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5 13:18:45陳跡

青衫隱51---你真的是瓊華弟子嗎

這就是我最後的下場麼?宗煉師叔說了,進入須臾幻境根本不可能出去,那麼,我是註定死在這裡?

 

黑暗很深,很深我跌了約莫一刻鐘卻還沒到底,肯定摔得粉身碎骨!

 

連引我進門,對我照顧有加的宗煉師叔,都不肯拉我一把。

 

 

 

我對許多事都太不在乎,令很多人為我傷心,這就是報應麼?

 

我應該聽父親的話,好好讀書,考取功名,負起雲家子孫責任,光耀雲家門楣,裴師父也不會因而離開我。

 

我應該聽師父的話,好好練功,也許還能幫得了玄霄和夙玉,玄震也不會死。

 

我違背自己的承諾,要好好保護夙玉,一生一世。

 

我辜負了玄霄,他為我做了那麼多,我卻什麼也無法為他做。

 

雲天青,即使無心,你的罪惡,仍是萬死難贖。

 

 

 

毫無心理準備,我在一剎那間就必須面對死亡。我還年輕,還有很多事沒做,很多話沒說。

 

只是,有什麼好說的呢?師父不會改變他瓊華升仙的信念,玄霄也不可能因為我就不聽師父的話,至於夙玉,說得再多,她最愛的還是玄霄。

 

我死了,就像死了一隻小螻蟻,渺小得無法改變任何事。

 

 

 

我心已死,毫不掙扎。不知不覺中,下墜的速度越來越緩,在黑暗中待得太久,我已無法計算時間。

 

最後,我沒摔死,而是緩緩地,落在一片碧綠如茵的草地上。

 

我揉揉眼,適應一下光線。看不見太陽,這裡有光,只是不知光源在哪。

 

這裡,便是須臾幻境麼?景致卻和一般平靜的小村落無異。

 

我原以為,這裡一定有許多妖魔鬼怪在黑暗中伏擊,等著奪我性命。

 

 

 

等視力完全恢復,更出我意料之外的是,在這片廣闊無際的草地上,立著一幢小木屋。竹製的圍籬還種著象徵隱士的各色菊花,看來十分清幽。

 

怎麼?這個號稱永遠出不去的地方,還有人住?

 

從屋裡,一陣陣酒香飄了出來,刺激我的味蕾。

 

 

 

「有酒?

 

我對酒味極其敏感,既然摔不死我,就讓我醉死,上天也算厚待我了。

 

 

 

「有人嗎?我渴了,分我一些酒喝喝吧……..

 

我走向木屋,敲著柴扉。

 

 

 

許久,門才喳的一聲打開,出來的是一名身型矮小肥胖的老頭,大大的耳垂很有福氣,雙頰紅紅的,一身酒味,腰間懸著一只紅色大葫蘆,不像是壞人或妖魔。

 

他也是犯了重大過錯,而被關進來的瓊華弟子嗎?

 

我沒問,他是誰不關我事,我只想喝酒。

 

 

 

「終於又有人來了……..

 

老頭將我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而後嘆口氣,搖搖頭。

 

「小子生得倒挺人模人樣……可惜了……..

 

 

 

「可惜什麼呢老前輩?獨酌無友,是多麼寂寞的事啊……」

 

 

 

「你?你不是瓊華弟子嗎?我記得,瓊華弟子不喝酒,更說不出這麼有見地的話。」

 

老頭有些訝異。

 

 

 

「是啊,瓊華弟子有兩種:一種是喝酒的,一種是不喝酒的,我是前者。」

 

我知道他心裡想什麼。基本上瓊華弟子是不能喝酒的。

 

 

 

酒蟲一但纏上,我登時又忘了師父和玄霄的教誨。

 

只是,這又有什麼關係呢?我再也出不去了,要在這裡待一輩子,還能害到誰呢?

 

 

 

「是嗎?難道派規改了?

 

老頭喃喃自語。

 

「好吧,你想喝酒可以。我這些有些下酒小菜,但酒是不夠的,你得自己去找。」

 

 

 

「我去找………」

 

反正我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慢慢找。

 

「……..不過,我對須臾幻境不大熟,老前輩你告訴我該去哪找吧。」

 

 

 

「這片草原走到盡頭,是一片森林。森林裡有很多酒,你要湊足一百壺才能回來,知道嗎?

 

 

「我知道了,一百壺?那我真的可以醉死了……..不知道醉死的人,骨頭是什麼顏色的…….

 

我一轉身,喃喃囈語。

 

 

「你……真的是瓊華弟子嗎?

 

背後傳來老頭斷斷續續的醉語。

 

「還是,我終於喝醉了?

 

 

 

管他森林裡有什麼,反正我是已經死過一次沒成功,想再死第二次的人。我將裙巿塞進腰帶,無畏地大踏步而去。

 

 

「奇怪,派規什麼時候改了,我怎麼不知道?

 

身後老頭還在喃喃自語。

 

 

 

進了森林後,我才知道宗煉師叔的話是什麼意思。

 

 

 

森林裡,每株樹上都像結果子一樣,長著一壺一壺酒。從香味來判斷,那些酒口味各自不同,卻都醇香濃烈。只是,當我伸手要採,就會有妖怪從酒壺跑出來打我,那妖怪修為都跟我不相上下,我砍了一隻才得到一壺酒,這樣說,我必須砍一百隻妖怪,才能得到一百壺酒。

 

這樣一來,我何必醉死呢,就讓這些妖怪打死我好了。不過,我不要做饞死鬼。

 

於是,我將第一壺酒喝了。沒想到海量的我,竟喝了第一壺就路倒。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來時,光線變化不大。所以,我想應該不久吧?

 

神奇的是,森林裡的妖怪並未趁我昏厥時偷襲我。

 

更奇怪的事,當我伸手欲摘第二瓶,第三瓶酒.........妖怪就再沒出現了。

 

沒能讓妖怪砍死,我的心倒有些失落,也懶得追究原因。

 

順利湊齊一百壺酒,慢慢搬回木屋。

 

 

 

「……你回來啦?

 

當我搬完酒,老頭臉露嘉許的神色。

 

 

「我離開多久了?

 

我拭了拭汗,順口問老頭,須臾幻境的時間我不會算。

 

 

 

「須臾幻境裡沒有時間變化。如果是人界的算法,你在森林裡待了一個月。」

 

老頭伸手拿起堆在他身前的一百壺酒其中一壺,將它倒進自己的紅葫蘆裡,第二瓶、第三瓶……..

 

 

 

「什麼?一個月?

 

原來,我竟然睡了一個月嗎?我曾聽過千日酒的存在,無緣得飲,這三十日酒倒讓我碰上了。

 

 

 

已經一個月了。我想,玄霄和夙玉的傷應該痊癒了吧?這麼久沒見到我,他們大概漸漸忘了我吧?

 

這樣一來,玄霄是不是就能對夙玉好一些,夙玉會很開心吧?

 

然後,我可以多喝些酒,很快一輩子就會被我睡完而死掉吧?

 

 

 

「對了老前輩,我在森林裡發現幾具骷髏,那是誰的啊?也是瓊華弟子麼?

 

 

「是啊,他們想自己闖出去,反而被森林裡的妖怪殺死。」

 

 

 

「是這樣,那不就表示,我的本領比他們都要高,所以才能從森林活著回來?

 

 

 

「不是,那兩個人的修為已經趨近於仙了…你還差得遠呢….小子,你是不是邊砍邊喝酒啊?

 

老頭善解人意地道。

 

「他們是酒妖,你喝了酒,身上有酒氣,它們認同你,對你自然手下留情。」

 

 

 

「原來是這樣……..早知道就不喝了,我原來還想,就讓那些妖怪殺死我,這世上就少了一個禍害。」

 

我嘆了一聲。

 

 

 

「小子,一但進來就永遠不能出去,你可以慢慢等,反正總有一天會死,那麼心急幹什麼?

 

轉眼間,老頭腰間那個小葫蘆已經裝了三十瓶酒。

 

 

 

「嗯,前輩您說得是,不知前輩您等了多久?

 

老實說我並不想等太久。

 

 

「我啊,可能永遠等不到……」

 

又裝了五瓶。

 

 

 

「永遠?人生就是苦海,前輩您未免太可憐了….我想我應該很快吧?多喝些酒,轉眼大限一到,就能解脫了。」

 

說著,我順手拿起一壺酒,喝了一口。

 

 

 

轉眼間,老頭腰間的葫蘆竟把一百瓶酒全裝完了!

 

 

 

「前輩,你…….你的葫蘆……」

 

 

「你這才發現哪,我這葫蘆會喝酒哩……….小子,到底是什麼事,讓你這般萬念俱灰啊?

 

 

「因為我是個不守信用,又忘恩負義的人,這種人活在世上也沒什麼用處。」

 

 

「原來是這樣,難怪你會被丟進這裡…...不說了,先喝酒。」

 

老頭說完,長袂一揚,地上鋪設了一張油布,上頭有烤雞、豬頭、燻魚、炒栗子等下酒小菜,十分豐富。

 

一下子變出那麼多東西,老頭肯定是什麼仙之類的。

 

除了做人,還使役過鬼,和魘妖喝過酒,神仙聊過天,去過瑯嬛書齋,我雲天青已經不虛此生了。

 

 

 

於是,我和那位不知叫什麼仙的老頭一齊喝酒聊天吃東西。剛開始,我邊喝邊睡,睡了又醒,到最後好像生出免疫力似地,任他酒再烈,我也不會睡了。

 

老頭是個好仙,當我睡著時,他總會等我。等我醒後,提醒我睡前聊到哪裡。

 

 

 

就像和玄霄聊天一樣,大部分都是我在動口,說外界的事,老頭就靜靜地聽。他一直待在須臾幻境沒出去過,我所說的一切對他來說新奇得很,過去進來的瓊華弟子只會找他打架,沒人告訴他這些。

 

他的神情,從一開始的嚴肅甚至帶點敵意,到慢慢緩和,最後,甚至因我說的一些根本不好笑的事而發噱。

 

 

 

「你們雲家當了七代的官啊?真該換人做做看了。」

 

「行酒令啊?這樣聽起來喝酒變得更有趣了。」

 

「你那個裴師父是好人,他教你篆刻讓你有一技之長,讓你有機會進入瑯嬛書齋……如果他只教你讀書,你現在或許餓死了…….

 

「山豬肉真的那麼好吃嗎?

 

他雖沒吃過,也馬上變出一隻烤山豬。

 

 

 

「那個宗煉很奇怪,他幹嘛不親自收你為徒?你懂金石,不正適合拜在他門下?

 

「那個太清啊……腦子執念太深,沒有升仙的命。」

 

「你很有仙緣嘛,認識隱香山神,還去過瑯嬛書齋……其實真正的仙緣,總是在無機心處獲得。那些六大門派弟子卻怎麼也勘不破……..

 

「那個叫夙玉的真的有那麼漂亮?讓我瞧瞧……….

 

 

 

老頭取過一隻碗,將酒倒進去,喃喃持咒後,竟浮現出夙玉的臉。

 

 

 

「小子你眼光很不錯嘛…….你想不想出去再見到她啊?

 

 

「不了,我一向只會惹麻煩。再出現,只會徒增她的困擾。」

 

 

「你真的不想出去,想一輩子窩在這裡啊?

 

 

「反正我也出不去,前輩你這樣說是不是嫌棄我啊?

 

 

「我是看年輕人你還有大好前途,窩在這裡豈不可惜?

 

 

「我哪還有前途啊?我沒前途的…….

 

 

 

「那個叫玄霄的也長得很不錯,我看跟你挺匹配的,你為什麼不喜歡他啊?

 

 

「前輩,你看不出來我是男的嗎?

 

 

「我知道,玄霄也是男的,不過他可以喜歡你,你為什麼不能喜歡他?

 

 

「前輩,你喝醉了。」

 

 

 

「呵呵呵,你知道我是誰?我是酒神……天底下每個人都會醉,就我不會,清醒得很…….

 

 

「喔,原來你是酒神啊。」

 

 

「你怎麼這個反應?

 

 

「不然要什麼反應?

 

 

「你要討好我,我是神,可以帶你出去。」

 

 

「我不想出去。」

 

 

「你……….好吧,說說別的………」

 

 

 

「對了……跟男人接吻,和跟女人接吻有什麼不一樣啊?

 

 

「……..我怎麼知道?

 

 

「你不是親過玄霄嘛?

 

 

「可是我沒親過夙玉啊………」

 

 

「天啊……天啊,你真慘……難怪你不想出去………」

 

酒神別過臉去,急喝了一大口酒。





豈止不想出去?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打個酒嗝,狠狠地瞪著他。

 

 

 

林步竹 2018-01-18 19:33:44

故事很精彩,富含哲理,再加油!

路痕 2018-01-15 15:43:31

哈哈哈
你還真有想像力
竟然能生出這麼一個幻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