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8 12:25:22陳跡

青衫隱55---住在青鸞峰

 

 

當夜,夙玉便睡在我懷裡。並非我趁人之危,我只是害怕,她在睡夢中凍死過去,我只能用自己的體溫,溫暖著她。

 

她的身體好冰,我就像抱著冰塊睡覺。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著,一整夜,我極力壓抑。

 

因為得分心壓抑,我一夜沒睡。

 

 

 

夙玉也沒睡好,在我懷裡,她不斷叫著玄霄的名字。

 

她夢見玄霄了,是嗎?玄霄給她的傷害很大吧?

 

而我呢?我曾答應玄霄永遠不會離開他,我是不是也傷害了他?

 

我們非得這樣彼此傷害麼?

 

 

 

「夙玉......夙玉......

 

我將夙玉從噩夢裡解救出來!低下頭,著急地看著她。

 

......妳怎麼了?

 

 

 

「我.......

 

醒來後,夙玉四處望望,柳世封和阮慈仍睡著,小傢伙睡在阮慈懷裡。

 

破屋內一片平靜。

 

 

 

「我怎麼了?

 

 

 

「妳不斷重複著夢話.....我以為妳因為失溫,失了神智......

 

見夙玉對話如常,我微微鬆了口氣。

 

 

 

......我,重複著什麼話?

 

夙玉搖搖頭,想讓自己清醒些。

 

 

 

「妳.......

 

我躊躇了一下,最後沒說。

 

......沒什麼。」

 

 

 

......我不覺得冷.......

 

夙玉岔開話題,我想,她大概也知道自己昏迷時,喚著的是誰。

 

.....天青,你一夜沒睡麼?

 

 

 

....我怕柴火熄了......

 

我扶住夙玉,一面,又丟了幾根樹枝進去。

 

小屋靜謐了一陣,除了火堆裡傳出的嗶啵聲。

 

靜謐也許是因為,我和夙玉,各自想著什麼。

 

 

 

不久,柳氏夫婦也醒了,也該是離開的時候。

 

 

 

「夙玉,妳還冷麼?

 

阮慈見夙玉仍緊挨著我,又知我為了看顧火堆,一夜沒睡,於是解下身上毛裘,遞給夙玉。

 

「這是娘家送我的狐裘,值一兩金子,不貴,不過穿著它,我在隆冬也冒大汗,想來材質是不錯的.....妳穿上吧.......

 

 

 

.....這,這太貴重,我不能收......

 

 

 

......請妳一定要收下.....讓它幫天青分憂......

 

阮慈道。

 

「它對妳比對我來說,有用多了.......

 

 

 

也許怕我辛苦,阮慈這麼一說,夙玉便不再推辭了。

 

其實夙玉的寒氣是自內而發,狐裘只不過能隔絕外在寒氣,幫助不大。

 

但聊勝於無。

 

 

 

「嗯.....真的溫暖多了......

 

夙玉微笑道。

 

每每見到她的強顏歡笑,我的心就會揪成一團。

 

 

 

穿著狐裘,我扶著夙玉,走出獵戶小屋。朝雪已霽,我們送別柳氏夫婦。

 

 

 

「天青兄,待夙玉身體好了......你們可得再來壽陽縣看看夢璃。也讓我們夫妻盡盡地主之誼.....當然,陳年蜜酒絕對少不了的......

 

柳世封熱情地招呼我。

 

我轉頭看夙玉。

 

夙玉,能好麼?

 

一定可以的,不是說有陽闕了麼?

 

 

 

「會的,我們一定會去!

 

我加重語氣,也增加自己的信心。

 

會的,夙玉的身體,一定會痊癒的。

 

 

 

就這樣,偶遇的柳氏夫婦,踩著四道足跡,漸漸消失在山間雪道裡。

 

 

 

......天青....

 

夙玉朝我伸出手,想到什麼似地,卻又硬生生收回。

 

......別這麼愁眉苦臉,我喜歡你笑的樣子......我還記得第一天上瓊華看見你.....你的笑就像陽光,好閃亮......

 

 

 

.....而妳,就像後山那一樹鳳凰花,那麼溫暖........

 

我淒然一笑,握住她冰一樣的手,貼上我的臉頰,她抗拒,怕凍傷了我,但我不管。

 

......妳、我、玄霄.......難道,我們回不去從前了麼?

 

 

 

......天青......我安於這樣的命運。上天注定了我來日無多,可有你陪伴,這就夠了.......不需要改變些什麼......

 

夙玉用極其溫柔的話,暗示我別去那危險的淮南王墓。

 

「我寧願有你的一天......也不要犧牲你而換來的永遠.....

 

 

 

.......夙玉......

 

「我命由我,不由天.......人生只有選擇,沒有注定.......

 

我的語氣沉穩。

 

一路走來,經歷這麼多事,讓我變得沉穩。

 

......是好是壞,我對自己的選擇,從來就不曾後悔.......

 

 

 

 

夙玉凝視著我,眼底滿是憐惜。

 

「天青,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和你一樣從不後悔。但我知道,這一生中,最不後悔的決定,是和你一起,離開瓊華………」

 

 

 

御劍,我帶著夙玉回到青鸞峰。

 

就在那裡,我見過夙玉最燦爛的笑容。

 

 

 

獵了一隻山豬,升起火,交給夙玉慢慢烤。讓她可以一面偎著火堆,然後,我捲起衣袖,開始建造屬於我們的小屋。

 

這時,望舒劍在我的手上,成了鋸子,成了鑿子,成了斧頭,又劈又削又砍!

 

宗煉師叔若是看見,肯定會哭吧!

 

 

 

沒有屋子可以遮風避雨的這幾天,我們就在石沉溪畔的山洞裡暫時棲身。

 

 

 

山洞很深,曲折蜿蜒,但我從小玩到大,哪裡該彎,哪裡積水,哪裡乾燥,我熟門熟路。

 

我告訴夙玉,這叫石沉溪洞,原是山豬的巢穴,不過山豬很有靈性,一聞到我的味道,知道天敵來了,通通跑光光。

 

 

 

兩三天後,靠著石沉溪,我們的小屋終於落成。

 

 

 

「當然跟夙玉妳家不能比.....也跟我家不能比.....更不用跟瓊華宮比了,但總之是我親手搭建的,夙玉妳喜歡嗎?

 

我興奮地說。

 

這是我第一次建房子,很有成就感。

 

 

 

「喜歡......好開心.......

 

 

 

「我已經想好了......這裡放個櫃子堆雜物,那裏放個櫃子放夙玉的衣服......地板中間破洞用來升火......那個鋪滿乾草的地方,是我們的床......

 

我比手畫腳,津津樂道。

 

......乾的青鸞草可以隔絕寒氣,我也拿它來做屋頂.......

 

 

 

床只有一張,我和夙玉一起睡,自然不過。因為,以夙玉的狀況,若獨自睡可能被凍死,我實在不放心。

 

無關男女之防,我只是抱著夙玉睡,給她溫暖,再沒其他。

 

除非她心甘情願,否則,我不會強迫她任何事。

 

 

 

屋裡總有一堆火焰熒煌,保持溫暖。若再不行,我便度真氣給夙玉,希望她不至於太難過。

 

日子就在平靜中過了半個月,瓊華弟子不若我們的預料追擊而來。

 

可以想見那一役,瓊華派犧牲之慘烈,才會無暇顧及我們這兩個叛徒。

 

玄霄、夙瑤、師父、宗煉,還有玄霖他們…….不知如何了?我不忍卒想。

 

 

 

......夙玉.......妳在屋裡待著,我去獵山豬......

 

這天一早,我給夙玉過完真氣,便道。

 

 

 

......屋裡還有肉乾呢.....打這麼多山豬,一時也吃不完......

 

夙玉披上狐裘。

 

 

 

......那些不夠......我走了......

 

「對了.....水我已經提滿了,柴薪在屋外,我也新添滿了,可以抵用個四五天,肉乾在櫃子裡,我已經用望舒劍切好了,這樣比較好入口.....望舒劍留給妳,若有需要,夙玉妳自己動手,可以嗎?

 

我慇勤交代一些不放心的事。

 

因為,我的心裡,有著不得不去做的其餘打算。

 

我希望我能成功,然後不著痕跡地回來,以免夙玉擔心。

 

我這般希望著。

 

 

 

「我知道了......

 

夙玉沒察覺有異,點點頭,坐在火堆前。

 

 

 

走出門時,我又刻意回頭,看了夙玉一眼。

 

夙玉對我笑。

 

我希望我能平安回來。

 

如果不能,我希望能記住她此刻的笑容.......

 

 

 

淮南王墓。

 

原來這個地方並不難找。

 

 

 

它的上空,瀰漫著強大的黑氣,終年烏雲遮掩,四周長滿陰濕的植物。

 

這黑氣當然不是烏雲造成,而是墓中強大的妖氣,將白雲也盡皆染黑。

 

墓裡到底,有著怎樣的可怕存在?

 

 

 

我知道夙玉不放心我到這裡來。

 

但,為了夙玉,還有玄霄,就算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我都要試。

 

 

 

無懼墳塚的沖天妖氣,我獨身一人,進入墓室!

 

 

 

 

林步竹 2018-01-18 23:07:12

其碼後繼有人會讀的。讓其他讀者錯過了機會,我覺

得甚是可惜!

林步竹 2018-01-18 22:48:08

以美麗陳跡的生花妙筆而言怎麼會把《射手之箭》下

架了?妳跨界的寫實作品也同樣是一流的,值得一讀

再讀。

版主回應
我覺得大家應該看完了.所以就下架了.還會有人想看嗎??? 2018-01-18 22:49:48
林步竹 2018-01-18 20:00:07

故事很精彩,富含哲理,再加油!

版主回應
謝謝你。 2018-01-18 20:5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