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5 23:31:06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33---像我喜歡妳一樣喜歡著我

 

『腹黑寨主』開拍後,林靜鷗更忙了,除了參與編劇之外,她也常常到拍攝現場跟導演學導戲,總之從原著到影像呈現一條龍,她都想學。

 

在拍攝現場,她也見過韓艾琳,知道這個年紀比自己還小的漂亮女星,就是讓她的故事改編成網劇的幕後金主,林靜鷗跟她打了招呼。聽現場工作人員說韓艾琳之所以那麼有錢,是因為被一個企業總裁包養,林靜鷗對這種八卦沒有興趣。每個人都有資格選擇自己的人生,包養這種事雖然傳出去難聽,但年紀輕輕就擁有一家經紀公司,演戲只當消遣,這種經歷也讓人不得不艷羨。

 

大概是她公司的第一部戲,慎而重之,韓艾琳每天都會來拍攝現場視察進度。

 

什麼景搭配什麼意象,什麼樣的表情象徵什麼樣的情緒,林靜鷗是原作者,她總會適時提出她的意見,讓故事的精髓更能完整表達出來。導演還是梁鎮東,他導戲其實很討厭被人指手畫腳,但上面的意向很清楚了,不論誰的意見跟林靜鷗不一樣,一律以林靜鷗的意見為主。金主給的酬金高,梁鎮東也不再堅持,反倒覺得跟林靜鷗的討論中,可以激盪出不一樣的火花。

 

他覺得這個女孩子對於導戲和運鏡,也挺有天分的。

 

 

 

何路南也每天都會到現場。因為韓艾琳每天來,大家都覺得他就是來探韓艾琳的班,也沒人懷疑。

 

他總是遠遠地看著站在導演旁邊的林靜鷗,看著她神采煥發,不再是當年東圍社區那個只是抱著媽媽,哭唧唧的小模樣。

 

放飯的時候,他總惦著當年在墾丁只帶她去吃麥當勞和蛋餅這件事,幫劇組訂的是一個五百元的便當,每天菜色還不一樣,松露佐鴨胸,魚子醬佐干貝,說是便當,卻是法國料理的內容,藥膳例湯裡面還有一整朵靈芝,飲料是冰糖燕窩,衝著這便當內容,附近有一堆居民不要酬勞也願意來當臨演。

 

 

 

「韓.......韓老闆,這便當也太好吃了吧?一個就能抵一桌滿漢全席啊!」

 

放飯時聊天,林靜鷗吃得津津有味,對韓艾琳道。

 

因為常常相處,大家都混熟了。

 

「這樣才可以提振士氣啊!這部戲是林作家妳的第一部戲,也是我當老闆後的第一部戲,要盡善盡美,任何細節都不能放過。」

 

其實這番話是何路南說的,韓艾琳只是原原本本搬出來講。

 

 

 

遠遠地看林靜鷗吃得很開心,何路南也覺得很安慰。現在的他只要願意,每天都可以看見林靜鷗,因為這樣,寶鑫集團所有員工都查覺了,基本上他們總裁滿面春風,嘴角整天都是下不來的。

 

後來,林靜鷗有三四天沒出現在片場,何路南覺得很奇怪,導演告訴他,林作家還有新作要寫,只要靈感一來就要趕快完成,對他們這些藝術工作者來說,靈感是不能斷的。

 

何路南這才放下心來。可是在這沒見到林靜鷗的三四天裡,他的胸口就像停了一隻鳥,每天用羽毛搔著他的心臟,癢得要命卻又抓不了。

 

晚上他又跑去林靜鷗她家樓下,直到看見她夾著鯊魚夾出門倒垃圾的身影,回辦公室後,何路南才能放心睡下。

 

他很少回「家」。大多睡在辦公室後的休息室,裡頭應有盡有。

 

 

 

外人眼底他的「家」,是在T市郊區,面對海景的一幢別墅,路小姐和何錚都住在那裏,他和裴妍則很少回去。就算回去,兩人也都分房而睡,反正別墅房間多得是。

 

但他一回家,就會去找何錚聊天,問他學校發生的事,看他功課,給他帶禮物。對於何路南和裴妍的疏離,路小姐已經念到不想再念了,幸好還有這個孫子陪她。

 

他並不愛裴妍,裴妍也不愛他,他跟裴妍提過多次離婚,也願意給贍養費,但裴妍就是不肯,他也不明白為什麼,難道,是為了何錚?

 

何錚是個可憐的孩子。這也是何路南願意對他好的原因,在裴妍和她父親對他做出那些事後。

 

何錚是無辜的。

 

 

 

在娶裴妍之前,他調查過裴妍。當年的聯姻是雙方長輩一頭熱,他需要裴氏的挹注,不得不接受。然而裴妍本身卻是抗拒的。

 

因為當年的她,和她家司機的兒子,兩人愛得火熱,甚至私奔到國外。

 

裴妍的父親裴義非常震怒,派人把裴妍從國外抓了回來,並想辦法封鎖消息。

 

企業界的聯姻非常講究門當戶對。何氏企業繼承人自然強過司機的兒子。

 

消息封鎖了,裴義以為何路南不會知道。

 

那時,裴妍已經懷孕了,裴義要她拿掉孩子,裴妍威脅裴義,如果要她拿掉孩子,她寧願去死。但留著孩子,她願意聯姻。

 

畢竟是唯一的女兒,裴義當然不可能看著她去死,勉強答應了她。並在婚禮那天,讓大夥對何路南不斷敬酒,灌醉何路南。

 

那晚,裴妍一絲不掛躺在爛醉的何路南身邊,當然被設計的何路南也同樣一絲不掛。

 

這就算圓房了。

 

可裴氏父女不知道的是,在美國那段期間,因為苦悶,何路南常常上夜店酗酒,他的酒量驚人,不是喜筵間那幾杯就能灌倒他的。

 

他索性順著裴氏父女的意,也認了何錚這個孩子。

 

他對何錚好,不是因為裴氏父女,而是因為,何錚就像他,他知道身為一個私生子的人生會有多苦。

 

他願意對他好,不讓他複製他的悲劇。

 

但裴氏父女並不知道何路南的心思,他們以為何路南信了何錚就是他的親骨肉。

 

其實,他很清楚自己從來沒有碰過裴妍。

 

何錚不是何路南的孩子,但因為何路南,何錚享有完整的父愛,所以裴妍並不想離婚。

 

而和裴妍的離婚,不只是兩夫妻間的離婚,離婚這件事讓裴義沒面子,何氏必然遭到報復。

 

而裴義是T市商會理事長。

 

七年了,他的婚姻之所以拖了七年,都是因為這場離婚,需要一個龐大的布局。

 

處女座的何路南,什麼都要得到的何路南,完美主義的何路南,無法容忍一絲風險。

 

 

 

回過神來,垃圾車已經走了,公寓樓下也沒了林靜鷗的身影。

 

她的房間,昏黃的燈光亮著。

 

這次的新作又是什麼呢?

 

不管是什麼,總是能讓他耳目一新。

 

在他充滿算計的人生裡,只有林靜鷗房間透出來的燈光,能讓他安心。

 

是該有個結果了。

 

只是,越到這時刻,越要步步為營,何路南很清楚,功虧一簣是多麼可怕的事。

 

 

 

何路南回到辦公室,戴晨正在收拾辦公桌,也準備下班了。

 

「總裁你回來了?我已經跟斯人的李律師聯絡好了,他明天下午會來跟你討論細節。」

 

戴晨道。

 

「好。喔,還有,聽梁導演說,靜鷗已經在著手寫新書了,你也幫我留意一下。」

 

「新書?她前一本書才剛三校完呢!這是超光速啊!」

 

戴晨笑道。

 

「知道了。我再找她打聽進度。」

 

 

 

戴晨離開後,何路南重重吐了口氣。

 

自從那年在墾丁異鄉遇見伍安朔律師後,他把何氏的法律顧問換成了伍律師隸屬的斯人律師事務所,除了他不信任何氏原本的法律顧問外,斯人的背景強,老闆李斯專攻商事法,最大股東李氏企業的李清楠總裁,伍律師的大舅子也是T市商會常務委員,斯人在法律上,人脈上都可以給他不錯的支援。

 

他之所以能夠統一何氏,這七年來,一步步,都有斯人律師事務所這個後盾。

 

在他為了離婚所布的這麼個大局裡,斯人的角色不可或缺。

 

 

 

何路南坐在辦公桌前,打開鎖著的抽屜,取出一個紅色的小木盒。

 

七年已過,不是什麼高單價的東西,那個木盒被他撫摸得有些褪色了,但他一直捨不得換。

 

打開盒子,是一條項鍊。藍珊瑚墜子,旁邊鑲嵌著一顆小珍珠。

 

 

 

「喜歡就買吧。」

 

「不喜歡。」

 

是不喜歡項鍊,還是不喜歡我送妳?

 

何路南的思緒,飛到七年前的墾丁大街。

 

雖然林靜鷗說不喜歡,但他還是趁林靜鷗看別的東西時,偷偷結了帳。

 

靜鷗,妳其實喜歡這條項鍊,也像我喜歡妳一樣喜歡著我,對嗎?

 

 

 

林靜鷗真的太忙了,又是導演助理又是新作,她已經一個禮拜沒有進白月光了。

 

她想,再不跟老闆見個面,老闆大概要忘了她長什麼樣了。

 

一踏進白月光,莫水心又迎了上來。

 

「林靜鷗,妳那本總統昨天上架了,反應還不錯,這不,一堆書迷都寄了禮物,獻花來鼓勵妳了,還一直打電話進來問妳,為什麼不辦新書發表會?」

 

莫水心把林靜鷗拉到她的座位前,果然禮物山禮物海。

 

「妳覺得我有空辦新書發表會嗎?」

 

林靜鷗翻了個白眼。

 

「我先去見見老闆,再來處理這些東西。」

 

同老闆報告一下近況,老闆笑容滿面,如今的林靜鷗,可是白月光的台柱,搖錢樹,怎樣都可以。

 

她要續請一個禮拜的假,可以。

 

她要在家裡寫新作不進公司,可以。

 

新書發表會沒空去,可以。

 

見完老闆,表示她還活著後,林靜鷗拿了一個黑色大垃圾袋,把桌上的禮物全都掃進去。

 

「我回去再慢慢拆。一個禮拜沒進劇組了,我去找一下梁導演。莫水心妳明晚來我家吃消夜。」

 

林靜鷗扛著垃圾袋又要走。

 

「妳要煮消夜給我吃啊?」

 

莫水心眨眨眼,笑道。

 

「當然是妳買過來。還有林君鴻現在住我家,妳買多一點。」

 

林靜鷗吐吐舌頭,扛著禮物開心地丟進她的新車。

 

 

 

uni2019 2020-12-16 12:46:20

桐桐的霸氣大哥又被安排臨記,一句對白都欠奉,唉,人情冷暖,有了林大家,其他的都是布景板~桐桐出場的不是背影吧?應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