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13 00:07:16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13---命運的紅線

 

擔心第一次的林靜鷗太過疼痛,陸以軒極其溫柔,就算在她體內釋放後仍然意猶未盡,陸以軒強忍著,不敢折磨林靜鷗太甚。

 

當他從林靜鷗身上下來時,卻看見她的眼眶中,隱隱有著光閃。

 

「很疼嗎?」

 

陸以軒撫著她的髮,聲音魅惑且沙啞。

 

林靜鷗搖搖頭,臉上紅潮未褪。

 

「還是......妳不願意?」

 

陸以軒看著身下的林靜鷗,而林靜鷗別過臉去。

 

他感覺得到當他擁抱林靜鷗時,一開始她的僵硬,他也感覺得到方才情熱的過程中,林靜鷗並不是很投入。

 

她沒有回答。陸以軒有些洩氣,躺回他的位置,重重吐了口氣。

 

「對不起,也許是我太心急了。」

 

說完,陸以軒背向林靜鷗,準備睡了。

 

 

 

陸以軒眼中的失望,讓林靜鷗很難受,她不願意讓陸以軒知道她的心情,在親熱的過程中也極力地配合,她沒想到陸以軒的感覺如此敏銳,還是體察了她的心不在焉。

 

「沒有......以軒,我沒有不願意.......

 

林靜鷗翻身,向著陸以軒的背,藕臂一伸,圈住了他。

 

「你知道我心裡有太多事,那些都是我肩上的擔子.......我怕連累你,傷害你......所以我.......

 

她將自己的臉頰,貼上了陸以軒溫熱的背。

 

「傻瓜.......妳忘了,我說過要跟妳共同承擔。」

 

林靜鷗的安撫奏效,陸以軒這才翻過身來,抱住林靜鷗。

 

這一晚,兩人相擁而眠。陸以軒的懷裡很安穩,可林靜鷗還是耗了很久才勉強睡著。

 

就這樣吧,只要好好把握手裡的燭光,至於天上的星光,太過遙遠,從來也不曾屬於自己。

 

人不該不知足惜福,陸以軒對她那樣好,她也會讓自己漸漸愛上他的。

 

 

 

之後的行程,林靜鷗靜靜地陪在陸以軒身邊,他素描著那些二級三級古蹟廟宇的特色建築,訪問耆老,他很投入,看著他好看的側影,這樣的陸以軒,誰能不愛他?

 

這天來到的寺廟,陸以軒辦完正事後,他一把將坐在廟埕邊上發呆的林靜鷗拉了過來,笑著問她。

 

「妳看這座廟,有什麼不一樣?」

 

「嗯?」

 

林靜鷗對宗教信仰和特色建築都不是很在行,她搖搖頭,不明白陸以軒想問什麼。

 

「我剛剛在畫畫的時候,妳不是裡裡外外逛過很多次了嗎?沒有發現?」

 

「提示一下,好嗎?」

 

林靜鷗伸伸舌頭,想用個俏皮的神情化解尷尬。

 

 

 

陸以軒又嘆了口氣,道。

 

「我就知道,妳這沒心肝的小東西。」

 

於是拉著林靜鷗,到廟裡側殿去了。

 

這座廟主祀關聖帝君,它的偏殿裡,還陪祀了孔子。

 

「哇,原來真的有人會燒香祭拜孔子啊!我看孔廟裡都不燒香的。」

 

林靜鷗覺得自己看到重點了,微笑著回答陸以軒。

 

她覺得她答對了,陸以軒應該會很開心。

 

沒想到陸以軒的氣嘆的更重了,他摟住林靜鷗的肩,將她的身體轉向背著孔子的方向。

 

 

 

「看見沒?」

 

林靜鷗這才看到,在孔子像的對面,是一尊月老,祂的手上還掛了許多紅線。

 

「不知道這裡的月老靈不靈驗?」

 

陸以軒牽著林靜鷗的手,朝月老雙手合十,閉上雙眼,虔誠祝禱。

 

其實,墜入愛河的男女,都會注意到月老的存在吧?剛剛又猜錯有些愧疚,又怕陸以軒看穿她心思的林靜鷗,只好學陸以軒的樣子,朝著月老膜拜,但腦海裡卻是一片空白。

 

她想向月老祝禱她能夠再遇路南,可這樣做不就是對不起陸以軒?

 

她若向月老祝禱自己和陸以軒能夠順利,豈非表示了她和路南註定了無緣?

 

她覺得自己怎麼做都不對,乾脆在月老面前選擇沉默。

 

 

 

林靜鷗的心思,陸以軒不知道,祝禱完畢後,陸以軒從月老手中取下兩條紅線,一條給自己,一條幫林靜鷗綁在了她的手腕上。

 

「這樣綁著,妳就跑不掉啦!」

 

一面綁,陸以軒一面道。

 

看著自己手腕上,和陸以軒手上一模一樣的紅線。命運把她和陸以軒綁在了一起,卻將路南推了開。

 

 

 

陸以軒拿出手機,拍下他和林靜鷗攜手紅繩的畫面,並將它設為桌面,做完這一連串動作後,他的心情很好,就是一副陷入熱戀腦熱的感覺。

 

這五天四夜,陸以軒幾乎每個晚上都沒放過,和林靜鷗交頸纏綿,林靜鷗的身體,也漸漸接受了陸以軒。

 

回到T市後,兩人的感情似乎更進一步,林靜鷗過著她的日子,也越來越少想起路南了。

 

 

 

再過兩年,林靜鷗大三,陸以軒也大學畢業,進了父親的事務所幫忙,陸爸爸的意思是,希望陸以軒在事務所裡磨練幾年後,就把家裡的事務所接下來,陸爸爸也好退休。陸以軒對這樣的安排也不排斥,畢竟家裡事務所現成的人脈,讓他比其他剛畢業的同學吃香多了。

 

既然事業有了基礎,兩人感情也穩定,陸家父母的意思是,為免夜長夢多,不如林靜鷗一畢業就讓小倆口訂婚,靜鷗也不必辛苦找工作,就進事務所幫忙。

 

這樣的安排堪稱完美。林靜鷗也沒有反對,她才大三,還有兩年的時間可以緩衝,若有不妥,也可以緩緩而談。

 

陸以軒很有才華,畢業才一年,加上家族事務所的助益,很快就賺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而林靜鷗也升上大四了,眼看就要大學畢業。

 

 

 

陸媽媽剛從銀行襄理的位置上退休,在家裡過著悠閒的生活,這天早上她接到一通Line,原來是一位要好的大學同學,兒子要結婚了,希望陸媽媽也來參加喜筵,順便開個睽違已久的大學同學會。陸媽媽想,二十年前最後一次開大學同學會後,大伙也很久沒見面了,就答應了對方,並且撥了一通電話,給她大學時最要好的同學兼閨密,告訴她這件事。

 

閨密也答應了,並對陸媽媽說,喜筵自然是要參加的,不過參加喜筵前,咱們兩個可以先來場下午茶的約會。

 

她們都是剛退休的年紀,生活悠閒,能好友聚聚對她們來說是最愜意的事了。

 

 

 

於是,隔天下午,兩個人約在咖啡廳裡,點了咖啡甜點,邊喝邊聊天。

 

「嘿,妳們家王仲鈞大學畢業了吧?現在在哪裡高就啊?」

 

陸媽媽攪動著咖啡裡的奶精,問道。

 

她記得閨密的兒子和她們家陸以軒同年,以前高中時還常一起約去打球。

 

她們雖然是閨密,可忙於各自的家庭和事業,大概也有五六年沒見了。

 

「在念研究所啦!準備考博士班,哪像妳們陸以軒,畢業沒幾年,就創業成功了!」

 

閨密嘆了口氣。

 

「唉,還不是因為他爸的事務所嗎?不過我們家陸以軒的確是孝順,我們叫他念建築他就去念,叫他接家裡事務所他就去接,還交了個女朋友感情穩定,隨時都可以結婚,希望能很快抱上孫子啊!」

 

講起陸以軒,陸媽媽臉上滿是驕傲。

 

「是啊,事業穩定,就差成家了。我們家王仲鈞那個女朋友還說要出國留學......唉,等他們結婚生孫子還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

 

閨密道。

 

「對了,妳們家陸以軒條件那麼好,女朋友肯定也不差吧?」

 

「就同校的學妹,家裡人口單純,結了婚以軒也不用太過應酬,那女孩子也乖乖的,會做飯做家事,現代女孩子會做這些也挺難得的。」

 

「同校啊!那就都是T大的,學歷相當啊,生出來的孩子一定聰明。恭喜妳啦!」

 

閨密笑道。

 

「喔對了,妳們現在還住在東圍社區那裡嗎?」

 

陸媽媽問。

 

「是啊!沒搬過家,怎麼了?」

 

「沒事,我是想說,我兒子那個女朋友,也住在東圍社區。」

 

原來陸媽媽閨密的兒子王仲鈞,就是陸以軒高中時代,常常找他打球的那位同學。

 

「她也住東圍社區?T大的?」

 

東圍社區考上T大的有誰呢?就連她兒子也沒考上,閨密想。

 

想來想去,好像只有那個人。

 

 

 

「唉,羅琇芝,妳兒子的女朋友,是不是叫林靜鷗?」

 

閨密臉色變得嚴肅。

 

「是啊妳怎麼知道?我就想妳們住同社區,搞不好認識,沒想到還真的認識啊?」

 

陸媽媽笑道。

 

閨密沒有接話,突然安靜下來,吃了一口甜點,一口吃完,又吃第二口。

 

「怎麼突然這樣?幹嘛不說話啊張如琳?」

 

陸媽媽也喝了一口咖啡,催促閨密說話。

 

 

 

「羅琇芝,我問妳,妳去過妳那個準媳婦她家,跟她媽媽聊過天嗎?」

 

閨密考慮了很久。她不知道該不該說出實情,她實在不想破壞人家的姻緣,可羅琇芝是她閨密,陸以軒是她看著長大的,兩個兒子還是好朋友,她也是把陸以軒當兒子在疼的。

 

「還沒,不過應該快了,等林靜鷗畢業,就要去她家談訂婚的事。妳怎麼一副鬧鬼的樣子?」

 

陸媽媽也察覺到閨密的態度不對。

 

 

 

「妳們......要不要別急著訂婚,先了解雙方家庭多一點.......再做決定?」

 

林靜鷗母女在他們社區很有名,但閨密也不想當嚼舌根的壞人,只是對陸媽媽暗示道。

 

 

 

「張如琳,妳到底知道些什麼?爽快地說出來,這樣藏著掖著,還是不是朋友了?」

 

閨密曖昧的態度,讓陸媽媽更是不悅。

 

 

 

閨密躊躇了很久。她在想該怎麼開口,甚至,該不該開這個口。因為從剛才羅媽媽的語氣聽起來,他們兩人感情似乎不錯。

 

「羅琇芝.......林靜鷗那個孩子,本身的條件實在沒得挑,學歷好,人長得漂亮......不過.........

 

閨密又啜了一口咖啡,說這些話讓她倍感焦躁。

 

 

 

Camille 2020-11-14 20:29:36

我大概知道怎麼說了
主角心理,妳自己內化了,才寫出劇情
一般小說,會寫出主角的思慮過程
也可以說,妳的劇情太多,趕著把劇情寫出來就很滿
沒有多時間修稿,所以少了潤飾心理轉折之細膩

版主回應
是啊
我的文章敘述性的部分很少
劇情推進很快
心裡層面的描述只會挑重點
可能是我自己看小說時也不喜歡看敘述太多的文句
所以就寫成這樣了
當然陸以軒不是主角也是原罪啦
2020-11-14 22:11:11
uni2019 2020-11-13 12:38:56

刀中帶糖~~
陳兄,我就找天給你紅高粱混糖螺絲起子以作回敬。跟陳先生說話真的很有fu~~勒馬揮鞭跟陳公主say嗨。

續集你一定喜歡,「成為三十歲處男就要成為魔術師」BL的狠啊。御劍吞劍魔術師!

uni2019 2020-11-13 12:15:03

剛趕上第十推!你說的,滿十就繼續,骨節眼就停下,很虐的手法。

你看了那BL的續集了嗎?

版主回應
那部[到了30歲]我看到第五集
它出得很慢
我最近很奇怪
喜歡拆高潮處的橋段
一半做結尾
另一半做下一集的開頭
所以陸媽媽閨密說了什麼
下集再說
這樣有很變態嗎
然後劇情又要開始虐
但是很小的奈米虐
然後就要甜了(說甜也不對 刀中帶糖吧)
2020-11-13 23:3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