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4 22:37:25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39---第三種選擇

 

陸以軒請林靜鷗跟他談一談,還有林靜鷗若不答應他,他就不走的態勢。他已經找了林靜鷗七年,自然不可能再放過這次機會。

 

林靜鷗看著陸以軒還是一樣清朗,卻又帶點滄桑的臉,恍若隔世。的確,陸以軒從來沒有背叛過她,在她艱難的時候,何路南遠在國外,是陸以軒一直陪在她身邊。雖然最後破了功,他們的分手導致媽媽的自責而上吊自殺,處理後事時,陸以軒也沒有陪在她身邊。但總之和陸以軒在一起的那五年,她的內心並未忠於陸以軒,這點,是她有愧於他。

 

她對陸以軒,不若對何路南排斥。

 

也許也是因為自己,對陸以軒的在乎,不若何路南,因此容易原諒。

 

 

 

還是七年前那輛用他第一桶金買下的敞篷車,還是一樣的副座。一路上,林靜鷗靜靜地不說話。

 

上次和林靜鷗談分手是在海邊,這次陸以軒學乖了,把車子往市郊山上開。

 

停在一個可以盡覽T市全景的平台。

 

 

 

「我找了妳七年......妳是故意躲著我,對嗎?」

 

沒有手機號碼沒有mail沒有住址,消失得很徹底。

 

兩人坐在車裡,陸以軒問。

 

「我們已經分手了。」

 

林靜鷗淡淡地道。

 

「我記得當年,我們誰也沒有說出分手兩個字。」

 

「這樣的情況還不是分手?這樣玩文字遊戲有意義嗎?」

 

「我只是去大陸冷靜冷靜,我不知道後來會發生那些事。靜鷗,我一直找妳,就是想挽回妳,現在還來得及嗎?」

 

陸以軒一激動,握住了副座林靜鷗的手。

 

「我聽說,妳一直沒有新的對象......讓我照顧妳好嗎?」

 

陸以軒滿眼渴求。

 

 

 

「有什麼意思呢?我們之間的問題還是存在啊?當年你跟你媽讓我知道了,原來我這樣的人,真的沒資格被愛。」

 

想到當年和陸以軒的分手,羅琇芝冷情的勸說,媽媽死去那段時間的痛苦,還有她跟何路南一路而來的曲折,林靜鷗紅了眼眶。

 

也許,她就是沒資格被愛。陸以軒和何路南都是她一廂情願的妄想。就是因為這樣,老天才會懲罰她。

 

「不是的,靜鷗,妳當然值得被愛,所以,我才會愛了妳這麼多年,是我自己計較那些小事,把一手好牌打成了爛牌......現在的我,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少不更事的小夥子了。就算妳心裡還有別人,我也不介意。我知道婚姻和戀愛是兩碼子事,處得來比有沒有愛更加重要。」

 

「就算......就算妳心裡還有.......那個人......

 

陸以軒的喉嚨被梗了骨頭似地發聲困難。

 

「也無妨......我愛妳就夠了......

 

說著說著,陸以軒眼眶也紅了。

 

林靜鷗很訝異。這麼卑微到土裡,還是陸以軒嗎?

 

陸以軒約莫,是真的很喜歡她吧?

 

 

 

靜默了許久,林靜鷗又道。

 

「你知道你媽有多反對我們嗎?她覺得我媽的病,有遺傳的風險。」

 

「這件事已經不是問題了。我已經請妳爸爸,去和我爸媽聊過,她們都能理解,也不再反對,靜鷗,如果妳願意跟我在一起,所有的障礙我已經都掃除了,不會再有任何變數來影響我們,甚至,隨時可以結婚。」

 

陸以軒摩娑著林靜鷗的手。

 

「妳也知道,我們都不年輕了,結婚正合適,我爸媽會對妳好的,甚至比以前對妳都要好。」

 

林靜鷗轉過頭,看著陸以軒,兩人四目相接。她看得出陸以軒眼底的堅定。

 

結婚......嗎?我可以結婚,擁有一個家庭,成為一個港灣,一片屋簷,替我遮擋人生的一切風風雨雨嗎?

 

林靜鷗的眼神很茫然。

 

她知道陸以軒的為人,他說了保護她,說了幫助她,他都能做到,穩定的經濟,忠實的伴侶,在他身上,也沒有小三的問題。

 

是個很能給人安全感的對象。

 

只是,路南呢?他說他愛她。可他有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孩子。家庭,他不可能給她。

 

就算當年的事,路南有很大的苦衷,可這是不是也表示,以後再有苦衷,她還是被放棄的一個?

 

她給過路南機會,在墾丁。天知道她得付出多大的勇氣,才能在路南拋下她六年後,再給路南一次機會?

 

但他沒有珍惜。現在還想來要第二次機會嗎?

 

這次又是七年,那麼下次呢?

 

 

 

林靜鷗沒拒絕,陸以軒知道有戲,他笑著說。

 

「我們很久沒見面了,一見面就提這個,妳也許覺得我唐突,我可以重新追求妳,妳也可以到我家看看,我說的話是不是真的。」

 

 

 

陸以軒送她回白月光開車,還想跟著她的車護送她回家。林靜鷗讓他先回去,她說今天陪了陸以軒一天,該做的事都沒做,她想做完再回去。

 

陸以軒沒有堅持。林靜鷗沒有拒絕他,已經比他想像的好很多了。

 

事實上,林靜鷗下意識地還不想讓陸以軒知道她的住處。

 

路南說他有時候會來看她。她不希望路南看見陸以軒。

 

她覺得莫水心知道這件事後,一定會覺得她是個『有事鍾無艷,沒事夏迎春』的劈腿渣。

 

 

 

陸以軒走後,林靜鷗回到辦公室,老闆還在,他說林靜鷗這次的作品不錯,已經付印了,大概下周可以進入一校。又說艾琳經紀公司想趁勝追擊,買她『總統』的版權,雖然林靜鷗說過不要,但老闆還是再問一下。

 

因為腹黑寨主的成功,林靜鷗的版權金漲到五十萬,他問林靜鷗真的不想賺這五十萬嗎?

 

林靜鷗噎了一下,何路南這是想用錢砸死她嗎?

 

偏偏沒人會和錢過不去。

 

「我.....我再想想好了。但老闆你先別答應。」

 

「知道了。」

 

老闆說完,又把視線飄回筆電上的銷售狀況了。

 

 

 

林靜鷗走回自己的座位,拿出手機,滑了一下Line,看見就在剛剛,路南傳了一通訊息給她。

 

「靜鷗,我離婚了,明天新聞就會出來。我們在一起,好嗎?」

 

呵?

 

老天在玩她嗎?陸以軒回來了,路南離婚了?

 

「你的孩子呢?你就這樣不要他了?」

 

林靜鷗問。就算法律上的關係可以斷絕,但血緣是斷不了的。

 

「何錚不是我的孩子,他的父親另有其人,我已經幫他們母子找到了何錚的父親。」

 

「靜鷗,我現在清清白白的,妳會嫌棄我嗎?」

 

林靜鷗沒再回。比起陸以軒回來找她,她現在更煩了。

 

 

 

林靜鷗回到家時,一陣鹽酥雞的香氣飄了出來,關都關不住。

 

莫水心帶了一堆鹽酥雞來,正和林君鴻吃得不亦樂乎。

 

「ㄟ,林靜鷗,妳跟『比較不渣』談得如何了?他是不是想跟妳復合啊?」

 

莫水心就是來她家等八卦的。

 

「嗯。」

 

雖然鹽酥雞很香,但她現在真的沒什麼食慾。

 

正想回房間仔細想想,又覺得一點也不想想,太煩了。

 

也許莫水心和林君鴻會有辦法?

 

 

 

林靜鷗放下包包,也在沙發上坐下,夾了一塊炸香菇吃。

 

「那妳答應了嗎?」

 

莫水心又問。

 

林靜鷗搖搖頭。

 

「莫水心,林君鴻,路南他離婚了,他想跟我在一起。」

 

「啊?」

 

林君鴻在一旁聽了,便道。

 

「我知道姊妳陷入兩難,但是我以我的眼光,我覺得沒甚麼好兩難的。就是陸大哥了,他那個人人品沒問題,妳去問爸爸也一樣。至於那個豬頭鄰居........嘖嘖嘖.......在有婚姻的狀況下強吻良家婦女,私德有虧啊!」

 

除了渣到爆,何路南又多了個綽號,叫豬頭鄰居。

 

莫水心不說話,只是嘆氣搖頭。

 

 

 

林靜鷗知道何路南跟她身邊的人沒有一個對盤的,倒是陸以軒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她也知道和陸以軒在一起她會輕鬆很多,路南就像一顆不定時炸彈,跟他在一起光是心理壓力就夠受了。

 

陸以軒只要一回國都會去他家,林君鴻跟陸以軒不可謂不熟,他也跟他爸去過陸以軒的家,陸以軒的爸媽都很和氣,只希望陸以軒可以把林靜鷗找回來。

 

對羅琇芝來說,既然精神病的狀況不會遺傳,林靜鷗她媽也過世了,不會拖累小倆口,林靜鷗本身條件也好,都是小有名氣的天后作家和編劇了,兩個曾經在一起過,知根知柢,總比陸以軒去大陸娶個中國女孩子好。

 

接下來就是林君鴻的舞台,他一直宣傳陸以軒有多好多好。

 

所以,如果她和陸以軒在一起,自己這邊的親人也不會反對。

 

未來的路,會好走很多。

 

但林靜鷗還是沒有鬆口。也許和陸以軒在一起,可以讓她的心靈得到休息,但好不容易和路南之間有了希望,她又要放棄嗎?

 

還是很煩。她轉向不說話的莫水心。

 

「妳爲什麼不說話呢?」

 

 

 

「我覺得兩個都不好。林靜鷗妳不要淨跟一些爛咖在一起。妳的感情世界混亂得我真的看不下去。」

 

莫水心表情嚴肅。

 

「我覺得妳應該給自己第三種選擇。」

 

「什麼選擇?繼續一個人嗎?那也很好。」

 

林靜鷗喝了一口啤酒。

 

 

 

「我想了很久,就決定犧牲了。」

 

莫水心道。

 

「妳跟我弟在一起吧。他只小妳一歲,現在是個高中數學老師,生活單純,目前也沒對象,重點是他如果渣妳,我可以揍他。」

 

「這樣一來妳就不會再被渣了,我真是妳仁至義盡的好朋友,是不是?」

 

 

 

「呃......

 

林靜鷗和林君鴻你看我我看你。

 

「吃雞吃雞......雞都快涼了.........

 

林君鴻招呼道。

 

uni2019 2020-12-26 00:48:29

OK,她倆去了趟佛寺這好了吧?~~


想到宇宙黑洞哪了?
沒有,就是除了主角外~~
是自己的喜好罷了。
絕對不需要為迎合讀者而三斗米
那麼多的讀者,那麼重的米
很傷腰椎的,啊,腰椎物理治療儀器梗出來了~~~

正紅色不錯~不錯

uni2019 2020-12-25 23:38:11

沈雲是不是在第一個故事結尾裡出家了?好像真的是小田耶...除了武媚娘,李自成...你再想看。

兩個結局?要聽我對林小姐的決定我可以悄話,不想把她吃早餐的興頭掃了~~~

其實你所有故事裡的副角都是我愛看的角色,很大程度帶著生活的氣息的對話和對朋友的態度。另一方面就是副角被親娘虐的地步比主角相對來說低~~~

版主回應
沈雲在第一個故事裡死了
田可漪一個結局死了 一個結局當總裁
除了薛盈夕沾得到邊 我沒有出家的主角
喜歡副角啊
那是不是我塑造主角人設比較失敗啊
2020-12-26 00:15:19
uni2019 2020-12-25 12:38:31

田珂渏!就是你!

版主回應
田可漪哪時出家了?我怎麼不知道?

薛盈夕算出家吧不過她那是修真
是為了增加道行注入符紋血鐲而設定

我無法接受戡破紅塵這種事
紅塵煉心多可愛啊
我是個沒有佛緣的人啦
2020-12-25 13:3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