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3 17:12:17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24---還有更渣的

 

回到現實,回到她才剛搬家空蕩蕩的住處,紙箱堆疊在角落裡尚未拆封,房間裡一張書桌、一座衣櫃、一張單人床是房東提供的,林靜鷗把臉埋在床墊裡,壓抑住她無聲的大哭。

 

從來都是這樣,面對感情,除了哭,她什麼也不能做。

 

是她自己,路南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要跟她交往,是她自己寂寞了太久,在這三天自顧自地編織了這場美夢,一切都是自己的想當然耳,她要指責路南什麼?

 

林靜鷗,該醒了,林靜鷗,不要再犯賤了,林靜鷗,妳就是適合一個人過。

 

已經夠了,路南,我放下你了。再見,路南,再見,我的青春。

 

 

 

路南看著公寓二樓剛剛亮起的窗,林靜鷗的身影一閃而逝。

 

對不起,靜鷗,現在的我,無法給妳任何承諾。我甚至沒有任何立場,要求妳等我。

 

我以為我認祖歸宗,成了何家少爺,有了錢,就可以操控自己的命運,卻不知道錢帶來的,卻是更多的身不由己。

 

路南從口袋裡拿出他的手機,低頭看了看。他沒有設密碼,林靜鷗應該從手機裡,已經知道了一切。

 

何氏因為內部鬥爭造成的內耗,股價岌岌可危,我需要裴氏的挹注。儘管對方的條件是聯姻。

 

已經六年了,我在何氏裡已經走了六年,也有一定的聲望了,這次何氏的危機一定能度過,我不能就此放棄。

 

如果我放棄了何氏,任它倒閉,我會被打回原形,還是那個一無所有的,小三的兒子。

 

靜鷗,我想,如果未來的我,能有福分跟妳在一起,我希望我的成就足以讓妳忽視我原來的身分,妳能以我為榮。

 

現在的我只能看著妳哭泣,什麼話都不能說,不能讓妳依戀著我,對我抱有希望。

 

是因為我知道,妳一定不會願意成為小三。

 

我也不會讓妳走上那條讓妳深惡痛絕的路。

 

所以,我願意放妳走,暫時的。

 

感謝上天,讓我們擁有這三天的緣分,不管最後我們能不能在一起,我都不會忘記這三天的回憶。在我彷彿珠貝被扎入血肉的痛苦生活中,妳就是我心裡的珍珠。

 

 

 

林靜鷗睡到隔天,她是被一通手機鈴聲吵醒的。

 

一聽到鈴聲,林靜鷗幾乎跳起來,她下意識地覺得是路南打給她的,馬上按了接聽,聲音的確是個男的,卻是她爸。

 

雖然她很想斷開過去,但血緣必竟是血緣,爸爸要求她一定要跟他保持聯繫,因為她只剩下一個人,他很不放心。

 

林靜鷗揉了揉眼睛,恍惚著聲音問。

 

「爸,怎麼了?」

 

「我買了洗衣機,等一下廠商會送到妳那裏去。外面的自助洗衣店很髒,誰曉得前一個人洗過什麼,有沒有皮膚病,天氣冷,妳不要自己洗衣服,當心手凍壞了。」

 

「唉,好啦,謝謝你。」

 

林靜鷗苦笑,在她人生盪到谷底的時候,給她溫暖的竟然是她爸。

 

「我有空過去看看妳那裡還缺什麼。」

 

「不用了,阿姨要照顧兩個弟弟也很辛苦,你多幫幫她,我自己可以的。」

 

她爸和現在的太太有兩個念國小的兒子,雙胞胎,皮得很。他曾經跟林靜鷗抱怨,林靜鷗乖多了,真是來報恩的,她那兩個弟弟就是來討債的。

 

電話那頭又沉默了一下,爸爸才又開口道。

 

「靜鷗,陸以軒來找過我,他想知道妳的下落,我可以告訴他嗎?」

 

爸爸在電話那頭嘆了口氣。

 

「他回國後,知道離開那天,妳媽就出事了,他急得快瘋了,又找不到妳。」

 

「找到我又如何呢?他媽媽反對我們在一起,我自己也有心魔,我們,不可能了。」

 

「真的不可能嗎?爸爸以一個男人的眼光來看,陸以軒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對象啊,把妳交給他我也可以放心,我知道陸以軒他媽媽介意什麼,靜鷗,爸爸去跟他媽媽解釋吧?告訴他都是我的問題,妳媽媽的情況也不是遺傳,不會影響到妳們的婚姻生活的。」

 

「爸,最大的問題是,我並不愛他。你不要告訴他的我的消息,如果我對他抱有希望,我不會搬家,換電話,關信箱。爸,我希望你能支持我。」

 

爸爸一直對林靜鷗心中有愧,她很少對爸爸提出什麼要求,讓爸爸為難,所以一旦她有所要求,爸爸多半都會答應。

 

「好,那我跟他說我也不知道,妳連我都沒連絡,讓他死心吧。可是靜鷗,未來呢?妳有什麼打算?」

 

「我想準備社福特考,就找份穩定的工作,就算考不上我也不缺錢,賣房子的錢爸你沒跟我拿,我的生活也不會出問題啦。」

 

「那……感情呢?妳別怪爸爸囉嗦,爸很擔心妳因為我和妳媽的事不敢碰感情,妳一個人太寂寞了。」

 

「我如果不碰感情,也不會是因為你和媽媽。爸,你別擔心啦,就這樣,我要去整理房間了。」

 

怕爸爸問得太深入,自己又會哭出來,林靜鷗急匆匆地掛了手機。

 

兩個星期後,林靜鷗買了驗孕棒,看見窗口直直的一條槓,她想,也許這就是天意,一切都該結束了。

 

拿出手機,林靜鷗滑出相本,把那三天,她和路南的合影通通刪除了,然後,又大哭一場。

 

 

 

接下來的日子,林靜鷗忙著布置自己的新居,忙得不可開交,她事必躬親,布置得很用心,她想用忙碌讓自己忘記所有的不快樂。

 

二十幾年的公寓房子煥然一新,新房子也該有個新開始了,林靜鷗想。

 

她開始準備社福特考,重拾書本。當時選社工系是為了媽媽,現在媽媽不在了,社工系不好找工作她也知道,就想好好準備考試。不過目前的她,因為有賣房子那筆四百多萬的款項,她又是自己一個人,一人飽全家飽的,所以書讀得也不是很積極。

 

這段時間,莫水心找到了一份在出版社畫插畫的工作,做得很開心,她原本對畫畫就有天賦,漫畫或美少女唯美風都難不倒她,偶然來找林靜鷗的時候,她跟林靜鷗提起老闆正在擴大徵才,林靜鷗本來就喜歡寫東西,莫水心說她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去當社工看的都是人生黑暗面遲早瘋掉,不如來寫寫東西,她可以跟老闆引薦林靜鷗。

 

寫作的收入雖然不穩定,但林靜鷗目前也沒什麼經濟壓力,就答應了莫水心。

 

莫水心的出版社出的都是言小,林靜鷗心裡雖然有個路南,也跟陸以軒交往過,但她的戀愛經驗還是稍嫌不足,在動筆前她K了一堆言小和韓劇,再加上自己的經驗,研究過這家出版社的調性後,寫出了第一本小說。

 

那本小說叫做「腹黑寨主的押寨小甜心」,男主是個據地為王的大強盜,女主是被他搶來的千金小姐,她本來取了一個「莫向花箋費淚行」這種詩情畫意的名字,有些得意,但老闆看了內容後,堅持這種名字沒有重點,無法吸引讀者,非要她改成「腹黑寨主的押寨小甜心」這種中二名,說要叫這種名字,才會賣得好,並要求林靜鷗以後都要取這種名字。

 

這讓林靜鷗哭笑不得,她想,在天上的媽媽如果知道我T大畢業後都在寫這種東西,她不會傷心失望啊?

 

但天大地大老闆最大,她只能順著老闆的意。而大量寫作也讓她的情緒有了出口,也漸漸少想路南和陸以軒的事了。

 

後來,無心插柳柳成蔭,林靜鷗考試也不怎麼認真準備,一直沒考上,倒是整天找靈感,書出了一本又一本,說到底,莫水心真是她的貴人,能介紹她找到這個符合她興趣又能勉強餬口的工作,老闆人也好。

 

雖然林靜鷗情字這條路等於直通懸崖跳海,但生活上也不是沒有好事發生。

 

因為寫作加構思必須花很多時間,幾乎是除了睡覺之外的時間都拿來構思了,有時連睡覺做的夢都必須拿來作靈感,林靜鷗更沒有時間讀書了。

 

社福特考也就放水流了。

 

爸爸對這事頗為擔心。雖然林靜鷗生活無虞,但他不能理解那種壓寨小甜心到底是什麼東西,以後林靜鷗也要嫁人,人家婆家也會挑林靜鷗的職業的。有一份稱頭的職業,能保林靜鷗嫁過去不會被欺負或看不起。

 

林靜鷗笑笑帶過,她又不結婚,不談戀愛,哪來的婆家?講完電話轉過身繼續寫。

 

平均一年二到三本的速度,到二十九歲這一年,林靜鷗也出了二十本書,成了老闆幫她貼金的「千年一遇美女言情小天后」。

 

除了紙本,林靜鷗也會在言情網站發表作品,是小有名氣的寫手。

 

偶爾她也會接報社或者雜誌裡附設的專欄,人說金牛座藝術細胞過人,靠著創作,林靜鷗也走出了一條小有成就的人生道路。

 

 

 

「林靜鷗。」

 

兩個人聽著大灣的海潮聲。

 

「我現在知道妳為什麼一直說陸以軒不渣了,原來妳遇過更渣的。」

 

莫水心淡定喝著咖啡道。

 

「還有妳自己也很渣。」

 

 

 

林靜鷗講完了她和路南的故事後,沒想到莫水心的心得卻是這樣,她只能苦笑。

 

因為莫水心這麼說,也有道理,自己怎麼說,都算是辜負了陸以軒。

 

兩個女人靜了會,海面上已經隱約露出魚肚白。

 

 

 

「林靜鷗,妳對路南,還抱有希望嗎?妳不會還在等他吧?」

 

莫水心問。

 

林靜鷗搖搖頭。

 

「沒有。所有關於他,已經封印在海邑旅店,不會再有任何後續了。」

 

 

 

「最好,咱們幾年的交情?妳有多死心眼,我最了解了…….妳講出來的話自己要負責,我只能這樣要求妳了。」

 

莫水心嘆了口氣。

 

「好了,天都快亮了,趕快進去睡覺吧,我天亮帶妳去龍磐草原晃晃。」

 

林靜鷗打迷糊仗,將杯中最後一點咖啡喝完了,拉著莫水心回房間,準備睡了。

 

 

 

天亮後,兩個女孩到處去,現在的墾丁長得和七年前其實不大一樣,如果是她自己來,可能會觸景傷情,但幸好莫水心來了,她對墾丁真的很不熟,一直問,林靜鷗忙介紹,倒真的是一場愜意愉快的閨密之旅。

 

玩了三天,該是回去的時候了。林靜鷗卻跟莫水心道。

 

「妳先回去吧,我好像有靈感了,我再待兩天免得靈感斷了。這兩天我就可以把大綱MAIL給老闆了。」

 

「這麼神奇?墾丁有魔力嗎林靜鷗?」

 

「不,是妳莫水心有魔力啊!」

 

林靜鷗抱著筆電,鍵盤上的手指動得飛快。

 

「好吧,我先回去跟老闆說,你看老闆的Line,他說有幾個讀者和記者,打了好幾通電話來問林鷗啥時出新書,老闆已經保證半年內了。林靜鷗妳悠著點吧。」

 

莫水心在一旁躺著看電視吃洋芋片,提醒道。

 

 

uni2019 2020-12-04 12:32:59

我想大概可能應該用:
1. Bring it on 會比較適合調皮搗蛋女孩挑釁的魅力。
2. Come-on 如加上翻白眼就更貼切。

我很主觀,凡字靚識大體的都禮讓通行。這答案可好?

(悄悄話) 2020-12-04 12:31:20
(悄悄話) 2020-12-04 12:2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