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8 11:47:25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20---留明待月復

 

林靜鷗坐上了路南的重機,但以他們的關係,林靜鷗不知道該怎麼擺放她的手。重機的座墊很高,也很危險,只要稍微飆快,重心就不穩。

 

路南發了車,卻沒有啟程,像是在等什麼。

 

他在等林靜鷗的手。

 

 

 

「我的車可以飆破100,很危險,手過來。」

 

等了半天,林靜鷗也沒反應,他只好自己去拉林靜鷗的手,環在自己腰間。

 

這時,路南才露出滿意的笑容。

 

「坐穩了。」

 

迴轉龍頭,嗖的一聲,重機朝市郊的方向飆去!

 

 

 

路南的重機是紅牌,他飆上了國道一號,上頭不管是四輪的或二輪的車都快到不行,加上沒有紅綠燈,一路順暢無比,風聲颼颼地從林靜鷗身邊劃過去,雖然戴著厚厚的安全帽,但風聲和引擎聲還是清晰可聞。

 

過去出遊,陸以軒都是開車的,待在車子裡,無風無雨地,林靜鷗覺得很安全,還有餘裕跟陸以軒聊天,可這路南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騎重車也就罷了,還騎得那麼快,林靜鷗的心臟簡直要從胸口跳出來了!

 

為了不摔下車,她只好緊緊抱著路南,躲在他寬闊的背後。

 

「你……你不能騎慢點嗎?」

 

林靜鷗貼著路南的背後,抖著聲音問。

 

「騎太慢車子會壞掉。」

 

路南簡短答了。怎麼重機騎太慢會壞掉嗎?這個林靜鷗沒有研究,也就不反駁了。

 

事實上是,路南在美國時,如果心情不好,就會騎著他的重機,從美東橫越到美西,美國的公路又大又平坦又沒人,這樣的速度他早就飆習慣了。

 

而且,以林靜鷗拘謹的個性,他要是緩下來,林靜鷗大概又會放開她的手。

 

被她摟著的感覺很好,六年了,半個地球,對路南來說,就像圓了一場夢。

 

 

 

一開始,林靜鷗被過高的重心和飛一樣的速度,嚇得全身發抖。

 

從國道一號轉國道三號,習慣了這樣的速度後,林靜鷗漸漸不那麼害怕了,她抱著路南,貼著他的身體,感受到這段日子以來的風雨飄零,終於塵埃落定。像一顆蒲公英種子,落入土地的懷抱。

 

陸以軒的離開,媽媽過世,離開東圍社區,捨棄所有的過去,這段日子,她真的太累了。

 

不用再漂泊了。也許這次,路南就是回來找她的。就算是夢,也讓她多做一會兒吧。

 

從國道三號轉向台26線後,因為速限的關係,路南的車速才慢了下來。

 

路南會跟她聊天,路程太遠,怕她睡著了危險。

 

停紅綠燈的時候,路南撫了撫肚子上林靜鷗的手,現在是冬天,這樣一路吹風,她的手很冷,路南讓她把手伸進他外套口袋裡。

 

果然溫暖多了呀。

 

林靜鷗有些茫然。她貪戀於路南這樣的溫柔,也可擔心這份溫柔到底是獨屬於自己,還是路南天性如此?

 

騎在台26線上,淺藍色的台灣海峽映入眼簾,海天一色,雖有陽光,卻是溫度宜人,讓視野更是遼闊,面對天海的寬廣,胸中有再多的塊壘,都顯得微不足道了。

 

冬天的屏東有強勁的落山風,從山上吹向海洋,即使路南的重機很重,卻仍有搖晃的感覺,林靜鷗卻很喜歡,她覺得強風隔絕了外面的世界,而在她的世界裡,就只有她和路南兩個人。

 

看著風景,聽著路南的心跳聲,感受著路南的溫度,外面的世界因落山風而凌亂,林靜鷗的心境卻很平靜。

 

 

 

「你騎了這麼久,累不累?」

 

即使路南騎得很快,但這樣停停走走,他也騎了超過五個小時。

 

路南看看錶,心想他在美國是十幾個小時這樣飆慣了的,但林靜鷗肯定是累了,於是道。

 

「那,我們找個地方休息。妳有好的想法嗎?」

 

路南問。他對墾丁其實不熟。想來這裡,只是因為這裡離T市夠遠。

 

他不知道,林靜鷗更不熟。

 

「都可以。」

 

林靜鷗慵懶著聲音。只要跟你在一起,去哪裡都可以。

 

 

 

車子進入車城,有一座尖尖的小山映入眼簾。

 

路旁有一塊公車路牌,上頭寫著「小尖山」。

 

原來,這就是墾丁有名的,大小尖山中的小尖山啊!

 

終於有到墾丁的感覺了,兩人不約而同地想著。

 

路邊停了三兩車輛,在海的那一邊,有一幢白色的民宿,就這樣立在藍色海洋的襯景裡。

 

大門上有幾個紅色大字,寫在白色牆壁上更為明顯。

 

「海邑旅店」。

 

 

 

「不知道再下去有沒有地方住,不如,我們今晚就住這裡吧。」

 

路南抬頭看了看這幢民宿,對身後的林靜鷗道。

 

今晚……這是不是表示,她和路南今晚,將會同室而眠?

 

這讓她有些緊張。

 

對路南來說,他沒有那麼多的掙扎。打從林靜鷗答應跟他一起來墾丁,就表示她默許了可能會發生的一切。

 

 

 

「好。」

 

都已經來到墾丁了,等了那麼久的人就在自己眼前懷裡,她又有什麼好掙扎的?

 

路南將他的重機,停在民宿的白牆下,兩個人的安全帽並排在座墊上,他們走進一樓的服務台,準備登記住宿,墾丁冬天是淡季,這幢民宿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位置又不討喜,竟然還有海景房可以登記,路南當下就要了三樓的那間海景房。

 

走上三樓,打開房門,房間一片敞亮。林靜鷗走向落地窗,外面是個小陽台,上頭擺了兩張躺椅,躺在這裡,可以看見藍藍的天,藍藍的海,白白的浪花。

 

還有白色的海鷗。

 

像作夢一樣。在這個全然陌生的國境之南,過去的一切都和自己沒了關係,她覺得她就像海岸那隻飛累的海鷗,站在海中央的礁石上,靜靜地梳理自己的羽毛,閒適而自在。

 

 

 

「給妳。」

 

路南手裡拿了兩杯熱咖啡,一杯遞給林靜鷗,在她身旁坐了下來。

 

進了房間,路南就沒了聲息,原來是去泡咖啡了。

 

這幢民宿因為地處偏僻,所以應有盡有。

 

林靜鷗接過熱咖啡,手心暖暖的。

 

 

 

「我問過老闆了,他說沿著這條路騎下去就可以到南灣,那裏有很多水上活動,只是天氣冷,游泳快艇香蕉船都要下水的,可能不是很適宜。再下去可以到大灣,墾丁夜市在那裏,過了大灣,還有小灣、砂島、鵝鑾鼻燈塔……另外龍鑾潭賞鳥,白沙灣,紅柴坑,關山,社頂公園,龍磐草原,甚至往滿州的方向,看路標都可以到。我拿了一份DM,妳看看想去哪裡。」

 

林靜鷗微笑接過DM,看了看,其實去哪裡都可以。

 

「那我們就先在這裡休息一下,晚上去逛墾丁大街,更晚一些去龍磐草原賞星星。」

 

其實路南都想好了,也省得林靜鷗再費神了。

 

 

 

他們靜靜地靠在陽台躺椅上,一面啜飲著咖啡,雖然這幢民宿很偏僻,卻也因為這樣很安靜,除了落山風吹動樹葉的沙沙聲,就是規律的海潮聲。

 

就這樣腦袋放空,也不一定要聊什麼,卻能讓精神獲得充分的休息。

 

這裡離他們的煩惱,夠遠。

 

林靜鷗問路南為什麼突然決定去美國,美國的生活如何,路南說去美國是家人臨時的決定,他在美國待的是紐約,念的是紐約大學,學的是經濟,在那裡一直待到了碩士畢業,學業告一段落,所以就回來了。

 

至於涉及他的背景部分,路南全都沒有說,包括他的真實身分和認祖歸宗。

 

他的生活已經亂成一鍋漿糊,自己都很痛苦,他不想把林靜鷗牽扯進來。

 

林靜鷗也感覺得到路南有所隱瞞。也許他沒那麼喜歡自己,也許他還記著媽媽打他媽媽的事,以他們之間的關係,的確不需要事事都跟她報告。

 

原本,林靜鷗想問他讓譚先生點燈是不是為了她,又想問考上大學那年,他是不是從美國打電話給她,後來又全都不想問了。

 

見林靜鷗沉默下來,他也感受得到林靜鷗不開心。可是他又能如何?以他目前的力量,還無法擺脫家族的牽制,就算他把他的為難告訴林靜鷗,也於事無補。

 

想這些有什麼用呢?來到墾丁,不就是為了開心嗎?

 

 

 

稍晚,兩人到了墾丁大街逛,現在是華燈初上的時分,大街上的店家和攤販剛剛開始營業,因為是臨時起意來到墾丁,什麼也沒帶,兩人買了一些過夜需要的日用品,並在大街上逛逛。

 

入夜後的落山風還是很大,逛這裡的夜市跟一般逛夜市不一樣,得在狂風中匍匐前進。

 

但對他們兩個沒來過墾丁的T市鄉巴佬來說,這還是很特殊的體驗。路南怕林靜鷗被風吹走,一路抓著她的手,風大時,將她摟在懷裡,等陣風過了再繼續前進。

 

路南的若即若離,弄得林靜鷗簡直快哭了。

 

來到大街上的一家紀念品專賣店,林靜鷗不禁眼前一亮。從小因為家庭因素,她很少出去旅遊,也因此她很喜歡買紀念品,做個念想,因為不知道還有沒有下次。

 

她甩開路南的手,跑了進去。

 

 

 

路南很少看到林靜鷗對什麼事物表現得這麼熱情,跟了上去。他對紀念品沒什麼興趣,但對林靜鷗有興趣的東西感到好奇。

 

墾丁有海,很多貝殼和白沙做的東西,鑰匙圈、筆插、耳環、手鍊、飾品,林靜鷗這裡摸摸,那裡看看,路南跟在她背後像個背後靈,被她徹底無視了。

 

路南不禁苦笑,但他覺得這樣的林靜鷗很可愛。

 

 

 

林靜鷗看到了一條藍珊瑚珍珠項鍊,特別地被放在珠寶盒裡。

 

鍊身是925純銀,墜子是一枝藍色珊瑚,旁邊還有一顆白色的小珍珠,依偎在一起。

 

林靜鷗很少看到這樣的項鍊,因為藍珊瑚做為飾品並不討喜,而紀念品店買的多半是低單價的東西,這條項鍊要1200算是高單價了。

 

這條項鍊,林靜鷗看了很久。

 

她想起宋朝范成大的一首詩,車遙遙。

 

「車遙遙,馬幢幢,君游東山東復東,安得奮飛逐西風?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月暫晦,星常明,留明待月復,三五共盈盈。」

 

藍珊瑚和小珍珠,不正如星月的相偎相依?如果路南和她,可以像這條項鍊一樣,永遠在一起……不,哪怕月亮有時晦暗,她可以像星星一樣一直等他,等他恢復明亮的時候。

 

會有那麼一天嗎?

 

 

 

「如果喜歡,就買吧。」

 

林靜鷗背後傳來背後靈路南的聲音。

 

她回過頭去,看見路南的右手,插入了他右邊的褲子口袋。

 

他的皮夾就在那裏。只等林靜鷗說聲好。

 

 

 

算了,如果我們沒有在一起,買了來刺心嗎?

 

「不喜歡。」

 

冷冷地說完,林靜鷗把項鍊放回盒子裡,又去看別的東西了。

 

 

 

明明看了那麼久,肯定是喜歡的。難道,是不喜歡我送她?

 

小三的兒子討人嫌,送的東西也討人嫌嗎?

 

路南深吸了一口氣,這樣的認知讓他心裡猛地一揪。

 

 

uni2019 2020-11-30 18:59:23

陳總,鄰台其石學長前陣子我跟他偶然絕對沒有故意的聊起夜市殺價的本領,我記得在您的其中一篇文章中有過詳盡記載,我提議一起參考您的埃及出巡所以就有了我的一問。謝謝。

我先去重機了~

uni2019 2020-11-29 23:09:56

嘿,應該是田可漪奪冠說到愛錢,我排第二!

啟動!坐穩了!

The BMW G310 R is a standard or naked motorcycle developed by BMW Motorrad in collaboration with TVS Motor Company of India. It marks BMW's first modern sub-500 cc bike. It was shown in November 2015, and sales begun in 2018. Its sister bike from TVS is named the Apache RR 310.

BMW G310R
BMW G 310 R.jpg
Manufacturer
BMW Motorrad, TVS Motor Company
Production
2018-present
Class
Naked bike/standard
Engine
313 cc (19.1 cu in) single
Bore / stroke
80.0 mm × 62.1 mm (3.15 in × 2.44 in)
Compression ratio
10.9:1
Power
25 kW (33.6 bhp) @ 9,500 rpm (claimed)[1]
Torque
28 N⋅m (21 lbf⋅ft) @ 7,500 rpm (claimed)[1]
Transmission
Synchromesh 6-speed, multiple-disc clutch, endless O-ring chain
Brakes
Front: 300 mm disc, radially bolted 4-piston fixed caliper
Rear: 240 mm disc, single-piston floating caliper
Tires
Front: 110/70 R17
Rear: 150/60 R17
Wheelbase
1,374 mm (54.1 in)
Dimensions
L: 1,988 mm (78.3 in)
W: 896 mm (35.3 in)
H: 1,227 mm (48.3 in)
Seat height
785 mm (30.9 in)
Weight
158.5 kg (349 lb) (claimed)[2] (wet)
Fuel capacity
11 L (2.4 imp gal; 2.9 US gal)

uni2019 2020-11-29 18:40:41

喔,差點忘了問,
重機型號是?

版主回應
BMW G310R之類的吧~~~
這點我沒想過
不過路南家有錢騎啥都不過份
林靜鷗不知道路南家很有錢
如果知道
路南大概跑不掉了(愛錢的金牛女 詳情請見[射手之箭]田可漪總裁)
2020-11-29 19:0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