂做了兩樣小菜,給山貓帶來了。

 

「有酒喝,怎能沒有小菜呢?」

 

林薇莉笑著走進辦公室,便將帶來的菜布好,一盤避風塘炒蟹,一盤滷牛腱,香氣四溢。

 

「還是薇莉妳有心。」

 

山貓捧場地各夾了一塊吃,吃在嘴裡,暖在心裡。

 

兩人很久沒見面了,林薇莉陪著山貓喝酒,吃小菜,並聊聊近況。

 

 

 

「我的薇莉怎麼了?看上去不大開心?」

 

山貓移動到林薇莉身旁,伸出一隻長臂摟住了她的肩膀。

 

「還不是黎振洋那裏,不太順利。」

 

林薇莉悠悠地嘆了口氣,啜了口酒。

 

聽到黎振洋的名字,山貓臉色一暗,放下他的手臂。

 

「不順利就不順利,老早就叫妳跟了我,我會對妳很好的,妳就非要去攀龍附鳳,那些有錢人沒那麼好對付,吃苦頭了?」

 

山貓沒好氣地道。

 

「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你忘了嗎?我知道你對我好,也很照顧我們母女,就算我進了黎家的門,也不會忘記你的好處的。那時我就是總裁夫人,油水少不了你的,你也可以不用再過刀口舔血,打打殺殺的苦日子了。」

 

林薇莉將下巴靠向山貓的肩膀,安撫道。

 

聽了這席話,山貓的臉色才和緩了些。

 

「只是,最近很不順利,黎振洋那原配和女兒瞧不起我和初雪,罵我們是小三、賤人,還想盡辦法要對付我們,你看,初雪身上,都是被他那個原配的女兒打傷的,小女孩細皮嫩肉的,你瞧那女兒有多狠!」

 

林薇莉將初雪身上的傷痕全拍了下來,滑給山貓看。

 

道上兄弟重義氣,初雪雖然不是他女兒,總也是他當女兒在疼的。那個黎振洋的女兒,仗著有幾個臭錢就這樣欺負他女兒,山貓看了都很難忍。

 

「這個原配的女兒也未免太囂張了!初雪也是我當成女兒在疼的,我山貓的女兒在學校被人欺負成這樣,我若不吭一聲,還怎麼在道上混!」

 

山貓語氣顯然動了怒。

 

這正是林薇莉今天來的目的。她佯裝紅了眼眶,泫然欲泣。

 

「黎振洋的原配用再惡毒的話罵我,再惡毒的手段對付我,我都能忍受,可是初雪她還小,現在已經被那個原配的女兒搞到不敢去上學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說完竟然掩面啜泣起來!

 

「這種人就是欠教訓!以為有幾個子兒,就能在校園裡橫著走,薇莉妳放心,敢動我的人,我山貓絕不可能讓她好過!」

 

山貓一拍桌子!

 

「嗯......我就知道這天底下,只有山貓你對我們母女最好。我們到處受人欺負,也只有你可以保護我們了......唉,先別氣了,嚐嚐我專程為你滷的牛腱啊,看好不好吃?」

 

林薇莉見山貓的樣子,知道她今天的目的已經達成了。從盤中挾了一塊牛腱,細心地餵給山貓。

 

 

 

黎晏已經很久沒有來圖書館晩自習了,沈青辭也沒去打聽怎麼回事。畢竟黎晏欺負人的手段是他所厭惡的,任她成績多好,還給他送咖啡,都無法改變她心術不正的事實。

 

不過,沈青辭的房間裡,還堆了幾罐黎晏過去送他的咖啡。他有時在家熬夜想睡,會自己沖家裡的咖啡喝,但一般的咖啡喝了,容易整晚睡不著,而且也不是很好喝,比較之下,黎晏送他的罐裝咖啡好像真的效果比較好,口感也好。

 

所以,熬到半夜,沈青辭也會順手拿過書桌旁的罐裝咖啡來喝。

 

直到剩下一罐。他知道他罵過黎晏,黎晏大概也不會再給他送咖啡了。

 

她連圖書館都不去了。

 

沈青辭就把最後一罐咖啡放在書桌上沒喝掉。想睡的時候,看著那罐咖啡,想著那咖啡的滋味,他就好像又有了精神。

 

 

 

這天走向圖書館的路上,黎初雪又拎著便當盒找到了他。

 

不過,和平常不同的是,黎初雪左邊臉頰上貼著紗布。

 

「初雪,妳......妳的臉怎麼了?」

 

沈青辭伸出手去,想要碰觸黎初雪的傷,卻又把手放下。

 

要是碰觸到那傷口,應該很疼吧?

 

「妳受傷了,應該好好休息,怎麼還為我送飯呢?」

 

 

 

「青辭學長,其實你知道......我之所以每天替你送飯,也不過是想見你而已......

 

黎初雪低下頭,語氣溫柔。

 

沈青辭心中一動。

 

「妳的臉,怎麼傷的?」

 

其實不用黎初雪說,沈青辭也大概猜得到。

 

 

 

「姊姊她昨天......跑到我家去......罵我媽和我......爸爸幫我們母女說話,姊姊惱羞成怒,便打了我一巴掌.......

 

黎初雪撫上她臉頰的繃帶,好像很痛的樣子。

 

沈青辭聽了真氣瘋了,怎麼會有這麼無理的女人?老天也太不公平,偏給這女人一副好頭腦,讓她成績名列前茅。

 

黎晏簡直沒救了,這樣打自己的妹妹!女孩子的容貌是最要緊的,她還打臉?

 

 

 

其實黎晏一個女孩子,手勁能有多大?黎初雪的臉頰是出現了紅印,但也沒到需要包紮的地步,貼了繃帶,也不過要引起沈青辭同情。倒是黎晏受了父親那一掌,不但臉頰腫了起來,連腦子都七暈八素地。

 

但她沒來晩自習,沈青辭自然也無從看到。

 

 

 

這天,沈青辭吃完便當後,還陪黎初雪走回家,一路上安慰她,而後才又回到學校,繼續晩自習。

 

 

 

黎晏回到家後猛冰敷,臉頰消腫了些,第二天稍微能見人,才去上學。

 

接下來幾天,她放學就去看媽媽,盯弟弟功課,然後回房間讀書,就是不理黎振洋。

 

和黎振洋冷戰著。

 

黎振洋也知道根源在自己外遇本就理虧,而黎晏這個女兒雖然表面剛強,其實內心柔軟重感情,他忙於事業常不在家,太太精神狀況不好,這個家等於是黎晏撐起來的。

 

而且,她自己的責任,讀書也沒放下,大家都知道他黎振洋的女兒在蘇哲高中是個學霸。

 

他對黎初雪有虧欠,黎晏卻是他的驕傲。

 

所以對於衝動之餘打了黎晏這件事,黎振洋總想要給黎晏一點補償。

 

 

 

這天,黎振洋提早回來,特地進了黎晏的房間,遞給她一張華麗的燙金請柬。

 

「晏晏,這是T市商會一年一度的聯誼晚會,今年辦在沈家,爸爸那天還在日本出差,妳代表黎景集團去吧。」

 

黎晏本來不想理她爸,只是埋首書堆,但聽得是T市商會辦的晚會,父親要她代表黎景集團出席,她知道父親這是要在世人面前凸顯她們嫡系兒女的地位。

 

這麼一來,林薇莉就繼續當小三,黎初雪就繼續當私生女。

 

黎晏伸手接過了請柬。

 

「黎彬今年國三,功課壓力正大,不適合出席,那就妳去吧,爸爸知道妳能勝任。」

 

黎晏沒有拒絕。她看著燙金請柬,上頭寫著晚宴的地點就在沈家。

 

她已經很久沒見過沈青辭了。因為下課就要回家照顧媽媽,她沒法晩自習,也找不到理由去見沈青辭。

 

但去了晚宴,肯定能夠見到沈青辭。

 

她想跟沈青辭好好解釋一切,希望沈青辭能相信她,不要被黎初雪那個綠茶婊給騙了。

 

 

 

其實商會晚宴,林薇莉跟黎振洋爭取了很久,讓她帶黎初雪,替黎振洋出席,但黎振洋一直沒鬆口,原來是想讓黎晏去。

 

林薇莉很生氣,但她每次提到這件事,黎振洋就讓她不要再提,她也不敢逼黎振洋逼得太急。

 

黎初雪也想去。她想以黎氏千金的身分站在世人面前,已經想很久了。卻沒想到處心積慮那麼久,讓黎晏在爸爸面前失盡形象,而每次和黎晏有事,爸爸明明都是偏袒自己的,為什麼這種重大場合卻不讓她去?

 

不要緊,主辦方不是沈氏嗎?黎振洋不讓她去,她可以找沈青辭。

 

做為沈氏第三代接班人之一,沈青辭一定會去。

 

 

 

「其實,我只是想正式以爸爸的女兒身分,站在世人面前。所以,我也好想去商會晚宴。」

 

黎初雪陪沈青辭吃飯時,看似不經意地提道。

 

「如果大家都知道我是有爸爸的,那就不會有人敢欺負我了吧?」

 

「只是,爸爸還是讓姊姊去了,說姊姊才是嫡女,我不是,可是我跟姊姊一樣,也是爸爸的女兒啊......

 

說完,黎初雪紅了眼眶。

 

沈青辭於心不忍,便笑著摸摸黎初雪的頭道。

 

「初雪,其實這不是甚麼大事。晩宴也沒有規定一家只能出一個人。我也可以邀請妳來晩宴,做我的女伴。」

 

「真的嗎?」

 

彷彿得到救贖,黎初雪眼底閃著看見奇蹟的光。

 

「真的。黎晏一直欺負妳,就當我幫妳出口氣吧。」

 

沈青辭想,以他們沈氏在T市商界的影響力,他若帶黎初雪出席,讓黎晏知道黎初雪背後是有沈氏相挺的,應該就不會再欺負她了吧?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uni2019 2021-07-18 05:52:57

https://youtu.be/fCfJ6AGzm24

Camille 2021-07-17 20:38:22

剛看完《朕的日常》
很搞笑的皇帝日常小常識
作者是古人很潮
果不其然古人很潮
這樣有趣幽默的書
大家才會對古文產興趣啦

(悄悄話) 2021-07-17 10:4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