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4 00:16:32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9---認祖歸宗

雖然今天來了一場霸王級寒流,在寒風中走了近半個小時,可對在父母爭吵中成長的林靜鷗來說,這是她懂事以來,最溫暖的一天。

 

因為路南就在她身邊,陪著她。他是她的光,是她的熱,只要跟他在一起,這世上所有的冷厲都會變得溫柔。

 

林靜鷗微笑地走回客廳,她開始期待星期一上學,可以在公車站牌下看見他。

 

以往在等車時,他們總是禮貌地點點頭,經過這場園遊會,和一路寒風中的並肩偕行,她們的關係,會不會有所改變?

 

正想得出神,突然一陣劇痛,林靜鷗被搧到牆邊,肚子撞上了藤椅的扶手!

 

媽媽正紅著雙眼瞪著林靜鷗,激動的情緒讓她呼吸急促!

 

「媽?」

 

林靜鷗將因為疼痛而逼出的眼淚強行噙在眼眶裡,伸出左手撫著被狠狠搧了一巴掌的左頰,難以置信地看向媽媽。

 

「妳為什麼會跟那個小三的兒子一起回來?妳們在談戀愛?妳喜歡他?」

 

媽媽的語氣急促,給林靜鷗很大的壓力。

 

「我......我們只是朋友.......在園遊會遇到,就一起回來了........

 

林靜鷗還處於驚嚇之中,語氣囁嚅。

 

「不要騙我了,妳看著他笑得那麼開心!妳就是喜歡他!靜鷗,妳怎麼會這樣?他媽是個沒有道德感的小三,他是她媽養出來的又會好到哪裡去?妳看著媽媽還不能得到教訓?什麼人不好喜歡,偏要喜歡一個小三的兒子,妳到底是蠢還是賤!」

 

媽媽又推了一下林靜鷗,眼淚激動地飆了出來!

 

「他只會傷害妳......只會傷害妳.......妳非要落得跟我一樣的下場才甘心嗎?」

 

「媽.......他人很好........很溫柔.......幫過我很多次.......他不會的......

 

林靜鷗話還沒說完,又一個巴掌下來!

 

「妳還替他說話!」

 

媽媽的表情像看到鬼一樣,她抓住林靜鷗的肩膀不斷搖晃!

 

「妳就是喜歡他才會幫他說話!靜鷗,男人在追妳的時候所表現的溫柔都是假的,他只是想釣妳上鉤而已,等妳上鉤了他就把妳甩了,覺得失去新鮮感了就去找別的女人,一般的男人就這樣了,小三的兒子更是這樣,因為他爸就是這樣的人,他有樣學樣還不會嗎?妳怎麼那麼蠢,怎麼會那麼笨!」

 

「媽.......不要再說了.......妳吃藥了嗎?我去幫妳倒水.......

 

林靜鷗噙著淚,只希望媽媽跳脫當下的情境,想顧左右而言他。

 

「不准跟那個小三的兒子見面!妳敢再見他,我就去找他媽,那個可惡的小三!」

 

正要離開的林靜鷗,又被媽媽拉了回來!

 

「媽......上次的事,路小姐沒有告我們已經是她高抬貴手了,妳不要再去找她了,媽妳不是答應我不可以再衝動嗎?我拜託妳,我們好好過日子好不好?」

 

「我答應過妳,可是她兒子要傷害我的女兒,靜鷗我是妳媽媽,我不可能看著妳受傷而不保護妳.......她要告就來告,我要去告訴她,她兒子愛拈花惹草是他的事,不要來招惹我的女兒,否則,大家魚死網破!」

 

「媽.......妳不要去找路小姐,我沒有.......我沒有喜歡路南.......我不會喜歡他......不會喜歡他........媽妳不要去找路小姐.........

 

林靜鷗怕極了她媽媽又去找路小姐,上次的事讓她又驚嚇又痛苦,她不想傷害路南,更不想她媽媽去破壞人家平靜的生活,她知道媽媽的病情,在她激動的時候,說理是說不通的,跟她大吵,她甚至會尋短見。林靜鷗只好抹抹淚,向母親承諾著,安撫她,無助得心都痛了

 

 

 

「南少爺。」

 

沙發上三個陌生人看見路南走進來,都站了起來,朝他打招呼,態度很是恭順。

 

然而路南並不認識他們,也沒有人叫過他什麼南少爺,他也不稀罕。

 

他只是看著那三個陌生人,眼神警戒。

 

直到媽媽告訴他,父親死了。當下,他並沒有多大的哀傷。從小他和那個傳說中很有錢的爸爸見過的次數,十支手指都數得出來,對他來說,那只是個名叫「爸爸」的陌生人罷了。

 

客廳裡五個人坐了下來。那三名陌生人自我介紹,一個是他親叔叔,叫何定顯,跟父親何定耀差了一個字,一個是父親特助,叫李日斌,最後一個叫顧期,是父親御用律師。

 

自我介紹完後,幾個大人似乎在他回來之前已經有了共識,讓媽媽先對他說明情況。

 

媽媽抹抹淚,空氣靜默了許久,等她收拾好自己的情緒,這才道。

 

「路南,你父親上星期帶著你同父異母的哥哥,搭私人飛機,到東南亞視察分公司的途中,因為天候不佳出了意外,飛機墜落在叢林中.......遺骸已經找到了。你叔叔的意思是,希望你回去奔喪......

 

說著說著,媽媽又啜泣了起來。

 

看她說不下去,何定顯便接過來道。

 

「路南,你或許沒見過我,我是你叔叔,何氏企業同時失去了總裁和他的接班人,我代表何氏家族,請你回何家奔喪。」

 

路南看著哭泣中的媽媽,沉默了一下,道。

 

「雖然在我成長過程中和你們何家幾乎毫無關係,不過他還是我爸,看在這份上,我會回去奔喪。然後呢?」

 

路南知道,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在何家,他是從不被承認的私生子,如今何家的人親自找他回去奔喪,這代表承認他何氏子孫的身份,他不會不知道。

 

「你知道這等於是認祖歸宗。回歸何家後,你自然有你的責任。」

 

何定顯覺得這個孩子腦子頗清楚,便也不拐彎抹角了,直接道。

 

「何氏是家族企業,我哥哥和姪子都死了,如此一來,你是我哥哥唯一的兒子,這也就代表,你有了繼承何氏的權利。」

 

「當年你父親以次子的身份,從你爺爺的手中接過何氏,這讓長子,也就是我大哥那脈十分不滿,對你父親向來是口服心不服。如今你父親和他的繼承人都不在了,我大哥想拿回何氏的心思昭然若揭,要幫你父親這脈保住何氏,你必須站出來。」

 

何定顯道。

 

「那麼你呢?如果你對你大哥不滿,你為什麼不站出來?」

 

路南問。他對何氏內部真的很不了解,因為他從沒關心過。

 

「你父親從何氏創辦人你爺爺的手中接過總裁之位,他就是何氏名正言順的共主,我正是代表家內服膺你父親為共主的勢力,邀請你回到何氏。」

 

「你們想推我出去,和我大伯競爭何氏總裁?」

 

路南冷哼一聲。

 

「我是個高中生,還是個對何氏一無所知的高中生,競爭總裁?搞笑吧?」

 

「你所顧慮的,我們也都考慮到了,你當然無法馬上繼任總裁。目前的何氏是由董事會共治,我大哥正在有意識地擴張他的勢力,這也是事實,但我們這群共主派手中的股份佔了何氏的三分之二,我大哥目前不能,也不敢妄動。我們的共識是一面撐住何氏,一面培養你,等你可以獨當一面。」

 

「等我獨當一面要到猴年馬月?你們這些共主派中選一個人不是更快?」

 

「我們這些共主派雖說服膺你父親,可暗地裡也是山頭林立,誰出頭其他人都有話,只有拱你出來這個選擇,大家沒有異議。」

 

「也對,拱個傀儡,總比選個強者出來好,還能延續自己既有的利益。」

 

路南道。

 

「我會回去奔喪,可你們何氏的內部鬥爭,我沒有興趣。」

 

「路南,這是你認祖歸宗唯一機會。」

 

何定顯道。

 

「不只是你。你母親對誕育何氏繼承人有功,何氏也會承認她的身份,百年後入我何氏宗祠。」

 

路南從沒想過他要認祖歸宗,不過,他媽應該很想正式成為何家的人吧?

 

他看向低頭啜泣的媽媽。

 

 

 

「路南,他畢竟是你父親。雖然因為事業忙,很少來看你,可是咱們母子的吃穿用度,他何曾少給我們?他給了你生命,也讓咱們母子倆衣食無虞。你不是很討厭私生子的身份嗎?眼下你就能洗刷這一切,是正式繼承人,誰還敢笑話你?路南,聽你叔叔的話,咱們回何氏吧。」

 

「我拒絕。一路走來我也長這麼大了,這些年來,我不覺得我和何氏有什麼關係。憑什麼突然要我回去?」

 

「媽,妳想清楚了,爸有他的元配夫人,她會容得下咱們嗎?」

 

「你叔叔他們已經說服了她。如果你能夠奉她為嫡母孝順她,她沒有意見,畢竟她連唯一的兒子都失去了,也不過想老來找個依靠罷了。」

 

在路南回到家之前,何定顯已經說服媽媽,希望她能幫忙說動路南。而媽媽的立場也是希望路南回歸何氏,取得一個正式身分。

 

還有她自己,她作夢都想成為何家的人,不再是被戳脊樑骨的小三。

 

「路南,媽媽從小家境就不好,家裡兄弟姊妹又多,沒能受到很好的教育,高職畢業,早早就出來工作賺錢,補貼家用。可我一直很想繼續念書,年輕時在一家小工廠當會計,我認識了來洽公的你父親,他欣賞白天工作,晚上還去念夜校進修的我,覺得我很上進,他給了我很大的一筆錢,讓我能照顧家庭,也無後顧之憂地完成我大學學業,除了愛,我一輩子都感激他,他讓我實現了夢想,也讓我有了你。」

 

媽媽對路南動之以情。

 

「雖然礙於元配家族勢力大,他無法娶我過門,但我們之間情份是真非假,我一直無以為報,路南,你就當幫幫媽媽,好嗎?」

 

「路南,你知道何氏目前市值多少嗎?一百億。這麼多的財產,這麼龐大的商業王國,以後都是你的。你很優秀,對於扛起這個責任,你應當不會懼怕。」

 

何定顯道。

 

「你說的沒有錯。共主派山頭林立,想拱你出來無非當你是傀儡。可老實說,在其位後,願意當個傀儡,或者想法子大權在握,只要你有能力,你自己可以決定的,不是嗎?」

 

「叔叔我可以保證,既然是我找你出來,日後你想攬權或者想自保,我都會無條件支持你。」

 

其實,何定顯的話對路南來說,不見得有多大的效應,但讓路南躊躇的關鍵,就是媽媽的感受。

 

媽媽哭著求他,解決父親身後的困境。對媽媽給了他一個私生子的身份,路南不能沒有怨言。可他從小和媽媽相依為命,他不能不在意媽媽的感受。

 

雖然回歸何氏這件事他並不願意,但路南為了媽媽,還是答應了。只是他並沒有預料到,這竟是讓他和林靜鷗,越行越遠的一條不歸路。

 

(悄悄話) 2020-11-10 12:24:13
(悄悄話) 2020-11-10 09:51:31
uni2019 2020-11-10 09:46:43

用什麼方式讓他們幾個碰面?高中同校不同班的同學?有了!何帥和阿鷗逛累了進了「異鄉」喝紅茶?再來,桐桐和阿朔為了照顧求學時期學生的經濟困難,店裡辦了一個凡出示學生證在店內洗碗半個小時就免費吃飯,阿路和鷗小姐為了重溫當年學校的生活的感覺而進店洗碗?此計安出?這是一個在日本真有其實的好心店長的主意。

版主回應
用什麼方式讓他們碰面我還沒想到~~~
如果正文塞不下~~~
也許寫在番外裡~~~
2020-11-10 09:4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