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4 17:12:25陳跡

雪落無聲雨無痕(BL慎入)1---倏末

 

 

路遠風寂寞,雪夜人蕭索。

 

 

 

這裡是大晉王朝的國都度陽城,街道上下著雨,雨勢並不小。然而街道上仍然熙來攘往,有的穿著蓑衣,有的撐著紙傘,有的乘坐車蓋。對大晉王朝的百姓來說,下雨並不足以制止他們出門的興致。

 

這個王朝,西邊有一座很大的山脈,名叫西城山,從東方海洋吹來帶著水氣的風,在西城山下形成沉降氣流,所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在下雨,是個多雨的國家。

 

倏末是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相貌清朗俊美,卻穿著一身不相襯的粗布褐衫,在不為人注意的巷道暗處,想點火燒掉那襲帶著血漬的黑衣,卻發現火一直點不起來,只得嘆了一口氣,掘了個坑,把衣服埋了。

 

這些血衣,只能在外處理,斷不能帶回家,讓妹妹倏瑩發覺了。

 

將血衣處理完後,倏末撐起紙傘,背著包袱,往度陽城中最大的藥鋪,長生堂而去。

 

 

 

「倏末,你來了啦?唉,可真不湊巧,這個月的血青芝沒有貨,倒是紫芝進了不少,你要不要買些紫芝回去,聊勝於無啊?」

 

長生堂關老闆看見倏末,臉色一暗,嘆了口氣。

 

「怎麼會沒有貨呢?這可是人命關天的事。大夫說了,瑩兒的心疾,只能靠血青芝續命,藥品這種東西是可以代替的嗎?」

 

倏末一聽沒有貨,神情閃過一抹慌亂。

 

「不然,還有哪裡會有血青芝,請關老闆你告訴我,我自己去尋。」

 

「倏末啊,我知道你關心妹妹,可是我長生堂已經是全度陽城最大的藥鋪了,我這裡沒有,其他藥鋪也不會有的。血青芝珍貴稀有,貨源本來就少,一千朵靈芝中也才出那麼一朵,珍貴無比,原本就無法寄望貨源穩定。紫芝的功能和血青芝類似,只是療效沒有血青芝那樣強,不如以紫芝抵著先,看看下個月會不會有貨。」

 

倏末不置可否,他也不想得罪關老闆。畢竟續命的血青芝,還得靠關老闆進貨。

 

「真的沒有嗎?多少錢我都出得起,您開價就是。」

 

剛完成的這一單任務,倏末有兩千兩白銀的進帳,錢他早湊齊了,只怕血青芝沒有貨。

 

「倏末啊,你是熟客了,我騙你也沒意思。這樣吧,如果你願意跑,把度陽城裡所有的藥鋪跑一遍,也許會有人捨不得賣留著存貨,如果再沒有,那便只有一條路了。」

 

關老闆道。

 

「民間沒有,不代表皇室沒有。各地官員常常進貢珍貴的藥材給皇室,血青芝如此珍貴,也許大內會有。」

 

說到大內,倏末心中一動。

 

一般百姓是不可能接近皇室的。但他不是一般百姓。

 

表面上,他繼承父業,是個製作汲水器具的桔槹師,但私底下,他是隸屬於羅闍衛的殺手。

 

桔槹師的收入,供不起妹妹醫藥,他只能鋌而走險,從事高風險的殺手工作。

 

而羅闍衛,是隸屬於大晉皇室的官方組織。總領聞人啟,是當今大晉皇帝聞人豫同母皇弟,輔佐聞人豫奪嫡成功,封定川王,權傾朝野。

 

而羅闍衛這個組織,則是代替皇帝執行一些無法端上檯面的勾當,皇帝通常會將羅闍衛總領的位置,給他最信任的親信。

 

這不,給了親弟定川王?

 

定川王是倏末的主子。他是羅闍衛裡的低階殺手,只遠遠的看過定川王幾次。但總有機會朝見定川王。

 

那時,他可以求定川王,命都不要地求他,賜他一支血青芝。定川王深得皇帝信任,他一定做得到。

 

 

 

倏末離開了長生堂,撐著傘,在行潦中步行。他走遍了度陽城所有的醫館和藥鋪,都沒有血青芝的存貨。

 

他去問了給妹妹診療的譚大夫,譚大夫說,若是沒有血青芝,也只能用紫芝抵著先。但還是要有血青芝,倏瑩才能續命。

 

其實譚大夫也勸過倏末放手。他已經盡力了,倏瑩的命,是他用血青芝,從閻王那裡搶救回來的。但血青芝不易得,倏瑩要活命就得吃一輩子,這世上並沒有那麼多血青芝,倏瑩還能撐多久?

 

若血青芝斷了貨,倏瑩是沒法撐下去的,倏末花出去的錢等於打了水漂。

 

但倏末父母早亡,他與倏瑩相依為命,不管如何,他都要救倏瑩,她是他唯一的親人了。

 

 

 

倏末回到了家,將紙傘立在角落,傘上的殘餘的雨珠像淚一樣流了滿地。廚房傳來陣陣滷肉香氣,倏末將包袱放下,走了過去。

 

「瑩兒,妳身體不舒服就別做了,讓哥哥來,妳去歇息吧。」

 

倏末接過倏瑩手中的菜刀,催著倏瑩道。

 

「譚大夫說這個月血靑芝缺貨,可以用紫芝暫時代替,等會哥哥替妳熬藥,白天哥哥若不在,妳自己記得熱了喝,知道嗎?」

 

倏瑩的臉色,蒼白得近乎透明。這心症,她是自娘胎帶來的,小時候還沒這樣嚴重,只是不得劇烈活動罷了。而隨著年紀增長,她的狀況越來越嚴重,十八歲的如今,只能靠血青芝吊命。

 

「對不起,哥哥,是我連累了你。如果不是我生了這樣的病,你早就存夠了錢,能給我娶個嫂子了。」

 

倏瑩紅著眼眶,看著倏末嫻熟的切蔥動作。

 

「瑩兒,什麼都不重要,妳也什麼都別想,只要好好活著,就是給哥哥最大的支持了。」

 

倏末朝倏瑩綻出了一絲不以為意的帥氣微笑,將蔥段下了鍋。

 

 

 

一鍋滷肉,一個湯,一盤菜,簡單的一餐。

 

「哥,這幾天下雨,桔槔的製作還順利嗎?」

 

倏瑩小口小口吃著飯,一面關心道。

 

倏末頓了一下。他已經很久沒有接桔槔生意了。但他還是得對倏瑩交待,他身上的錢是怎麼來的。

 

「還好,這次做的是個富貴人家庭院裡,池塘邊的造景,規模很小,只是那員外家裡有錢,見我做得好,多給了不少。」

 

倏末笑道。

 

「瑩兒放心,妳哥哥我有一技之長可以謀生,還愁不能撐起這個家嗎?」

 

兄妹二人平靜地吃了一餐飯,孰不知這樣一起吃飯的家常場景,是倏末一次次,拿命換得的。

 

 

 

夤夜子時,晉宮裡的御書房,亮著一盞微弱的燈光。

 

大晉新帝即位,天下初定,還是有許多宗室臣下不真心順服。晉帝與定川王聞人啟,就著這盞微弱的燈光,正在密謀些什麼。

 

「二十四橋下,吏部趙侍郎那事辦得好。這麼一來,吏部都是咱們的人,要升咱們的人,貶那些還想做妖的賊子,咱們說了算。」

 

晉帝聞人豫穿著寬鬆輕便,上繡雲紋的黃色常服,與聞人啟閒話道。

 

兩人一面聊,一面啜著眼前的江南醉。

 

穿著一襲寶藍色常服,上繡精緻的銀色蟒紋,對座的聞人啟笑了笑。

 

「這次刺殺趙侍郎的任務著實凶險,幸虧羅闍衛人才濟濟,這才能完成任務,又把您的嫌疑撇得一乾二淨。」

 

「不錯,現值朕登基之初,必得招攬人心為朕所用,自然得乾淨著雙手。既然吏部已經解決,接下來就是兵部的事了。」

 

「兵部兩位侍郎都已經是咱們的人了,就是潘尚書棘手些。他出身軍旅,武功高強,朝中許多將領都是他的門生,地位不好撼動,讓羅闍衛來處理,是最省事的辦法。」

 

聞人豫道。

 

「執行這次任務的人,你要好好挑選。務必一擊成功。若不成,讓潘尚書生出警覺,再要處理他可就難了。」

 

 

 

「臣弟領命。」

 

聞人啟朝聞人豫執禮道。

 

聞人豫點點頭,攤在他面前的,是現朝官職列表。

 

「如果這一擊可以成功,朕就能完全掌握六部行政,剩下零星支持前太子黨的餘孽,也就不足為懼了。」

 

 

 

接了聞人豫意旨後,聞人啟回到定川王府裡,思索對付潘尚書的謀略。

 

潘尚書和之前所有任務都不一樣。除了不缺一般官吏必備的侍衛,潘尚書本身武功高強,可以說比他那些侍衛,還有他羅闍衛裡大部分殺手都卓越。

 

武人敏銳的警覺,光要近他的身就很困難。

 

不過,他白天總得離開他的房間,上朝辦公不是?

 

靈機一動,聞人啟已經想到方法。

 

在白天,寢房無人,守備鬆懈時,找個人潛進去下藥。

 

將無色無味的迷香紫南煙,下在蠟燭裡。

 

晚上回到寢房,必然要點蠟燭的,到時,隨著燭光氤氳,潘尚書不知不覺中計。

 

接著,是房門外的重重侍衛。潘尚書知道新帝上任後自己的處境,對自己的守衛毫不馬虎。

 

所以,從窗戶或正門進入是行不通的,只能從屋頂上,揭瓦進入。任務成功後,殺手要離開,也得從屋頂,才能神不知鬼不覺完成任務。

 

結論是,動手的人,必須輕功卓絕。

 

 

 

下一樁任務揭露了,詳情只有被聞人啟挑選的五名候選人才會知道。而這次任務要求的條件,是輕功,由聞人啟親自測試。

 

不說別的,若是完成,這一單的獎金有五千兩。而且聞人啟親自測試,這就表示可以見到聞人啟。

 

倏末不在候選名單內。但他覺得這單再適合自己不過。

 

他的輕功也許不如其他候選同儕,但他可以用器械補足。雖然他的主業是桔槔,但只要是木工機擴,難不倒他。

 

於是,他央求組長推薦他,正巧五位候選人中有人聽了內容,覺得太過危險不願意接,這就讓倏末遞補上去了。

 

 

 

測試的地點,在孤峰掩日。

 

這裡因為石灰岩淋溶的關係,有不少坡度將近直角的山柱,聞人啟挑選的是其中最陡的一座山柱,他在山頂上放了一只金球。

 

到達峰頂取下那只金球,就能獲選。

 

因為是秘密任務,越少人知道越好,來到測試現場的,除了五名候選人,聞人啟也只帶了一名隨從。

 

 

 

甄選開始,五位候選人包含倏末,各自想辦法登上絕峰。峰上有稀疏的樹木可以借力,那些輕功卓絕的候選人在峰底時不成問題。

 

而倏末,根據紙鳶線的機括,將它改小並縛於腕上,將棉線改為鋼絲,頂端繫著一只小刀,鋒利無比,可以透入任何縫隙,就算沒有縫隙,也可鑿出縫隙來。

 

在孤峰中段的時候,倏末用上了他的機括。而聞人啟挑選的孤峰十分高聳,到中段時,已有兩三位候選人因為體力不支而放棄。

 

倏末並不特別強悍,但有了機括,沿路層層甩上,耗費的體力不若赤手空拳登峰者。

 

猶有餘裕。

 

在唯一的對手過了中段也放棄後,孤峰上段只剩下倏末。

 

聞人啟一見,抽出一旁侍衛腰間小刀,攀著低處的樹枝,朝更高處的樹枝跳躍!

 

在倏末到達峰頂前,聞人啟追上了他,一手攀著樹枝,一手擎著小刀,朝倏末刺去!

 

兩人就在絕峰之頂鬥了起來,瞧得峰下的侍衛與候選人們連連驚呼!

 

 

 

聞人啟雖是皇子,但武藝高強,正因如此,才能輔佐哥哥聞人豫剷除異己,登上頂峰!

 

聞人啟的武功比起羅闍衛裡的殺手們毫不遜色,這樣的領袖讓他們心服口服!

 

 

 

但聞人啟必須以一隻手掛住樹枝,所以只能以單手攻擊。而倏末因為鋼絲機括的加持,雙手比聞人啟多了那麼一點自由!

 

但絕峰危險,眼前的聞人啟又是他主子,他也沒想贏過主子,於是趁隙攀住樹枝,將鋼絲甩上更高處,避開聞人啟的攻勢,一翻上了峰頂,取得金球!

 

 

 

「總領大人,倏末多有冒犯,還請海涵。」

 

最後,倏末一手挾著金球,另一隻手朝聞人啟伸了出來,施力將聞人啟一提,兩人都登上了峰頂。當時夕陽在山,半跪的倏末行了個武人禮,手裡的金球綻出耀眼的橙光。

 

「雖然你不是以輕功取勝,用上了機括,但我用人只問結果,不問過程。」

 

聞人啟微笑道。

 

「這次的任務只准成功,不許失敗。知道嗎?」

 

 

 

「倏末定不辱命。」

 

倏末捧著金球,將它獻給聞人啟。

 

 

 

 

 

「雪落無聲雨無痕」,覺得這篇名有點中二,可能還會再改。但目前沒靈感,就先這樣叫吧。還有配圖也不知道要去哪挖......唉......就繼續放我的PS好了......反正沒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