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7 23:32:17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35---我沒有辦法忍受她繼續誤會我

 

 

林靜鷗不知道她是怎麼離開寶鑫大樓,也不知道她是怎麼開著車回到家裡。總之回過神後,她已經在自己的房間裡。

 

臉頰上一片難忍的黏膩,那是淚痕濕了又乾,乾了又濕。

 

林靜鷗打開筆電,開始google寶鑫集團的一切。

 

以前,她和商界沒有半點交集,什麼財團企業她不懂,也覺得自己沒有必要懂,更何況寶鑫海運起家,她又不做生意,和她一點關係也沒有。所以,她不知道,寶鑫的總裁,竟然就是路南。

 

不,網路上顯示寶鑫總裁的名字,是何路南。寶鑫一直是姓何的家族企業。

 

路南的父親姓何。

 

所以,當戴晨說他們總裁姓何時,她完全沒有任何感覺。從未和姓何的人有過任何交集,她怎麼會知道這世界上竟然會有一個姓何的人與她糾葛至此?

 

何路南是商界名人,網路上可以搜尋到的資料很多。年輕有為的總裁,化解了何氏因前總裁意外橫死後多年的內鬥,成為何氏共主。

 

他的妻子,是家族從事地產和金融業的,裴氏企業千金,裴妍,兩人育有一子,叫何錚。岳父是裴氏總裁,裴義,也是T市商會會長。

 

何其完美的家庭?

 

是啊!他是堂堂何氏企業的繼承人,要娶的也是門當戶對的千金,怎麼可能對自己真心真意?充其量,她林靜鷗不過是無聊時的消遣,可以玩弄的對象罷了!

 

寶鑫大樓大廳裡,何路南看她的眼神,就像看著一個陌生人,說明了一切!

 

何路南的事查得越清楚,林靜鷗的心簡直要碎成虀粉了!

 

後來,林靜鷗又查到何路南的職銜。其中有一項,是艾琳經紀公司的大股東。

 

而根據八卦雜誌報導,包養韓艾琳的那個富商,就是何路南!

 

至於何路南其他桃色緋聞,林靜鷗已經看不下去了。

 

這些還不夠嗎?她一直以為的真愛都只是她自己以為,她以為是她寒冬中唯一溫暖的那盞燈,其實就是推她入地獄深淵的劊子手!

 

莫水心說得對,她就是死心眼,她不想結婚不想談戀愛,她就是沒辦法接受別的男人,註定死在了何路南的手裡!

 

所有的深情難忘,都只是她自己的,和何路南完全無關!她也痛恨這樣的自己,可是她有什麼辦法?她最多只能做到一個人生活,她沒辦法接受除了何路南的其他男人!

 

都已經有老婆孩子,還有情人了,還讀她的小說做什麼?寄白沙瓶幹什麼?寄藍珊瑚項鍊又為了什麼?還為情人成立了一家公司,來拍自己的小說?集郵男收集癖嗎?要自己對他感恩戴德嗎?

 

可笑自己還傻呼呼地,跟著他的編劇和導演學編劇和導戲,做著未來還能轉換跑道的美夢!

 

林靜鷗把臉埋入枕頭裡,為了壓抑她的痛哭,她簡直快要窒息了!

 

這已經是她數不清第幾次,為何路南而哭了!

 

 

 

不知道哭了多久,林靜鷗把臉從枕頭裡抬起來,下定了某種決心。

 

她下了床,走進浴室,把臉上的黏膩感洗乾淨,然後走回書桌前。

 

盯著桌上那瓶白沙,還有纏在上面的藍珊瑚項鍊。

 

 

 

「喂?婷姊?老闆在嗎?」

 

林靜鷗撥了通電話進公司。

 

「老闆,我可以向艾琳經紀公司,收回我『腹黑寨主』的版權嗎?我不想賣給他們了。」

 

老闆在電話那頭聽了,連忙對林靜鷗說明約已簽,如果要反悔,根據契約,我們必須賠償十倍的版權金,還有節目製作的損失,那不是一筆小數目。然後又問,不是一直合作愉快嗎?記者都來採訪了,片場花絮也都放出去了,上映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老闆問林靜鷗到底怎麼了。

 

林靜鷗沉默了半晌,把版權收回這種事,損失的不只她,也會害了老闆。

 

「那……『腹黑寨主』就這樣了。只是老闆,以後我拒絕和艾琳經紀公司合作,別再把我的作品版權賣給他們。」

 

「喔,這當然是妳的自由。但是林鷗,妳怎麼說話聽起來鼻音這麼重?妳感冒了?」

 

「......對。」

 

林靜鷗不想再解釋,掛上電話。

 

就算痛逾分筋錯骨,她也要把路南,從她心裡,生命裡剔除!

 

 

 

應付完那些日本人,約也簽下來後,何路南心裡只有一個念頭。

 

完蛋了。

 

明明看見她,卻不理她,林靜鷗對他的誤會肯定更深了。

 

可他當時沒法向她解釋,寶鑫內部有很多裴妍的眼線,連他都不確定有誰,如果他當時走向林靜鷗,那麼他針對裴妍設的局就會功虧一簣。

 

他能和裴氏父女周旋,是因為裴氏父女不知道他的弱點。

 

應該是說,他們以為他的弱點是韓艾琳,而林靜鷗和他沒有半分交集,才得以保全。

 

戴晨當時也不敢對林靜鷗打招呼。他知道何路南的狀況,彼此當陌生人,是保護林靜鷗最好的方式。

 

 

 

所以簽完約後,回到辦公室,他和何路南面面相覷。唯一的念頭就是。

 

怎麼辦?

 

何路南在辦公室裡走來走去,他向來成竹在胸,殺伐決斷,戴晨沒看過他這麼緊張的模樣。

 

期間韓艾琳打電話來報告『腹黑寨主』的進度,順便說白月光老闆表態了,說林靜鷗以後不會再將作品授權給艾琳經紀公司。

 

就知道事情嚴重了。不只是今天的事,長期以來,因為彼此的心魔,何路南在林靜鷗心裡種下了太多誤會。

 

而他又一直沒有解釋,才造成今天的局面。

 

 

 

「我沒有辦法忍受她繼續誤會我。」

 

最後,何路南吐出這句話。

 

「戴晨,我要出去,有事你幫我處理一下。」

 

何路南拿起西裝外套,按了總裁專用電梯,離開辦公室。

 

戴晨還想提醒何路南小心一點,他已經連影都沒了。

 

戴晨重重吐了口氣,他想何路南已經忍了那麼久,也苦了那麼久,不要功虧一簣才好。

 

 

 

何路南開著他的豐田隱型車,又來到公園隱蔽的角落。

 

林靜鷗的車還停在路邊,她沒有出門。

 

何路南將視線投向公寓大門,看著公寓居民來來去去,過盡千帆,他只等林靜鷗一個人。

 

下午,林靜鷗一直沒有出來,何路南就在車子裡等到太陽下山,滴水未進。

 

他怕他一離開去吃東西,林靜鷗就跑了。

 

 

 

晚餐林君鴻說要回來吃。林靜鷗心情不好,沒有做菜的欲望,只好穿著輕便的襯衫和牛仔褲,隨意紮起馬尾,背起一個小包,出門買晚餐。

 

沒有必要因為何路南,她就不過生活了。她還偏要好好地過生活。

 

就從照顧林君鴻開始。

 

 

 

林靜鷗走出公寓時,天已經黑了,她沿著公寓旁的圍牆走,走出這條巷子轉角,就有一家自助餐店。如果懶得煮,她總會去買那家,不貴又好吃,CP值很高。

 

林靜鷗低著頭走路,突然發現眼前有一道黑影慢慢襲上。

 

好像是針對她來的。林靜鷗心臟砰了一下,往後退了幾步,這才抬起頭。

 

攔在眼前,那個西裝筆挺,儀表俊美的男人,不就是白天剛見過,她已經不認識的何路南?

 

算了,寧願餓死,不吃了!

 

 

 

林靜鷗轉身就朝公寓大門的方向快走,何路南動作更快,追了上去,抓住她的手腕!

 

「靜鷗,妳聽我說!」

 

「放手。」

 

林靜鷗惡狠狠地瞪著何路南。

 

「今天我不是故意不認妳,我只是擔心把妳捲進我們家族的恩怨。」

 

「裝什麼無辜?你對不起我的事,難道只有今天這一件?」

 

林靜鷗恨恨地看著何路南,這個人到底出現在她家樓下幹什麼?她的眼淚又快控制不住了!

 

「靜鷗,去妳家,我把事情的原委,全部說給妳聽!」

 

他怕自己被狗仔偷拍,連累林靜鷗,如果能去個隱蔽的地方聊自然最好。他要解釋的事太多了!

 

 

 

「你這個有婦之夫,好意思要求去單身女子家裡?是因為情人太多,視廉恥為無物了?」

 

林靜鷗氣到不行,她也不明白,十三年前那個清朗乾淨的少年怎麼就變成這副財大氣粗寡廉鮮恥的模樣了?

 

「那些不是真的,她們都只是煙幕彈,我可以找她們出來作證,靜鷗請你相信我,為了回到妳身邊,這些戲,我只能不斷地逼自己演下去。但妳一定要相信我,我愛的只有妳一個人,妳也一直在等我,不是嗎?」

 

「神經病!」

 

有老婆還跟外面的女人說我愛妳,她的小說裡都不缺這種渣男。林靜鷗啐了一口,甩開何路南要走!

 

 

 

「靜鷗!」

 

何路南也不拉她手了,直接緊緊地抱住她,任她如何掙扎,但男女氣力相差懸殊,她無法掙脫!

 

「妳想想,妳想想我們在墾丁那三天有多快樂,那份快樂演得出來嗎?我無時無刻不想回到那時候,那瓶白沙,是七年前我從墾丁帶回來的,妳說有了白沙,我們就能得到海神的祝福;那條項鍊,我知道妳喜歡,我當時就買下來了,只是我不知道,妳願不願意接受我這個小三的兒子送的禮物.......」

 

何路南在訴說的過程中,林靜鷗不斷掙扎,過去的一切她一點也不想聽,那會讓她淪陷,她已經決定從地獄爬出來了,不能再跌下去!

 

但是以她此刻和何路南的距離,她根本沒法阻止何路南的聲音竄進耳朵裡!

 

「靜鷗,面對妳,我一直很自卑,因為我是小三的兒子,而妳的原生家庭,就是被小三破壞的,我很怕妳討厭我,所以寧願不靠近妳,這樣我還可以騙自己,妳也許也有那麼一點喜歡我。」

 

「直到我看了妳的小說,那些我們曾經共同擁有的回憶,我才確定了妳的心意,妳不知道我有多高興,又有多心痛,高興妳的心意和我是一樣的,而心痛我竟然就這樣錯過了妳。」

 

「妳說我很酷,我都不看妳,可是妳不知道,我只是怕妳知道我的心意,會對妳造成不自在。高中那時候,我每天都是第一個到公車站牌下,那是因為這樣一來,我就可以看妳看久一點。」

 

「妳說我都不看妳,可是妳不知道,我都等妳下了車,看著妳的背影走進女中,妳走在我們家前的那條路上,我都等妳走過我家了,再目送妳的背影,那段時間即使只能擁有妳的背影,對我來說都幸福得要命。」

 

「妳說我很好心,裝了那盞燈照亮所有夜歸的人,可是妳不知道,那盞燈我就是為妳而裝,其他夜歸的人關我什麼事?」

 

「靜鷗,因為我的身世,我身上扛了很多責任,我沒有辦法很快地處理掉它們,妳可以笑我無能,可是我希望妳不要懷疑我對妳的心意。」

 

 

 

「那又怎麼樣!」

 

何路南今晚說的話,林靜鷗想都不敢想,如果不是知道了實情,她一定會覺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你有妻子有孩子,這些是你擺脫不掉的責任,如果你真的愛我,想跟我在一起,就不會製造這些責任!」

 

林靜鷗滿臉是淚,她想推開何路南,卻又推不開,只能稍微拉開兩人上半身的距離!

 

 

 

「我的婚姻狀況很複雜,不是外界想的那樣,其中利益糾葛,它的確不容易處理,但我已經快要處理好了,我一定會離婚,我知道妳絕對不願意當小三,靜鷗,我希望妳等我,不會太久了。」

 

「我不會等你的!」

 

這種渣男台詞太熟悉了!林靜鷗掙扎得更用力,何路南還是不肯放手,他將林靜鷗逼到牆邊,扶住她的後腦,一個熾熱的吻印上了林靜鷗柔軟的唇瓣,他相信只要身體找回感覺,林靜鷗一定可以再度接受他!

 

林靜鷗不願意,但她全身受制於路南,竟是連拒絕都沒有辦法,一發狠,她咬住路南的唇瓣,路南吃痛卻還是不放,很快的一股血腥之氣瀰漫在兩個人的口中。

 

她沒想到路南還是不願意放了她。林靜鷗累了,反正也掙扎不開,便隨他了。

 

 

 

「喂!哪裡來的流氓,快放開我姊!」

 

林君鴻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看見林靜鷗被逼在角落裡強吻,一把火蹭蹭蹭竄了上來,他跑上前扳開何路南的肩膀,一拳朝他下巴招呼下去,砰的一聲,結結實實!

 

 

 

路南促不及防,被打倒在地!

 

 

 

「姊妳怎麼樣?沒事吧?」

 

林君鴻要去扶林靜鷗。但林靜鷗看見路南倒了下去,心跳都提到嗓子眼了!

 

 

 

「路南.......路南?」

 

林靜鷗推開林君鴻,跑向路南,卻見路南閉上雙眼,神情痛苦滿口鮮血,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路南,你怎麼了?快回答我啊!路南.......」

 

林靜鷗推著何路南的身體,他卻沒有半點反應。

 

不......不會是死了吧?

 

 

 

「路南,你回答我,你怎麼了?」

 

林靜鷗抱起路南的上半身,他還是一動也不動,他口邊的鮮血看上去觸目驚心,也不知道是林靜鷗咬出來的,還是被林君鴻打到吐血!

 

 

 

「看什麼?快叫救護車啊!」

 

林靜鷗朝林君鴻叫道。

 

林君鴻看見方才那一幕氣到不行,下手沒斟酌力度,可以說用盡洪荒之力了,他也怕自己打死人,於是顫抖著手,趕快拿出手機,叫救護車來現場處理!

 

 

 

如果說剛剛是被路南氣哭了,現在的林靜鷗就是被路南嚇哭了!

 

剛剛路南說的一切她都有聽進去,兩人就這樣錯過了十三年她也不能不心痛,不管怎麼樣,只要人好好的,後續怎麼樣可以再說。但路南現在這副樣子,毫無生氣,林靜鷗只怕他就此倒地不起,那該怎麼辦?

 

一直上到救護車,林靜鷗還是抱著路南哭,林君鴻不知道何路南是誰,後來覺得他姊好像認識這個男人。

 

我不會打死人了吧?林君鴻自己很擔心,便也跟上了救護車,鈴聲一路揚長而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之所以設定林君鴻這個角色,就是為了揍何路南這一拳。

 

 

 

 

 

uni2019 2020-12-20 12:52:36

誰倒了?
裁判還沒倒數呢~~~

裁判是我,裁判委員也是我,裁判總評委包辦了~~~
少林足球趙大小姐得以出場~~~

您沒事吧?~

版主回應
我當然沒事
有事的是何路南
2020-12-20 13:34:04
uni2019 2020-12-18 18:37:03

改不姓林,姓梁,飛鴻好了~~

這一拳有兩個改變故事的關聯。一就是現看著的,二就是看結局而定的點點點。

版主回應
這應該是史上最慘烈告白~~~
告白完就倒了~~~
2020-12-18 19:25:03
其石山人 2020-12-18 07:20:47

麻煩大了,要上社會新聞頭條了,他們的親媽打算怎麼幫忙處理?

版主回應
我沒打算讓他們上新聞耶~~~
雖然這點子不錯~~~
不過這應該是六七十集的寫法~~~
我只打算寫四十集左右~~~
2020-12-18 19:2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