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5 21:43:38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25---他一定是想你了

 

和何總裁一起到東京出差了一個星期後,何總裁又爲了補出國落下的進度,連續工作了半個月,星期六日都沒有休息。主子沒有休息,戴晨自然也不敢休息,高強度工作了將近半個月,路南才對戴晨說。

 

「難為你了戴晨,一進公司就連連工作一個月都沒放假,這星期六日放你假吧,公司有管叔和黎薇行了。」

 

何路南一面翻看報表,一面笑道。

 

戴晨進來後才知道,何路南除了秘書,也不只一個特助,另一個特助管叔,是前總裁留下的老人了,四十來歲,在公司威望頗高,公司內部需要制衡協調的,都由管叔去做,而戴晨的職責偏重於對外業務。

 

還有路南的私生活。

 

戴晨漸漸發現,路南有一些秘密是不能讓管叔知道的,因為管叔知道,就是長輩知道了,會給路南帶來不少麻煩。

 

譬如說,現在路南正在接的這通電話。

 

 

 

「明晚殺青酒?那麼,恭喜妳了,琳琳。怎麼樣?第一次當上女主,感覺不錯吧?尤其妳那個死對頭安茜,還當女二給妳陪襯.......

 

「想,當然想啊,正好我工作告一段落,明天殺青酒完,讓戴晨去接妳過來吧。」

 

戴晨正在一旁整理待會路南開會要用的資料,路南掛上電話後,對戴晨道。

 

「明天晚上十點,你幫我去麗嘉酒店接琳琳過來再下班。」

 

那個琳琳原名叫韓艾琳,是何總裁的情人,一個剛出道的二線女星,戴晨才來一個月還無緣得見,倒是常常聽到兩個人電話熱線。

 

夫人出現過一次,帶小少爺來找總裁,趁總裁在和小少爺玩的時候,夫人問了他不少韓艾琳的問題。

 

戴晨不知道該不該講,只是推託他初來乍到,對總裁的事不是很了解,事後他問總裁如果夫人再問怎麼辦。

 

總裁告訴他,有什麼說什麼。

 

他覺得總裁很怪,通常男人在外面有了小三總是遮遮掩掩,可總裁的態度好像深怕夫人不知道似地。

 

 

 

「好,那總裁,我開我的車去吧,免得被狗仔抓個正著。」

 

「不,就開我的車,地下室那輛紅色的小牛去。」

 

路南說完,把視線移回他的筆電上,啜了一口咖啡。

 

戴晨一愣,抬頭看了看路南。他這親愛的總裁大人,莫不是沒事找事做?開紅色小牛去載情人,是想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包養小三的事?

 

「呃......總裁您確定嗎?」

 

「當然確定。琳琳是大明星,讓她坐豐田車,太不襯身份了。」

 

路南笑著回答。

 

奇怪,奇怪,真的太奇怪了。

 

不過戴晨也知道,當人下屬的,照做就是了,最好不要多問。

 

 

 

因為明天路南放他假,今天下班後,戴晨一離開公司,就滑開手機,點進賴裡,找到了林鷗。

 

「林作家,聽妳白月光的同事說,妳還在墾丁?」

 

戴晨坐在駕駛座上,等林靜鷗回應。

 

林靜鷗還在民宿裡打字,手機就放在筆電旁,突然鈴聲響起,林靜鷗順手接了,原來是那個她每本作品都有買的戴晨,林靜鷗回道。

 

「是啊,怎麼了?」

 

「我明天放假,可以去墾丁找妳嗎?」

 

林靜鷗差點把嘴裡的咖啡吐出來。

 

「三百公里,戴先生你確定?」

 

「確定確定。我沒去過墾丁,也想去看看,就這麼說定了,妳住哪一間飯店?」

 

林靜鷗躊躇了一下,還是回了。

 

「大灣之星。」

 

 

 

隔天上班空檔,戴晨打了通電話預約了大灣之星的房間,便心情愉悅地工作著,替路南接待了幾名日本來的客戶去看廠房,客戶覺得滿意,下午就簽了約。

 

再將工作做個收尾,沒完成的移交給黎薇後,晚上九點多,開著路南的藍寶堅尼小牛,到麗嘉酒店去接韓艾琳。

 

韓艾琳是個漂亮的女明星,走的是氣質清純路線,不過戴晨也知道,這些都是表象,能在演藝圈打滾且有一番成就,哪個不是閱人無數?

 

透過後視鏡看著韓艾琳,這韓艾琳話不多,跟他寒暄幾句後就看著窗外,看她靜靜的側面,戴晨突然覺得很眼熟。

 

這韓艾琳除了年紀輕一點,怎麼有點像林作家的樣子?

 

 

 

將韓艾琳護送上了總裁辦公室,路南一見到韓艾琳便迎上前來,在戴晨面前就是一陣擁抱熱吻,戴晨也不是個不解風情的人,便靜靜地退了出來。

 

然後,到了地下室取過自己的車,回家洗了個澡,換上輕便的休閒服,懷著亢奮的心情,連夜往墾丁飆去。

 

 

 

戴晨且開且休息,到了墾丁也是隔天早上九點了。他傳了一通Line問林靜鷗,早餐吃了嗎?要不要一起出來吃?

 

林靜鷗說她已經吃了,現在在寫稿,稿子快完成了,可能沒空陪戴晨出去玩,戴晨說不要緊,那他去買些零食給林靜鷗,可以邊寫邊吃。

 

林靜鷗道了聲謝,戴晨便自顧去吃了早餐,回來後問清楚林靜鷗的房號,便提著兩袋零食,屁顛屁顛地跑去敲林靜鷗的房門了。

 

今天的林靜鷗沒有上妝,穿得很隨便,一件大白長袖T,一件黑長運動褲,瀏海上了捲子,後邊的長髮用鯊魚夾在後腦勺,戴著黑框眼鏡。幸好她底子不錯,雖然沒有刻意打扮,也還是賞心悅目。

 

她這樣來開門,是把戴晨當閨密了?

 

「進來吧。」

 

林靜鷗放戴晨進來後,就把房門維持著打開的狀態。

 

以他們的關係,是該避嫌沒錯。

 

 

 

「辛苦妳了,我買了一些零食和飲料,妳可以邊寫邊吃。」

 

戴晨將房間四下看了看,把兩袋零食放在梳妝台上。

 

「謝謝你了。只是你連夜開車下來應該很累了吧?要不要先回房間睡會?」

 

戴晨的房間在同層的最後一間,跟林靜鷗的房間有段距離。他本想要間林靜鷗隔壁的房間,無奈星期六日是人潮較多,店家只能給他同層的房間。

 

 

 

「不用,這一路我邊開邊休息,也不是全都沒睡。」

 

戴晨走向林靜鷗放在陽台上的筆電,瞧了瞧螢幕。

 

「林作家又要出新作了嗎?」

 

「是啊,來墾丁找到靈感了。老闆看了大綱也說不錯,讓我延了十天假,這十天死趕活趕,剩下收尾了。」

 

林靜鷗笑道。

 

「所以戴先生,你難得來趟墾丁,我卻沒法陪你出去玩,老闆讓我十天內完成並趕快回台北,公司有個單張企劃得做,所以我要繼續工作了,你自便啊。」

 

說完,林靜鷗又坐回她的位置,開始打字。

 

「沒關係。」

 

他只是覺得林靜鷗條件不錯,想多多親近她,希望她能給他一個追求她的機會。

 

 

 

「喔對了,戴先生,我知道你是我的書粉。這樣吧,看在你對我的作品這麼捧場,又千里迢迢來墾丁找我的份上,我可以讓你看初稿,你也可以順便給我意見,只是別流出去就是了。」

 

林靜鷗覺得給她的書迷看初稿簡直就是莫大的恩澤,戴晨肯定很開心,殊不知戴晨一點也不想看初稿,只想追林靜鷗。

 

林靜鷗開始忙後,就不理戴晨了,戴晨覺得有些無趣,卻又不甘心回自己房間,便坐在小沙發上看著林靜鷗專注的背影。他開了一夜的車,睡也睡得斷斷續續,說不累是騙人的,看著看著,戴晨便在小沙發上睡著了。

 

 

 

戴晨是被Line的鈴聲吵醒的。

 

拿起手機一看,是林靜鷗傳給他的,果然是她新作的初稿。

 

標題是「總統大人別傲嬌」。還是一貫地中二。

 

「啊!吵醒你啦?我寫完了,你可以看看,有什麼問題再告訴我。」

 

林靜鷗伸伸懶腰,道。

 

「我想洗個澡,戴先生你要不要回房間睡,免得被我吵到?」

 

 

 

林靜鷗說她要洗澡,戴晨一個大男人待在這裡肯定不方便了,便道。

 

「好,我也該回房間洗漱一下,順便拜讀一下林作家的大作,晚一點再過來。」

 

戴晨站了起來,身上一條小毯子落了下來,這才發現原來林靜鷗在他睡著時幫他蓋了毯子。

 

這個女生真是細心。

 

 

 

戴晨離開後,林靜鷗把房門關上。

 

回到房間,戴晨滑開他的手機,看著那個叫「總統大人別傲嬌」的檔案。他實在沒有看的欲望,總統大人?傲嬌?什麼跟什麼?

 

不過,有個人,應該會很想看吧?

 

戴晨傳Line給何路南。

 

 

 

「總裁!我拿到林鷗新作的初稿了,總裁您要嗎?」

 

等了一下,何路南沒有回,戴晨便丟著手機,也去洗個澡,洗去一夜的旅塵。

 

出了浴室,把頭髮擦乾,再打開手機,何路南已經回覆了。

 

「很好,快傳給我。」

 

Line那一頭的何路南正和韓艾琳共進早餐,一邊聊天,看見戴晨的訊息很是高興。

 

這個戴晨還真是能幹。以前的特助,最強也不過幫他買到林靜鷗小說的初版,戴晨竟然連初稿都弄得到。

 

戴晨笑笑,他都可以想像那頭何路南開心的表情。

 

戴晨將初稿傳了過去,穿戴整齊後,便又去敲林靜鷗的房門。

 

 

 

林靜鷗也洗完澡了,剛寫完初稿傷眼得很,正在陽台上面看海,把戴晨放了進來,兩人坐在陽台躺椅上,看著海,聽著海潮的聲音聊天。林靜鷗對戴晨留學生涯很是感興趣,戴晨也一一告訴她。他說他碩士是去美國拿的,他是他家第一個留學的人,人生地不熟,剛去的時候英文也說得不好,又痛苦又寂寞,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是想到爸媽賣房子攢下的錢,他又告訴自己非得撐下去。

 

「原來,出國留學剛開始這麼痛苦啊......

 

林靜鷗想到什麼似地,語氣有些恍惚。

 

那個人去留學時,年紀比戴晨還小,豈不是更痛苦?

 

 

 

戴晨說,因為有去美國的經驗,所以他去日本拿博士的時候,情況就好多了。林靜鷗問他爲什麼不直接在美國拿博士,戴晨說他想回台灣,但台灣現況工作不好找,多學一種語言,就多一份機會。

 

他英語和日語的資歷,的確讓他得到了特助這個起點這麼高的工作。

 

「聽起來真的很不錯,戴先生你真的很有遠見。」

 

 

 

「妳叫我名字吧,我也叫妳名字,可以嗎?」

 

戴晨想,一口一個林作家,戴先生,要拉近距離得猴年馬月?

 

「嗯。好啊,戴晨,跟你聊天讓我學到不少。」

 

她們作家什麼時候寫什麼題裁不一定,得懂很多東西才行。戴晨待過三個國家,他的眼界對林靜鷗的確頗有助益。

 

戴晨正要回什麼,他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來電顯示,是總裁。

 

「喔,靜鷗,是我們總裁,我接一下電話。」

 

戴晨接通手機,回到房間裡。

 

林靜鷗繼續看海。

 

 

 

拿到初稿,何路南的確是高興的。但後來他越想越不對。

 

爲什麼戴晨拿得到林靜鷗的初稿?因為版權問題,能得到作家的初稿,除了老闆,必是作家身邊的人,甚至是親密的人,他想來想去只有莫水心可能。但戴晨並不認識莫水心,他怎麼可能拿得到?

 

韓艾琳還有戲要軋,送她回去後,何路南馬上打了這通電話。

 

 

 

「你怎麼會有靜鷗的初稿?」

 

何路南語氣不善。

 

「靜鷗......總裁,你怎麼知道林鷗的本名?」

 

戴晨有些莫名其妙。

 

「我......你別管那麼多,我問你,初稿哪來的?」

 

「靜鷗給我的,她剛寫完就給我了。」

 

「她爲什麼剛寫完就給你?你在哪?」

 

何路南想,他要把戴晨叫回來交代清楚。

 

「我在墾丁啊。」

 

 

 

戴晨的答案讓何路南腦子一陣發麻。戴晨和林靜鷗都在墾丁,她第一時間就把初稿給了戴晨。

 

「你在墾丁?你住哪?打卡給我看!」

 

戴晨覺得今天的何路南真是莫名其妙。不過還是暫時掛了電話,打了卡。

 

然後何路南的電話又來了。

 

「大灣之星?靜鷗不是也住在那裡?你們住一起?」

 

「是啊。不過我們住不同房間,總裁,我和靜鷗套近乎還不是爲了你嗎?你這麼愛她的作品......

 

 

 

聽到沒住一間,何路南緊繃的神經才緩了下來。

 

「不要叫她靜鷗,不准跟她住同間,問她什麼時候回T......然後,不要說是我問的。」

 

 

 

連靜鷗都不准叫?真是莫名其妙,莫名其妙。

 

 

 

「怎麼了?誰打來的啊?」

 

回到陽台,林靜鷗問。她在陽台隱約也聽得見戴晨的聲音。

 

「喔,是我們總裁。」

 

戴晨把手機收到口袋裡。

 

「寶鑫總裁啊?他很兇嗎?」

 

「沒有.....他平常人不錯的,不知道爲什麼今天吃錯藥了。不過,他好像認識妳。」

 

從簽書會開始,戴晨就有這種感覺。

 

「喔?我認識的大老闆只有我們白月光的老闆啊!你們總裁貴姓啊?」

 

「他姓何。」

 

「姓何?」

 

林靜鷗笑道。

 

「那就更不可能了,我沒有認識半個姓何的人啊!」

 

「算了,不理他。中午要一起出去吃嗎?」

 

戴晨邀約。

 

 

 

「可以啊。不過,我覺得你們總裁的反常有個可能.......

 

林靜鷗想起公司裡有個BL部門,裡頭一堆腐女。

 

「你不是說你這個月和你們總裁形影不離嗎?你跑到這麼遠的墾丁來,他一定是想你了......

 

 

 

「作家的想像力還真豐富啊......

 

戴晨白眼都快翻到背後了。

 

因為林靜鷗事情處理完了,也就充當地陪陪戴晨玩了一天。

 

因為開心,晚上戴晨睡得很好,他在想是時候了,他明天要對林靜鷗告白。

 

 

 

睡得正熟,手機鈴聲又響起。戴晨髒話都要飆出來了。

 

又是總裁?

 

「喂?總裁啊!半夜兩點了啊!什麼事啊?」

 

手機那頭的何路南靜了會。

 

「叫靜鷗聽電話。」

 

「拜託,總裁你玩我啊?靜鷗早就已經睡了,你現在叫我去敲她房門?」

 

 

 

聽到「敲她房門」,確定他們沒睡在一起,何路南緊繃的神經才鬆懈下來。

 

「沒事。你繼續睡吧。記得不要叫她靜鷗。」

 

 

 

何路南掛了電話,戴晨覺得真是莫名其妙,抓了抓頭,關了機,將頭埋入被子裡。

  

uni2019 2020-12-06 19:05:15

戴先生是半個正主兒,路還漫長啊~~~慢走,笑。一段一笑。可以一個禮拜不虐行嗎?哈哈。還沒讀完呢。

版主回應
有戴晨在可以稍微不虐
他是個好人
林靜鷗認證過了
2020-12-06 20:06:04
其石山人 2020-12-06 06:07:46

是啊,這個戴晨頭腦有點太簡單。既然總裁那麼喜歡林鷗的小說,可能不只是書迷,而是連作家本人都迷了。

有些迷(粉)是因人而喜歡那個人的作品(文章、歌曲、影劇等等),不管那些作品是否夠好,只要人好就行。

這麼看來,戴晨的職業好日子快過完囉!

陳跡 2020-12-05 23:23:16

路南的意思是
靜鷗是我在叫的
戴晨你這個嘍囉叫什麼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