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2 09:18:57陳跡

青衫隱63---雲家的遺傳

做個凡塵俗世孝敬岳父的好女婿後,我和夙玉再度回到青鸞峰。與山鳥為侶,麋鹿為伴,朝看日出,夕賞落霞,我打獵營生,夙玉學著織布。

 

生活,閒適自在。

 

然而,我們心裡都知道,這生活,不只是兩個人的世界,對於玄霄,我們是放不下,忘不了。

 

 

 

服下陽闕,不再怕冷的夙玉,常常望著天懸星河發呆,這青鸞峰的天空太過清澈,而我,也常常握著那枚送不出去的陰闕,馳神於霧淞雲海。

 

有時,我仍感受到襲上心頭,那股刺痛的寒意。但,我並未讓夙玉知道,所幸這青鸞峰遼闊,我有的是空間,在發作時,以獵山豬的名義,逃避夙玉的注意。

 

而我,掩藏得很好。

 

只是,發作的頻率越來越密集,身體,也越來越麻痛難當。

 

 

 

我的身體,似乎真的,出了問題。

 

難道,元敬道長所言屬實?我,可能會死?

 

即便如此,我的心裡,並沒有太多的傷悲。因為,看著夙玉的身體越來越健康,還有什麼比這更值得快樂?

 

 

 

只是接下來,有好一段時間,夙玉臉色又恢復了蒼白,吃得少懶得動,吃不下山豬肉或溪蝦,一吃就吐,弄得我不知所措。

 

難道,陽闕沒有用,望舒寒氣又發作了?

 

 

 

「……只吃水果和青鸞草怎麼夠呢?妳越來越瘦了.......

 

.......難道.....妳的陰寒之氣又發作了?

 

「怎麼辦?陽闕已經沒有了.......我,再去找柳世封,問他還有沒有辦法.......

 

只恨自己書得得不夠多,不知道該怎麼辦。玄霄已經那樣,我還能活多久也不知道,夙玉,千萬不能有事。

 

不過,雖然臉色差,但夙玉的神情並不痛苦,有些奇怪。

 

 

 

「……不會有人有辦法的.......找柳世封也沒用......

 

夙玉坐在床沿,憂愁地說。

 

「……天青.....我沒法再照顧你,你要自己洗衣服了....

 

 

 

「不會的.....夙玉,不許妳這樣說,妳會好起來的......

 

我為自己的無能而心亂如麻。

 

 

 

「…….如果我好不了,你可以再和別人在一起…….

 

她撫著我的亂髮,似乎真的交代著遺言。

 

 

 

「我只想跟妳在一起……」

 

如果我真的會死,這是我最後的願望。

 

 

 

「你只想跟我在一起,無法接受別人麼?

 

夙玉睜大眼睛。

 

「……如果還有別人,也想跟我們住在一起呢?

 

 

 

「那我就給他建個樹屋…別要吵了我們………唔,是誰?二哥嗎?

 

我愣愣地問。

 

 

 

「二哥過不慣這種山居生活的…….你怕吵嗎?這人肯定吵。」

 

 

 

「…….他是誰?敢吵我就剁了他餵山豬!

 

我打定主意,不管是誰,都不能破壞我們現下平靜的生活。

 

 

 

孰料,聽見我的話,夙玉突然哭了起來!

 

「你…….想剁了他……想剁了他……嗚嗚……..

 

 

 

這下,我慌了手腳。

 

 

 

「我……我開玩笑的……對不起,對不起…….夙玉…….他是你的朋友嗎?

 

 

 

「不是……」

 

夙玉抹著淚,搖搖頭。

 

 

 

「…….那妳幹嘛擔心我剁了他?

 

今天的對話有些莫名其妙。

 

 

 

「但是……但是…….他是你的孩子啊……..

 

夙玉大哭起來。

 

「……..你已經很慘被你爹趕出門了,你還要這麼對他……..

 

 

 

「什……什麼?孩子?

 

我愣住了,一時反應不過來。渾身就像寒氣反噬一樣僵住不動。

 

 

 

......小天青......在這裡嗎?

 

許久之後,我才回過神。低下頭,用大手蓋住夙玉的小腹。

 

我從來,沒有想過,也未曾預料到,我,雲天青,有了孩子?有一個像我一樣,只是小了一點的人,要叫我爹?

 

 

 

「…….他聽見了,你要拿他餵山豬!

 

夙玉又淚又笑。

 

 

 

「不……才不!我…….要拿山豬來餵他…….他肯定高興…….

 

我控制不住地顫著聲音,抱住夙玉。

 

「夙玉……妳說的……是真的嗎?我……不是在作夢嗎?

 

太誇張了!我像從一個世界,踏進另一個世界。

 

 

 

「你會……像你爹對你那樣對他嗎?

 

夙玉戰戰兢兢的問。

 

她是認為趕小孩出門這件事,是我雲家的遺傳嗎?

 

 

 

「怎麼…….怎麼會呢?........那傢伙長得那麼可愛………」

 

 

 

「你怎麼知道?

 

 

 

「…….不管像妳像我……總是人見人愛……」

 

 

 

「…….自吹自擂,也不害臊!

 

夙玉粉拳朝我胸膛一搥。

 

 

 

「我…….我要好好想想,好好想想要做些什麼…….我……我要當爹了…….

 

置身新世界的我興奮得無以復加!長劍竄出,我跳了上去,在青鸞峰上盤旋飛舞,好幾次差點掉下來!

 

 

 

接下來的日子我更忙了,夙玉決不能操勞,所以連洗衣織布這種事我都攬了下來。我的衣服越洗越白,功力進步不少。另外,一有空檔,我便進入更深的山裡,採集補藥,給夙玉補身。

 

還有我那虎頭虎腦的兒子!

 

另外,樹屋也得建,那裡可以做為他的秘密基地,藏他心愛的玩具。

 

 

 

這天,我出遠門回來後,發現夙玉正在搬動柴薪。

 

「夙玉……妳幹什麼?

 

我連忙接手。

 

「大夫說,妳不能搬重的東西…….想怎麼,我來就好了。」

 

 

 

「我想升爐火…….

 

她抬起頭,水盈盈的雙眼仰望我。

 

「……有點冷…….

 

 

 

「……冷?

 

我抱著柴薪,怔了一會。

 

窗外正是草長鶯飛的暮春三月。

 

 

 

「嗯……你快升火吧,小傢伙把我的養分都給吃掉了……」

 

夙玉開著玩笑,坐到火爐旁等我。

 

 

 

我升起了火,慢慢將柴薪投入火焰之中。

 

即將入夏的時節,不該覺得冷。

 

我曾想過夙玉的身體才剛復原,小傢伙會不會消耗她的體力?

 

看來,我的擔心似乎成真。

 

 

 

「嘿.....

 

夙玉拉了拉我的衣角。

 

.....爹爹怎麼了?不說話?

 

 

 

我沒有回答,持續著動作,直到懷裡的柴薪全都被火焰吞噬。

 

如果,小傢伙的存在,會讓夙玉的身體惡化,那怎麼辦?我希望,我不要面臨那樣的抉擇。

 

可萬一我必須面對呢?

 

我能像放棄玄霄一樣放棄他麼?

 

 

 

「怎麼了?又不開心?

 

夙玉挪了挪自己的位置,靠向我身側。

 

 

 

......妳真的覺得冷?

 

我側臉,看夙玉一眼。

 

 

 

「嗯.....剛才,可爐火升起,我便不冷了.......

 

 

 

「手伸出來......

 

我命令道。握住夙玉的手,我將真氣透過手心傳給她。

 

心頭又是一陣猛烈針刺,我不禁顫了一下!

 

我知道自己這樣做,也正在消耗自己的生命能源,但我別無選擇。

 

 

 

幸好,夙玉沒有發現異狀。

 

 

 

 

.......這樣呢?

 

我持續問。

 

「我們出去試試.......

 

 

 

.....好。」

 

我放開夙玉的手,將她扶起。打開房門,走進屋外夜色。

 

 

 

「還冷嗎?

 

我站在夙玉身後,問。自己卻發著抖。

 

好冷。

 

 

 

「嗯,不冷.....沒有火也不冷了......

 

夙玉回頭,朝我綻出一絲無恙的嫣然微笑。

 

 

 

......現在是四月......方才又是白天,妳真覺得冷?

 

臉因凍而僵,我蓄意與夙玉保持距離,以免她看出什麼來。

 

 

 

...........

 

「不過,這裡是青鸞峰,地勢高,又有出岫的雲氣,自然不比平地暑熱......你在想什麼啊.....

 

夙玉示意我安心。

 

.......我都服了陽闕,還會有事麼?

 

 

 

.....妳現在體質不一樣.....我只怕.......

 

「沒事的.....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相信我,嗯?

 

 

 

也許,夙玉覺得冷,那只是偶然吧?為了小傢伙,我必須這樣相信,相信他的存在不會對夙玉的生命造成威脅。

 

他,是我們的孩子,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只是,漸漸地,夙玉在睡夢中,會毫無意識地往我懷裡鑽。漸漸地,她無法在屋外久站。

 

接著,夙玉會不自覺地發抖,起出阮慈送她的毛裘,並老是挨著火邊坐。

 

四月、五月,越來越熱的天氣,夙玉的身體,卻每況愈下。

 

 

 

雖然夙玉仍極力笑語不斷,但她的轉變,我全都看在眼裡。我無法再欺騙自己。

 

 

 

我持續耗損自己的真氣,希望能改善夙玉的狀況。以致我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寒氣發作的頻率也越來越高。

 

 

 

......回瓊華派.......

 

管他什麼生靈浩劫,我再也無法忍受!

 

.......也許......放了玄霄,羲和劍會有辦法!

 

 

 

.......你瘋了嗎?我們是瓊華叛徒,回瓊華,只有死路一條!

 

夙玉阻止我。

 

......如果瓊華派有辦法,會放任玄霄封在冰層裡麼?

 

 

 

 

「那麼?我該怎麼辦?夙玉!陽闕沒有根除妳的寒氣,又回到了之前的狀態!

 

我重重吐了口氣!

 

............消耗著妳的能量.......妳的體力,再無法與陰寒之氣抗衡!

 

 

 

「不.....沒有過去那樣嚴重......陽闕的力量仍在,只要小傢伙呱呱墜地,我就能恢復.....

 

夙玉試圖說服我。

 

 

 

「如果......如果,妳熬不到那時候呢?......

 

我焦躁地,在室內走來走去。

 

難道到頭來,我仍得面臨抉擇?再一次抉擇犧牲自己摯愛的人?

 

 

 

......不會那樣的!

 

彷彿看穿我的心思,夙玉語帶惶恐!

 

 

 

「我們都不知道會怎麼樣......所以,任何情況都有可能發生,包括,我無法承受的情況......

 

我幾乎就要脫口做出可怕決定。

 

 

 

 

.....天青......我有辦法......

 

情急之下,夙玉過去的某段記憶突然呈現在眼前。

 

......瓊華沒辦法......也許蓬萊有?

 

 

 

.....蓬萊派?

 

這三個字,轉移了我的注意力。

 

 

 

「嗯......我和蓬萊派的凌虛前輩有過交情,也許他會知道該怎麼辦.....

 

「他和師父輩分相當,道術淵深,也許,他會知道怎麼辦......

 

 

 

.......好,我們去蓬萊!

 

為了夙玉,為了小傢伙,我必須把握任何機會!

 

 

(悄悄話) 2018-01-22 15:4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