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inental科技新靈魂 贊助
2021-07-09 00:44:08陳跡

那個將軍家的紈袴子5---你會這樣對你的仇人嗎(BL慎入)

 

因為前半段太過刺激,當他出聲求饒,明玉梭緩下動作時,顧長飆竟油然而生一種失落的感覺。

 

為了填補這種空虛,明玉梭發現,在他手心,口中,顧長飆竟開始自己挺動了起來。明玉梭心頭一喜,他的唇瓣,配合著顧長飆上下的頻率而律動,而他濕滑熾熱而靈動的舌,也不斷在其中掠動,包覆,隨著明玉梭無私的吸吮、套弄、舔舐、愛撫,顧長飆的動作越來越快。

 

今晚,明玉梭就沒打算從顧長飆身上得到什麼。他只是全心全意地伺候顧長飆,讓他愉悅,讓他高潮。

 

讓顧長飆記住他的滋味,忘也忘不掉。

 

就像被拋到最高的浪頭,慾望的最高點,是文字語言都無法形容的斷片,雖然很努力克制,但顧長飆這段日子以來的戰備存糧,還是在明玉梭口中爆開!

 

明玉梭雙眼含著明亮的水氣,雙頰微紅,黑緞般的長髮披散在肩頭,有幾縷掩住了他韶秀的容顏,淺緋色的薄唇因為使用過度而微微腫起,一絲白色的體液從他唇邊溢出。

 

顧長飆身下的那張臉,說有多魅惑,就有多魅惑。

 

但他不敢再看。他竟然因為一個男人的撩撥而情不自禁地釋放了。若是讓人知道,一定會坐實他的龍揚之癖,流言肯定傳得更難聽。

 

不,他愛的是女人,什麼分桃斷袖的絕不是他。剛剛只是意外,意外。

 

 

 

「渴了嗎?要不要喝個水?」

 

正當他盤算著應該殺了明玉梭來掩飾今晚的恥辱,明玉梭突然說話了。

 

他問顧長飆要不要喝水?

 

方才的確被明玉梭搞得渾身燥熱,顧長飆沒有拒絕。明玉梭走向小几,斟了一碗水,將顧長飆的頭微微扶起,沁涼的茶水慢慢地注入顧長飆的喉間。

 

顧長飆清醒了些。

 

趁明玉梭將碗放回小几上的空檔,顧長飆問他。

 

「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我跟你有仇嗎?」

 

 

 

明玉梭回過身來,朝顧長飆邪魅一笑。

 

「你會這樣對你的仇人嗎?」

 

讓他爽翻一面說,明玉梭一面朝顧長飆走來。

 

「還不快放開我?」

 

顧長飆怒道。

 

 

 

明玉梭沒有回答。他走回床邊上了榻,朝顧長飆促狹一笑。

 

「補充完水份,那就繼續幹活了!」

 

「你.......你幹什麼.......啊啊啊........

 

顧長飆簡直快瘋了!他才剛釋放過從巨蟒變蛞蝓的兄弟又被明玉梭握在了手中!

 

不行,再來一次他會死,肯定會死!

 

 

 

這天晚上,顧長飆被明玉梭折騰了三四回,磨到什麼也射不出來,磨到破皮了,累到睡死過去。

 

 

 

隔天,顧長飆是被穿過窗縫的陽光照醒的。當他醒來都已經日上三竿了。他的手恢復自由,衣服還散落在床榻邊,空氣中還氤氳著他子孫的氣味,明玉梭已經沒了蹤影。

 

宿醉讓顧長飆頭還痛著。再加上昨晚幾乎等於被強暴的夢魘,他的頭更痛了。

 

不管如何,不能再待在這裡,他必須抽離,想想整件事的前因後果到底怎麼回事。

 

顧長飆穿好衣服,他看見小几上有一碗醒酒湯,湯旁擱著一錠金元寶,下頭押著一張紙片。上頭的字跡,龍飛鳳舞地寫著。

 

「昨晚可還愉悅?奉上金元寶一錠,予顧公子補身,下回再戰。」

 

 

 

「啊啊啊啊........

 

看到下回再戰四個字,顧長飆扶住他痛得要死的頭,這明玉梭就是個瘋子,瘋子!

 

 

 

顧長飆將行李打包好,退了近水樓的租,準備回家了。

 

他曾以為這世上最可怕的是他娘。現在他平靜安詳的生活裡有了個更恐怖,招誰惹誰,必須除之而後快的存在。

 

明玉梭。

 

臨走前,他忍不住問了掌櫃,認不認識昨天跟他一起喝酒的那個年輕人。

 

掌櫃說他們近水樓之所以能屹立那麼久,就是不會隨便透露客人的訊息,保密到家。就像顧長飆,將軍府的人來這裡打聽他的下落很多次,但近水樓都沒有洩漏顧長飆在這裡。

 

以此類推,明玉梭的事,他們也不會透露。

 

顧長飆瞠視著掌櫃。

 

「保密到家。很好啊。職業道德啊!」

 

說完,長臂一伸,揪住了掌櫃的衣襟,緊得掌櫃都快喘不過氣了!

 

「你他媽的快說,那個殺千刀的明玉梭人在哪裡?」

 

 

 

「顧........顧公子啊.......不然你可以說說那位明公子對你做了什麼事,你們之間有何仇隙,如果真的事態很嚴重,直得我們背棄我們的職業道德,那麼.......近水樓也不是這麼不近人情.......會透露給你知道的......

 

「是啊,有什麼事說出來參詳參詳嘛,大家都是文明人喔顧公子......

 

掌櫃痛苦地說明,一名小二也上來幫腔。

 

 

 

做了什麼事?他能說自己昨晚被明玉梭那隻畜牲強了嗎?這能說嗎?

 

 

 

顧長飆恨恨地放開掌櫃,理了理方才因為激動弄亂的衣裳,恢復體面。

 

聽起來,掌櫃對明玉梭是有一定了解的。那人肯定是這近水樓的常客。等他腦子清醒一點,釐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再回來盯梢,肯定能逮到他。

 

 

 

顧長飆有些恍神地回到了將軍府,果然被顧夫人逮個正著,霹靂啪啦地罵了一堆,問他是不是真有花柳病。顧長飆仍在恍神,他娘再凶,都比不上昨晚發生的事震撼他。除了他娘問他到底是不是有花柳病的時候,顧長飆回了一聲「沒有」。其他的,顧長飆一路沉默。

 

明玉梭是突然出現的。他到底是甚麼時候盯上自己的?還是,那人是隨機犯案?

 

其實那人長得挺好看的。應該會有不少女子喜歡他,可他卻對自己做那樣的事。難道,他喜歡男人?

 

折騰了一整晚,他的心理雖然很抗拒,但身體......好像真的很舒服啊!同為男人,他比那些女人更知道怎麼擣鼓才舒服。

 

顧長飆昨晚就發現了。

 

不,再舒服都沒用,昨晚的事是他一輩子的恥辱,這輩子從來沒那麼丟臉過,他一定要殺了明玉梭!

 

只要明玉梭一死,昨晚那場意外就不會有人知道了,他還是將軍府裡玉樹臨風,風靡潭州城千萬少女的大公子。

 

不管明玉梭基於甚麼樣的動機做了那些事,他必須死。

 

 

 

顧長飆也不逛花樓了。他叫顧仁和一些手下成天守著近水樓,要是看見明玉梭,馬上格殺.......喔,不,馬上回來通報他,他要親手了結那個人。

 

而顧長飆自己,除了有一搭沒一搭地應付他媽舉辦的相親局,也不去花樓了,有事沒事就會經過近水樓,進去喝個酒,東張西望地等。

 

但一直沒有等到明玉梭出現,那夜過後,他就像人間蒸發一樣。

 

 

 

盯梢明玉梭,等著殺明玉梭,想著那晚的明玉梭對他做的事,罵幾句瘋子。

 

他覺得這段日子以來,他的生活裡充滿了明玉梭三個字。

 

這樣的日子他覺得好累啊。

 

得調劑一下才是。

 

 

 

顧長飆讓顧仁繼續守著近水樓。他自己騎著馬,一襲風度翩翩的湖藍色長袍,顧長飆又來到花影閣。

 

因為他很久沒來,關於他得花柳病的流言已經漸漸平息了。加上他媽為了他的個人聲譽出手了,透過將軍府和前宰相府的人脈不斷闢謠,王媽媽還像以前一樣,笑著走出來迎接顧長飆。

 

「唉,顧公子啊,好久沒來了,想死我們家煙雨姑娘了。知道您要來,二樓人字號房給您和煙雨留著呢!」

 

顧長飆一邊走,一邊丟了兩錠金元寶給王媽媽。

 

「多送些吃的喝的,今天整天,我把煙雨和廂房包下了!」

 

顧長飆豪氣道。他要好好在煙雨身上展現他的雄風,以驅趕明玉梭留給他的夢魘。

 

 

 

酒菜布好後,煙雨燦笑著走了進來,她今天穿著紅色透膚紗衣,白皙柔嫩的肌膚,說有多性感,就有多性感,一進來就往顧長飆懷裡鑽去!

 

「顧公子你這麼久沒來,煙雨還以為顧公子把煙雨給忘了呢!」

 

煙雨佯裝拭淚地揉了揉眼,顧長飆摟住她的豐滿的嬌軀,安慰道。

 

「怎麼會呢?本公子最愛的就是煙雨妳了,尤其是床上的妳.......哈哈哈.......

 

顧長飆把煙雨壓在身下,三下五除二地就把煙雨身上掛的那些布剝個精光!

 

煙雨回應他的動作,也伸手要替顧長飆除去他的衣帶。

 

他突然想到那一晩,明玉梭解下他衣帶的動作。而後,不可言說。

 

當他回過神,他身上已經被煙雨扒光了!

 

 

 

「顧公子,這麼久沒看見奴家還恍神,是不是嫌棄奴家了?」

 

煙雨也感覺得到顧長飆的不專心。他以前對扒衣服這事可是很猴急的。

 

「當然不是.......

 

顧長飆大手一伸,就去揉煙雨的胸。

 

然後,他又想到明玉梭在他身下吞吐,雙手摩梭過他的下身、小腹,直到他胸前的蓓蕾,手指在上面揉捏起舞。

 

上下同時刺激,欲仙欲死啊!

 

 

 

「該死!」

 

他覺得他好像忘了接下來該怎麼做,明明和煙雨無數次地默契。顧長飆咒罵一聲,對煙雨道。

 

「妳上來!」

 

 

 

顧長飆躺在榻上,由煙雨用唇瓣和雙手,為他的分身服務。

 

姿勢,就和那天晚上一樣。

 

在以前,煙雨也常常這麼服侍他,他總是很快就進入狀況,推倒煙雨,在她體內衝刺。

 

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感覺不對了。

 

說不上來哪裡不對,但煙雨對著他小兄弟擣鼓半天,還是硬不起來。

 

不,一定不是我的問題。肯定是煙雨功力退步了!

 

煙雨也很著急,以前是巨蟒,現在是蛞蝓,她從沒看過小顧這麼虛弱的樣子。

 

 

 

「妳再叫兩個姊妹進來。」

 

顧長飆吐了口氣,對煙雨道。

 

 

 

uni2019 2021-07-09 08:51:48

笑點很強大。

, 2021-07-09 07:39:24

我真的無法接受自己的老公,不斷的跟網路上其他的已婚女子互動到現在將近兩年的時間,讓我痛不欲生,甚至無法好好過生活。

版主回應
我不知道妳是誰
不過人相處大抵是這樣
有困難就好好溝通
用說的不行就用寫的
甚至透過父母或小孩都可以
表達妳的不喜歡
希望他尊重妳
如果他不接受
那就再想下一步
2021-07-09 08:51:20
uni2019 2021-07-09 06:32:32

https://youtu.be/ktdBDztSHJU

跡,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