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9 19:08:48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6---自行車男孩

 

後來的日子一如往常,林靜鷗每天早上弄好早餐後,就走到巷口趕公車去,還是一樣,自從路南搬來後,他總是第一個到公車站的,她再也沒當過站牌下的旗手。

 

林靜鷗開始有意無意地看向路南,卻不明顯地表現出來。她會用背單字和看年表來掩飾這一切,表面上沒有抬頭,可偶爾她會將視線從書本飄向路南,等看見了他帥氣的側臉卻沒有人發現時,林靜鷗就會像中了樂透一樣開心。

 

她的生命中,開心的事不多,上放學趕公車時看路南一眼是其中一件。

 

自從多了這麼一件愛好,她覺得和媽媽相依為命的日子也不是太難熬了。

 

不過路南很酷,從來沒將眼神投向她,總是站得筆挺直視前方,也因此他們從未有四目相接的時候。

 

林靜鷗覺得沒關係,偷看他一眼這樣的開心就已經很開心了,她們現在都是升學壓力最大的時候,要好好念書別想東想西才是王道啊!

 

而且,雖然路南沒在看她,可是他也沒有把視線投向其他女生啊!

 

 

 

這天,林靜鷗晚自習回家,也已經將近十點多了。她走在暗巷口,遠遠就看見從路南家牆上透出來的燈光。而路南站在燈光下,往暗巷的這裡看過來,像是在等什麼人。

 

林靜鷗不禁心跳加速。如果他是在等我,那,我該怎麼辦呢?我又要說什麼呢?

 

林靜鷗突然慢下腳步來。她希望從腳下到路南這段距離,永遠走不完。

 

然後,路南笑了,朝她的方向迎了上來。

 

林靜鷗心跳都快停止了,她沒再繼續走,退了幾步。她覺得自己當時的表情一定很醜,就像看到鬼。

 

她也不想這樣,在路南面前,可她控制不住啊!

 

 

 

「媽。」

 

路南喚了一聲,林靜鷗也忍不住「耶」了一聲。

 

從路南迎上前去的方向,林靜鷗才發現,路小姐走在她前面啊!

 

都怪她花癡太甚,看見路南後,就目空一切了。

 

路南接到了他媽媽,扶住他媽媽的肩膀,道。

 

「媽,今天腳怎麼樣?」

 

路南這麼一問,林靜鷗才察覺,路小姐走起路來有些一跛一跛的。

 

「好多了,有你特地裝的燈,這暗巷視線好多了,我也免得跌傷了。」

 

路小姐笑道。

 

「其實我應該請假多歇息幾天的,但老闆要報稅了,得趕緊把帳做出來,所以假都沒得請,這段期間還常常加班到九點十點。」

 

「嗯,這盞燈會一直都在,就算路燈修好了也一樣。」

 

路南道。暗巷很靜,他們母子的談話,後頭的林靜鷗聽得一清二楚。

 

 

 

什麼嗎!原來是路小姐跌傷了,他才裝了那盞燈,害她自作多情了很久。

 

不過,沒關係,就算那盞燈不是為她而點,但它帶來的光與熱,卻是真真實實的。

 

路南說,這盞燈會一直都在,就算路燈修好了也一樣。

 

 

 

路南和他媽媽已經拐了彎,回到他們家了。林靜鷗經過圍牆上那盞燈時,抬頭看了那盞燈,駐足了片刻,讓光和熱灑滿她全身。

 

後來,路燈修好了,他媽也不加班了,但圍牆外的那盞燈還是像路南所說的一樣,每夜每夜地亮著。

 

 

 

這天晚自習回家,林靜鷗走到家門口,家裡的燈卻沒亮。

 

林靜鷗覺得奇怪,打開大門走進客廳,叫了幾聲媽媽,卻沒有回應。

 

已經晚上九點多了,媽媽很少這麼晚還出門的。

 

整棟房子一片闃黑。

 

林靜鷗覺得事情不大對勁。她媽媽精神情況和一般人不同,她不禁開始慌張起來。

 

找遍了家裡每個房間,都沒有媽媽的身影,林靜鷗來不及換下制服,書包丟了,就要跑出去,問鄰居們有沒有看見她媽媽。

 

當她一腳踏出客廳大門時,家裡的電話突然響起!

 

林靜鷗縮回了腳,跑回去接電話。

 

是派出所打來的,說媽媽在路上,攻擊一對夫妻中的太太,把人家抓傷了!

 

攻擊人後,媽媽陷入恍神狀態,幸好媽媽是派出所裡的常客了,他們都知道家裡電話,也知道她女兒是林靜鷗,警察讓林靜鷗趕快來派出所處理。

 

林靜鷗奔出家門,派出所離她家有一段距離,她還是得趕公車才能到達派出所。

 

她現在無法思考,只是不停地奔跑,跑過了巷口,跑過了暗巷,跑到公車站牌,卻看見最後一班公車硬生生在她面前把門關上了,絕塵而去!

 

「等……等等……司機大哥……等等我…….

 

林靜鷗很喘,她呼喊的聲音斷斷續續,公車司機聽不到,她在後面追得很辛苦,公車起駛時速度不快,但很快地,林靜鷗就被甩在當地看不見影子!

 

站在路中央,林靜鷗扶著膝蓋,就快哭出來了!

 

 

 

「學妹……妳要去哪?我載妳一程吧?」

 

正自絕望,有兩個輪子,出現在林靜鷗腳邊的視線裡。

 

林靜鷗緩緩抬頭,看見一張好看卻全然陌生的臉。

 

她身上還穿著制服,只有一個年級槓,那個騎自行車的男孩才叫她學妹。

 

男孩已經高三了,他在大冬天裡穿著短袖T恤,全身是汗,自行車前方夾了一顆籃球,顯然是剛運動完。

 

 

 

林靜鷗想都沒想,就跳上了他的後座!

 

「派出所,拜託了!」

 

「好,坐穩了!」

 

男孩看林靜鷗很急的樣子,奮力地踩著踏板,把自行車當機車騎了!

 

自行車其實很不穩,男孩騎這麼快,林靜鷗好幾次都快要被甩下車,可她又不認識男孩,只敢抓住男孩的坐墊邊緣,風颼颼地吹了過來,很是難受。

 

「妳抱著我吧,不然很危險!」

 

男孩心無罣礙地說了。

 

林靜鷗愣了一下,可她還是不敢。

 

「妳去派出所,應該有急事吧?如果在到達派出所前出了車禍,那不是更不划算嗎?」

 

男孩又說。

 

不得已,林靜鷗才慢慢伸出手,虛環住男孩的腰。

 

 

 

男孩騎得很快,派出所很快就到了,林靜鷗馬上跳下車,小跑了一段,又覺得人家幫了大忙,就這樣把他丟下還沒禮貌,回頭又道了聲謝。

 

「如果想謝我,可以告訴我妳的名字嗎?」

 

男孩還在喘,不過仍然笑容燦然。

 

「我姓陸,陸以軒。」

 

「林靜鷗。」

 

當男孩說完他姓陸時,林靜鷗腦子一片空白,後來聽到名字,才察覺原來是自己對 「ㄌㄨˋ」這個音太過敏感了。

 

「我是一中的,今年高三,讀書讀到快抓狂了,跟朋友一起出來打球,我朋友住妳們那一帶。」

 

「妳會在裡面待很久嗎?需要我在外面等妳嗎?」

 

 

 

如果要回去,應該是和媽媽一起了,陸以軒的自行車其實沒什麼用,林靜鷗道。

 

「不用了,我媽身上有錢,我們等一下可以坐計程車回家。今天,謝謝你了。」

 

林靜鷗向陸以軒點點頭,轉身就朝派出所跑去!

 

 

 

進了派出所,林靜鷗看見坐在一旁長椅上,正在發愣的媽媽,而沙發那裡有一對四十來歲的男女,女子的額頭上、手肘上都做了簡單的包紮,兩個人都是一臉寒氣。

 

「唉,林妹妹妳來了。」

 

裡頭值班的警察叔叔跟林靜鷗很熟了,叫得親切。

 

「來,這是張先生和張太太,他們說在路上散步,妳媽媽突然從後面追上來,拿手裡的皮包和便當鑰匙朝張太太狂砸,一面砸一面罵,這個不要臉的小三,敢勾引別人老公,我砸了妳的臉,看妳還怎麼勾引…….

 

「然後,張太太就成了現在這樣了。我把妳們家的狀況跟她們夫妻說了,他們說告不告,等看到妳再做決定。」

 

警察的話暗示林靜鷗,她的態度很重要。

 

林靜鷗也不是第一次處理這樣的事了。她轉向張先生和張太太,低著頭,故作怯懦地道。

 

「對不起,張先生張太太,我媽有時候情緒會不穩定,都是我們這邊的錯,張太太的醫藥費,我們會負責的。」

 

張氏夫婦沉默了一陣,張太太才又開口。

 

「林同學,妳家的狀況,我們都聽警察先生說過了,妳是很可憐,這麼優秀的一個女孩子,卻不得不被家庭拖累。但我們也不能因為妳可憐,就白白受這個罪,我們也很無辜啊。」

 

張太太道。

 

「妳白天要上學,沒人看著妳媽,怎麼不把妳媽送到療養院去,妳也能安心讀書?」

 

 

 

「我……我只有我媽一個親人了,我不能跟她分開,她也不能跟我分開……我會跟她溝通,盯著她吃藥,最近我晚自習次數太多,少跟她溝通,她才會這樣…….她很愛我,我說的話她會聽的,請張太太您大人有大量,高抬貴手…….

 

「妹妹,不是我們不通人情,我們也是在幫妳想辦法……聽警察說,妳媽不是第一次出事了,妳不讓她去療養院,萬一她出更大的事怎麼辦?我太太也不能白挨打……

 

張先生一開口,林靜鷗才發現,這個張先生氣質身形都有點像爸爸,難怪媽媽會認錯。

 

「如果妳送妳媽媽去療養院,我們可以不提告,妳自己想一想吧。」

 

 

 

聽見張先生堅持她必須送媽媽去療養院,林靜鷗很緊張,她膝頭一軟,朝張先生下跪道。

 

「張先生,今天的一切都是我的錯,我保證不會再有這樣的事發生了,拜託你們高抬貴手,我媽媽去療養院看不見我,她的病情會惡化的。」

 

「療養院的照護很專業,妹妹妳為什麼要那麼固執呢?」

 

「張先生,我們母女倆已經失去很多,不能再失去了,我媽媽吃了藥後跟一般人一樣,很正常,也很慈愛,今晚她是漏吃了藥,我會盯她吃藥的,張先生張太太,你們願意替我著想,跟我說那麼多,我知道你們是好人,好人積福積德,妳們會有好報的,拜託…….拜託你們了…….

 

林靜鷗急了,跪在派出所冷硬的地上,不住地磕頭。

 

 

 

張先生張太太看了彼此一眼,張太太嘆了口氣,道。

 

「不然,反正我也只是皮肉傷,人家的生活已經很困難了,老公,就自認倒楣吧。」

 

張先生尊重太太,也沒有表示太多意見,聽到事情有了轉機,林靜鷗抹抹眼淚,回頭從她媽皮包裡拿出三千塊,遞給張太太道。

 

「這是補償您醫藥費的,如果不夠,我再去領,謝謝你們,謝謝。」

 

 

 

幸好張先生和張太太人算不錯,他們知道林靜鷗家庭狀況不是太好,只抽走一張千元大鈔意思意思,張太太道。

 

「我就拿妳一張去去霉運,收個吉兆,其他的妳們母女拿回去生活吧。」

 

「謝謝你們,張先生張太太,太謝謝你們了,老天一定會眷顧你們,你們一定會有後福的…….

 

林靜鷗感動得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張先生和張太太互相攙扶著走了。警察走過來跟林靜鷗說。

 

「我們也覺得張先生說的有道理。林妹妹,妳可以這樣幫妳媽擦一輩子屁股嗎?」

 

「她是我媽媽…….

 

就算是一輩子,又有什麼不可以?

 

「不然妳也不用長時間把妳媽媽送去那裏,就當試試看,一星期兩星期都好,人家有經驗,真的比較專業,而妳也要讀書,怎麼兼顧妳媽媽呢?」

 

「謝謝你,警察先生……我媽她…..不常這樣的,只要吃藥就好了……

 

 

 

當林靜鷗扶著媽媽走出派出所,媽媽看向林靜鷗,紅了眼眶。

 

「靜鷗,媽媽是不是又讓妳難過了?」

 

林靜鷗深吸口氣,故作輕鬆道。

 

「沒有,都沒事了。只要媽媽以後好好吃藥,不要激動,我們就能好好的,好嗎?」

 

 

 

「對不起,靜鷗,我如果可以死掉,妳就不會這麼煩了……

 

說著說著,媽媽眼淚掉下來了。

 

「妳如果死掉,我這輩子就再也不會快樂了,知道嗎?」

 

林靜鷗語帶威脅。

 

「可是我會保佑妳的,會讓妳得到幸福的。」

 

媽媽一面走,一面在心裡喃喃地道。

 

 

 

 

uni2019 2020-11-08 12:27:15

哈哈,我也希望這邊有雨,套用一句某位寫道中的大姊大的口頭語,乾著呢~~~對了,好久沒去看天青了。

拜大統領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跟歷史上所有取代昏君後的第一件事情,撥亂反正!清君側!

跟天青說,我會去找他的~~~現在只因為多看了路南阿鷗一眼,分不出身。謝謝阿鷗,心領了!

版主回應
你不管天青也沒關係~~~
畢竟他和玄霄已經是神主牌了~~~
2020-11-08 12:48:15
uni2019 2020-11-08 07:37:17

本來想說快看第七集,然後想到留言板有時會有作者的下集預告...誰知道卻看到...高帽魔術...言重了~~~

版主回應
話說Biden當選了呢~~~
生活是不是雨過天青了~~~
2020-11-08 07:50:07
路痕 2020-10-30 10:37:16

這張照片真好看...

版主回應
謝謝
使用的軟體下一篇文章有介紹
2020-10-30 11:2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