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altis車險試算 贊助
2020-11-10 22:39:55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12---斬桃花

 

 

電話忙音響起,林靜鷗還不肯放棄,對著話筒喊了路南很多次,喊到眼淚不知不覺流下來。

 

直到媽媽聽見動靜,走過來,林靜鷗才回過神,連忙掛電話,抹了抹臉。

 

「我聽見妳在叫路南,是他打的?」

 

媽媽寒著臉問。

 

「沒......沒有,是打錯電話了。」

 

林靜鷗忙道。

 

「打錯電話妳會哭成這樣?」

 

「我沒哭⋯⋯剛剛切洋蔥,熏著了⋯⋯

 

爲了掩飾自己的心虛,林靜鷗沒再和媽媽多說,跑進廚房切菜去了。

 

離開媽媽的視線,林靜鷗的眼淚又來了。中午那一鍋蘿蔔湯,簡直就是用她的眼淚熬成的。

 

她不明白,既然打來了,為什麼不說話?有那麼多話可以說,說他為什麼打這通電話,為什麼要離開,要怎麼連絡他,美國生活好不好,對她的感覺又是怎麼樣,他會不會跟她想他一樣地想她,什麼時候回來......

 

強忍著心裡的激盪,吃完一頓午餐,等媽媽又回到房間後,林靜鷗連忙跑到電話旁,按出來電紀錄,照著螢幕顯示的號碼撥了回去。

 

卻被電話裡一陣嬌滴滴的女聲,告訴她是空號。

 

她不死心,連撥了幾次,還是空號。

 

路南竟是這麼討厭她嗎?連打來的電話用的,都是空號。

 

 

 

洗好碗後,林靜鷗回到房間,打開那台作業所需的破舊電腦,上網查所有空號的可能。

 

字打到一半,林靜鷗愣了一下,將手指離開了鍵盤。

 

不管空號的原因是什麼,可以確定的是,路南並不想讓她知道他的電話,那麼,她又何必強求呢?

 

她已經打定主意照顧媽媽一輩子,又何苦拖累路南,甚至任何人?

 

更何況,路小姐這麼討厭她和媽媽,如果真的和路南在一起,也只會令他為難。

 

停止不屬於自己的貪念和妄想,就這樣放棄了,對大家都好。

 

 

 

大學新鮮人的生活對林靜鷗來說,充滿新奇,不過,要適應新的課程和生活,還有人際關係,還是頗費林靜鷗一番功夫。

 

她原就不是絕頂聰明的人,也不是那麼有自信。幸虧有陸以軒在,他帶她認識學校環境,圖書館等可以運用的資源,學校周邊好吃好逛的。

 

這天晚上,陸以軒帶著林靜鷗逛夜市,路上遇到幾位同學前來打招呼,都不忘虧陸以軒幾句,惹得林靜鷗笑著對陸以軒道,陸學長,你這樣整天跟我在一起,不怕斷了你的桃花運啊?

 

豈料陸以軒竟然回林靜鷗,那麼學妹,妳願意幫我斬桃花嗎?

 

林靜鷗愣住了,陸以軒這是什麼意思?我怎麼幫他斬桃花呢?我又不是算命先生。

 

陸以軒看林靜鷗發呆的樣子,知道她聽不懂,笑道。

 

「那就讓我來幫妳斬桃花吧。靜鷗,妳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啊?陸以軒這是......跟她告白嗎?

 

「你............你喜歡我?」

 

林靜鷗有些凌亂。

 

「有這麼不明顯嗎?」

 

「可是,為什麼這麼突然......

 

「之前不想干擾妳讀書,我可是等了妳兩年呢。」

 

在路燈下,陸以軒燈咚林靜鷗。

 

「這兩年,夠換妳一聲『我願意』嗎?」

 

 

 

路燈下陸以軒的臉,爽朗清俊,兩年來他對她的付出,她不是沒想過陸以軒喜歡她的可能。只是陸以軒從不說,她有時也覺得是不是自己自我感覺太過良好,可今晚的陸以軒,還是震撼到她了。

 

她能接受陸以軒嗎?她身上的問題,不只是對路南,對陸以軒來說,同樣存在著啊!

 

「我......

 

林靜鷗的表情有些惶亂,出乎陸以軒的意料之外。他從沒看過林靜鷗跟哪個異性走得近,再以他本身的條件,他想不出林靜鷗拒絕他的理由。

 

「妳不喜歡我?」

 

陸以軒問得直白。

 

「不.......不是.......陸學長.....今晚太突然了......你可以給我一點時間.......考慮一下嗎?」

 

她知道她和路南這輩子是沒希望了,而媽媽能接受陸以軒,陸以軒也對她很好,這樣的前提之下,林靜鷗知道陸以軒是不錯的選擇,因此,她無法斷然拒絕。

 

「考慮什麼?可以讓我知道嗎?」

 

「陸學長,你知道我媽的狀況.......我不可能不照顧我媽媽,我這樣的人,有資格跟任何人在一起嗎?」

 

說著說著,林靜鷗紅了眼眶。

 

林靜鷗的樣子,讓陸以軒心頭一軟。他看過林靜鷗最狼狽的樣子,不只一次,也許就是因為這樣,讓他不知不覺地對林靜鷗起了一股憐惜之情。

 

「我知道妳的處境,我們認識兩年了,所以妳應該知道今晚我所說的,並非一時衝動。靜鷗,我們可以一起照顧妳媽媽。」

 

陸以軒的話對林靜鷗來說,不啻天籟。

 

「可是你可以找到條件更好的女孩子,不必承擔這些的。」

 

林靜鷗眼底有淚。這是第一次,有人說要跟她一起承擔。為了媽媽,她身體和心理上的疲累沒人知道,她也打算一個人扛到底,可如今有個人說要和她共同分擔,讓她身上的擔子輕些,累了這麼久,她怎能不感激?

 

今晚的陸以軒對林靜鷗來說,就像她的救世主。撇去男女之間的情感,她太需要這股支持的力量了。

 

她知道她不該拖累陸以軒,可她貪戀這樣的溫暖。

 

 

 

林靜鷗和陸以軒的關係改變了,陸以軒有機車,常常來載送林靜鷗上下學,偶爾也在林靜鷗家蹭飯,和林媽媽聊聊天,陸以軒從不會捨不得在林媽媽身上下功夫,林媽媽也越來越喜歡陸以軒,常常要林靜鷗好好把握,因為陸以軒的關係,媽媽的情況也似乎穩定了些,假日的時候,媽媽還會催促林靜鷗和陸以軒出去玩,去約會。

 

和陸以軒在一起的日子淡而有味,就是人家說的歲月靜好吧?林靜鷗覺得這樣也不錯,只是午夜夢迴,她還是會想起路南,心裡一陣陣地抽痛。

 

不知道他在美國過得如何了?還會回來嗎?

 

心裡還想著另一個人,她知道自己這樣做不對,所以她願意對陸以軒加倍的好。

 

 

 

陸以軒也帶林靜鷗回家見他爸媽,倒是林靜鷗躊躇了。說到底她老是對自己的身世感到自卑,陸以軒說,他有告訴過他爸媽林靜鷗出身單親,他爸媽並沒有什麼意見,又聽說是同校學妹,他們也沒反對,於是林靜鷗去見了陸以軒的父母,陸爸爸陸媽媽出乎意料地和氣,這也讓林靜鷗覺得,幸運之神總算還是記得自己的。

 

陸以軒和他爸一樣,是學建築的。在大一升大二那個暑假,教授給了他們一份作業,到全台找三間廟宇,做一份關於傳統廟宇建築的報告。陸以軒想趁機來個小環島,要林靜鷗陪他去。

 

在這五天四夜的旅程中,林靜鷗知道,如果她答應陸以軒,就免不了面臨同房的問題。她知道男女朋友早晚都會走到這麼一天,只是當陸以軒提出來小環島的提議時,林靜鷗的心並沒有雀躍的感覺,反而揪了一下,有些酸疼。

 

她的躊躇,陸以軒看在眼裡,他沒有強迫她,只說如果她不願意,他可以自己去。

 

看見陸以軒眼中的失落感,這讓林靜鷗感到罪惡。陸以軒對她那樣好,而他們也已經是男女朋友,見過對方家長了,她還在堅持什麼呢?

 

林靜鷗答應了陸以軒。陸以軒高興得幾乎要跳起來。

 

一同住進民宿的當晚,林靜鷗洗了一個很慢的澡,幾乎快要一個小時。也許她是洗得很仔細,也許她是在拖延,拖延那一刻的來臨。

 

該死的她,此刻竟然在浴室裡,看著鏡子裡裸身的自己,想著她和路南,真的就此錯過了嗎?

 

 

 

當林靜鷗走出浴室,陸以軒有力的臂膀,從後面冷不防地圈住了她。

 

「靜鷗,妳真香......

 

林靜鷗身體一僵。可她擔心自己的反應傷了陸以軒,勉強自己露出笑容。

 

陸以軒將林靜鷗身上唯一裹身的浴巾揭下,將她推倒在床,吻著她的唇,臉頰,鎖骨,一路向下,她嬌嫩的肌膚,炫目的裸體。

 

 

 

「陸學長.......

 

她後來都叫陸以軒名字。可今晚,她又突然想叫這個他們初識時,她對他的習慣稱呼。

 

曾經,她也是這樣叫路南的。

 

 

 

這是林靜鷗的第一次,她有些僵硬,有些緊張,陸以軒耐著性子愛撫她,吻她,挑逗她,極其溫柔。

 

當他進入她的身體,不知道是因為疼痛,還是遺憾,林靜鷗流下淚來。

 

 

 

 

 

 

 

新聞台Blog小天使 2020-11-11 17:09:00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版主回應
小說也能上哈燒啊?謝謝小天使⋯⋯ 2020-11-11 18:17:05
uni2019 2020-11-11 13:09:00

https://youtu.be/mGhn2bqoioo

就剩湯匙沒有!
get well soon!

版主回應
雞湯是挺好喝的~~~
我喜歡香菇雞湯~~~加一堆薑片~~~
2020-11-11 13:26:09
uni2019 2020-11-11 12:54:07

騎機車被風吹到頭痛!


安全帽




不要說你連帽都沒帶,會被吹到頭痛的一定是要騎有一段距離的才會中頭獎!霎下霎下咁。
有點常識好不好。還寫,去睡它十個小時起來喝字母雞湯Campbell‘s chicken soup!喝完再睡。
醫院是最髒的地方,你最好無需去。哼!

版主回應
我的安全帽比較大頂
冷風就竄進去了
還是撐著寫了
是因為寫小說這件事很重要
我生活中所有的事都排在這件事之後
而且現在靈感不錯多
不能斷
2020-11-11 13:2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