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3 00:52:45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23---潘朵拉的魔盒

 

對於人際關係總是被動的,林靜鷗並沒有窺人隱私的癖好。

 

當她準備把手機放下的時候,手機又震動了。

 

一是條用英文寫成的Line,署名是Selena

 

提示明晃晃的就在手機桌面上。

 

「親愛的,如果我可以去台灣,你能夠回到我身邊嗎?」

 

對方用「darling」來稱呼路南。

 

林靜鷗身體震了一下。

 

不過,她記得前天在夜店遇到路南的時候,他說自己失戀了。所以,就是這個Selena,他們分手了,而她想要挽回?

 

這也不代表路南對她還有感覺。既然分手了,有一方想挽回也很正常。

 

林靜鷗真的不是想要窺人隱私。只是她有點想知道,路南曾經喜歡的人是什麼樣子的,而且昨天因為對白沙灣和後壁湖路不熟,為了導航,路南關掉了密碼。

 

所以,林靜鷗可以看見手機裡所有的內容。

 

她開始滑關於Selena和路南之間的Line往來。雖然更早的對話已經查不到,似乎被路南刻意刪除了,他回國後的對話倒是保留了下來。但見Selena為了挽留路南,說了很多他們之間的甜蜜往事,他們交往了三年,旅行足跡遍及全美,路南對她很好,她也以為兩個人會永遠在一起。

 

「難道這些你都忘了嗎?難道曾經發生過的一切,對你來說沒有任何意義嗎?為什麼你一定要聽從家族對你的安排,去娶一個你根本從來沒見過的女人?你甘心就這樣葬送一輩子的幸福嗎?」

 

這條Line的內容,讓林靜鷗頭皮發麻。

 

Selena說的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娶一個根本從來沒見過的女人?

 

「你是不是嫌棄我不能跟你一起回台灣?親愛的,我現在想通了,我願意跟你回去,反正我過世的父母本來就是台灣人,我在美國長大,從沒見過他們的故鄉,我願意隨你回去,這樣,我們可以不要分手嗎?」

 

Selena打了很多,路南很少回,但他還是有回,其中的一通還是前天晚上,他們纏綿過後,林靜鷗睡著了的時間裡回的。

 

「是我的錯,Selena,妳就當從來沒有認識過我。」

 

「謝謝妳曾經給我的回憶。Selena,我心目中的月光。」

 

Selena在拉丁文裡,有月光的意思。所以,這個Selena就是路南的白月光?

 

那我又是什麼?

 

雖然林靜鷗自己也跟陸以軒交往過,但她真正喜歡的一直是路南。看見路南心裡的白月光是別人,她覺得難過。

 

她可以理解陸以軒說過的,他們上過床後,她在夢裡叫著路南的名字,給他多大的難堪了。

 

她現在也是這般難堪。

 

 

 

如果不是路南要回國,她們大概不會分手吧?

 

Selena真的會為了他來到台灣嗎?他們會再續前緣嗎?她說路南要娶一個沒見過面的女人,又是什麼意思?

 

林靜鷗點進Selena的頭像,是一張路南和一個陌生女子依偎在一起的畫面。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那女孩的形貌似乎和自己有些相像。

 

難道,這三天的溫存,是因為自己和那個Selena長得很像?

 

否則,他們已經六年沒見面,六年前她並不覺得路南喜歡自己,為什麼六年後才一見面,路南就對她乾柴烈火?

 

自己,成了替身?

 

 

 

林靜鷗腦子一片空白,拿著手機癱坐在地毯上!

 

正當她為自己的發現震撼無已時,又有一通Line傳了進來,署名是媽媽。

 

是路小姐?

 

 

 

「你這幾天到底去哪裡了?傳Line你都不回?裴董說想見見你,問你啥時有空。」

 

「裴小姐把婚顧都找好了,婚禮地點就在關島,婚禮辦完後直接在當地度蜜月,問你有沒有意見。」

 

「你這個當新郎的人一副沒你事的樣子,莫要惹得裴董不高興,這樁婚事要是破局了,你知道嚴重性。快點回我訊息。」

 

 

 

所以,路南突然回國,真的是為了結婚?他結婚的對象,是個董事長的女兒,一個姓裴的,有錢人的千金小姐?

 

那,他們之間這三天算什麼?婚禮前的最後單身瘋狂?二夜情?

 

林靜鷗不知不覺淚流滿面。

 

她將手機放回床頭櫃。

 

對於路南,她總是一再犯賤,明知道他不可能喜歡自己,昨晚溫存時還想著要生他的孩子,方才還想著路南回來後要叫他一聲老公,給他驚喜。

 

 

 

路南拎著兩袋早餐回到房間的時候,房間裡卻沒了林靜鷗的身影。

 

路南放下早餐,裡裡外外叫著林靜鷗的名字,沒有人回應他。他不知道她去了哪裡,有些慌張,直到他走向落地窗,朝海的方向看去。

 

他看見有個裹著毯子的小小身影,蜷縮在海灘上,背對著他。

 

原來,是去看海了啊!

 

路南鬆了一口氣,人還在就好。他想起剛剛出門時要找手機找不到,手機卻是好好地擺在床頭櫃上,也省得他去找了。

 

將手機收到包包裡,路南下了樓,走向海邑旅店後,通往海灘的小路,去找林靜鷗。

 

 

 

「怎麼出來了?落山風很大很冷,當心感冒了。」

 

路南來到林靜鷗身邊,和她一起坐在海灘上,伸出手臂想要摟她。卻發現她滿臉都是眼淚。

 

路南渾身一震!

 

「怎麼了?妳不舒服嗎?咱們先回去吧!」

 

說著,路南伸出手,要替她抹去眼淚。

 

 

 

「沒什麼,落山風太大,飛沙進了眼睛。」

 

林靜鷗不著痕跡地閃過了路南的手。

 

「起風的時候,沙子打在身上都是疼的,還是室內溫暖,妳怎麼不在房間裡等我呢?」

 

路南沒等她同意,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走,回去吃早餐。」

 

林靜鷗才獲知路南要結婚的消息,現在對他很抗拒,原想掙扎,可繼而又想,也許這就是最後一次了,於是放棄了掙扎。

 

 

 

回到房間,路南讓她坐在床邊,用溫水擰了一條毛巾,小心翼翼地替她擦臉,想擦去她臉上的沙。

 

「怎麼了?靜鷗?妳看起來不是很開心。」

 

路南一面擦,一面注意她的表情變化,她木然的神情,他也注意到了。

 

這三天,一切不都好好的嗎?

 

 

 

「我餓了。」

 

林靜鷗顧左右而言他。

 

原來是餓了。

 

「嗯,妳昨天早上吃了蛋餅,我猜妳愛吃蛋餅,所以我今天還是買了蛋餅,看看這家好不好吃。」

 

路南把林靜鷗的早餐遞到她跟前。

 

林靜鷗靜靜地吃完了。

 

 

 

「路南,謝謝你。這三天,我很開心。」

 

林靜鷗突然道。就像美夢成真,雖然只有三天的時效性。

 

「我也是。」

 

其實如果可以,路南真不想回去。

 

「咱們下次再來玩。」

 

這句話不是承諾,只是路南的一個希望,一個實現的機率微乎其微的希望。

 

 

 

是啊,她也希望。看著眼前路南的臉,這張臉,她愛了六年,雖然沒法時刻都在身邊,卻都鮮明著印象如在目前。

 

可是,怎麼來?以小三的身份嗎?

 

媽媽在天上看著。她絕不會做小三。

 

看起來,放棄路南,是唯一的一條路了。

 

 

 

吃完早餐,兩人將東西收拾收拾。退房的時間在上午十一點,林靜鷗讓路南先下去櫃檯還鑰匙,她上個廁所就下去。

 

路南離開後,林靜鷗環顧四周,想把這個房間,和這三天來的美好回憶,通通印入她的腦子裡。

 

她打開梳妝台抽屜,裡面空空如也,就像她和路南的未來。

 

什麼都沒有。

 

林靜鷗眼眶又熱了。

 

她翻過抽屜底,拿出背袋裡的一枝簽字筆,彷彿下了極大的決心。

 

別了,路南,別了,那六年要不回的思念和愛戀。

 

過了今天,我們將像兩滴水,各自滴入茫茫人海,了無痕跡

 

 

 

「我愛你,到今天為止。」

 

寫下這八個字,林靜鷗把抽屜裝了回去,也把她和路南的過去,封印在這個房間裡。

 

 

 

林靜鷗進浴室洗了個臉,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狼狽,這才背著行李下樓,和路南會合。

 

「走吧。」

 

林靜鷗從路南手中接過安全帽,笑容平靜,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路南看著林靜鷗,好像看出了什麼。欲言又止,但最後終是沒說。

 

 

 

離開海邑旅店,林靜鷗再回頭望了那棟白色建築一眼。

 

公主和王子的城堡留在當地,而他們只能回歸現實。

 

回程的路南騎得沒那麼快,550CC的紅牌重機有時才騎四五十。

 

傳說中的騎太慢會壞掉呢?

 

停紅燈的時候,路南會握住林靜鷗的手,感覺她的存在。

 

兩人卻一路沉默。

 

 

 

回到T市已經是晚上了,路南問林靜鷗要不要一起,吃個晚餐再回去,林靜鷗說她累了,想回家休息。路南說要載她回家。

 

可是,她不想讓路南知道她住哪裡,讓路南把她送到夜色門口,自顧走回家了。

 

一路上,林靜鷗壓抑許久的悲傷突然潰堤,她一面哭一面走,所以沒察覺到,路南其實跟在她身後。

 

一直到她房間的燈光亮起。

 

 

(悄悄話) 2020-12-04 12:52:59
uni2019 2020-12-03 23:41:55

回頭想想
如果自己當年也過去了
今天會是不是想著回來
又或是在異鄉生根發芽

https://youtu.be/wN6sRUKMDPo

https://youtu.be/uQiEc6FXLnw

版主回應
你是說過來台灣嗎?
人生會面對很多選擇
我覺得既然做了選擇都不需要後悔
2020-12-04 08:38:50
Camille 2020-12-03 12:24:20

耶!灑花!萬歲!
已經10了。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