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5 18:42:42陳跡

青衫隱52---帶我走

 

須臾幻境的日子,我很快地適應了。我對外面的世界已不抱任何希望,我告訴自己,這裡就是我埋骨的地方。

酒神前輩愛喝酒,這點和我臭味相投,我給他說說外界的見聞,他帶我嚐遍人間難得一飲的美酒。

反正日子長得很,閒來沒事,酒神教我仙術,偶爾我當他的仙童,替他運一車美酒,前去拜訪他的拜把兄弟,財神。

財神前輩住的地方,和酒神很不一樣。那兒金碧輝煌,所有的圍牆宮室都是由黃金打造,寶石美玉裝飾,常刺得我睜不開眼,要好一段時間才能清晰視線。



「以前進來的瓊華弟子啊,他們對酒沒興趣。但見了這裡,多半極盡所能,挖去一塊磚,扛走寶桌、寶箱,能帶走的都想帶走,修真不專,才會死在我的錢雨之下啊.......

財神前輩一頭白髮,一身金黃色錦袍,袍上藻紋以金銀絲繡上,還綴了不少人間罕見的寶石。

 


「我也喜歡寶石,不過我覺得,寶石還是要拿來篆刻,才能體現它價值啊。」

我說。

所以,常常是財神和酒神前輩一起喝酒,我給財神前輩每堵金牆上刻對聯、詩句,還有瑪瑙、琉璃、翡翠寶印,讓財神前輩的家少一些銅臭,多了些藝術價值。



「下次回天庭覆命時,挑一堵牆上去進獻玉帝吧。」

酒神建議。

「你每次都運滿一箱箱世間罕見的金銀珠寶,可我看玉帝老是皺眉頭,似乎不喜歡。」



「是啊,我這些在人間是寶貝,在仙界卻是無用。」

財神道。

「這樣吧小子,下次回天庭,我帶你去,你親自在玉帝面前完成你的作品如何?



「晚輩是人不是仙,哪敢去天庭?

我口上謙虛,事實上是不想去。

我對修仙一點好感都沒有。




「你不是去過瑯嬛書齋麼?那表示你很有仙緣哪。」

酒神插嘴。


「唉,我說實話,是一刻也捨不得酒神前輩......的酒啊......哈哈哈.....

我顧左右而言他。




「你這小子怎麼這麼會說話?

酒神前輩龍心大悅,了拍我的臉頰,像拍著孩子。



「而且,你還不喜歡我的錢.......這樣的人,才不會被財富所使役....

財神道。

「你比以前進來的瓊華弟子都像修真者啊......



「這小子雖然仙緣深重,但對於娑婆世界的七情六慾卻未能參透,濁了氣,殊為可惜......

酒神搖搖頭。


 

仙緣對我來說沒什麼意義,我也沒說我氣很清啊?




「兩位前輩別想太多了,我們喝酒吧.....

我忙給他們空了的酒杯倒酒。



也不知道過了多少這樣悠閒的日子,我學了酒神絕學,還學了財神的傾國銀彈波,成天在須臾幻境裡灑酒灑錢。



我願終老此鄉。只是酒神和財神商量著我塵緣未盡,想把我送出須臾幻境。


 

難道,你一點也不想再見玄霄,或者夙玉?




酒神前輩擊中我的致命傷。也許,瓊華派已經開始網縛妖界了吧?

也許,事情已經結束。玄霄和夙玉已經升仙去了?

也有可能事情失敗,玄霄和夙玉賠上性命?



在須臾幻境裡,我能躲一輩子,不去面對嗎?

以我現在的術法造詣,或許能夠為他們做些什麼。



於是,我答應了兩位前輩。並允諾若有緣,處理完紅塵俗事,我將求師父,再度送我進來。




乘著仙波光束離開須臾幻境後,當我再度立於瓊華派的舞劍坪,看到的卻是一片紫色的天空!

 


在我的身邊,有好多長著黑色翅膀的魘妖,和我的同門師兄弟鬥成一團!

血色四處噴濺,瓊華派白色的制服都染成了紅色!



原來,我正好趕上這場人妖大戰!

只是,該殺誰呢?我明明是瓊華弟子,但我能昧著良心殺害魘妖麼?



........不要打了!

我拉開喉嚨死命狂喊,但於事無補。我扯開許多鬥成一團的師兄弟與魘妖,但他們殺紅了眼,對方不死絕不罷手!

白玉鋪成的瓊華派,此刻見來宛如浴血煉獄!



我該怎麼辦?

抬頭看天,我看見師父太清與界主蟬幽盡使生平絕學,以死拼搏!

低頭看地,我聽見一陣呦呦嚎哭聲!




一隻未成人型的小魘妖,落在舞劍坪中央,隨時都可能被踩死!



我殺出重圍,開出一條路,直奔小魘妖。我抱起她,仍呦呦怪哭!

這麼小的魘妖,也哭著想要活下去,何況是其他人呢?

這場殺戮根本就是錯誤,為什麼要任他發展下去?



「天青,殺了那隻小魘妖!

我身旁傳來不知哪名師兄弟的聲音。




.........我不要......

我抱著小魘妖,她的哭聲,她顫抖的身體,讓我重新燃起鬥志!

這場殺戮雖亂,我知道我該做的事,就是保護她!




「天青.....你竟敢包庇魘妖......

這一遲疑,指責紛至沓來,身邊的師兄弟都因殺戮失去理性,朝我直攻而來!

頓時,我成了箭垛!因為我是瓊華弟子,魘妖要殺我;因為我包庇小魘妖,師兄弟要殺我!



對攻擊者的手下留情,讓我渾身是傷。鮮血染紅白袍,甚至幾度讓小魘妖置身極度危險的境地!

於是我知道,講理已經無用,這場殺戮,只能用殺戮來阻止!



這是個痛苦的決定,但我別無選擇。我盡使生平所學,不管對方是誰,想要殺我懷裡的孩子,一律格殺!



捲雲台上,一道金色的光芒環住玄霄和夙玉,他們祭起的雙劍衍生出更多金光,網縛住妖界入口!




.......師哥!

我縱聲大喊,希望玄霄能住手,讓妖界離去!




「天青?

玄霄與夙玉不約而同朝我這裡望來,金光一陣閃爍,他們對我的出現,難以置信的訝異。



.......收起雙劍,讓幻暝界離開!

我望天大喊著。



「混帳,殺了你懷裡的小魘妖!

身邊又有師兄弟欺上!魘妖對我的攻勢也像排山倒海!



「師兄.....你看見了,我們去救天青吧!

夙玉回過頭,看著玄霄。

 

 

 

玄霄躊躇了半晌,終於還是做下決定。



.....叛徒,一個就夠了。這是他自找的,與人無尤!

玄霄說完,又專注在羲和劍上,金光再度大盛!

 




我暫時沒能將注意力放在他二人身上,忙著應付我身邊如潮水般的攻擊者!




......玄霄.......

是夙玉的聲音。

......既然你不願收手,就由我收手吧!



我聞言一驚!如果不是同時收手,雙方都會被劍氣反噬!



「夙玉!

在望舒失去劍芒的同時,我和玄霄同聲大叫!



夙玉提著望舒劍,朝我的方向急墮!



刻不容緩,我使出傾國銀彈波,用錢將身邊所有的敵人全都砸死,空出另一隻手來,接住夙玉!



幻暝界洞口與捲雲台相接處開始劇烈震動!地面裂開!

幻暝界口與捲雲台有了裂隙,金色的劍網逐漸暗淡!

幻暝界正在遠離!



......!

玄霄與羲和周身罩著刺眼的紅色光芒,像火燄一樣!



夙玉的身體,好冷。

 



.....夙玉......

我焦慮地看著她,不知該怎麼辦。




「帶我走......

夙玉睜開眼睛,虛弱地道。




......夙玉.......妳決定了麼?

我無法下決定。因為我知道,我一旦帶她走,她可能會寒冰反噬而死!

而玄霄也會死。




......帶我走吧......

夙玉重申著。

.....別讓我和玄霄......白白犧牲.......



這是個沉痛的決定,救了剩下的瓊華弟子與魘妖,我可能失去夙玉和玄霄。

但我沒得選擇!



面對這令人無法置信的變局!瓊華弟子,鋪天蓋地朝我和夙玉湧來!

叛徒!



......走開!

為什麼,事情會走到這個地步?既已走到這地步,為何又要苦苦相逼?我悲憤想著,以爐火純青的上清破雲劍,將接近我們的一切生物全部腰斬,扶著夙玉躍上長劍!

長劍騰空!我讓夙玉緊靠著背,手中,抱著受傷的小魘妖!



......天青......

玄霄火霧焚身,痛楚難當!他喚著我的名字,用盡對抗陽炎之餘的所有力量!



......師哥.......

我看著玄霄。烈火中的身影令我目眩!我知道他此刻同樣需要我。但,我只能選擇救一人!

 


我的身體顫抖。手足之情與愛情,撕扯我的心。面對玄霄的痛苦,我只能無計可施。

低下頭,我眷戀不捨地看著夙玉。





......對不起......

 


御劍離去前,我艱難地迸出這句話,朝玄霄。

我知道,自己曾經承諾,不管玄霄變成什麼樣,都不會離開他。

我知道,這一離開,幾個月來的朝夕相處,心有靈犀,恩與怨,迷惑與癡纏,從此兩斷!



在我背離玄霄的同時,一輪炎陽墜地,喚聲隱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