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2 23:14:40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38---比較不渣和渣到爆

 

 

一星期的時限將到的前一天晚上,正在休息室準備就寢的何路南,接到了裴妍的Line

 

「明晚九點,聚賢樓三樓竹字號包廂。」

 

「帶著離婚協議前來。」

 

看來,裴妍似乎妥協了。

 

何路南並不意外,他知道自己會贏的。

 

這麼一來,他離林靜鷗就更近了。

 

這段期間,他還是曾去公園看林靜鷗,卻沒打擾她,知道她並沒有把那條藍珊瑚項鍊戴上。

 

盡人事,聽天命。不管最後林靜鷗給他的回應是什麼,決定了要做的事,他一定要做到。

 

 

 

當何路南到了竹字號包廂時,包廂裡也只有裴妍一個人。

 

她叫了一瓶紅酒,高腳杯裡的酒液已經喝了一半。

 

「喝什麼,自己點吧。還是,想喝我這瓶?讓人添個杯子?」

 

裴妍開了口,神情倒還平靜。

 

何路南搖搖頭,說他不渴,事實上是,在這最後的時刻,他想保持清醒。

 

 

 

「那好吧,離婚協議書呢?」

 

裴妍苦笑問道。

 

何路南從公事包裡,把簡律師所擬的離婚協議拿了出來。在何錚不是何路南的孩子前提之下,其實何路南給的離婚條件算是優厚了。

 

裴妍仔細讀了一遍。

 

裴氏並不缺錢,何路南給她多少錢,裴妍不是很在意,只是很意外在知道何錚不是他的孩子後,他還能為何錚著想,給他一間飯店。

 

這是一間碼頭旁的飯店,何氏主體是海運,在港口周邊經營有成,裴妍知道這間飯店是很多商務人士到T市來的第一選擇。

 

最後,是神秘禮物這個條件。

 

「什麼是神秘禮物?」

 

裴妍問。

 

「妳簽了協議,我就會告訴妳。畢竟也相處了七年,我覺得,妳應該會喜歡這份禮物。」

 

何路南賣關子。

 

裴妍已經考慮了很多天,權衡之下,終於在乙方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雖然我答應離婚,不過你應該知道,事情還沒完,我爸爸應該不會放過你,放過何氏。」

 

裴妍將協議推給了何路南。

 

何路南如釋重負。

 

「我知道,不過,我不怕。」

 

何路南收起離婚協議。並拿出手機,傳了幾張照片給裴妍。

 

 

 

「妳收一下。我承諾給妳的神秘禮物。」

 

傳完,何路南微笑。

 

裴妍滑開手機,端詳了那幾張照片,臉色由紅轉白,再由白轉紅。

 

然後,眼眶也紅了。

 

相片裡的人,分明是高恆希。他並沒有看鏡頭,顯然是偷拍照片。

 

「這是哪裡?」

 

裴妍急問。她找了高恆希很久,卻一直沒有他的消息。爲什麼何路南會有他的照片,而且看起來剛拍不久。

 

七年過去,他們都不一樣了,面容變得成熟,也滄桑了。

 

 

 

「這裡是佛州大學。他在那裡服務,現在是副教授。」

 

何路南道。

 

「結婚前,我調查過妳,也知道你們之間的事。我們何氏在美國幾個大港都有辦事處,要在美國找人,比妳們裴氏容易些。」

 

「這是他的住址。」

 

何路南又傳了一通Line給裴妍。

 

「我想,他就是何錚的父親吧?如果妳想去找他,憑著這些,應該可以找到他。」

 

「我爸爸那樣對他,他不知道會不會再接受我。」

 

裴妍一陣黯然。

 

「裴妍,我們沒有辦法左右對方的心思,但自己能做的,一定要努力做到,爭取過後,不管結局如何,都讓自己了無遺憾。」

 

何路南告訴裴妍,也像在說給自己聽。

 

裴妍看了何路南半晌。

 

「我一直很想問你,你這麼堅持離婚,是爲了韓艾琳嗎?雖然情人眼裡出西施,但我實在看不出來,你喜歡她哪點,讓你願意放棄裴氏這麼強而有力的後盾。」

 

「不是她。」

 

何路南的答案,讓裴妍訝異地睜大了眼睛。

 

「爲她顧保鑣,爲她開公司,爲她砸錢,爲她離婚,不是她,那是誰?顧千芸?劉玲玲?」

 

裴妍念了一串跟何路南傳過緋聞的,女人的名字。

 

「都不是。她們都只是枉擔虛名,我跟妳一樣,心裡只有一個人,不管怎麼樣都不想錯過的人。」

 

「是Selena?」

 

他們結婚前,裴義當然也調查過何路南,他們知道何路南在美國那一段。

 

「也不是。」

 

何路南笑笑。滑開手機,點了林靜鷗在單張上,那個喝麥香紅茶的宣傳照,遞給裴妍。

 

「我們是高中時代的鄰居。」

 

 

 

「就是那個作家林鷗?腹黑寨主的原作者?」

 

何路南多捧『腹黑寨主』這齣戲,裴妍當然知道,但她以為他捧的是韓艾琳,沒想到竟是林鷗。

 

饒是裴妍把何路南祖宗十八代查得翻過來,這個女人的名字也從未出現過。

 

裴妍慘笑。

 

「你藏得可真深。」

 

比大海還深。如果何路南不主動告訴她,她大概下輩子都不會知道,何路南心裡的人是誰。

 

 

 

「我傷害過她很多次,還長達十三年的時間對她不聞不問。我知道有很大的機率她不會原諒我,但是我還是想勇敢爭取一次。裴妍,妳和高恆希之間還有個孩子,又爲什麼不可以?」

 

何路南的話,試圖給自己,也給裴妍信心。

 

裴妍點點頭,這些年來,雖然她還是很想高恆希,但沒有半個人支持她。

 

她沒想到唯一支持她的,是和她在婚姻裡殺紅眼的何路南。

 

 

 

「何路南,既然你已經知道何錚不是你的孩子,又爲什麼要給何錚飯店?」

 

「既然你可以把林鷗藏的那樣深,我是不是也可以假設,你早就知道何錚不是你的孩子?」

 

既然知道何錚不是他的孩子,他又爲什麼那麼疼愛何錚?

 

 

 

「我如果不認何錚是我的孩子,他就會變成私生子。裴妍,妳不知道身為一個私生子在成長過程中會經歷多少痛苦,何錚是無辜的。」

 

「雖然他的生命,不是我給他的,但我也疼了他七年。日後,妳和何錚有機會回到高恆希身邊,如果高恆希不介意,我願意繼續做何錚的乾爹,他不會失去我。」

 

「我希望何錚不會失去他的父親,相反的,他可以有兩個疼愛他的父親。」

 

何路南的眼神,真誠無諱。

 

 

 

「看不出,你還是個暖男。」

 

裴妍有些動容。原來,這才是何路南將何錚視如己出的理由。

 

 

 

剛從廣州回來,自主健康管理十四天才剛出關的陸以軒,終於重獲自由。

 

這七年來,他在父親和朋友合夥在廣州投資的陸氏建築師事務所拓展業務,如今已在廣州站穩腳跟,每年營業額都能破千萬人民幣。

 

當然廣州陸氏因為市場大,業務比台灣還要繁忙,陸以軒久久才能回一次台灣。

 

可只要回台灣,他就會去找林爸爸。纏著林爸爸,問他可有林靜鷗的消息。

 

這七年來,他也不是沒嘗試過和其他女孩交往,但身為在廣州已經小有名氣的建築界明日之星,很多女孩子接近他都是有目地的,他覺得很煩。

 

最重要的是,他發現自己心裡還是會想著林靜鷗。曾經滄海,因為林靜鷗,他對其他女孩子總是瞧不上眼。

 

他媽羅琇芝其實也不喜歡他和廣州那裡的女孩子交往,但他又難得回一次台灣,很少有能和台灣女孩子接近的機會,他已經三十一歲了,感情還沒著落,羅琇芝也煩到不行。

 

這天出關後重獲自由,陸以軒走出門晃晃,看見一家超商,走進去買了杯咖啡,瞥見放著圖書的架上有一疊單張,他好奇地拿起其中一張,原來是某家言情小說出版社的廣告。他對這些東西毫不感興趣,最近台灣夯得不行的連續劇腹黑寨主,他自然也無從知道。

 

翻到DM背後,正想放回架上,突然有一張照片閃過他的視線。

 

照片上的女孩如此熟悉,不是林靜鷗卻又是誰?

 

她在喝麥香紅茶,一面讀著自己的作品,神情恬靜安適。

 

這張臉,他已經七年沒看到了,想到林媽媽去世,在她最無助的時候,他竟然一走了之,沒有陪在她身邊,陸以軒有一股想哭的衝動。

 

林爸爸一直不告訴陸以軒林靜鷗的下落,而陸以軒大部份時間都在大陸也無從尋她,沒想到這張DM,讓陸以軒重新獲得了林靜鷗的消息。

 

這就是緣份。老天爺並未將他們的緣份斷絕,所以他才會在買一杯咖啡的時間裡,恰巧看見這單張。

 

不管她現在身邊是不是有人,陸以軒都想見到她,跟她說對不起,他不應該在她最難過時離開她身邊,甚至,他後悔對她提分手。

 

如果能再有一次機會,林靜鷗肯再給他一次機會,就算她心裡還有別人,他也一定不會再放手!

 

他想通了,有多少男女能夠跟最愛的人結婚?婚姻跟戀愛不一樣,就是過日子,兩人願意彼此配合,互相磨合,再強烈的愛情,若兩個人個性不合,勞燕分飛的不是大有人在?

 

在廣州的時候,他總想念林靜鷗爲他洗手做羹湯的日子。林靜鷗做的菜很好吃,煮的紅茶也很好喝,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朋友們都很羨慕,他有個會做家事的女友。

 

學歷又高,長得漂亮,出得廳堂,入得廚房。這樣的女孩子現在不多了。

 

總之,過去的自己計較她心裡還有別人,但這段日子以來,陸以軒想通了,她心裡有別人但沒有和那個人在一起,他們之間一定有不能在一起的理由。

 

不是說那個人去了美國?

 

既然不能在一起,那和她心裡沒有別人,有什麼兩樣?

 

白月光出版社,陸以軒將DM悉心收好。

 

 

 

林靜鷗新作又完成了,她已經mail給老闆,今天她特地進公司,想探探老闆的反應。

 

她開著她的白色SUBARU,停在公司附近,鎖住車子,背著輕便的托特包,一路走向公司。

 

 

 

當她正要按開玻璃門走進去的時候,一陣熟悉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靜鷗。」

 

林靜鷗渾身一僵。她的記性向來很好,也不知道這是優點還是缺點。

 

雖然七年不見,但她還是聽得出來,那是陸以軒的聲音。

 

「我終於找到妳了。」

 

陸以軒繞到林靜鷗身前,激動讓他眼睛都紅了。

 

兩人就這樣站在玻璃門外對望。

 

「靜鷗,我們聊聊。」

 

陸以軒要來拉林靜鷗的手。

 

「我要上班。」

 

再見陸以軒,林靜鷗衝擊很大,她也不是不願意跟陸以軒聊,但她需要冷靜。

 

「我剛剛進去幫妳請了假,妳們老闆說好。她說妳是台柱,整天不進去也沒關係。」

 

陸以軒說完,林靜鷗一陣腹誹。老闆這樣說,到底是在幫她還是害她?

 

 

 

玻璃門內,同事們都炸了鍋。

 

美女的感情韻事總能提起人們八卦的心。同事們知道莫水心和林靜鷗知交莫逆,她們班也不上了,都往莫水心這裡湊來。

 

 

 

「喂,莫水心,那個帥哥是誰啊?林鷗不是說她不戀愛不結婚?難道那是她的粉絲?跟那個寶鑫的戴晨一樣?」

 

莫水心在陸以軒林靜鷗還是男女朋友的時候,就看過陸以軒了,她認得他,所以方才陸以軒進來打聽林靜鷗,幫林靜鷗請假時,莫水心有跟老闆提,陸以軒跟林靜鷗的確認識。

 

「喔,他啊,他就是我跟妳們說過,那個比較不渣的。」

 

莫水心在閒聊的時候有跟同事們提過林靜鷗那兩段,陸以軒代號叫『比較不渣』,何路南代號叫『渣到爆』。

 

「比較不渣又帥,這款的林鷗不喜歡?那那個渣到爆是帥到金城武再世是不是?」

 

「我不知道。我沒看過『渣到爆』,不過我問過林靜鷗,她說她覺得『渣到爆』比較帥。」

 

莫水心跟同事們的對話就像在繞口令。

 

「啊?這個『比較不渣』已經很帥了耶!妳有『渣到爆』照片嗎?好想看喔......

 

「沒有,對於『渣到爆』,林靜鷗都是神祕到不行,就連我都沒見過。不然妳們自己問她?」

 

林靜鷗和何路南重逢後,並沒有讓莫水心知道。這讓何路南在莫水心心裡,跟海市蜃樓沒啥兩樣。

 

「啊!她跟『比較不渣』走了耶!她們會不會愛火重燃啊!」

 

同事們一陣羨慕。

 

「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林鷗選完後,剩下的那個介紹給我就好了啦!」

 

「林鷗吃剩的妳也要喔,這點出息......

 

「妳沒聽莫水心說兩個都很帥嗎?在這行幹那麼久,還不知道『渣是一時的,帥是一輩子』這個道理嗎?」

 

同事們興奮地妳一言我一語,白月光出版社熱鬧得像在開派對。

 

 

 

uni2019 2020-12-25 23:16:49

那怎樣才有效讓學生安靜下來?
除了有吸引力的題材外(這是蘿蔔)那棍子是?
對了,你班那個轉校生表現好多了沒?

憂鬱,你是說?鬱卒好像怪怪的掛了起來的「感覺」~~~

uni2019 2020-12-25 12:04:06

There is a function in IPhone called voice memo~~or call your own phone and leave yourself a message with all the ideas in your mind~~~

LOL, 自己會很鬱卒

You are so silly! Merry Christmas!

版主回應
寫作除了記得[素材]之外
還有一種東西叫作[感覺]
[素材]可以靠記事本記下來
但[感覺]沒辦法
也可以說是[情緒]
[感覺]斷了
寫起來會卡卡的
就像上台講課
[感覺]也很重要
如果因為學生吵鬧
[感覺]被打斷
那接下來就只能照本宣科
當然也是講得完
但氣氛的營造就沒有了
是同樣的道理
2020-12-25 18:57:12
uni2019 2020-12-23 12:36:28

不急,要看的千山萬壑都會披星戴月的來看~~
不知道拉斯維加斯的盤口賠率押注在不太渣還是渣到爆身上。
如何?那樹洞是不是很有特色?很可惜,大多數的百年紅松都被野火燒毀了。春天的時候會在小溪裡看到鮭魚在海上拼命往上游掙扎產卵呢。

版主回應
我之所以急著寫
不是因為急著寫給大家讀
而是當梗很多的時候
不趕快寫出來自己會忘掉
可能是年紀大的緣故
『如果我寫太快
大家可以不要理我』
有空再上來讀就好
反正就算我寫完也不會馬上關
會再延一個月
我如果沒有把所有的梗寫出來
後來回想漏了一個或兩個
自己會很鬱卒
這就是我趕著寫的原因
2020-12-23 15:2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