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1 23:07:01陳跡

雪落無聲雨無痕(BL慎入)4---情敵

 

自從那日,聞人啟生辰之後,倏末的家還是有妹妹倏瑩的那裡。可若是他暗衛的班,他會索性留宿在聞人啟的寢殿,聞人啟去哪裡,他就跟著到哪裡,有時公務繁瑣無聊,在無人處,聞人啟便擁著倏末親暱一番,自從有了彼此,兩人的生活不再如同過去沉重枯燥。

 

至於聞人啟的婚事,因為他的強烈抗拒,聞人豫也不勉強他,改將太子的表妹,賜婚給另一位他所器重的年輕大臣,可就因為如此,聞人啟和聞人豫之間便生了些裂隙。

 

所謂伴君如伴虎,倏末也知道得罪皇帝的嚴重性,對他而言,聞人啟是為了他,才不願意娶太子的表妹,相伴相知之餘,他不只一次對聞人啟表達他的擔憂,但聞人啟總是自信滿滿地說,他的手上有羅闍衛,等於擁有大晉王朝的地下勁旅,有什麼可怕的?更何況他並不愛對方,若是婚後虧待了對方,這樁婚姻還能是聞人豫的助力嗎?

 

倏末也知道聞人啟雖是皇子,卻因母妃早逝,並無皇子的驕氣,驚才絕艷,謀定後動,若因為一樁婚姻而失去這樣的人才,損失的可以說是聞人豫和整個大晉。

 

不過,倏末也暗自下定了決心,士為知己者死,日後若聞人啟遭遇任何危險,他必然以性命守護。

 

耳鬢廝磨間,倏末這樣承諾,聞人啟卻每每用一個熾熱的吻堵住了他的唇。

 

「如果真有危險,不要你以性命守護,我也可以拋下一切,包括羅闍衛和定川王的身分,你做桔槔師,我開學堂授課,文武都教,總不會餓死了咱們。」

 

聞人啟笑道。

 

「不過我會記得,先把大內所有的血青芝通通搬出來。」

 

想到聞人啟忙著搬靈芝的畫面,倏末也不禁笑了。

 

聞人啟為了他,不但視富貴如浮雲,還不忘照顧他最珍而重之的妹妹倏瑩,倏末告訴自己,這輩子,他都不會背叛聞人啟。

 

 

 

過了幾天,倏末送給聞人啟他自己做的生辰賀禮,那是一個小小的,聞人啟的木雕肖像,聞人啟看了很高興,要倏末也替他自己雕一個,就著燭光,兩個好看的木頭雕像,栩栩如生並立在聞人啟的書桌,看上去賞心悅目。

 

「倏末,可以在他們肚子裡鑽個洞嗎?」

 

聞人啟突然有個靈感。

 

「嗯,可以啊,不過為什麼啊?」

 

倏末不明白。

 

聞人啟笑了笑,從書架上取過一張紅紙,在上頭用蠅頭小楷寫了幾個字。

 

「終身之約,不離不棄。」

 

寫了兩次。然後,自己在上面簽了名,也要倏末在上面簽名。

 

倏末的手很穩,他的字整齊好看,而聞人啟的字,也另有一番龍飛鳳舞的美感。

 

「把這個塞到小洞裡去,這木頭雕像便好似有了靈魂,是獨屬於我們兩個的。」

 

倏末覺得很有道理。他將雕像鑿了兩個小洞,把紅紙捲起放了進去,那雕像便像兩個人的護身符。

 

倏末拿了聞人啟的,而聞人啟拿了倏末的。

 

 

 

這天是年末,公務告一段落,皇帝處賞賜了不少,也到了送血青芝的時間。聞人啟著人整理了一車的禮物,和倏末一起回他家。

 

看見倏末和聞人啟一起回來了,倏瑩很開心,聞人啟備下的禮物中,有許多漂亮的綢緞,倏瑩愛不釋手,紅的粉的留給自己,藍的青的挑出來,說要替聞人啟和倏末裁衣。

 

倏瑩讓倏末把血青芝拿出去給小可,聞人啟原本也要跟著出去,但倏瑩說要替他丈量尺寸,倏末的身版她是知道的,但聞人啟的她卻不知道,聞人啟想著也好,便敞開了手,讓倏瑩替他量身形。

 

 

 

聞人啟年少英偉,有權有勢,還很照顧她,不時差人望她這裡送東西,倏瑩早就有心接近聞人啟,只是苦無機會。她們之間的地位相差太多,倏瑩也沒有太多的妄想,只要能夠在聞人啟身邊當個侍婢,她就心滿意足了。

 

從聞人啟的背後,她拿著繩尺,藉著測量腰圍的機會,摟住了聞人啟的腰。

 

她的心跳很快,臉都紅得快炸了,就因如此,她才選擇站在聞人啟的背後試探他。如果聞人啟也能接受她便好,若不能,也能撇清是為了丈量腰圍。

 

聞人啟看著肚子上的,倏瑩白玉般的一雙手,不禁眉頭一皺。

 

看在倏末的份上,他願意提供血青芝,看在倏末的份上,他照顧倏瑩,看在倏末的份上,他答應倏瑩為他裁製衣裳,否則倏瑩的手藝再好,也好不過他府上的繡娘。

 

 

 

「我的身形,和倏末差不多,妳自己看著辦吧。」

 

聞人啟將倏瑩的手從他肚子上拿下,便走出去尋倏末。

 

王爺這是給她碰釘子了?也許是自己唐突了吧。

 

這是她第一次喜歡上某個男子,卻是這樣的結果,倏瑩有些懊惱。

 

 

 

倏末在戶外,正看著小可熬藥,又問了一些倏瑩的飲食起居。他是聞人啟的暗衛,聞人啟忙,他也跟著忙,並沒有很多時間回來住。

 

方才倏瑩的動作,讓聞人啟有些不開心。他問倏末是否要回王府了?倏末說他想在家待幾天陪妹妹,等過年後,再回王府。

 

這讓聞人啟更不開心。他原想把倏末一起帶回王府。不過兄妹血緣天性,他也不好反對,倏末陪著他的時間,也的確比陪著倏瑩的時間還要多,便應道。

 

「那好,我便先回去了。」

 

「不是說要留下來吃飯嗎?」

 

倏末覺得奇怪。在王府裡不是已經講好,一起留下來陪倏瑩吃一頓飯再回去嗎?

 

 

 

「突然想起皇兄找我有事。」

 

聞人啟笑道。

 

「記得早點回來。」

 

叮嚀完,由兩名侍衛陪同,上了馬車,揚長而去。

 

 

 

當晚,久未下廚的倏末煮了一桌菜,就他和倏瑩還有小可一起吃,倏瑩不知道為什麼一句話也不說,都是小可和倏末在聊天。

 

「難道是哥哥手藝退步,瑩兒不愛吃了?」

 

倏末伸出手指,愛憐地括了括倏瑩的鼻子。

 

這個動作,卻讓倏瑩眼眶瞬間紅了。

 

「哥哥,你說我是不是長得很醜,很討人厭啊?」

 

「怎麼會呢?就我看來,我妹妹是全度陽城裡最漂亮的女孩了。」

 

倏末笑道。

 

「小可妳說是不是?」

 

「是啊!」

 

小可答得乖覺。

 

「那......算了,我吃不下了......」

 

倏瑩放下碗筷,便要進房間去。

 

「唉,瑩兒,記得喝藥啊!」

 

倏末的叮嚀在倏瑩背後響起。

 

 

 

倏末難得留在家裡過年。爹娘還在時,都會做一些年糕、蘿蔔糕之類的美食讓兄妹倆個人解饞。今年倏末自己鑽研,總算做出了有媽媽味道的年糕和蘿蔔糕,倏瑩也說很成功,倏末還特地切了兩大塊讓小可拿回家分送給她的家人。

 

倏瑩問,要不要也給王爺送去呢?

 

倏末覺得也好,倏瑩說倏末還要做家事很忙,不如她幫倏末送過去。倏末知道聞人啟喜歡吃甜食,切了一大塊年糕交給倏瑩,倏瑩開心地提著年糕往定川王府去了。

 

過年期間沒有公務,聞人啟人在王府裡,聽下人通傳倏瑩前來找他,他有些腹誹,倏末怎麼不自己來呢?他們都十幾天沒見面了,聞人啟想他想得著緊。

 

但他不喜歡倏瑩,自從聞人啟察覺了倏瑩的企圖。不過,也許倏瑩會替他帶來倏末的消息,於是還是在書房裡,接見了倏瑩。

 

聞人啟肯見她,倏瑩很開心。她將年糕獻給聞人啟,聞人啟本想拒絕,但聽到那年糕是倏末親手做的後,馬上嚐了一口。

 

裡頭的紅豆鬆軟,甜而不膩,的確好吃。

 

看在年糕的份上,聞人啟賞了倏瑩一支玉簪,並讓侍衛親自送倏瑩回去。

 

吃著年糕,聞人啟發現,他更想念倏末了。

 

 

 

度陽城裡,元宵燈展如火如荼,每天晚上亮燦燦的大街,讓人看了目不暇給,還有各種雜耍表演,南北雜貨,飾品小玩意。過去倏瑩因為身體不好,沒能出去逛,今年倏末答應了她,要帶她出去逛逛燈會。

 

正要出門的時候,他家門口停了一輛馬車。

 

倏末認得出來,那是聞人啟微服出行時習慣乘坐的馬車。

 

聞人啟從馬車上下來,穿著一身平民便衣,對倏末道。

 

「一起去花市溜溜吧!」

 

然後溜完就一起回王府。

 

「王爺也來了?正巧我要帶瑩兒去逛花市。王爺若不嫌棄便一起來吧。」

 

在倏瑩和外人面前,倏末還是保持著對定川王的禮儀,只有在私下,他才會叫聞人啟的名字。

 

聞人啟原本只想和倏末一起逛,沒想到倏瑩也跟上來,他知道倏瑩是倏末的心頭寶,也不好拒絕,便勉為其難道。

 

「好,一起逛。」

 

倒是倏瑩聽見聞人啟也想一起去,開心得很。

 

 

 

聞人啟因為身份的關係,並沒有很多機會深入這些民間的習俗,倏瑩跟著他,替他介紹各個表演,以及花市的特色活動。聞人啟聽著,也順著倏瑩的話附和,倏末卻一個人走在他們的後面,不經意地看向兩旁絢麗的花燈和攤販。

 

倏末總是這樣,雖然生得好看,卻跟他的名字一樣,靜靜的,沒什麼存在感。

 

這大概是殺手當久了訓練出來的保命特質。

 

 

 

「咦?前面有一家布莊?倏瑩妳不是手很巧,會做衣裳嗎?去布莊瞧瞧吧!有喜歡的就買下來。」

 

聞人啟記得,他送去給倏瑩的禮品裡,她最喜歡綢緞,便指著前方,引著她進了布莊。

 

「老闆,把最好的布都拿出來讓這位姑娘瞧瞧。她可是專家呢!」

 

聞人啟對老闆,又對倏瑩道。

 

「倏瑩,妳盡量挑,待會我替妳結帳,就當送妳了。」

 

 

 

「真的嗎?王........公子你真好......」

 

倏瑩差點叫溜了嘴,老闆熱心地讓夥計端出許多布,對倏瑩一一說明這些布匹的特色。

 

倏末沒有進去。他並不多喜歡逛街,便站在布莊門口發呆。趁老闆拖住倏瑩,突然聞人啟一把將他拉到了布莊後頭暗巷裡,按著倏末的頭,熾熱的吻便壓了下來!

 

 

 

「該死的東西,一待就是十幾天,一點音訊也沒有,都不會想我嗎?」

 

聞人啟抱怨。

 

倏末笑道。

 

「年糕甜不甜,嗯?」

 

「甜不甜,你嚐嚐就知道了.......」

 

又是一記體液交纏的熱吻。

 

「待會直接跟我回王府......火急火燎地.......」

 

「好歹得先送瑩兒回去,再照顧個兩天.......」

 

「還照顧兩天?已經照顧十幾天了,你以為只有倏瑩需要照顧嗎?不准,一起回去!」

 

聞人啟猴急的模樣讓倏末很滿意。但一旁就是人來人往的大街,兩人在這裡耳鬢廝磨,有種提心吊膽帶來的刺激快感。

 

聞人啟纏著倏末,要咬他的頸子,倏末覺得癢,推搡道。

 

「好了好了,先送瑩兒回家,我跟你回去。」

 

「那好,抱一下再放!」

 

得了倏末的承諾,聞人啟心情大好,摟了一下倏末,正要回到布莊找倏瑩。

 

 

 

卻沒料到,倏瑩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布莊牆邊,睜大了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聞人啟和倏末!

 

這家布莊的布料材質都不如定川王府送來的,也就沒有看下去的欲望,卻又突然發現聞人啟和哥哥都不見了,便出門來尋,卻沒想到在布莊後的暗巷裡,看見如此不堪的一幕!

 

「你們.......你們到底在做什麼?」

 

倏瑩喘著息,提高了聲調!

 

她是喜歡聞人啟,聞人啟不喜歡她也無妨,但她卻沒想到,自己的情敵,卻是一直以來相濡以沫,敬重無比的哥哥!

 

他們......他們都是男人.......怎麼可以........

 

 

 

看見倏瑩喘了上來,倏末知道倏瑩又要發作了,他沒法做任何思考,撇開聞人啟,奔上前要去抱倏瑩!

 

倏瑩臉色蒼白,唇色泛紫,身體一癱,正好癱在倏末的臂彎裡!

 

她怨恨地看著倏末,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