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2 11:27:01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8---霸王級寒流

 

一中高二某一班,路南就讀的那班。

 

之前早自修因為時間很早,同學們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考完試後的下課時間總是趴了一堆人,甚至有些帥氣豁達的,考試猜一猜就趴下去睡了,反正只是一次平時考,成績不重要。

 

但今天班上氣氛有些異常,大家都顯得很嗨,早自修時間像是在強自壓抑,等把考卷寫完以後就炸鍋了!

 

「唉唉,這個星期六要不要去啊?機會難得耶!」

 

「我又沒認識的去幹嘛?」

 

「去了不就認識了?歌王他妹在那裏,你不要說你不認識歌王喔!就當陪歌王去看他妹,爽不爽?」

 

他們班上有個同學綽號叫「歌王」,因為他的真名叫林俊傑,長得不怎麼樣,妹妹倒是長得很可愛,今年是女中小高一。

 

因為這星期六是女中園遊會,難得開放校園,誰都可以去,一堆讀書讀到變殭屍的同學都興奮地活了過來,一個星期,大家都在討論女中園遊會,這時候如果有誰認識女中的妹子,那可真是天神般令人膜拜的存在。

 

「對喔!歌王你一天到晚炫耀你妹多可愛多可愛,帶我們進去吧……

 

「我才不,誰知道你們會不會對我妹起什麼色心歹念…….

 

「唉,大舅子你這樣說就不夠意思了,我們去捧場,也是增加妳妹的業績,還有把送上門的錢往外推的嗎?對了,你妹他們班賣什麼啊?」

 

「誰是你大舅子,滾!」

 

那個林俊傑說話了。

 

「我妹他們班賣的東西,是防彈少年團的周邊商品………..有要去的人別給我躲,最少買隻筆,防彈少年團加持過的,用它來寫字,考試都考一百分…….

 

「去…….誰理你,聽到防彈少年團都縮陽入腹了…….賣那什麼東西…….啊對了,皇帝他女朋友不是也在那裏嗎?喂皇帝帶我們進去好吧?他女朋友是學姊,高三啦,沒賣東西,進去就可以放飛啦!」

 

皇帝是另一個名叫李士明的同學,名字和唐太宗同音不同字,所以有了這個威風的綽號,長得很帥,所以把得到學姊,是班上之光。

 

「好啊好啊,我原本那天就要去找她,但是進去後你們就哪邊涼快哪邊去,不要在旁邊吵吵吵……..

 

「知道啦,那咱們就鞍前馬後地在皇帝身邊當個御前侍衛了……..

 

「你確定你是皇帝身邊的御前侍衛而不是太監嗎?」

 

「你才太監,滾!」

 

大家聊得不亦樂乎,中樂透也不過如此,從幼兒園同學到國小到國中,補習班、住家附近、通車遇到的,大夥絞盡腦汁,硬是要和女中學生之間擠出關係來。

 

路南原本對這些八卦沒什麼興趣,他在班上就是一股厭世的存在,可今天同學們說的話,他都默默地聽在耳裡。園遊會啊,他記得林靜鷗是一年二班的,她們班不知道賣些甚麼呢?好不好賣,會不會虧本?

 

上次他們兩個的媽媽打過一場後,除了搭公車,路南和林靜鷗就再也沒互動了,路南想,不知道她後來怎麼樣了,他想知道他的近況,可又覺得也許她還在生氣,不會搭理自己,但如果有同學這些煙幕彈一起,就不會顯得他出現在林靜鷗面前太過刻意。

 

他可以說他是陪同學一起去的。

 

所以,當路南說他也要加入皇帝的陣營時,大夥都面面相覷,然後取笑道。

 

「皇帝啊,連路神仙都動了凡心加入陣營,看來你要統一天下了…….

 

路南的綽號叫路神仙。小時候因為私生子的身分常常被欺負,後來他發現如果要免除被霸凌的命運,第一個是自己很悍很能打,另一個就是成績很好,有老師們罩著,同學也等著抄他作業問他問題時,他就會是不可褻瀆的存在。

 

路南選擇了第二條路,所以同學覺得他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要放在廟堂供奉的那種。

 

大伙一路說著沒營養的垃圾話,直到第一節上課都還停不下來。

 

 

 

園遊會當天,來了個霸王級寒流。

 

「到底是哪個神…….神經病……..提議我們這組…….要賣飲料的?」

 

林靜鷗她們那組有六名成員,大伙正在前置作業,後頭滿滿兩大箱冰桶的冰塊,抖到不行,林靜鷗也覺得我念的不是第一志願的女中嗎?怎麼會發生這麼智障的事?

 

「飲料成本低有……有賺頭啊……..今年是暖冬…….之前每天都跟夏天差不多……..……..頂多穿個短袖…….配薄外套而已……..中午都還會流汗,誰知道會突然來個霸王級寒流…….……..料都備好了…..能怎麼辦……

 

發話的組長話都說不清了,牙齒直打顫。大伙一面忙,一面羨慕地看著隔壁賣炒泡麵的組熱爐子。

 

這讓林靜鷗她們那組一開始士氣就很低落。

 

好處是,後頭兩大冰桶的冰塊融得很慢。

 

開賣後,組長就說她哥要帶朋友來,她要去門口帶人,然後就不見了,其他組員也說什麼男朋友要來,消失了,莫水心也跟林靜鷗同組,她弟還在念國中,也要帶同學來玩,陪林靜鷗了待了一陣子,就去找她弟了。

 

最後剩下沒有朋友的林靜鷗,一個人顧著冷得要死的冷飲攤,搖飲料收錢兼打雜。

 

真是時窮節乃見,患難見真情啊!

 

旁邊那組的門庭若市,讓林靜鷗這組顯得孤單淒涼。

 

她有想過路南會不會來,可是又覺得是妄想,媽媽打了他媽,他們沒提告就不錯了,而且路南對她總是彬彬有禮到近乎冷漠,他應該不會來。

 

她又想到陸以軒,後來知道陸以軒口中一起打球的朋友住在林靜鷗她家對面那排再過去三戶的地方,她曾在倒垃圾的時候遇過他朋友,也禮貌性地邀請那位朋友和陸以軒一起來,但那位朋友說,他們班導成立了一個高三T大生死班,上T大就生,沒上就死的意思,怕去了女中園遊會後人心浮動,所以不准他們去。

 

不過陸以軒透過朋友,跟林靜鷗訂了十幾杯飲料,說要給生死班的同學犒賞犒賞的,錢已經付了。

 

唉,聽說今天只有九度,好冷啊,林靜鷗的生意和她的心。

 

 

 

「哇,炒泡麵還有關東煮?這天氣吃那個最好了…….

 

皇帝出巡浩浩蕩蕩地帶了十幾個同學進校園後,就去跟皇后約會了,剩下包括路神仙在內的十幾個人沒有明確的目標,就想先四處晃晃,林靜鷗的班在一樓第二間,位置其實很好,一開始就能逛到。

 

炒泡麵的香味傳來,路南身邊的同學一擁而上,到林靜鷗隔壁組搶著買炒泡麵和關東煮,順便要賴和FB,餓虎下山似地,想吃的除了炒泡麵還有可愛學妹。

 

路南遠遠地就看到林靜鷗一個人呆呆地坐在櫃位前,面前花花綠綠地擺了好幾杯顏色漂亮的飲料做裝飾,卻很久都沒有人上前光顧。

 

她沒有手機,所以也沒像其他人一樣無聊可以滑手機,就只是呆呆坐著。

 

 

 

「青蛙,你不是說一路走來口很渴想喝個飲料嗎?還有刈包你也是啊,你們看旁邊就有在賣飲料的。」

 

路南走了過去,對他那些分身乏術的同學道。

 

「沒有啊我們…….

 

今天誰喝飲料啊?九度耶……那個名字叫清華,綽號叫青蛙的同學順口答了。

 

「不,不用客氣,我知道你們很渴,來你們想喝什麼盡量點…….我請客……

 

路南右手搭上了青蛙的肩,左手又一個刈包,他身材高,又是神仙,這樣一搭自有他的氣勢。

 

看到路南,林靜鷗站了起來,很高興殷勤地招呼著。

 

路南的那些同學都很聰明,慣會看臉色的,路南開了個頭,他們就知道了,然後一臉熱情地到林靜鷗的攤位前點飲料,原本門可羅雀的空間突然人氣旺了起來。

 

林靜鷗只有一個人,十幾杯飲料,她只得慢慢搖,也因此跟路南一起來的那群同學在攤位上待了很久,熱熱鬧鬧。

 

林靜鷗就看到路南那些同學拿到飲料後,喝了兩口,腳還在不聽使喚地瑟瑟發抖,抖成一團。

 

他們有另外逛的同學走過去,見狀笑著虧道。

 

「霸王級寒流耶……你們竟然喝得下去,猛!」

 

「那是,夏天烤火爐,寒流喝冰飲,這才是真男人!」

 

然後,林靜鷗就佩服地看著面前站著的十幾個真男人。

 

 

 

不過,他們極有眼色,雖然林靜鷗長得清純漂亮,可也沒人敢跟她要賴和FB

 

神仙都表現得這麼明顯了,誰還敢白目?這次月考物理還要不要過啊?只差那聲嫂子沒叫出來了。

 

原來神仙喜歡這種的?那幹嘛還依附皇帝?他也可以自己召信徒進來啊?

 

同學們覺得神仙應該會留下來陪林靜鷗,所以哈拉一陣子後,他們就說要去別處逛逛了,可神仙又說要跟他們一起走。

 

林靜鷗的眼神裡,有著淡淡的失落。

 

 

 

離開後,同學對路南的指責又炸鍋了,說他暴殄天物,說沒有人這樣追女生的,神仙當久了連人都忘記怎麼當了之類的,路南口中說,跟林靜鷗只是鄰居,來捧個場而已,是他們想太多。可也只有他心裡知道,他和林靜鷗之間,有著很難跨越的障礙和心魔。

 

一個是小三的兒子,一個卻是被小三破壞家庭無辜的元配女兒。

 

 

 

後來,總算莫水心有良心,回來陪林靜鷗了。莫水心他弟帶了二十個國中同學一起來,浩浩蕩蕩地,莫水心強迫她弟要買飲料請同學,所以攤位上又繼續熱鬧了一陣子。那些國中生有些跟莫水心的弟弟留下來一起幫忙,林靜鷗才不至於手忙腳亂,她心想果然人脈就是錢脈啊!

 

園遊會熱熱鬧鬧地,教室裡除了囤貨就是鮮花,有不少同學都收到了仰慕者的花。

 

林靜鷗盯著一束玫瑰花瞧。她喜歡紅玫瑰,玫瑰就是紅色的開得最美,看上去像絲絨,其他特殊色花瓣總覺少了一種質感。

 

那束玫瑰就是紅色的,大概有十幾朵。

 

 

 

「林靜鷗,妳喜歡玫瑰啊?」

 

說話的是副班長,那束玫瑰是她補習班同學送的當然那個同學在追她。

 

副班長抽出一枝玫瑰,送給林靜鷗。

 

「喏,這枝給妳。」

 

「可…..可是這是人家送妳的,我不可以拿走別人對妳的心意…….

 

雖然很喜歡,但林靜鷗還是忍痛搖搖頭。

 

「沒關係,他就是個智障。」

 

副班長把玫瑰塞到林靜鷗手裡。

 

「他送我17朵玫瑰,說我正好17歲,神經病,妳知道17朵玫瑰的花語是什麼嗎?好聚好散,讓我們的愛到此為止……..

 

副班長翻白眼,林靜鷗聽了笑了起來。

 

那男的的確很智障。都還沒追到,就我們的愛到此為止。

 

「好笑吧?所以這朵妳拿去吧。」

 

林靜鷗這才心甘情願地收下,因為她知道,剩下十六朵玫瑰,花語是一帆風順直到結婚,她想,副班長應該也是喜歡那個智障的吧?

 

 

 

園遊會時間到下午三點,林靜鷗是糾察隊,她必須提早去站崗,她也沒那麼喜歡當糾察隊,是學務處在招募糾察隊時,規定每班要出三個人,班上沒人要去,副班長只好抽籤,林靜鷗就被抽中了。

 

這種霸王級寒流的日子還要站崗,真心冷啊!

 

 

 

林靜鷗背起背包,把副班長給她的玫瑰插在包包裡,穿了執勤背心,拿了指揮棍,就到校門口去。

 

 

 

站崗的時候,她又遇到路南。

 

他只有一個人,身邊那些寒流喝飲料的猛男同學都不在了。

 

「他們回去了。」

 

路南解釋道。

 

「妳站完糾察還要回學校嗎?」

 

「沒有,同學說我站了一天很累,善後她們做就好,我可以直接回家。」

 

「我也要回家了……不如,我等妳一下,反正我們回家順路…….

 

路南的話讓林靜鷗指揮棍都忘記舉了。

 

路南說,要跟她一起回家?這不是夢裡才會有的場景嗎?

 

路南沒管她的反應,就在她身後找了面牆,站在牆下等她,他長得好看,即使隨便一站都是一道吸引人的風景

 

 

 

收隊後,林靜鷗請還要回校的糾察隊同學,幫她還背心和指揮棍,背起包包,這才走向路南。

 

風又大又凜冽,路南還站在牆下等她。

 

「不如,走路回去吧。」

 

路南道。

 

他們倆個的家離學校其實也不算遠,坐公車大概十分鐘就到,若走路,二十幾分也會到。

 

林靜鷗也想走路。她們互動的時間其實不多,讓對方陪著走路,什麼都不說也是好的。

 

即使在霸王級寒流中走路也很像智障。

 

愛情本身就是非理性的東西在愛情中,誰不智障呢?

 

 

 

「妳喜歡紅玫瑰?」

 

兩人邊走邊聊,路南看見她包包裡的玫瑰了。

 

「嗯,副班長給我的。」

 

林靜鷗趕緊說明,她不想路南誤會。

 

然後,她把副班長說17朵玫瑰的事告訴路南,路南也覺得很好笑。

 

但他覺得那個被罵智障的男生很無辜,17朵玫瑰的花語誰會知道啊?

 

「那幾朵玫瑰的花語才是好的?」

 

「玫瑰的花語大部分都很好,不過我喜歡99,是長長久久的意思。」

 

林靜鷗笑道。

 

「其實1001朵,一直到永遠也很好,只是,誰家放得下1001朵玫瑰啊?而且長長久久,不是和一直到永遠一樣嗎?」

 

路南不知道,原來送花還有這些講究,不過,林靜鷗這天說的話,他一直記著。

 

路上,他們聊學校,聊同學,卻默契地不去聊他們的家庭,希望這一刻沒有渣滓,沒有痛苦。

 

 

 

路南送林靜鷗回她家,直到看見她進了家,關上大門,才滿足地轉身回自己的家心情很久沒這麼好了

 

一回到家,路南發現媽媽坐在客廳裡,紅著眼眶,正在和幾個陌生人說話。

 

她看見路南,顫著聲音道。

 

「路南,你爸爸……死了。」

 

說完,淚水奪眶而出。

 

 

 

 

其石山人 2020-11-02 11:49:49

寒流中賣飲料,讓我想起我那位西歡穿三件式西裝的老闆。我們公司茶業部在西門町電影院對街有間門市零售店,夏天賣冰紅茶,冬天賣熱紅茶,賣水真的最好赚。

林靜鷗他們班如果靈活一點,趕快弄個小瓦斯爐和茶壺來,改賣熱紅茶、或熱波霸飲料,那怕只是「溫」的,生意都會比較好。

不過可惜那就破壞你這個路南護花梗了!

版主回應
是啊~~~就是要林靜鷗可憐兮兮的~~~
這也是我高中時的回憶~~~
有一年的園遊會遇到寒流冷死了~~~
但我沒林靜鷗那麼慘~~~
我們那組是賣番茄夾蜜餞的~~~
也是很難賣~~~我只得跟我同學出賣色相~~~上街拉客~~~國台英語夾雜~~~
外國人生意也拉~~~
所以我記得我們沒虧本~~~哈哈~~~
然後園遊會完還趕著站糾察~~~冷死了~~~
回家還發燒了去看醫生~~~
醫生問我情況我媽還很驕傲地說~~~
因為我這個女兒是台南女中糾察隊啦~~~這麼冷還要站糾察~~~
這才感冒啦~~~
2020-11-02 12:3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