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6 22:34:05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41---永遠

 

陸以軒把車子開走,何路南並沒有追上來,從後視鏡裡,林靜鷗只看見何路南的身影越來越小,終至消失。

 

眼淚又流下來了。她把視線投向窗外,不讓陸以軒看見她的表情。

 

陸以軒還是從後視鏡裡看見林靜鷗眼底的淚。他心裡很不是滋味,但他也知道,林靜鷗的心裡一直有路南的存在,他要挽回林靜鷗,就不能在意這一點。

 

他必須大度,不能給她壓力,才有可能挽回林靜鷗。

 

如果他能把林靜鷗帶去大陸,離開台灣,他們兩個見不到面,無法聯絡,時間一久就能淡了吧?

 

陸以軒深深吸氣,想把憤怒的感覺壓下去。然後,他平靜著語氣問。

 

「或者,妳想回去?我可以跟我媽說改天。」

 

陸以軒表現得很體貼。

 

「不用了。放長輩鴿子不好意思。」

 

林靜鷗抹抹臉,她說的話帶著鼻音。

 

陸以軒咬了咬牙。原來林靜鷗喜歡上一個人是這般模樣?

 

所以,即便是過去那五年,她也真的沒喜歡過自己。

 

眼前路口,黃燈變成了紅燈。

 

陸以軒把車停下,一手拉過林靜鷗,將她緊緊摟在懷裡,什麼也沒說。

 

他感覺得到,林靜鷗的肩膀在顫抖。

 

 

 

到了陸家,七年不見,曾經熟悉的陸爸爸和陸媽媽白髮添了幾許。但他們還是對林靜鷗笑著,就像和陸以軒剛剛交往時那樣,豐盛的一桌菜都是羅琇芝做的,氣氛和諧。七年前分手那場鬧劇就像沒發生過一樣。

 

知道林靜鷗心裡悶,吃過午飯後休息一下,陸以軒便尋了個理由,把林靜鷗帶了出來。

 

「有想去的地方嗎?」

 

陸以軒問。

 

林靜鷗沉默。

 

「妳可以帶我去,奠祭妳媽媽麼?我想去瞧瞧她。」

 

陸以軒突然要求。

 

林靜鷗抬起頭來,看著陸以軒的臉。

 

媽媽如果看見他,會高興的吧?畢竟曾經那麼喜歡他。

 

「好。」

 

林靜鷗點點頭。

 

陸以軒特地繞到花店去,買了一束白色百合,和林靜鷗去看她媽媽。

 

看她媽媽,林靜鷗也會想起,當年她媽媽是如何喜歡他,討厭何路南。這是陸以軒心裡的盤算。

 

 

 

裴義入獄後,裴氏亂了一陣子,何路南對裴妍伸出援手,掃除異己,拱她坐上裴氏總裁的寶座。

 

裴妍成了總裁,再也沒有能夠束縛她的力量。

 

她想把高恆希找回來。

 

 

 

這天裴妍帶著何錚,來到機場,準備飛往美國佛州。何路南前來送行。

 

「放心去吧,國內我會幫妳照看著。」

 

何路南笑道。

 

「知道了。不過,我還是想問你,我爸坐牢到底是不是你搞的?」

 

雖然告發的人是趙在川,但裴妍知道何路南絕對有這樣的心計。而且她爸坐牢,正好讓何氏免去一場災禍,裴妍不得不這樣想。

 

「當然不是。當天妳知道,我也一起被警方帶走了。」

 

何路南一臉正氣地道。

 

他不肯承認。因為他知道裴義遲早出來,他得為何氏預留後路。

 

「爸爸......我一定要去美國嗎?」

 

何錚仰望何路南。他知道他此行的目的,是要去找他真正的爸爸。可是他已經習慣了何路南這個爸爸,為什麼還要多一個爸爸?

 

「兒子,媽媽帶你去美國,不只是要找你真正的爸爸,更是因為迪士尼樂園在那裏啊!那裏是孩子們的天堂你去那裏玩玩,不喜歡再回來。爸爸就在台灣等你,不會離開,好嗎?」

 

何路南蹲下來,撫了撫何錚的頭。

 

「那我跟媽媽回來的時候,你要來接我們喔!」

 

何錚泫然欲泣。

 

「會的。雖然你的生命,不是爸爸給的,但爸爸永遠是你的爸爸,只要你想找我,就一定找得到。」

 

何路南牽了牽何錚的手。

 

「那你呢?那位林作家,她答應你了嗎?」

 

看著何路南和何錚的互動,裴妍不能不感動,她關心地問道。

 

何路南苦笑著,搖搖頭。

 

 

 

「就像你說的,對方的態度如何,咱們不管,但自己該做的事,就努力做到,即使沒有結果,也總算努力過了。我們彼此加油吧。」

 

目前兩人的處境倒很相似,該做的事都做完了,該掃除的障礙都掃完了,剩下聽天由命。裴妍對何路南道,也說給自己聽。

 

 

 

何路南目送裴妍的飛機消失在藍天。

 

然後他靠在自己的小牛上頭,拿出手機,滑開林靜鷗的Line

 

他之前曾傳Line告訴林靜鷗,前陣子沒有去找她,是因為T市商會會長改選茲事體大,攸關何氏的存亡,他忙著布局,如今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了,他請求林靜鷗回到他身邊。

 

一通通訊息過去,林靜鷗已讀卻都沒有回。

 

難道真的是為了那個陸以軒?

 

何路南臉色一沉。

 

 

 

正自出神,何路南的手機鈴聲響起。

 

定神一看,是許多達官顯貴御用的崇光醫院號碼。何路南固定在那裏做健康檢查。

 

算一算,也該是結果出來的時候。

 

何路南接起手機。聽著手機那頭醫生的說明,何路南臉色越來越難看。

 

「你開什麼玩笑?」

 

何路南吼了一聲,坐進車子,朝崇光醫院飆去!

 

 

 

何路南沒出現,他的Line倒是一通一通接著來。林靜鷗看著何路南傳來的訊息,知道了他那些不得已,但他的不得已也太多了,在她眼裡,那就是對路南而言,很多事都比她重要,所有的事處理完後,路南才會想到她。

 

所以林靜鷗都沒有回。

 

她不是何路南,不在其位,不知道他得處理完這些事,才有辦法和她談永遠

 

 

 

陸以軒把百合輕輕放在林媽媽的塔位前,看著她的照片,彷彿還是他印象中慈祥的樣子。

 

「林媽媽,我還記得當年您對我的愛護。只要我說了到您家,永遠都會有熱騰騰的飯菜等著我。我媽不是很會做菜,您就像我另一個媽媽。」

 

陸以軒自言自語。但林靜鷗在一旁也聽得到。

 

「七年前,我和靜鷗有些誤會,我才想先去大陸冷靜冷靜。我並沒有想和靜鷗分手,這七年來,我從未放棄過尋找靜鷗。只是當您離開時,我沒來得及趕回來送您一程,我很抱歉。」

 

「您對我的好,我一直銘記於心,無以為報。我只能好好地關心愛護靜鷗,一輩子,並以此來回報您,希望您在天之靈,能夠無牽無掛。」

 

陸以軒對林媽媽上了香。林靜鷗看著他的動作。

 

如果和陸以軒在一起,媽媽在天之靈肯定會很高興的吧?

 

如果和何路南在一起,媽媽會不會魂魄不寧呢?

 

林靜鷗心很亂,看著塔位上媽媽的照片,紅了眼眶。

 

 

 

兩人離開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陸以軒載林靜鷗回她家。

 

「靜鷗,我們復合吧。讓我照顧妳,好嗎?」

 

陸以軒去握林靜鷗的手。

 

林靜鷗沒有回答。這段時間陸以軒釋出的善意,給她很多安全感,她知道她們之間原來的問題都不存在了。

 

事實上,七年前她們交往的時候,兩人之間的相處本來就沒有什麼問題。

 

可是路南呢?要這樣放棄路南嗎?

 

她捨不得。

 

 

 

「靜鷗,妳們老闆不是準備進軍大陸,倚重妳在行銷方面的才華,想邀妳過去打拚嗎?我們可以一起過去。」

 

陸以軒記得林靜鷗跟他提過這件事,當時她說她沒有答應老闆。

 

「台灣的市場畢竟太小。我們復合,互相照顧,去那裏重新開始,好嗎?」

 

 

 

林靜鷗沒有回答。陸以軒知道她的遲疑。

 

「如果妳適應不良,頂多再回來台灣。陸氏在廣州那裏已經很穩定了,我也不一定要一直待在那裏,回台灣陸氏,偶而去廣州巡一巡就可以了。進可攻退可守,對不對,靜鷗?」

 

對比感情,金牛座的林靜鷗的事業心還是有些重的。陸以軒用事業前景誘惑她,林靜鷗雖沒有馬上答應,可也沒有拒絕。

 

何況她最主要的工作是寫稿,稿子寫完mail寄出,不用常態性進辦公室,她在台灣在大陸其實沒差。

 

只是差了一個何路南。

 

 

 

回家後,林君鴻還沒回來,林靜鷗逕自回到房間,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坐在書桌前,滑開Line,陸以軒告訴她他已經回到家了。又說他爸媽很久沒看見林靜鷗,今天看見她很開心。

 

陸以軒打了一堆,林靜鷗就回了一個笑臉。他們以前交往時林靜鷗就是這樣,陸以軒也不以為忤了。

 

只提醒林靜鷗早點睡,明天他再來接她上班。

 

 

 

過了一陣子,何路南又消失了,不但沒有出現在她家樓下,甚至Line也不傳了。

 

他就是這樣,喜歡搞失蹤,他還以為這樣很瀟灑,她會想著他嗎?

 

 

 

這天,陸以軒載林靜鷗下班時,他告訴林靜鷗,下禮拜他就要回廣州了。如果林靜鷗還沒有考慮好,他三個月後會再回台灣,那時再告訴他答案也可以。

 

陸以軒對她夠寬容了。

 

林靜鷗看著她的手機。許久沒有響起路南的訊息。一咬牙,對陸以軒道。

 

「不用考慮了,一人飽全家飽,無牽無掛地,我跟你去。」

 

 

 

一早戴晨休完他的假後,銷假進辦公室,發現何路南不在。

 

何路南很有處女座固有的守時觀念,不大會遲到。今天戴晨忙到十一點了,都沒看見何路南的人。

 

 

 

「喂,黎薇,妳知不知道總裁去哪了?」

 

戴晨從總裁辦公室裡探頭問。

 

「喔,總裁說他去墾丁散心了。」

 

黎薇說完,桌機的鈴聲響起,她接起電話忙去了。

 

 

 

奇怪,何路南這個工作狂,自從戴晨跟著他,他倒是會放員工假,但自己幾乎不曾放假,就連星期六日都會進辦公室。戴晨想,怎麼他一銷假,總裁就改性子了?

 

是有什麼煩心事需要散心嗎?為了林靜鷗,他想離婚,想拯救何氏,不是都做到了嗎?

 

難道,是他做完一切努力後,林靜鷗還是不理他?

 

唉,還是等總裁回來再問他吧。

 

 

 

戴晨做完自己的報表後,想幫何路南整理一下他的辦公桌,再去吃午餐。

 

將待批的公文疊放整齊後,壓在公文底下,有個牛皮紙袋,看上去不大像公文。

 

什麼東西?不會是什麼急件吧?戴晨想,他得看看,若是緊急,也好通知何路南。他們這些總裁,經手的錢多,一件小事就可能造成上億甚至更大的損失。

 

戴晨從牛皮紙袋裡拿出一疊文件,定睛一看,是崇光醫院的診斷報告書。

 

他知道何路南固定在崇光醫院體檢,報告都拿出來了,他就順便看了一下。原本也沒期待看到什麼,卻在看到幾個觸目驚心的紅字後,周身凍結!

 

 

「肝細胞癌,第三期?」

 

戴晨倒抽一口氣!

 

Camille 2020-12-28 12:29:18

人笨,不是沒有道理

uni2019 2020-12-28 12:26:11

what!她寫完了?怎麼不擲杯為號通報一下!

Camille 2020-12-28 12:15:24

我覺得是等腰三角形耶。
打uni打uni打u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