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3 23:32:07陳跡

雪落無聲雨無痕(BL慎入)5---我的錯

 

倏末將聞人啟撇在當地,抱著倏瑩便往家裡趕!

 

他記得家裡還有一些血青芝的藥液!

 

倏瑩嘴唇呈黑紫色,臉色蒼白得近乎透明,神情痛苦,倏末有些自責,他不該讓倏瑩看見他和聞人啟的溫存!

 

「瑩兒,妳撐著點,就快要到家了!」

 

為了和閻君搶人,倏末用上他最快的腳程,到了家,他一把踢開院子裡的大門,喚道。

 

「小可,血青芝!」

 

小可聽見倏末的聲音,知道事情非同小可,一刻也不敢耽擱,用還溫著的爐子溫了藥液,給倏瑩餵了下去!

 

 

 

躺在榻上,倏瑩的容色漸漸回來,氣也緩了過來。

 

 

 

一路抱著一個成人的重量奔跑,直到倏末看見倏瑩情況好轉,他才稍微鬆了口氣,整個人幾乎癱軟。

 

他支開了小可,他要親自照顧倏瑩。

 

 

 

「瑩兒......妳現在,感覺還好嗎?」

 

倏末坐在倏瑩的榻旁,替她攏了攏被子。

 

半坐半躺的倏瑩,看著哥哥那張臉,整個大晉王朝,大概也找不出幾張如此俊美的面容。她知道街坊鄰居有許多和她年紀差不多的待字少女,對倏末都很有興趣。然而,倏末一概都沒有接受,她還以為是自己的身體拖累了哥哥。

 

卻原來,哥哥喜歡的是男人?還來跟她搶王爺?

 

一陣噁心的感覺從胃裡翻湧而上,倏瑩幾乎要把方才喝下去救命的血青芝藥液吐了出來!

 

倏瑩眼眶一紅,手一揮,啪的一聲,在倏末白皙的臉上印下熱辣辣的五個手指印!

 

倏末驚愕地看著倏瑩!

 

 

 

「你.......你竟然不成親,寧願去做王爺的男寵........爹娘泉下有知,不知道要傷心成什麼樣子!」

 

說著說著,倏瑩流下了恨鐵不成鋼的眼淚。

 

倏瑩的眼淚,燙傷的倏末的心臟。

 

「不.....不是的,瑩兒妳聽我說,我不是男寵......我和王爺,是真心相愛的.......

 

倏末並不知道倏瑩對聞人啟的心思,他以為倏瑩只是單純地無法接受他和男人在一起。

 

「就算是這樣,我還是妳哥哥,妳也可以把王爺當成另一個哥哥,他和哥哥一樣,都是真心誠意照顧妳的,妳並不會失去我。」

 

 

 

「真心相愛?」

 

這句話大大刺激了倏瑩,她又開始喘了起來。

 

「以王爺的地位,他不用開枝散葉......不用顧及皇室的顏面嗎?他有可能跟你真心相愛........共偕白首嗎........

 

「瑩兒,妳不必替哥哥擔心......我和王爺在一起......並不計較名份,而且,我們也已經有了誓言,終身之約,不離不棄。」

 

「而且瑩兒妳知道嗎?皇家府庫裡有多少血青芝?有了王爺,妳可以像健康的女孩子一樣,成親生子,子孫滿堂享受天倫之樂........但若妳不想,哥哥也會拼盡所能,養妳一輩子........

 

倏末情真意切地說完,便要來抱倏瑩,安撫倏瑩。

 

 

 

「不要碰我!」

 

倏末說著他和聞人啟如何如何,字字句句都在倏瑩傷口上灑鹽,痛苦不堪。聞人啟拒絕了她,竟是為了她最敬重的哥哥。

 

如果這世上,這世上沒有倏末,聞人啟是不是就能接受她了?但倏末,她的哥哥,卻一臉無辜地說要讓她成親生子?

 

就是他剝奪了她的希望。他不知道嗎?

 

 

 

「滾......我不想看見你.......

 

倏瑩推了倏末,雖然力氣不大,卻讓倏末很受挫。

 

他的妹妹,他拿命來續的妹妹,從來沒這樣對過他。

 

 

 

「瑩兒......妳剛發作,哥哥不放心,妳讓哥哥留下來陪妳好嗎?」

 

倏末不願意離開。

 

「你不要在我面前晃......放過我可以嗎?」

 

她看見的倏末和聞人啟吻得那樣火辣,那在她沒看見的時候呢?想著想著,倏瑩幾乎要嘔了出來!

 

倏末擔心他再和倏瑩吵下去,她會因為激動而休克,於是道。

 

「好......瑩兒......我不吵妳。如果不舒服,我就在隔壁,妳知道,敲敲木牆我就會過來了.......

 

倏末心裡也很凝重,他沒料到平時和聞人啟關係也不錯的倏瑩,竟會對他和聞人啟的關係如此反對。

 

 

 

離開倏瑩房間後,倏末回到自己的房間,在榻上翻來覆去。

 

對了,他方才顧著擔心倏瑩,把聞人啟擱在布莊外了。不知道他現在怎麼了。

 

想回去找,又擔心倏瑩的狀況,邁不開腿。

 

 

 

不久,夜色中,庭院外的街道上,傳來一陣馬車聲響。

 

一定是啟來了。

 

可是,不能再刺激瑩兒。

 

 

 

倏末下了榻,走向大門,一打開,果然是聞人啟的馬車。

 

聞人啟看見倏末,下了車要來抱他。倏末退了幾步,道。

 

「瑩兒不能接受我們的關係。」

 

「那又怎樣呢?」

 

「你先回去吧。等瑩兒好了再說。」

 

倏末拒絕得很堅持,這讓聞人啟臉色一暗。他知道倏末有多麼在乎這個妹妹,比命還在乎,自己的重要性,又怎麼能及上她呢?

 

「倏瑩怎樣了?」

 

聞人啟不大高興,但還是得禮貌上問候一下,免得倏末心有芥蒂,畢竟是他們害了倏瑩。

 

「剛剛喝了藥,睡下了。」

 

倏末語氣沉重。

 

「好......我回王府等你......」

 

聞人啟只好點頭,倏末現在情緒不好,他不能強迫他,聞人啟回到馬車上,由袁尚駕車,轆轆的車輪聲消失在濃重的夜色裡。

 

 

 

倏末回到房子,輕輕推開倏瑩的房門,倏瑩睡著,沒察覺聞人啟的到來,倏末這才鬆了口氣。

 

回到自己的房間,解衣上榻。聞人啟的小像滾了出來。倏末拿著聞人啟的小像,映著燭光,心裡有些茫然。

 

 

 

第二天一早,小可起來幹活,因為倏瑩在吃完早食後必須喝藥,小可提早把早食和藥液送到倏瑩房裡去。

 

「瑩姑娘,早食好了,起來用餐了。用完餐寄得喝藥,我待一下過來收碗盤喔。」

 

小可喚了一下。

 

倏瑩沒有回應。

 

平常小可一叫她,倏瑩不一定會馬上起身,但總會『嗯』的回她一聲。

 

今天不知道是不是睡得太熟了,沒有反應。

 

小可走過去瞧瞧,卻看見倏瑩面容泛灰,氣色很差。

 

「瑩姑娘......瑩姑娘.......

 

小可伸出手來,想推推倏瑩,卻在手指觸及倏瑩頸子的肌膚時,應手一片冰冷。

 

小可睜大了眼睛,倒抽口氣,顫抖地將手指移到倏瑩的鼻子下方試探。

 

沒有氣了......

 

 

 

「救......救命啊.......倏末大哥........

 

小可一面喳呼,一面跌跌撞撞地跑出倏瑩的房間,去敲倏末的門!

 

 

 

倏末一把拉開房門,雙眼泛著血絲,繞過小可,奔進倏瑩的房間!

 

他將倏瑩一把抱起,應手一片冰冷!

 

他將手掌移到他最害怕的部位,倏瑩的胸口,折磨她多年的心臟位置。

 

已經沒了躍動。

 

 

 

「小可.......快去請譚大夫...............

 

倏末不敢放下倏瑩,他覺得一放手,他就會徹底失去他唯一的親人,他用命來疼愛的妹妹。他喚著小可,眼眶裡惶亂地噙著眼淚!

 

小可也有些腿軟,連跑帶爬地衝出大門,去找譚大夫出診!

 

 

 

「瑩兒......你不要嚇哥哥.......爹娘都去了,一家四口,哥哥只有妳了.......妳跟哥哥說說話,妳想哥哥做什麼,哥哥都會為妳做到........

 

倏末將倏瑩抱得很緊,很緊。

 

「瑩兒,妳醒過來,跟哥哥說說話好不好?我知道我錯了..............妳一直最敬最重的哥哥........我不該喜歡一個男人.......讓妳受到這麼大的打擊........我明知道妳不能受刺激........

 

倏末咬著下唇,咬出血來,他覺得自己越痛,越自虐,就越能贖他的罪愆,上天就會讓他的瑩兒醒來!

 

一直以來,照顧倏瑩已經是他人生的唯一寄託,他無法想像失去倏瑩之後的倏末又該怎麼辦?

 

 

 

譚大夫跟著小可來了,小可大清早去拍他的家門,譚大夫手忙腳亂,帽子都帶歪了。他讓倏末放下倏瑩,望了望她已然混濁的眼珠,切了切已經沒有任何律動的脈搏,嘆了口氣,對倏末道。

 

「末公子,這麼多年來,你已經盡力了。放手吧。」

 

譚大夫嘆了口氣。醫箱裡所有的法寶也不必拿出來了。

 

倏瑩已然過身。

 

 

 

倏末跪在地上,搥打著自己的腿,他一直流淚,卻發不出聲音,譚大夫還想交代什麼,可看見倏末的慘狀,他轉而對小可道。

 

「他們兄妹感情很深。這段期間可能要麻煩妳陪在末公子身邊,我擔心他會跟著去......

 

倏瑩是譚大夫近二十年的病人,他對這對兄妹非常熟悉。

 

「還有咱們大晉多雨,屍身腐敗很快,倏瑩姑娘的後事,就早點辦了吧,拖太久,屍毒會成疫。辛苦妳了。」

 

譚大夫交代完,又看了倏末一眼,嘆了口氣,步履蹣跚地走出大門。

 

彷彿應了譚大夫的顧慮,他走後,度陽城又下起了一場瓢潑大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