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7 00:55:15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34---凌遲

 

 

照例忙了一天之後,林靜鷗開車回到住處,順便扛了後車廂的那袋禮物上了樓。

 

粉絲的禮物象徵她的成就,所以她都會親自一一處理。

 

回到家裡,林君鴻還沒回來,大二正是好玩的年紀,每天倒比事業做很大的她還要晚回家。

 

按開了客廳的燈,林靜鷗到廚房倒了杯溫水,準備回到房間裡,好好拆禮物。

 

禮物有點多,林靜鷗坐在地上,這次有幾位女粉絲送她的是手作的東西,親自織的圍巾、手套,自己買珠子來設計的串珠手鍊,還有紙黏土自製的相框和筆筒,不一定很完美,但林靜鷗感覺得到其中的溫度,還有心意。另外,刻了林鷗名字的鋼筆,她也很喜歡,還有一個粉絲是家庭主婦,編了一個尼龍編織手袋很適合放文件,她說小孩都大了,這項手藝是她的事業第二春,希望林靜鷗可以寫出更多好作品,她也是每本作品都有看的超級粉絲。

 

看著那些禮物,還有粉絲附上的小卡,彷彿讀著一篇篇小故事。

 

她身旁的禮物盒袋,堆得像一座小山。

 

 

 

最後,在垃圾袋的角落裡,有一份小小的禮物,看那大小,大約是飾品之類的東西。

 

有些粉絲會送她黃金鑽石之類高單價的東西,這時候林靜鷗就會請公司退還,她不想她的書迷這麼破費。

 

她猜又是那類的東西。

 

拆開外袋,還有罩在外頭的紙盒,裡面,是一個略微褪色的紅色木盒。

 

看上去是舊物。

 

林靜鷗覺得這個盒子有些眼熟,卻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她慢慢打開木盒,裡頭的東西,讓她的心臟差點從胸腔跳了出來!

 

 

 

七年前,墾丁大街,藍珊瑚珍珠項鍊。

 

難以置信,她看著盒子裡靜靜躺著的項鍊,彷彿穿越時空,回到過去。

 

這條項鍊,怎麼可能還在?

 

 

 

她才剛從墾丁回來,她知道大街上那家賣紀念品的小店已經沒有了。當年她雖然沒有將項鍊買下來,但七年來她一直沒有忘記,她找了很多首飾店,紀念品店,還有網路商城,再也沒有發現這條項鍊的蹤跡,不要說一模一樣,甚至連相似的飾品都找不到。

 

因為藍珊瑚成色並不討喜,很少人用它來製成飾品。

 

可現在,這條項鍊又重新出現在她眼前。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林靜鷗仔細地看著那枝藍色珊瑚,那些瑕疵斑紋分布的位置,越覺得這條項鍊不是新東西,就是七年前那一條!

 

當年她觀察這條項鍊,觀察了很久,因此記憶猶新!

 

就連這只木盒,也都是當年直接盛裝著這條項鍊,放在櫃位上的那一只!

 

怎麼可能?

 

她是在新作『總統大人別傲嬌』中,提過女主很喜歡一條珊瑚珍珠鍊墜,然而她並沒有提到藍珊瑚,她知道藍珊瑚很少被作成飾品,所以在作品中有一點小出入,女主喜歡的是一只紅珊瑚珍珠鍊墜。

 

就算是她的書迷,怎麼可能知道當年的珊瑚其實是藍色的?

 

知道這件事的,只有一個人,只能是他!

 

 

 

紅著眼眶,林靜鷗將項鍊緊緊握在手心裡,她抬起頭,望向桌上那只盛裝白沙的玻璃瓶。

 

難道,這支白沙瓶裝的,也是七年前的白沙?

 

七年前,她被路南傷得太深,深得這七年來,她已經失去尋找路南的勇氣。

 

她有路南的手機,有路南的Line,但她從來沒打過,也從來沒傳過。

 

而路南也是。

 

他已經結婚了,或者跟他的白月光在一起,分開是他們之間不必言說的默契。既然是這樣,為什麼還要寄沙子來?還要寄這條項鍊來?

 

當年的她不想買這條項鍊,就是怕誅心。而今路南將項鍊寄給她又是什麼意思?

 

這些東西寄得那樣及時,表示路南讀了她的小說?

 

七年來,她強迫著自己的心平靜下來,如今因為這條項鍊,颳起了十級陣風,她的心旌動盪到難以停止!

 

這七年來,她努力地不讓自己想起路南,但路南讀她的小說,寄這些東西,他又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不放下她?

 

她不想猜,也沒有戴上項鍊,只是將它緊緊攢在手心裡,跌跌撞撞出了房門!

 

 

 

林君鴻已經回來了,正在客廳裡滑手機,他發現林靜鷗神色有異,問道。

 

「姊妳怎麼了?妳去哪?我跟妳去吧?」

 

「不用,我馬上回來。」

 

林靜鷗離開家,下了樓,步履蹣跚地走向她的車子。

 

 

 

回到東圍社區,林靜鷗將車子停靠在路邊,走在以前曾經走過無數次的暗巷裡。

 

因為媽媽,因為路南,怕觸景傷情,她已經七年沒有回來,一次也沒有,圍牆上那盞燈卻依然亮著。

 

她站在燈下,燈的暖光灑遍她全身。

 

這世界上大多數的事物都會變,可也許還是有東西是不會變的。

 

圍牆下的燈光、白沙瓶、藍珊瑚墜鍊、昴宿的車子、關於路南的記憶一直都在,在她的生活裡。

 

對路南而言,她林靜鷗是不是也是一樣?

 

如果因為想著她,他讀了她的小說,撿了白沙,買了項鍊,又為什麼不肯連絡她?

 

就像他突然消失去美國那六年,渺無音訊,這七年也是,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凌遲她?

 

她真的很想問,自己上輩子到底是殺了路南全家還是毀了路南全宇宙?

 

林靜鷗將臉埋入雙手,站在燈下,不住啜泣。

 

 

 

往後的日子,林靜鷗一樣忙碌,白月光、家裡、片場,三點一線。何路南會在她不注意的時候,遠遠偷看她,或透過監視鏡頭看她。

 

她並沒有戴上項鍊。這讓何路南有些挫敗。他將項鍊寄給林靜鷗,是希望提醒他的存在,他即將回來找她。

 

難道,她真的徹底放下我了嗎?

 

何路南不知道的是,有很多次,林靜鷗看著路南的Line,她已經打了一串字。

 

那條項鍊,是你寄的嗎?

 

卻沒有送出去。

 

 

 

林靜鷗知道戴晨因為他們寶鑫集團拓展業務,十分忙碌,他提過受傷期間受到林靜鷗照顧,想請林靜鷗吃飯,卻遲遲未能成行,可見是真忙了。林靜鷗想,她的『總統』上市了,戴晨是買了她每本著作的大粉絲,這本也肯定要買的,不過看他的樣子應該是沒時間,不如自己幫他送去吧!

 

從公司拿了一本公關書放進背包,林靜鷗對老闆說她待會會去片廠,然後直接回家寫新作,老闆點點頭,讓林靜鷗忙她的,有事再Line連絡。

 

將車子開往寶鑫集團總部,她沒去過寶鑫集團,還特地開了導航。

 

 

 

寶鑫那棟樓有三十幾層,壯觀得很。林靜鷗從車上下來,從一樓打量到頂樓,果然是財團,一個公司要多大才得用三十幾層樓的辦公室來容納它所有的周邊事業呢?

 

戴晨還是總裁特助啊!那能力肯定也是一等一的。

 

總之,自從她當了作家,眼界就開始不一樣了。她們老闆就是個富二代不用說了,她的粉絲裡也有不少貴婦,成天不用上班喝下午茶打麻將聊股票的,還會給她內線消息讓她去買,新聞記者把她捧上了天,她在雜誌上寫的兩性專欄也讓她有節目可以上,聊兩性話題小有名氣的名嘴,透過節目她又認識了一些名人。她想起七年前,她剛大學畢業,還在準備社福特考,壓根沒想過自己的生活會變成這樣多采多姿。

 

可見人生中的每一件事,每個選擇,都有它的意義,愛己所擇,不需要後悔。

 

林靜鷗走向服務台。

 

 

 

「抱歉,我想找戴晨戴特助,請問他在嗎?」

 

林靜鷗拿出一張名片,遞給台前小姐。

 

「這是我的名字。」

 

 

 

「好,請稍等。」

 

台前小姐接過林靜鷗的名片,打了市內分機,另一個台前小姐則看著林靜鷗一直笑。

 

「妳就是那個作家林鷗對不對?我超喜歡看妳那個節目啦!妳怎麼會知道那麼多婚姻或戀愛的案例啊?」

 

「我有一個平台專門跟讀者交流解惑,也順便從裡面的故事找寫作靈感啦。」

 

林靜鷗指了指她的名片。

 

「就是那個QR code,記得加我呀!」

 

 

 

台前小姐打電話找人期間,林靜鷗百無聊賴,便將視線四處望望。寶鑫以海運起家,他們有不少外國人客戶,林靜鷗看見大廳走來走去的除了台灣員工,也有不少金髮碧眼的外國人、說著韓文、日文的客戶。

 

「唉,生意作這麼大,那得多有錢啊!」

 

林靜鷗心想。

 

 

 

在人來人往中,突然,她看見一襲西裝筆挺的戴晨了。

 

她本來要迎上前去,但戴晨拿著文件,正在跟兩三個日本客戶說話,林靜鷗覺得不方便打擾他,就繼續站在原地。

 

 

 

又見戴晨朝那些日本人做了「請」的手勢,就有年輕職員接手帶著日本客戶往外走,看樣子是想招待這些日本人去吃午餐,戴晨將客戶交給職員後又往後跑,從電梯裡接了兩三個人出來。

 

那群人裡,有個穿著合身套裝身材姣好的女子,看上去像是秘書,有個中年男人穿著灰色西服,看上去十分穩重。

 

最顯眼的是走在最後那位。林靜鷗想不看都沒辦法。

 

.......南?

 

 

 

她沒有看過路南穿西裝的樣子,那個人穿著合身的窄版西服,可那的確是路南,她不會認錯的!

 

......他怎麼會在這裡?

 

遠遠的,她聽到戴晨叫他『總裁』。

 

 

 

路南是......寶鑫集團的總裁?

 

怎麼可能?路南姓路,戴晨說他們總裁姓何啊?

 

七年不見,恍若隔世,台前小姐對林靜鷗說著什麼,林靜鷗全沒聽進去,只是朝路南的方向走了幾步,卻又停下來。

 

就這樣遠遠地看著他,眼眶一熱。

 

 

 

路南今天中午要招待很重要的日本客戶去吃飯,順便談生意,走在大廳裡,他覺得有一股異樣的力量攫取著他,他抬起頭,尋找那股異感的來源。

 

然後,他的視線,對上了台前的林靜鷗!

 

 

 

十二月天,氣溫十幾度,路南卻感覺冷汗沁濕了自己的背!

 

與林靜鷗重逢他應該欣喜若狂的,可是,怎麼會偏偏在這樣的場合?

 

人來人往,耳目眾多。

 

何況,他還有重要的生意要談,這些日本人是保養品生技界的權威,生技是寶鑫近來發展的重點項目,可不像玩票性質的經紀公司。

 

 

 

林靜鷗只是靜靜地看著他,沒有其他動作。

 

也許,她也在等,等路南的動作。

 

 

 

路南攢緊了拳頭。他得用很大的力氣,才能控制自己,不朝林靜鷗的方向走去。

 

 

 

最終,路南還是對林靜鷗視若無睹般的別過臉,領著戴晨和黎薇等人,穿過大廳,離開寶鑫大門。

 

好像林靜鷗不曾存在。

 

同時,林靜鷗目送著路南,眼中的熱淚,也扛不住地落了下來。

 

  

(悄悄話) 2020-12-20 21:12:50
(悄悄話) 2020-12-20 20:16:24
Camille 2020-12-17 19:32:19

要開始進行固樁行動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