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5 23:49:34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40---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T市商會會長三年一度的改選近在眼前,選完會長後,接著便是重新審核成員。也就是說,新會長對會員的加入獲續存與否,有很大的決定權。

 

裴義是上屆會長,這次的改選他也有角逐,一直以來累積的人脈,讓他贏面很大。何路南選在這當口離婚其實對他很不利。以裴義做事態度的不擇手段,他如果續任會長,肯定會想辦法把何路南踢出商會。

 

何路南知道,自從他娶了裴妍,裴義在外就一直放話,如果不是他這個丈人庇蔭何氏,何氏也不能進入商會,而何路南的總裁之位也沒法穩坐。

 

裴義覺得何路南有今天都是他的功勞,如果沒有他,何氏早就灰飛煙滅了。而沒到撕破臉的時候,平常的何路南對裴義也是畢恭畢敬,對這個老丈人十分尊重,倒令裴義更膨脹自己了。

 

如今何路南和裴妍離婚,在裴義眼中他就是忘恩負義,不識好歹。

 

他不可能放過何氏。

 

 

 

多行不義必自斃,子姑待之。這是何路南心裡的真正算盤。

 

這段時間,他都沒有去找林靜鷗,因為忙著布局。這一仗只能贏不能輸,被踢出T市商會,意味著他無法跟商會成員合作,這會讓何氏在T市變得很孤立。

 

但他和林靜鷗錯過太多,十三年,他不想再錯過。

 

 

 

他希望林靜鷗跟他在一起的Line,林靜鷗也沒有回。

 

不要緊,他只做他該做的事,其餘的,聽天由命。

 

 

 

今天是T市商會會長改選,在世貿會議廳裡,總裁董事雲集,廳門口圍繞著的豪車價格應該可以蓋一棟帝寶豪宅了。

 

偌大的會議廳,近六十位商會成員陸續進場,本次角逐商會會長的人選有兩位,一個是現任會長裴義,一位是營造業起家,近十年來逐漸把重新移轉至科技業的李氏企業總裁,李清楠。

 

他就是何路南在墾丁遇見的,伍律師的大舅子,斯人法律事務所的幕後大股東。

 

因為斯人和伍律師,何路南和李清楠關係不錯,所以無論如何,必須要讓李清楠當選,何路南才有活路。

 

李清楠那個人性情耿直,講話大聲,也看不慣裴義的作為,這次他出來競選會長,人脈雖不及裴義,但總得要讓裴義知道,T市商會不是只有他一種聲音。

 

何路南和李清楠密商過,他曾經是裴義的女婿,知道裴義的弱點,他會全力支持李清楠。

 

他的話,讓李清楠出來競選的心情更為篤定。

 

 

 

會長選舉採用投票制。由所有商會會員投票,沒有門檻,票高者當選。

 

秘書長在台上說明規則以及會長權責後,爲了擔心電子舞弊,他們採用最原始的不記名紙本投票,公開開票。

 

裴義看見何路南的時候,眼神森冷,顯然還是氣著他。這幾天來他的公關室一直處理記者對於他和裴妍離婚的發問處理得很煩。他和裴妍的離婚,有不少流言在坊間流傳,雖然大部分都是假的,但當事的兩個人都沒出來澄清,流言也就傳得更亂七八糟。

 

何路南只是朝他微微點頭,他是候選人,不和路南坐在一起,兩人也無從互動。

 

很快地,在場成員都已經投完票了。接著是開票的時間。商會請了經濟部官員前來公證,在場眾位商會會員一同監票,開完的票必須貼在看板上以示公開,沒有舞弊的可能。

 

票慢慢開出來,果如大家所預期,裴義開出了大部分的票。他是現任會長,權勢尚在,要將他扯下台是很困難的事。

 

票開到一半,裴義22票,李清楠10票,廢票1票。

 

還有27票沒開出來。

 

幾乎是壓倒性勝利,裴義眼看就會過半了。

 

 

 

票正待開得如火如荼,會議室的大門卻突然被推開。

 

一名警官拿著拘票,帶了近十名員警,還有一個年約五十歲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

 

開票程序因而被打斷。

 

現場有人開始罵罵咧咧,但聽得那名警官拿著拘票,朗聲道。

 

「裴義先生,何路南先生,兩位涉及三年前一樁貨櫃夾帶運毒案,趙在川先生提出了新事證,請二位隨我們移駕警局協助調查。」

 

 

 

三年前,裴義和趙在川正在競爭T市商會會長,為了贏得會長大位,正好趙在川從國外進口的一批藥品委託何氏運送。裴義遂與女婿何路南合謀,將一些毒品放入趙在川的貨裡,毒品在海關被查獲,趙在川被拘提。

 

而商會選舉規則裡明文規定,競選期間,有官司纏訟的成員不得競選會長。

 

因此,趙在川失去角逐資格,唯一的候選人裴義當選會長。

 

三年後的現在,會長選舉的前夕,有人提出了新事證,證明當年的趙在川是被陷害的,趙在川嚥不下這口氣,申請重新調查。

 

舊事重演,裴義簡直不敢相信,趙在川竟然能找到新事證?所有的事證在當年不是都被他和何路南銷毀了嗎?

 

裴義和何路南被員警帶走,臨走前,何路南和李清楠四目相接,李清楠會心一笑。

 

何路南跟他說過他的打算。因為女婿身份,裴義和何路南有過不少合作,有深入的了解何路南不惜自汙,也要拱李清楠上台。

 

所謂的新事證,自然是何路南寄給趙在川的。當年他故意對裴義說證據已銷毀,但其實他留了一手,以備不時之需。

 

裴義在競選期間官司纏身,失去角逐資格。

 

會長由唯一候選人李清楠當選。會長是李清楠,何氏的會員身份自然保留了下來。

 

何氏危機解除。

 

至於何路南,他配合檢方提供了當時貨櫃的監視器畫面,讓警方找到施放毒品的嫌疑犯。那犯人早就被何路南找到,何路南誘之以利,要他把罪過都推到裴義身上。

 

所以,何路南最後只因管理鬆懈,導致歹徒趁虛而入遭到罰鍰,並賠償趙在川損失了事。

 

但裴義則因持有毒品、教唆罪、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之不法利益損害他人利益惡性重大,數罪齊發,被判七年有期徒刑。

 

 

 

陸以軒的工作在大陸,回台灣等於是休假沒工作。後來他的親衛隊林君鴻告訴他林靜鷗的住處,他便每天都來接送林靜鷗去白月光上班。十分殷勤,林靜鷗叫他不要這樣,她沒法給陸以軒任何承諾,但陸以軒不以為意,堅持要接送林靜鷗,並在白月光附近等她下班。

 

他要趁回大陸前,多多和林靜鷗相處,如果可以帶林靜鷗一起去大陸那就更好了。

 

他也跟羅琇芝說了,他想邀林靜鷗來家裡吃飯,要羅琇芝卯足勁幫他好好招待林靜鷗,不然他就去娶個廣州小姐。

 

羅琇芝拍胸脯保證她一定會把林靜鷗當成自己女兒般疼愛,讓她體會到家的溫暖,回心轉意。

 

爸爸和林君鴻他們也一直幫陸以軒敲邊鼓。

 

 

 

林靜鷗躺在床上,手裡拿著那枚藍珊瑚珍珠墜子,若有所思。

 

新聞上證實了何路南離婚的消息。離婚,表示又是自由之身了,他也希望林靜鷗能跟他在一起。可林靜鷗總是想起那十三年虛耗的青春。她真的怕了,何路南很多事都不說,等她自己發現,就又是一場天崩地裂。

 

只怪七年前的墾丁,太過刻骨銘心,快樂也刻骨,痛苦也銘心。

 

她一直沒有給何路南回應。何路南這段時間雖有傳Line,卻也一直沒來找她。

 

在忙什麼,他也不肯說。林靜鷗真是怕了他這點了。

 

 

 

陸以軒邀她去他家吃飯。林靜鷗原不想答應,但陸以軒鍥而不捨,爸爸也告訴林靜鷗,就去他家看看,吃頓飯也不代表要結婚了,反正她現在也沒有對象,去驗證一下陸以軒說的有幾分真實性。

 

至於林靜鷗,她也不知道何路南為什麼又不理她了,不是離婚了?應該更有時間來找她才對啊。

 

反正自己,就是他呼之則來揮之即去的存在。

 

她才不要問何路南,她為什麼要主動問他?明明都是他對不起她。

 

或者他說要她跟他在一起,都是說著玩的?

 

何路南的不見人影和陸以軒的刷存在感形成強烈的對比。

 

林靜鷗答應了陸以軒的邀約。

 

陸以軒欣喜若狂,告訴她明天上午來接她,一起去他家吃午餐。

 

 

 

總算把所有事情告一段落,何路南讓戴晨黎薇替他處理一下公事,自己開了那輛紅色藍寶堅尼小牛,來到林靜鷗家樓下。

 

顯眼的好。現在已經不用再隱藏自己的身份,被狗仔拍到她跟林靜鷗在一起造成既定事實那就更好了。

 

當他在路邊暫時停車,卻發現他的對面停了一輛黑色的賓士敞篷車,一個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男人從車上下來。

 

男人看了何路南一眼,他的小牛實在太顯眼,但也只是看一眼,就走到公寓大門口去,顯然也是在等人。

 

那男人不認識何路南,何路南卻認得他。

 

十三年前,他媽媽和林靜鷗媽媽打架的那天,是這個人給林靜鷗遞面紙,扶著林媽媽回去。

 

那些原本他想做的事,就是被這個男人攔胡了。

 

他也出現在這裡。難道,他也是來等林靜鷗的?

 

 

 

何路南盯著他看。眼神不大友善,他越想越覺得,他就是來等林靜鷗的。

 

倒是陸以軒不理何路南,自顧滑著手機。

 

 

 

「好了嗎?我已經在樓下了。」

 

陸以軒傳了Line過去。

 

「我換好衣服就下去。」

 

林靜鷗回。

 

陸以軒笑了,回道。

 

「不用刻意打扮,我們家靜鷗不打扮也很漂亮。」

 

 

 

何路南不知道陸以軒在笑什麼,總覺得他的笑很刺眼。

 

他是來等林靜鷗的。

 

難道,自己要求林靜鷗在一起的Line被林靜鷗已讀不回,就是爲了眼前這個人?

 

何路南眼中有火。過去的他顧忌東顧忌西的,一下子自卑自己是小三的兒子,一下子認祖歸宗身不由己,一下子婚還沒離沒資格,動不動就自怨自艾。

 

但現在不同了,他花了那麼多力氣解決所有問題,若還有障礙,他準備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林靜鷗穿了一件湖水綠連身洋裝,長長的辮子垂在背後。湖水綠最襯膚色,綠色的清新讓人眼睛一亮。

 

陸以軒很開心,他的靜鷗還是一樣的漂亮。他收起手機,過來牽林靜鷗的手。

 

「走吧,吃完飯,我們再去兜兜風。」

 

 

 

「靜鷗。」

 

何路南突然出現在兩人面前,喚了一聲,然後,死死盯著陸以軒牽著林靜鷗的手。

 

林靜鷗就像被雷打到一樣突然跳開,甩開陸以軒!

 

她的反應很強烈,讓陸以軒不得不懷疑眼前這個開小牛的男人的真實身份。

 

 

 

「靜鷗,妳怎麼了?快遲到了。」

 

陸以軒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但他不想搭理何路南,只催著林靜鷗,又要來拉她的手。

 

 

 

「為什麼不回我的Line?」

 

何路南把林靜鷗往他身邊拉,問道,把陸以軒當透明人。

 

林靜鷗沒有回答,但何路南的動作讓陸以軒炸鍋。

 

 

 

「靜鷗,他是誰?」

 

陸以軒問。

 

 

 

林靜鷗有一種頭快爆炸的感覺。難道她要介紹他們兩個,「路南這位是陸以軒」「以軒這位是何路南」嗎? 

 

 

 

「對不起,路南,我還有事。以軒,我們走吧!」

 

林靜鷗甩開何路南的手,走向陸以軒。

 

不管怎樣,她已經答應陸以軒去他家看看,長輩們也都知道了,得先把這件事做完,以後怎麼樣再說。

 

 

 

聽到「路南」兩個字,陸以軒想殺人的心都有了!

 

原來這個人,就是林靜鷗夢裡叫著的那個名字的正主兒!他陸以軒的夢魘!七年前讓他們分手的元凶!

 

他沒想到這個人還會出現在林靜鷗面前,而且貌似他們早有連絡了。

 

 

 

「靜鷗,走吧,別讓我爸媽等太久。」

 

陸以軒故意說得很大聲,他們就是要去見家長的。

 

 

 

「靜鷗,我們談談。」

 

何路南又上前幾步,擋在他們和陸以軒的車之間。

 

 

 

陸以軒一手牽住林靜鷗,一手推開何路南,走向自己的車,替林靜鷗開了車門。

 

 

 

「靜鷗,妳要跟他在一起?」

 

不是不能跟陸以軒打一頓把林靜鷗搶過來,但他不想這樣處理事情,讓林靜鷗為難。

 

何路南問,神情帶著失望。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何路南這樣問,林靜鷗的心隱隱作痛。

 

可她不虐何路南,虐的就該是自己了。

 

 

 

「路南,你遲到了,遲到了十三年,不是三分鐘,三天......沒有人會站在原地等你。」

 

與其說是拒絕,不如說是抱怨,林靜鷗在說這句話時,滿滿的怨氣。

 

「以軒,我們走吧。」

 

 

 

陸以軒等的就是這句話,他發動車子,朝前飆去,引擎的聲音對何路南而言格外刺耳。

 

 

 

 

 

 

(悄悄話) 2020-12-27 06:39:44
(悄悄話) 2020-12-26 14:57:59
其石山人 2020-12-26 14:44:53

見佛殺佛,見魔殺魔。或者:佛來佛斬,魔來魔斬。

這是說在靜坐禪定當中,不管出現什麼,消滅掉就是。

其實是指腦中的雜念妄相,靜坐時腦子裡會亂跑念頭出來,要馬上停住,丟掉那些妄想,回到無念、無相的狀態。

版主回應
原來這詞這麼有深度
但我卻是在星爺的電影[唐伯虎點秋香]裡
華文華武老師身上學到的啊
2020-12-26 19:1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