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1 20:18:36陳跡

青衫隱47—-讓我休息一下

不知過了多久,我的視線,觸覺,感官所能察覺的,只是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

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嗎?沒有冤魂,沒有鬼卒,沒有閻羅......什麼也沒有。

偏偏,我知道自己身體還有著知覺。往後的幾千年,幾萬年,就要在這樣無窮無盡的黑暗裡度過嗎?

我伸手,想攀爬著離開,我邁步,想奔走離開,離開這片黑暗,卻只是徒勞。

我不能,不能被這片黑暗困住,夙玉還在瓊華,她需要我。

師兄,醒來吧,快快醒來呀天青師兄,我們再去青鸞峰烤山豬,好不好?

夙玉的聲音回盪在耳邊,這讓我生出無比勇氣。

夙玉,我要照顧妳一生一世,我決不能,先妳而去!

「白灝在此,諸弟子聽我號令!

我急中生智,召喚魁召,想他們這些鬼鬼魂魂,一定能下得黃泉,把我帶回去。

不久,我的臉,被一陣急凍凍醒!

播仙鎮四周仍是一片黑暗,幾隻魁召聽見召喚來到我面前,卻不知下一步該做什麼,只繞著我的臉打旋。

我連忙坐起身。但見東方天空魚肚白漸露,仍置身在播仙客棧之外,衣裳全被夜露沾濕。

玄震靜靜躺在我面前,玄霄卻沒了蹤影。

微濕的衣衫加上魁召的溫度,讓我倍覺寒冷。

我只是暈過去,其餘,毫髮無傷。

他為什麼不殺我?

他走了,以後,想怎麼樣呢?

我不想再猜玄霄的心思,我從來猜不透他。

打從他殺了玄震,就是選擇了與我陌路。

對他來說,升仙比玄震的命來得重要。

不幸地,對我來說,玄震的命,比玄霄升仙重要得多。

為了玄震,我不能原諒他。

我走向玄震,跪在他身側,合十默禱。

這一輩子,玄震恐怕沒想過,自己會就這樣,死在玄霄手裡吧?

他一定有過豪情壯志,想獲得師父的器重,成為下一任瓊華掌門,升仙,做一代宗師,和夙瑤師姐,成為人人稱羨的仙侶......

可是,身為首席大弟子的尊嚴,在玄霄的光芒萬丈下顯得黯淡,他的心情總難獲得平靜。

「大師兄,你安息吧,師弟天青我,這就帶你回瓊華。」

朝著玄震屍身行一叩首大禮,我抱起冰冷的他,祭起長劍。

破曉的第一道陽光正探出頭來,照亮我們回瓊華的路。

回到瓊華宮,天未大亮,我朝師父的寢殿走去,路上,我一直抱著玄震,沒有放下。

進了寢殿,我跪在師父面前,將玄震的屍身,靜置在潔白無瑕的白玉地面。

「天青,這.......

披衣而起的師父很是意外,他看著玄震的屍身,呆了半晌。

「這到底......怎麼回事?

「大師兄死了.......

我的語氣恍恍悠悠。

「玄霄呢?怎麼沒有一起回來?

師父問。

我沒有回答。

師父蹲下身子,檢視玄震傷口。

「羲和斬,是玄霄?

「到底怎麼回事?玄霄為什麼要殺玄震?你們不是下山對付魘妖?怎麼會自相殘殺?

「幻暝界輔奚仲用計,讓師哥現出翅膀,玄震師兄看見,想回瓊華宮揭發.......師哥於是滅口.......

我不會替玄霄隱瞞。我說過,玄震的事,我不能原諒他。而玄震,也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原來.....這就是幻暝界引出玄霄的真正目的。」

師父深吸一口氣,閉眼沉思。

「這麼說.....玄霄已經知道他的真實身分?

「是。」

「他人呢?

師父的語氣恢復一貫冷靜。

「不知道,我醒來後,師哥就不見蹤影。」

「他殺了玄震,卻放過你?」

「我不會因此原諒他。師父,大師兄罪不致死。」

我神情凝重,心裡也是。

「玄震的死,我自有定奪.......天青,你回弟子房休息去吧。昨晚播仙鎮發生的事,不許對旁人洩漏。」

師父交代。

「是。」

領命後,我回到空無一人的弟子房,只覺得好累,看著燭光明明滅滅,卻睡不著。

為什麼我和玄霄之間,會變成今天這樣?

我將目光投向過去玄霄睡過的,空蕩蕩的床。

天亮後,師父在正殿召集所有瓊華弟子,宣佈玄震死訊。

「玄震死於幻暝界之手,為除妖而殉道,堪稱所有瓊華弟子的典範.......

話一說完,底下起了一陣騷動,咒罵幻暝界的言語不絕於耳。

當師父這樣宣布,原本必恭必敬地低頭的我,不禁訝異地抬起頭來看著他!

不,不是這樣!玄震不是幻暝界殺的!

「師兄.....你怎麼了?

夙玉正站在我身旁,她察覺了我的失態,低聲問。

我怔然看了她一眼,還沒弄清楚到底是什麼狀況。

「而玄霄為了報仇,還留在山下掃蕩剩餘的幻暝界妖眾。剷除魘妖,為玄震報仇,是身為瓊華弟子責無旁貸的事。」

師父.....師父他怎能這樣說?那不是事實!

怎能為了激起全派的公憤,而讓玄震死得不明不白?

其後,師父又說了許多場面話,厚葬玄震之類的,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玄震要的。

有許多師兄弟湊近問我,那隻幻暝界輔長得什麼模樣,見到他一定要為玄震報仇,將他大卸八塊云云,我一句也沒回答,只是看著師父。

說完,師父將目光投向我,在我們四目交會之際,我不禁打了個寒顫!

「天青師兄………玄霄師兄一個人面對那些魘妖,會不會有危險?

散會後,成了大弟子的夙瑤協助師父,處理玄震的後事。舞劍坪上,夙玉纏著我,玄霄沒回來,她很是牽掛。

「我們下去幫他好不好?

我看著夙玉,心裡一陣酸楚。

她什麼也不知道,為了隱瞞真實身分可以殺死玄震的玄霄,為了升仙可以一任玄震死得不明不白的師父,她的眼睛靈活閃耀,仍是一派天真。

我呢?我可以嗎?為了師父,為了玄霄,對這一切裝聾作啞?

一個是師父,一個是師哥,我的心前所未有地沉重,夙玉,妳知道麼?

不,現實永遠是醜惡的。一切就由我一個人承擔,夙玉,我希望妳永遠也別知道。

我一把將夙玉擁入懷裡!

「師兄……天青師兄………

夙玉急忙想掙脫我。

我知道,如果擁住她的是玄霄,結果會截然不同吧?

「別動,夙玉…….

我閉上眼睛,將下巴擱在夙玉肩上,身體不可遏抑地顫抖。

「讓我休息一下,只要一下子………

夙玉仍舊不明白,不過,她善解人意地停止掙扎,靜靜地,讓我依靠。

camille 2020-09-15 16:33:57

學金庸先生嗎?有野心。
流暢是指下筆的過程,還是修辭雕琢的提升?

camille 2020-09-15 15:56:43

我的個人想法啦,不需要用自己現在的眼光去看以前的文。
畢竟不是每個人一開始就會寫作的啊。
算來,你是很有良心的寫作者呢。
有些人,會一直推銷舊作。
當然,他們靠賣書賺錢,這是必須的推銷。

版主回應
其實我的舊作是文筆廢
不過也有好處
就是人設比現在的作品好
那時還有初心
現在可能被生活壓力麻木了
但我現在的文筆比較流暢
所以我曾有重寫舊作的想法
但工程太浩大了
所以就算了
2020-09-15 16:2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