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不敗 必看偶像劇 贊助
2021-04-27 00:01:19陳跡

雪落無聲(BL慎入)32---長期抗戰

 

因為倏末的悉心照顧和心情好的關係,大概過了兩天,蕭索便能下床自由活動了。左程來到這裡也並非沒有作用,來往傳遞消息,準備藥品和日常生活用具有他跑腿,也減輕了倏末的負擔。但他老是說山下風聲緊,饕餮人和韋國舅的人不依不饒,他得在山下看著,便順理成章地住在山下,有需要時才上山來。

 

這和倏末當初的預想完全不一樣。之所以叫來左程,就是要把畜牲丟給他,好自己走掉啊!

 

蕭索就在山上悠閒地養傷,看倏末看雲看鳥,看星星看月亮。

 

 

 

左程每天至少上來一次,除了送日用品外,也帶來山下的消息,這些消息無非是霍行正式命定遠、懷遠、歸德三將軍駐守北方三鎮,大將軍王麾下的某支軍隊被派駐到了哪裡,聽命於哪個邊將,這樣變相地削去他的軍權,或者他們姓蕭的哪個堂哥的堂弟的官職被貶。總之蕭索不在,屬於他的勢力慢慢被蠶食,左程帶來的都不是好消息。

 

聽得倏末怦然心驚。可是蕭索卻好像沒事人一樣,跟著他一起看雲看鳥看星星看月亮。

 

北邙山的星空,是倏末看過最壯麗無倫的。但即使如此,現在也不是看星星的時候吧?倏末聽左程說過,蕭索的政敵那樣多,如果他失去他的兵權,肯定死無葬身之地。

 

 

 

這天用完晚飧,倏末洗好碗後,又一個人跑到懸崖邊坐著,看著星空發呆。

 

蕭索自己換好藥後,跟了出來,在倏末身邊坐了下來。

 

「這些星星真的那麼好看嗎?大晉真的看不到星星啊?」

 

蕭索問。

 

 

 

倏末瞅了他一眼。

 

「畜牲你說,是天上的星星多,還是你帶的兵多啊?」

 

「想知道啊?以後跟我出去打仗啊。」

 

蕭索笑道。

 

 

 

倏末頓了一下。

 

「畜牲你真的不知道我是什麼意思嗎?就算你的軍隊和北邙山的星星一樣多,再這樣下去,就會變成大晉的星空,一顆也無了!」

 

「末末擔心我?」

 

蕭索伸出一隻長臂,想要摟住倏末,被倏末猛力揮開!

 

「你好好聽我說話!」

 

不要一副精蟲衝腦的樣子。倏末嚴肅地道。

 

「情勢危急,你身體也好得差不多了,不如趕快回玄桐城處理吧!」

 

 

 

「我在這裡陪你不好嗎?我們一起隱居在這裡,不問政事,你繼續做你的桔槔師,而我打獵維生,成天只想下一餐吃什麼,哪裡的景色最漂亮一起去瞧瞧,要怎麼樣才能使對方開心就好了。」

 

蕭索看上去笑得很滿足,他的神情讓倏末一陣恍惚。

 

在以前,也有人對他說過這樣的話。

 

如果真有危險,不要你以性命守護。我也可以拋下一切,包括羅闍衛和定川王的身分。

 

你做桔槔師,我開學堂授課,文武都教,咱們總不至於餓死。

 

 

 

在聞人啟拒絕聞人豫的指婚,得罪聞人豫時,面對倏末的擔心,聞人啟的話言猶在耳。

 

當時的倏末聽了感動不已。

 

可是再感動,他也注定了不會是聞人啟的唯一。

 

眼前的蕭索不也是?他想隱居的對象,其實是霍行吧?

 

他該感動的,可一想到這些話都是對霍行說的,他有些難過,甚至恨。

 

最後都變成沉默。

 

是不是他這樣的人,就不配有人待他好?

 

 

 

「怎麼了?太感動了嗎?你男人對你夠好了吧?」

 

蕭索又要去摟他,卻依舊撲了空。

 

倏末離開崖邊,頭也不回望獵舍走。

 

 

 

蕭索察覺到最近的倏末是有些奇怪,雖然照顧他盡心盡力,可是態度上又好像對他很抗拒。都怪他們緣分的起點並不美好,才讓倏末面對這段關係的心態有些彆扭。

 

蕭索還有些話想問,又看見左程背了只大箱子上山來了。

 

 

 

「王爺,我多帶了些臘肉,還有您的藥品上來,因為.......

 

左程聲音響亮,眼神還不住朝獵舍裡的倏末瞥去。

 

「山下那些韋國舅的人真的看得很緊啊,要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了啊!」

 

他就是說給倏末聽的。

 

蕭索對左程的機靈感到滿意。便道。

 

「把東西拿進去吧。」

 

 

 

左程把箱子裡的貨品搬了進去,跟倏末打了招呼,但倏末沒有回應,只靜靜地做自己的機擴,看上去心情不大好。

 

難道兩個人又鬧彆扭了?

 

左程走出獵舍,來到懸崖邊,對蕭索報告他最新得到的消息。

 

他們蕭氏已經有三名宗親被貶或免官了。

 

「王爺,情況不大好。反而是韋國舅的人一直升官,受到獎賞,烜赫一時,蕭氏現在亂成一鍋粥,您真的不出面嗎?」

 

雖然順著主子的意,努力地撮合他和倏末,但左程其實也對局勢很憂心。

 

「這樣也不算壞事。讓韋國舅那幫人越得意越好,得意了就會鬆懈戒備,我再出面就不會受到太大的阻礙。」

 

蕭索道。

 

「你不也說,出雲谷附近,搜尋我的人幾乎只剩下蕭氏宗親和陛下派來的人,至於韋國舅的人幾乎看不見了。這就是他們不再認為我是個威脅的證明。」

 

「在那樣的氛圍下,我再回玄桐城,不是安全多了?」

 

原來主子有這樣的打算啊?他還以為蕭索又為了倏末瘋魔,連權勢家族都不要了。

 

「陛下雖然封賞了韋國舅的人,卻還是繼續在找我,可見得他對韋國舅暗地裡應該是不滿的吧?這不滿的種子還在,盛極必反,咱們蕭氏還是有機會的。」

 

「更何況滅了個蕭氏,來了個韋氏,一點也不合算,倒不如讓韋氏和蕭氏彼此制衡,對他的大業更有利,陛下很聰明,心裡可雪亮著。」

 

 

 

「原來如此。王爺英明,屬下拜服。」

 

左程拱手道。

 

當然最重要的是,享受倏末對他的緊張和照顧,真是一舉好幾得,我蕭索怎麼能這樣聰明呢?

 

 

 

「你繼續傳一些不利於蕭氏的情勢上來,讓末末聽到,我自有打算。」

 

蕭索低聲交代完後,就又把左程趕回山下去了。

 

 

 

當晚,兩個人睡在床上,倏末照例背對著蕭索不去看他。前幾天因為傷處還痛著,蕭索倒也安份,可今晚不知道為什麼,背後的蕭索翻來翻去,蹭來蹭去,大半夜弄得倏末也跟著睡不著。

 

 

 

「你怎麼了?不是好多了嗎?難道傷口又惡化了?」

 

倏末總算轉過身來,伸出手去探蕭索的額頭。

 

沒燒,應該還好啊?

 

「我......好難受.......

 

蕭索還是繼續翻,好像什麼姿勢都令他很不舒服。

 

「到底哪裡難受?我下山找潘大夫。」

 

倏末坐了起來,想端詳蕭索的傷勢。

 

 

 

「說不出的難過,不知道在哪裡,總之全身都難過,又脹又痛。」

 

蕭索呻吟道。

 

倏末憂心地看著他。他替蕭索換過藥,還記得他身上哪些地方有傷處,便一處一處地按道。

 

「是這裡嗎?」

 

「不是。」

 

「還是這裡?」

 

「也不是。」

 

倏末按來按去,蕭索都說不是,讓他繼續往下按。倏末的手就這樣不小心掃過蕭索的禍根,又腫又硬地。

 

倏末臉色一變。

 

 

 

「都快死了的人還想著這些,你就難受死算了!」

 

倏末不想理他,又翻過身去背對他。

 

「可是我們很久沒有.......而且你又躺在我身邊.......我這樣憋下去虛火上升,陰虛陽亢,傷口就很難好了.......

 

虛火上升陰虛陽亢,還有這種事?說得跟真的一樣。

 

「你自己看看你身上的傷,跟個廢人一樣還能做什麼?」

 

倏末啐道。

 

 

 

「我是個廢人.....但末末不是啊......末末上來.......

 

為了這檔事,蕭索簡直秀下限,哀怨地看著倏末。

 

倏末冷冷地瞅著他。

 

 

 

「唉,好吧,那我就繼續憋著,讓虛火上升,陰虛陽亢,傷口好不了就算了.......

 

蕭索表情痛苦地翻了個身,背對倏末。

 

 

 

人都會有欲望,很難免除,尤其經歷過人事之後。

 

兩人的確很久沒有行雲雨之事了。不要說蕭索,這麼一折騰,倏末的心裡也有些蠢動著。

 

只是,他竟然會因為蕭索的勾引而蠢動,真是沒用。

 

也許蕭索的反應是因為想起了霍行?

 

倏末越想越生氣。

 

 

 

劈腿的渣,我搞死你!

 

倏末猛地將蕭索身體扳平,伸手去扯他褲帶。

 

襠裡的巨物正昂揚著。

 

 

 

amie 2021-04-27 20:46:02

把一切推給油泥
都是他要我問的
哈哈哈

uni2019 2021-04-27 11:30:09

禍起蕭牆?實打實就是蕭哥哥!

軟硬天師!


阿鉛得罪誰了?親媽下的了手嗎?請手下留情!把阿避交給我!

amie 2021-04-27 07:30:58

作者好狠的心
給我們這種破口
嗚嗚嗚

版主回應
最近18+的情節太多了,所以我打算矇混過去(沒有啦)
不然想看的話
細節下一集再寫
不可以讓神主牌專美於前
索末CP要搶回主導權XD

因爲我還沒想到殺鉛陵鉅的辦法
所以神主牌CP持續延期中
2021-04-27 08: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