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6 15:39:58陳跡

貝殼男孩和芒果女孩3

 

我一個人在海灘坐到天亮。顧柏年,你不是說,晚上來海邊,你會保護我嗎?

 

早上起床的時候,外婆沒在房間看見我,緊張得跑了出來,看見我人在海灘,這才鬆了口氣。

 

「阿瀛啊,妳怎麼一大早就跑到海邊來啊?」

 

找到我時,外婆問。她以為我是早上跑出來,不知道,我已經在海灘待了一個晚上。

 

T市離墾丁很遠,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我恍惚著聲音,回答。

 

「想回來跟妳媽媽講,不然妳坐火車去枋寮車站,我讓妳舅舅開車去載妳啦!」

 

看我沒什麼事,外婆才回去忙她的農事。

 

我在等一個人,顧柏年,我希望這一切都只是誤會。

 

他總是下午出現,我決定等到下午。

 

 

 

今天的天氣,是典型墾丁的天氣,陽光燦爛,天很藍,海水更藍。海面平靜,白色的浪花緩緩地摩娑著柔軟的沙。

 

他沒有來。我心裡隱約知道,他不會來了。他目送我回外婆家,那就是最後一眼。

 

他不會來了,我沒有誤會。

 

 

 

「不好意思,我沒戴表,請問幾點了?」

 

「四點半了。」

 

一個多月前,這是我們初遇時的對話。

 

四點半了,這是我們初遇的時間。

 

黃昏,逢魔時刻。

 

他不會來了。

 

 

 

我把手機放在沙灘上。慢慢朝海水走去。

 

他說過,他會保護我。

 

海水好冰,好涼,其實被海水包圍的感覺很舒服,自在。

 

人對海水總有一種親切的感覺,畢竟生命原自於海洋,回歸那裡,也就回歸了母親的懷抱。

 

腳下有礁岩和海藻的觸感,海水直淹到我的腰。

 

當我進入海水,我的腦子一片空白,我沒有想自殺,我會游泳的。至於我為什麼想進入海水,我想,顧柏年不知道我會游泳,他也許會出現,兌現對我的承諾。

 

 

 

不知道走了多遠,此刻還平坦的海床,我突然一腳踩空!

 

差點沉了下去。但是我說過,我會游泳的。我開始游動我的四肢,我的手順利地動了,左腳也是。

 

但我發現,我的右腳動不了了。我的身體,從在海面上慢慢的晃漾,到突然被牽制右腳的那股力道拖進海水!

 

我一閉氣,將頭埋入海水裡,想看看我的右腳到底怎麼回事。今天天氣很好,即使是黃昏,海裡能見度依然頗高,我看見我的右腳,被幾株海草纏住了。

 

我用盡自己的力氣不斷往上游,我不知道那些海草明明是不會動的,怎麼能夠抓我抓那樣緊,甚至越來越緊。

 

在我掙扎的時候,我的左腳踢動時,也被海草纏住了,它們越纏越緊,漸漸的,我的雙腳動彈不得!

 

游泳的時候,推動自己前進最大的力氣,是雙腳踢出來的水花,我剩下雙手,無法和下頭那些海草對抗,我被越拖越深。

 

接下來,我看見這輩子最難以忘懷的景象。

 

在飄動的海草中,抓住我的並不是海草,而是從海草叢中,伸出的一隻一隻,死白的手!

 

海草裡伸出了好幾隻手,它們爭相來抓我的腳!

 

我想到媽媽對我重複一遍又一遍的,暗黑版的墾丁故事。

 

抓交替。

 

在海裡淹死的冤魂,必須抓人代替,否則,他們會被這片海洋地縛,無法投胎。

 

那些手不斷地搶奪我,他們都不想放棄投胎的機會,脫離這又冷又暗的海洋。

 

我用力地想要踢開那些死白的手,但它們的力氣很大,就算我用盡所有的力氣,絲毫沒法掙脫!

 

我的下半身,已經被拖進了海草叢中!

 

我的閉氣時間已達極限,開始往外吐著泡泡,腦子脹痛不堪,我想,我快要撐不住了。

 

我開始嗆水,水進入了我的口鼻,然後,一發不可收拾。

 

我的肺咆哮著劇痛,我的腦子一片脹痛,無法思考。

 

我死定了。顧柏年,你說你會保護我的。

 

 

 

在逐漸模糊的視線裡,我彷彿看見顧柏年朝我這裡游來!

 

不,你別過來啊!祂們正在抓交替,你也會被拖下去的!

 

我想說,但我滿肺滿胃都是海水,發不出聲音。

 

 

 

顧柏年游了過來,他把那些抓住我的,力大無窮的,死白的手扯開,就像扯開那些無生命的,不會動的海草一般輕易!

 

我看著他,我覺得我哭了,可我在海裡,他看不到我的眼淚。他對我說了一句話,可惜沒有聲音,他把我整個人往海面上用力一推,我朝上飄去,卻看見那些原本抓住我的死白的手,轉而朝他抓去,把他抓進了海藻深處!

 

 

 

我被海水送上了岸,猛力地咳了幾聲,馬上有人拿了一條厚浴巾過來,把我牢牢包住。

 

那是個女警。

 

海邊來了幾個警察,還有警車。

 

聽說是咖老闆遠遠注意到我往海裡走,怎麼叫我都沒回應,心知不妙,便直接報警了。

 

我回過神來,抱住那個拿浴巾給我的女警,告訴她顧柏年還在水裡,還有一個人在水裡,請你們快去救他!

 

 

 

「沒有啊!這片海灘只有妳一個人,沒有看見別人啊!」

 

那女警回答,為了慎重起見,他們也找來了咖老闆和當時跟咖老闆買咖啡的顧客,他們都說,只看見我一個人朝海裡走去,再沒看到別人。

 

但我堅持,還有一個人在海裡,要他們派人下去看看,不能冤了一條無辜的生命。

 

正在爭執不下的時候,有個四十來歲的警官,二線一星的官階,朝我們走了過來。

 

 

 

「怎麼回事?」

 

警官問。

 

「我的朋友還在水裡,我拜託你們趕快去救他,他救了我,卻被海藻拖下去了!」

 

沒人肯聽我說,我自己想衝進海裡救顧柏年,又被那女警死死拉住,我不知道怎麼辦,掩面痛哭!

 

「你的朋友?你的朋友叫什麼名字?」

 

那警官似乎見怪不怪了,並沒有隨著我的情緒起舞,語氣沉著。

 

警官肯問我朋友的名字,我覺得他是相信我的,我滿懷希望,把顧柏年的名字告訴他。

 

 

 

那警官沉吟了一會兒,拿出他的平板,滑了一下,把平板遞給我。

 

「妳說的顧柏年,是不是他?」

 

我接過平板,赫然發現那是一張顧柏年的證件照,五官端正,就是我印象中他的樣子。

 

警察怎麼會有他的照片呢?

 

 

 

警官讓咖老闆泡了一杯熱牛奶給我,讓我舒緩一下情緒,然後道。

 

「小妹妹,這個人已經不在了。七年前,他的屍體,就在這片海域被發現。」

 

警官又滑了一下。

 

「我知道妳可能很難相信,這是他的資料。」

 

警官把平板又遞給了我。

 

七年前……

 

 

 

我看著平板上關於顧柏年的資料。死者顧柏年,當時14歲,是附近國中國二的學生,暑假和同學一起到這片海域玩,其中有個同學在海裡突然抽筋溺水,顧柏年游過去救了他,那位同學被顧柏年推上了岸,可顧柏年自己卻沉了下去,再也沒有浮上來。

 

後來,在海草叢裡,找到了他被海草纏住的屍體。

 

其實,我有心理準備,可我依然泣不成聲。

 

昨晚,我在滑手機的時候,發現所有和顧柏年合拍的照片,都只剩下我一個人。

 

 

 

「也是抓交替。墾丁這裡的溺斃事件,十件有九件都是這樣的原因。」

 

警官收回了他的平板,嘆了口氣,道。

 

「所以一到暑假,不只是老一輩,就連學校和警察機關都一直宣導,不要到海邊戲水,這不是迷信,是有科學根據的。」

 

警官側過頭,看看我。

 

「妹妹妳雖然傷心,看起來卻好像不是很意外?」

 

 

 

我想起那些孤獨的合照。

 

「警官伯伯,可以請你複製,那張顧柏年的照片給我嗎?」

 

這一季夏的燦爛都是因為他,可我卻沒有他的半張照片。

 

「好。我傳給妳,但妹妹妳就別難過了。」

 

那警官人很好,可憐我,那原本是案件機密,他通融了把顧柏年的照片傳給我。

 

這是我唯一擁有的一張他的照片了。

 

 

 

「警官伯伯,當年……顧柏年的事,是您偵辦的嗎?我可以知道多一點,關於他的事嗎?」

 

我抹了抹眼淚,問道。

 

「是啊,長得多好的小夥子,就這樣沒了,還是為了救人,我印象很深刻......我啊在這裡二十幾年了,墾丁這裡的溺水事件如果不是我,其他人還沒法辦哩!」

 

警官收起他的平板電腦往前走,這時我還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

 

他走向海水,蹲了下來,把手伸進海水裡,半晌。

 

 

 

旁邊那個女警竊笑著,跟她身邊的員警道。

 

「所長又在辦案了。」

 

「要不是有所長的『超能力』,咱們的案子能破得那麼快啊!」

 

員警笑著搖搖頭。

 

 

 

我走到警官的身邊,看著他的動作。

 

「看到了嗎?我的手只要有媒介,就可以讀出這裡剛剛發生過的事。海水就是最好的媒介。」

 

警官舉起他濕淋淋的手,笑道。

 

原來,他這是靈媒體質啊?

 

他帶著我,離海水遠了些,對我說。

 

「妹妹,妳很幸運,逃過了一劫。」

 

警官神情變得嚴肅,望向那茫茫大海。

 

「顧柏年他……原本是想抓妳交替的。」

 

 

 

「什……什麼?」

 

我倒抽了一口氣!不會的,我不相信,他才不會那樣做,他會保護我的!

 

「妳在這片海灘玩水,浸了一個多月都沒事,那是因為,妳是他的目標。」

 

「這海底的魂魄也有默契,既然妳成了他的目標,其他魂就不會動妳。」

 

警官伯伯口裡,說著匪夷所思的話。我不願意相信,可其他人也聽到他說的,卻沒有人反駁他,彷彿他所說的就是權威

 

 

uni2019 2021-01-26 18:31:44

By Minyvonne Burke

Family of 12-year-old boy swept out to sea in California offers $50,000 reward

Arunay Pruthi was pulled into the ocean at Cowell Ranch Beach in the city of Half Moon Bay on Monday.

The family of a 12-year-old boy who was swept out to sea in northern California is offering a $50,000 reward to anyone who locates him after a multiagency search was suspended.

The boy, identified by family as Arunay Pruthi, was pulled into the ocean at Cowell Ranch Beach in the city of Half Moon Bay, about 25 miles south of San Francisco, on Monday.

Arunay's father and 8-year-old brother were also pulled in by a "sneaker wave," the boy's uncle Arvind Pruthi said. The Cal Fire San Mateo-Santa Cruz unit said the father and brother were eventually pushed back to shore after being "beaten up by waves." Arunay was pulled under the water about 100 yards offshore.

Arunay Pruthi, 12 was swept to sea in northern California on Jan. 18, 2021.
Arunay Pruthi, 12 was swept to sea in northern California on Jan. 18, 2021.Courtesy Pruthi family
The U.S. Coast Guard, Cal Fire, San Mateo County Sheriff's Office and other agencies used boats, drones and helicopters to search for Arunay. A sheriff's office spokeswoman said Wednesday that the search had been suspended.

A deputy sector commander for the Coast Guard's San Francisco unit said the decision was made "after considering the environmental conditions and the amount of time that had passed."

"This is a tragic loss for the family who were simply trying to enjoy a day together at the beach. Our deepest sympathies are with them at this time," Captain Howard Wright said.


起,成,轉,就待合了~~~

這個拖字...那雪不是一直在落嗎~~~

版主回應
那個雪落若要再兩集就結局
我也是寫得出來的
2021-01-26 18:3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