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31 01:17:54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7---他以後會不會有小三

 

派出所事件過去後,媽媽平靜了一段時間,當然也要歸功於林靜鷗認真地督促媽媽吃藥控制。

 

這天是星期六,不必上學,林靜鷗起床梳洗,吃完早餐後,便待在房間看書,媽媽探頭進來說,想去早市買個菜,林靜鷗闔上書本,說她去買,中餐再讓媽媽做。媽媽則是說這陣子林靜鷗的課業耽誤太多,讓她少做點家事,好不容易考上第一志願的女中了,要好好念書才行。上次月考林靜鷗有兩科不及格,成績落到中下去了,的確也該努力便叮嚀媽媽小心一點,早去早回。

 

今天凌晨下了一場小雨,地面濕濕的,空氣中氤氳著好聞的泥土和青草香氣,林靜鷗常常覺得,下雨天是最好讀書的時間,心情總是格外平靜。所以今早的學習狀況不錯,做了三本參考書,手感很順。

 

告一段落後,有些口乾舌燥,林靜鷗去廚房裡倒了杯水喝當調劑,上一下廁所,正準備繼續奮鬥,卻聽到房子外的大街上,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

 

那聲音有些遠,她聽得不是很清楚,不過,其中有一陣聲音,很像媽媽的。

 

林靜鷗不禁一陣毛骨悚然,將水杯喀的一聲擱在桌上,朝大門奔了出去!

 

 

 

巷口那裡圍了一群鄰居,嘈雜的聲音就是從那裡傳過來的,人堆裡似乎有人在吵架。

 

而路南也在。他長得高,林靜鷗一眼就看見他。他伸出雙手,似乎在勸架。

 

林靜鷗奔了上去,推開鄰居,卻看見她媽媽,正在打路小姐!

 

小姐身上全都是高麗菜、蔥枝、碎豆腐,不消說,那是剛剛買菜回來的,媽媽的傑作!

 

媽媽還不斷攻擊路小姐,路小姐舉起手臂擋著,披頭散髮,路南抱住她,用背替她擋下了媽媽的攻勢!

 

 

 

「媽妳幹什麼!」

 

看見媽媽的拳頭一下一下地像雨點般,落在毫不還手的,路南的背上,林靜鷗急壞了,連忙搶上要拉住媽媽,沒想到媽媽就像瘋了一般,指著路小姐罵道。

 

「她就是個小三,破壞人家庭的小三,只管自己的快樂,讓人家家裡妻離子散,沒有半點良心,這種人活在世上幹什麼.......我要打死她!」

 

媽媽的話讓林靜鷗很驚訝,怎麼路小姐是個小三嗎?

 

 

 

「關妳什麼事?莫名其妙,林太太,妳不要忘了,我們剛搬來的時候,妳們家還吃了我的杯子蛋糕.......什麼小三小四小五小六的,那是我們家的事,關妳什麼事?妳這個瘋子!」

 

小姐也不甘示弱,在路南的懷裡叫罵道!

 

「媽妳少說兩句!」

 

路南朝他媽媽喝道!

 

 

 

小姐回罵媽媽的話,什麼林太太,什麼瘋子,這些都是觸動媽媽情緒的開關,媽媽一張臉脹得老紅,要掙脫林靜鷗的牽制,趕上去再爆打路小姐一頓!

 

「幹這種缺德事,妳斷子絕孫,不得好死!」

 

媽媽這樣罵,連路南都罵上了!這讓林靜鷗很尷尬,也很難過,很難過讓路南經歷這一切。

 

 

 

旁邊也有一些鄰居幫林靜鷗拉住她媽媽,林靜鷗對路南道。

 

「對不起.......你先帶你媽媽進去吧........

 

路南也知道雙方媽媽的情緒都到達頂點,抽離是最好的辦法。他拖著他媽要走。

 

 

 

「她不能走,傷害了別人的家庭就想一走了之嗎?靜鷗妳放開我,讓我打死她,打死她!」

 

媽媽發作時力氣很大,林靜鷗和鄰居都幾乎抓不住了,媽媽殺紅了眼就是要對付路小姐。

 

「媽妳不要這樣好不好?妳已經答應我不會再衝動了!」

 

忍著眼淚,林靜鷗喝住她!這一切難堪都被路南看到了,她很想躲,可卻不能不堅強起來處理。

 

「這次不一樣!她真的是小三啊!靜鷗我告訴妳,小三不用負家庭的責任,只想快樂,只想破壞別人的家庭,小三都該死,如果不是小三,我們家會變成那樣嗎?妳爸會跑掉嗎?妳會連一套新制服都買不起,還得向人討舊制服來穿這樣苦哈哈地嗎?那都是小三的錯,小三都該死!該死!」

 

「好,小三都該死,都該死,媽我們回去吧,回去吧........

 

為了不讓事態擴大,林靜鷗只好順著媽媽的話安撫她。

 

 

 

林靜鷗沒有察覺,當她這樣說的時候,路南的腳步頓了一下。

 

小三都該死.......這句話像在路南的腦子裡敲了一記鐘,震得嗡嗡作響。

 

 

 

路南把他媽拖進客廳裡,關上門,冷冷地道。

 

「妳洗洗,我出去看看。」

 

「看什麼看?外頭那女人這樣罵你媽,我已經準備提出告訴了,莫名其妙,現場那麼多證人,我非告她不可!她剛剛也打你,你別出去!」

 

「那個林太太長期吃抗憂鬱的藥,不用負刑責,妳告她幹什麼?」

 

路南應道。

 

「難道就讓你媽白白被罵,白白被打嗎?就算她是瘋子,沒法判刑,也要給她那女兒一點教訓!」

 

聽他媽要給林靜鷗教訓,路南狠狠地剜了他媽一眼。

 

「什麼叫白白被罵?人家說的有錯嗎?」

 

說完,路南甩開對他的頂撞一臉驚愕的媽,又朝門口走去。

 

 

 

林靜鷗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把媽媽安撫下來,她真的沒有力氣了,她覺得很累,有個精神出現狀況的媽媽,還去打人家,覺得自己再也沒有臉出現在路南面前了。她癱倒在路旁,抱著她媽,哭了起來!

 

媽媽聽見林靜鷗哭,知道自己又搞砸了,她回抱林靜鷗,想安撫她。

 

「對......對不起........靜鷗,我只是........聽廖太太說那個路小姐是有錢人的小三,我就控制不住,我就想起妳爸爸........

 

安撫著安撫著,媽媽也哭了,哭得比林靜鷗更傷心。

 

那些鄰居對林太太發瘋的狀況見怪不怪了,還是你一言我一語地要林靜鷗把媽媽送去療養院,不然附近的鄰居都得提心吊膽,不知她媽何時發作。

 

林靜鷗抱著媽媽,沒有說話。

 

看熱鬧的鄰居漸漸散去。

 

 

 

林靜鷗用袖子,拭去臉上的淚,也要去擦媽媽的,突然在母女視線裡伸進了一隻大手,手上是一張面紙。

 

「把臉擦擦吧,林靜鷗。」

 

那聲音有些熟悉,林靜鷗一抬頭,不正是那天晚上載她去派出所的陸以軒?

 

他說他有個朋友住這附近,難道他是來找朋友的嗎?

 

林靜鷗聲音沙啞地道了聲謝,接過陸以軒的面紙,替媽媽擦了臉。陸以軒蹲在一旁等她。一張面紙用完了,陸以軒又遞上一張。

 

「妳自己也擦擦吧。」

 

林靜鷗點點頭,擦了擦臉,把自己打理好了,想站起來腳有些麻。陸以軒拉了她一把,又扶起了林媽媽,這讓林靜鷗很不好意思。

 

她最狼狽的時候,都讓陸以軒看見了,這也不是他第一次幫自己了。

 

「妳家在哪?我幫妳扶妳媽回去吧。」

 

「不用了,我們自己走回去。」

 

她們母女在這一帶名聲不好,如果陸以軒的朋友住這附近,陸以軒又幫她們,他和他朋友會被她們母女連累的。

 

「不要緊,舉手之勞而已。」

 

陸以軒過來扶住林媽媽的肩膀往前走,林靜鷗躊躇了一下,只好跟著離開。

 

這一切,都映入了站在家門口,路南的眼裡。

 

他把手上的面紙,重新塞入口袋裡,鼻子閃過一陣酸楚。

 

他也想給她遞面紙啊!只是小三的兒子遞的面紙,對她來說會不會也是髒的?

 

看著陸以軒和林靜鷗、林媽媽的背影消失在眼前,路南轉身入內,將大門重新關上。

 

走回客廳,他媽已經把自己打理乾淨,正在吹頭髮。看見路南回來,關掉吹風機,問道。

 

「怎麼?那對瘋母女走了嗎?」

 

 

 

路南因為半路殺出的陸以軒已經一肚子憋屈,加上他媽說的根本就是風涼話,身為一個父不詳的,小三的私生子,從小到大受過的欺凌,像走馬燈在腦海裡一一掠過,為什麼他就該承受這些?

 

林靜鷗知道他的身份了,她的家庭就是被小三破壞,她媽就是被小三逼瘋的,他以後還有什麼臉面對林靜鷗?

 

剛搬來的時候,他就注意到她了,只是骨子裡的自卑,他從不願讓她知道,為了怕被拒絕,也從不跟她互動,他想只要遠遠看著她就很滿足了。

 

所以他每天都很早起,第一個到公車站等她,這樣可以看她看很久。

 

知道她有晚自習的習慣,怕路燈壞了,她一個女孩子走夜路危險,他研究了好幾天,終於研究出牽電線裝電燈的辦法,替她照亮回家的路。

 

他媽不加班了,但那盞燈還是亮著,因為,那就是為她而裝。

 

但他什麼都不能說,因為,他是個小三的私生子。

 

 

 

「妳為什麼要當小三?就沒一個正常人可以嫁了嗎?」

 

積怨已久,路南忍不住吼道!

 

「你.....你說什麼?」

 

對這個沉靜的兒子竟然敢吼她,路媽媽愣住了。

 

「你吃錯藥了?我被打成這樣你還吼我?」

 

「媽妳真的從來不覺得自己有錯?」

 

「我有什麼錯?我跟你爸是真愛!在愛情裡,不被愛的那個人才是小三!」

 

「要不是那個女人動用家族勢力和財力威脅你爸,他早就和她離婚娶我了,你也會成為何氏企業名正言順的小開!」

 

「他就是跟你玩玩而已!他要是真的愛妳,怎麼會讓我們流落在外?真愛,妳最好永遠都不要醒,一直把這個美夢作下去!」

 

他覺得他媽簡直沒救了,這麼蠢的女人竟然是他媽!路南一點也不想面對她,走回他的房間,將門摔上!

 

 

 

回到家裡,陸以軒扶林媽媽在沙發上坐下,林靜鷗讓他也坐,進廚房倒了兩杯水給陸以軒和媽媽。

 

陸以軒說他今天來找朋友,恰好路過前面大街,這才看見林靜鷗。林靜鷗跟他道歉,說自己老是受他幫助,每次看到他,她都很狼狽。

 

陸以軒說,人總有運氣不好的時候,可現在運氣不好,不代表以後運氣也會不好,好好讀書,就能改變命運。不愧是學長啊,陸以軒說的話,有稍稍療癒到林靜鷗。

 

總之陸以軒的安慰,平衡了林靜鷗今天的絕望。

 

對自己未來茫然的絕望,以後如何面對路南的絕望。

 

 

 

林靜鷗為了道謝,自己做了中餐,請陸以軒留下來吃一餐。雖然是一肉一菜一湯,有些寒酸,但林靜鷗的家境狀況,陸以軒大概也能看出來,非但不嫌棄,還連連說好吃。

 

 

 

其實從陸以軒出現後,林媽媽的注意力就被他抓住了後來回家吃了藥,情緒穩定下來。等陸以軒一走,林媽媽就忍不住問林靜鷗陸以軒是誰。

 

林靜鷗說,只不過是剛好遇到的學長,又剛好幫了她兩次,僅此而已。

 

 

 

「他喜歡妳,或者妳喜歡他嗎?」

 

媽媽又問。

 

「沒有,媽妳在說什麼?」

 

說到喜不喜歡的問題,她想到路南,然後,又陷入絕望。

 

「他以後會不會有小三?」

 

小三?她媽到底在想什麼啊?是超前布署幾千幾萬里了嗎?

 

「媽,他就是我認識的一個學長而已。我沒有喜歡他,他也沒有喜歡我,他要考大學了很忙,我快要被當掉暑修了我也很忙,普通學長學妹不會有小三的問題,OK?」

 

「妳真的沒有喜歡他?」

 

「對。我去洗碗了。」

 

林靜鷗嘆了口氣,她不想再聊,她需要忙碌,讓自己忘記剛剛發生在她和路南之間的事。

 

 

 

 

uni2019 2020-11-08 12:11:33

是超前布署幾千幾萬里

兩個互不相識的小傢伙有一天在某大學上課,聊起來「才」發現自己是被長輩「安排」的。

無敵梗!

版主回應
這是uni讀友你自己的故事嗎??? 2020-11-08 12:38:21
其石山人 2020-11-01 05:14:11

去演比天天P圖看起來自然,顯然功不可沒,大家還是喜歡看美女的!

陳跡 2020-10-31 22:47:38

單日點閱率好久沒破千,今天竟然破千,難道是「去演」的功勞嗎?

今晚[時間的城]沒有新進度,稍晚會上來寫寫我的青春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