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7 22:31:34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42---從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經開始(終)

 

事態緊急,戴晨連忙打手機給何路南,以他的身體狀況,還有公司接下來的應對,都需要他來交待。

 

但何路南沒有接。傳Line,也不讀不回。

 

戴晨找黎薇商議此事,黎薇也不清楚,由黎薇來聯絡,何路南還是沒有接。

 

據黎薇說,何路南離開尚未24小時,不符合報警的條件,要報警只能24小時後。

 

但是,黎薇說何路南去的地方是墾丁?墾丁對何路南來說有什麼意義?

 

那是他和林靜鷗共度三天的地方。在那三天裡,他們沒有別人,只有彼此。

 

既然何路南選擇去了這麼有紀念意義的地方,那麼當年所去過的景點,他肯定會再去一次。要找到何路南,從此處著手,找到的機率會比較大。

 

而詳細知道這些景點的,只有一個人。

 

 

 

陸以軒和林靜鷗訂的,是下午一點起飛到香港的機票,再由香港轉進廣州。

 

林靜鷗帶的東西不多,只有一個24吋登機箱。陸以軒說了,廣州那裏什麼都有,缺什麼當地買就行了。

 

陸以軒推著行李車,林靜鷗在他身後慢慢地走著。

 

出國的事,她沒有告訴何路南,何路南對她的近況也不過問,兩人的Line自從林靜鷗去見陸家父母那天,就一片空白。她也想過何路南是不是生氣,所以不理她了?去見別的男人的父母這麼大的事,他卻不來跟她要一個交待。

 

也許,他真的沒他說的那麼在乎自己。

 

林靜鷗沒有關機,一路上,她一直在滑手機。陸以軒跟她聊天,她也是有一搭沒一搭的。

 

其實林靜鷗並不喜歡滑手機。她拿著手機,只是在等路南的電話。

 

或者訊息。

 

機票都已經訂了,她也已經答應陸以軒,她沒想過萬一何路南打電話來,或者傳了訊息過來,她要怎麼辦?

 

她也許還是會堅持和陸以軒走,也許不會。

 

 

 

「靜鷗,離登機還有一個半小時,要不要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

 

下午一點的飛機,時間有點尷尬,為了趕到機場,他們還沒吃午飯。

 

「我不大餓,吃個超商三明治或飯糰就好了。等到了香港再吃。」

 

「好,妳等我。」

 

林靜鷗將行李接手過來看著,陸以軒便朝商店街走去。

 

 

 

正在等陸以軒的時刻,林靜鷗期待已久的電話鈴聲卻突然響起。

 

只是,來電顯示並不是何路南,而是戴晨。

 

戴晨是何路南的特助,難道,是何路南交待了什麼,讓戴晨聯絡她?

 

林靜鷗接起手機。

 

「林鷗嗎?我是戴晨,妳現在在哪裡?」

 

「機場。我要去大陸了。」

 

林靜鷗的回答讓戴晨一愣。去大陸?怎麼會這麼突然?但他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

 

「總裁不見了。黎薇說他去了墾丁,但我們現在沒有人聯絡得上他。」

 

「去墾丁就去墾丁,聯絡不上那就等他玩完回來。」

 

林靜鷗覺得這不是什麼大事。她不明白戴晨在急什麼。

 

戴晨深吸了一口氣。

 

「林鷗妳聽好,總裁是個工作狂,幾乎不會放假的人,他突然去了墾丁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然後,我在他桌上,發現了一份診斷報告,肝細胞癌,三期。」

 

「他也許自覺時日無多,才會想再遊一次墾丁,墾丁對他的意義,妳是最清楚的。我們現在聯絡不上他,公司的事沒人可以裁決,而且他一個人去了墾丁,萬一出什麼事......

 

 

 

聽到肝細胞癌這幾個字,後面的一切,林靜鷗已經聽不下去了。

 

難道,時日無多,這就是他最近不跟自己聯絡的理由?

 

 

 

陸以軒提著兩小袋食物往林靜鷗的方向走來。卻看見林靜鷗拿著手機,呆立當地,滿臉是淚。

 

「靜鷗,妳怎麼了?」

 

陸以軒心裡一揪,把食物放在座位上,要來抱林靜鷗。

 

「我不去大陸了.......我要去找他.......

 

林靜鷗搖搖頭,從輕微到劇烈,她推開陸以軒,不管不顧地跑出了機場大廳!

 

「靜鷗!靜鷗!」

 

陸以軒當然知道她說的「他」是誰,他追了上去,怎能功虧一簣?

 

「靜鷗妳聽我說,我查過那個人,他的私生活混亂是商界出了名的,妳不要被他騙了!」

 

陸以軒握住林靜鷗的手臂,語氣很重。

 

林靜鷗看著陸以軒,水盈盈的雙眼分外動人。

 

「以軒,就當我對不起你......我要去找他,不管他是什麼樣的人......

 

說完,林靜鷗甩開陸以軒,攔了一輛計程車,絕塵而去。

 

「靜鷗!」

 

陸以軒喊了一聲,頹然靠在牆上,他知道這一次,他是真的失去了她。

 

 

 

林靜鷗駕著她的車,奔馳在國道三號上。她一面開車一面打手機,何路南一樣沒有接。

 

肝細胞癌第三期......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計較這麼多無謂的小事,何路南不聯絡她又如何?先處理別的事再來找她又如何?如果她一早就接受了何路南,是不是他們會有更多相處的時間?

 

明明已經錯過了十三年,人生到底還有多少十三年可以錯過?

 

何路南不用說什麼,不用做什麼,也不用改變什麼,早在十三年前那個刮著寒風的夜晚,當他點起了那盞亮進了她心裡的燈,她這輩子,就只認那個人了!

 

林靜鷗不斷流淚,卻沒有去擦,她的視線模糊,車開得嗑嗑碰碰,好幾次都差點出事。

 

如果路南的病不會好,那麼她提前去奈何橋邊等他也可以,在另一個世界,他一來看見自己,就不會太寂寞了。

 

就像那一年,每個早晨,當她走向公車站牌,就能看見他。

 

 

 

國道接台26線,林靜鷗開得很快,四多個小時,就看見屏東的海。

 

海天還是一樣藍,海鷗自由地飛翔在天地之間,沒有人會去打擾牠們,一派和諧的景象。

 

靜鷗,媽媽希望妳這一生,過得平靜且自由。

 

她想起媽媽的話。

 

路南,如果我可以在這裡,找到平靜和自由,我是不是也能找到你,找到我們當年的初心?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她每次來墾丁都是冬天,落山風刮著她的車子不斷震動,威力夠嗆。

 

 

 

夕陽西下的時分,她又來到了海邑旅店。

 

車速好不容易慢了下來。仍是一座浴在橘光裡的廢墟。

 

林靜鷗下了車,再度走進這幢廢墟,黃昏暖陽的光線從窗口照了進來,她慢慢走上三樓,那間303號房。

 

路南,我曾將我們的記憶塵封在這裡,可現在,我想帶走它。

 

林靜鷗走到沒了鏡子的梳妝檯前,那個抽屜,還完好無缺地躺在屬於它的空間裡。

 

她伸出手,拿出了那個抽屜,將抽屜翻了過來。

 

「我愛你,到今天為止。」

 

只是,除了這行字外,林靜鷗發現,又多了一行字。

 

她以為自己眼花了。

 

「我愛妳,從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經開始。」

 

墨跡還很新,還聞得到奇異筆上甲醛的氣味。

 

 

 

「路南......路南........

 

林靜鷗的眼淚又潰堤而出!

 

除了抽屜,還有白沙,藍珊瑚項鍊,路南,你也跟我一樣,想把當年的記憶,一一找回來,對不對?

 

林靜鷗奔出廢墟,坐上車子,繼續往前開去,她不知道路南的記憶找到了哪裡,她只知道一定要快點找到他!

 

林靜鷗去了後壁湖、白沙灣,去了墾丁大街、船帆石、砂島,也去異鄉問服務員鳳姊,去了所有他們當年去過的地方,都沒有路南的消息。

 

找到現在,已經晚上十點了。林靜鷗只剩下鵝鑾鼻燈塔和龍磐草原還沒去。

 

這麼晚了,鵝鑾鼻燈塔早就已經關閉,不要說林靜鷗,所有的旅客都已經清空了,路南不可能在這裡。

 

那麼,就剩下龍磐草原了!

 

林靜鷗繼續往滿州的方向開去,深夜的墾丁,路上沒有路燈,全靠車燈照明,視線並不好。但林靜鷗不管,人擋殺人,佛擋殺佛,沒有什麼能阻止她找到路南。

 

 

 

觀星是龍磐草原的賣點,所以儘管林靜鷗到的時候已經十點半了,隱約還是看得到三三兩兩的情侶出現在這裡。停車場還有人為了照明沒有熄掉車燈,因此視線還可以,不至於跌倒。

 

林靜鷗走上草原棧道。這棧道直通海崖,她隱約看見海崖邊有一些人影,不知道其中有沒有路南。

 

林靜鷗一直向前走。風很大,海潮隱隱,海崖的方向距離停車場很遙遠,車燈都照不到這裡來了,視線只剩下微弱的星光。林靜鷗不斷往前走,海崖邊有一些人,她一個一個靠近去看,沒靠近,她看不清楚臉。

 

搞得那些情侶有些尷尬。

 

因為認人太過專注,林靜鷗沒察覺她已經來到海崖邊上,再一步,就會跌下海崖!

 

 

 

「小心!」

 

突然一陣強力將她拽了過去,砰的一聲,林靜鷗跌進一個寬闊溫暖的胸膛裡!

 

一陣清爽的薄荷香氣鑽進林靜鷗的嗅覺。這味道有些熟悉,上次何路南抱住她強吻的時候,身上就有這樣的味道。

 

「路.......路南?」

 

林靜鷗抬起頭來,看見路南的臉同時,她的腦子一片空白,她不敢相信,就這樣,她找到路南了?

 

「這裡這麼危險,妳怎麼來了?」

 

他原本正要往回走,卻看見棧道上一道人影,身型很像林靜鷗,他又驚又喜,卻又好奇林靜鷗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於是偷偷跟在她身後,看著她打擾了人家正在熱吻的,擁抱的情侶超尷尬,幾次想把她拉開。

 

 

 

「路南......路南.............我不會再離開你了,我會好好陪著你,我們聽醫生的話,配合醫生治療,一定會好的。」

 

林靜鷗一陣激動,墊起腳尖,摟住何路南的頸子,她什麼都不在意了,不管餘生有多長多短,她只想跟路南在一起。

 

「什......什麼?什麼醫生.......

 

何路南愣了一下,又突然恍然大悟似地。

 

「妳是說肝細胞癌,第三期?」

 

這個病從路南口中說出來,林靜鷗更是難以承受,哭到不能自己。

 

林靜鷗崩潰的樣子有些嚇到何路南了,他扶住林靜鷗的肩,叫道。

 

「靜鷗......靜鷗......妳冷靜點.......聽我說.......

 

何路南嘆了口氣,道。

 

「妳看到那份病例報告了?那是崇光醫院拿錯檢體了!他們一通知我,我就趕回崇光醫院,重新檢驗一遍,才查出是院內新手檢驗師拿錯了檢體。為了表示誠意,徐院長開除了那個檢驗師。」

 

何路南說的事,實在太戲劇化了,林靜鷗聽得一愣一愣,不知道是真的,還是何路南怕她傷心騙她的。

 

「知道妳不信,妳等等,我打給徐院長,讓他跟妳說。」

 

何路南拿出手機,滑開一看,上百通未接來電和Line,他也傻眼了。

 

「喂,徐離劫啊?我何路南啦,你把我的體檢報告傳一份過來。追究?唉,你都把人開除了那樣誠意十足我就不追究了,以後的體檢還是在你們那裡做。」

 

說完,體檢單果然傳了過來,何路南拿給林靜鷗看,是個全都黑字的健康寶寶。

 

「那.......那你幹嘛不接電話?」

 

林靜鷗想起剛剛哭得那麼慘,有點不好意思。

 

「我是來休息的,不想接公事,所以手機調靜音,我有跟黎薇說。」

 

「那.......那你沒事突然來墾丁散心幹什麼?我以為你因為生病打擊太大所以........

 

「我好不容易搞定我的離婚和商會的事,想跟妳復合,卻被妳拒絕,又看見妳去見別人的家長,心情不好才來散心,順便想想法子。」

 

何路南笑著,把林靜鷗摟進懷裡,兩個人坐在海崖邊看星星,風有點大,何路南摟得很緊。

 

看見林靜鷗緊張的樣子,他其實很開心,雖然烏龍一場,但徐院長這場烏龍搞得真好,讓他不用再想辦法,就把林靜鷗找回來了。

 

 

 

「你也去海邑旅店了?抽屜底那些字是你寫的?」

 

林靜鷗靠在路南的懷裡很溫暖,讓她一動也不想動。

 

「嗯,我記得妳在書裡有寫到女主角在抽屜底留字的情節,這次經過海邑旅店,我把抽屜翻過來看,果然看見妳的字。」

 

「靜鷗,那是我的肺腑之言,就算海邑旅店成了廢墟,我們的故事還要繼續。」

 

 

 

林靜鷗破涕為笑,她從包包裡拿出那條藍珊瑚項鍊。

 

「可以請你幫我戴上嗎?路神仙?」

 

那是他們初遇的年歲,十七歲那年,路南的綽號。

 

路南接過項鍊,替林靜鷗戴上她的粉頸,並在她肩窩輕輕一吻。

 

 

 

落山風,金牛座,一樣寒冷的冬天,他們還是和當年一樣,抬頭看著天上的昴宿。

 

「靜鷗,我一直很想跟妳說,我是處女座的。」

 

「很重要嗎?」

 

「很重要。因為天蠍跟金牛不合。」

 

林靜鷗老是猜他是天蠍座的,這點讓路南很介意。

 

處女和金牛才合。

 

「知道了,你在意的點真奇怪。」

 

 

 

一直到凌晨一點,何路南和林靜鷗才牽手離開,那時龍磐草原上已經沒有人了。

 

何路南的手機,Line的鈴聲突然響起。

 

他拿出手機一看,笑了一下,遞給林靜鷗。

 

「看看。」

 

 

 

林靜鷗撇過頭去。

 

「不要,你的手機很可怕。」

 

林靜鷗還對七年前那個潘朵拉魔盒餘悸猶存。她怕又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擊碎了目前的美夢。

 

「是好東西。」

 

何路南把她抓了過來,用從背後抱著她的姿勢,將雙手伸過她脅下,滑給她看。

 

那是一張一家三口的照片。背景是迪士尼樂園。

 

 

 

「這是裴妍和我乾兒子何錚。那個男人是何錚的親生父親高恆希,他們復合了,一家人玩得很開心。」

 

何路南笑道。

 

「他回來得叫妳乾媽,都當媽了,妳會不會覺得年紀不小了?」

 

我有乾兒子啊?林靜鷗覺得很新鮮。但想想又不大對。

 

「我們又沒結婚,憑什麼你是他乾爹,我就是他乾媽?」

 

「所以我們都三十歲了要趕快結婚......不然先生孩子再結也可以,海神都祝福了,靜鷗妳要是拒絕,海神會生氣的。」

 

「那種混話虧你還記得。」

 

林靜鷗用揶揄掩飾她的羞怯。

 

「妳的話不多,但妳說過的我都記得。99朵玫瑰喜歡嗎?」

 

「原來,那是你送的?」

 

林靜鷗想到只要她有簽書會,就會有個書迷送上99朵紅玫瑰。

 

原來竟是路南?

 

99朵是長長久久,1001朵家裡放不下。17朵玫瑰的花語是讓我們的愛到此為止,16朵才是一帆風順直到結婚。」

 

何路南笑道。

 

園遊會那天林靜鷗說過的,何路南果然都記得。

 

林靜鷗眼眶一熱。

 

「戴晨手裡那些小說的重點,都是你畫的?」

 

「為了找回屬於我們的記憶。」

 

「現在,找到了嗎?」

 

「找到了,13年後,初心不負。」

 

何路南牽著林靜鷗的手,慢慢地走完龍磐草原的棧道,那夜星光燦爛,有一顆落了下來,掉在何路南的懷裡。

 

 

                                                                                                 ---全文完

 

 

uni2019 2020-12-31 14:21:17

收到!我剛下完場~~我連副油箱都用光了~Copy?落車用腳撐都要㗎喇~~

謝謝你的街燈光線照射喔~~~

uni2019 2020-12-30 23:46:44

好,那我就卡彈退膛再上。

版主回應
加油~~~
我目前是沒油可加~~~
2020-12-31 13:54:01
uni2019 2020-12-29 12:22:27

五...五...五次?!你確定只是五次?

我那邊真的寫的卡卡的,唯有且想且寫囉~~~

你這篇的結局是我看過最優秀的!不錯,不錯!小林勇氣可嘉!以後騎著路南一路欺負~~~耍花槍的那種。

版主回應

應該不只五次
我愛死傑克道森了
慢慢來我卡是常態
但再卡還是可以寫完的
2020-12-29 12:3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