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9 23:37:37陳跡

青衫隱42---高足孽徒


「好了,妳走吧......朝著月光的方向走,就能到達鬼界......

大功告成,玄霄收起他的長劍,叮囑蓮馨。


「這.....真可以讓我不忘記元辰嗎?

蓮馨看著自己的右掌心,像攤開一朵深痛血紅的玫瑰。


.......師哥你現在說話沒信用了啦.......

我想起玄霄方才是如何對胡三食言而肥,揶揄道。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蓮馨慌忙道。

「劍仙是性情中人,絕不會拿這樣的事愚弄小女子.....我只是不敢相信,小女子一介凡人,能有這樣兩全其美的幸運.......


「呵呵,蓮馨姑娘妳放心,我剛是開玩笑的.....我師哥向來言出必行,他只騙妖怪,也只殺妖怪......

我爽朗一笑。


「那麼.....小女子就此道別了。煢煢孤影,孑然一身,無以為報.....兩位恩人,請受小女子一拜.......

說完,蓮馨朝我和玄霄盈盈一拜,再依戀地看看夏元辰,一縷香魂,終於放下執念,朝如水的月光方向飄去,透明的身軀溶在銀白色的月光裡,消失無蹤。


我和玄霄目送她,一句話也沒說。我想起有一天,可能也會遭遇相同的命運。

而靜默的玄霄想些什麼,我不知道。我向來看不透他。

 

 


「唔.......胡三......納命來.......

身後響起夏元辰的聲音。

這傢伙還真能睡,錯過最精采的片段,這才醒過來。


「胡什麼?那傢伙被我師哥收了,你的蓮馨也投胎去了.......

我走向夏元辰拉起他。

這不濟事的傢伙真是山神嗎?

「你要是早點醒,就可以見你的蓮馨最後一面了.......

 


......什麼?

也許是懊惱,也許尚未恢復,夏元辰雙手按住自己額際。



 

 

「她本該去鬼界....難道你還想留住她,眼睜睜看著她錯過投胎,魂飛魄散?

 


「不,我不想留她.....我只想跟她一起去死......只是,像我們這種散仙,連死都是種奢求......

夏元辰重嘆一口氣。

 


又找到一個升仙的壞處了....連想死都很困難......

我看看玄霄。

 


「你能夠有今日修為,除了仙緣,還得要經過至少千年的苦行,何必輕言放棄生命?

玄霄問夏元辰。

 


「升仙後,我一直過著索然無味的日子,直到遇見蓮馨......但仙的身分,卻成為我跟她之間最大的阻力......到今天,我腦子裡只有這麼個念頭,升仙到底為了什麼?

 


夏元辰的道理我早就知道,於是,我心領神會地點點頭。

但這番話,對玄霄來說,簡直就是難以理解的番邦語言,俗人才會有的想法。

只是,師哥啊,眼前就有一個仙,他都這樣說了,你還不信嗎?還要那些幻冥界的生靈無辜送命嗎?

 

 


「你可以幫她也升仙.....永結逍遙之遊.......

玄霄突然冒出這麼句話。

這真是......執著的玄霄式邏輯。

 


「死不了的我已經很痛苦,我不願意她也跟著這樣痛苦.....

「死是身為凡人的權利......萬一對今生不滿意,有所後悔,幾十年後,一切都能重新來過.......

「如果我將她也變成仙,萬一有一天,她對我,對生活膩了,厭了,那又該怎麼辦?........強忍下去,幾千年幾萬年的光陰?

夏元辰體力不濟,說話倒是頭頭是道。

「我愛的,是原來的她....不希望她為了跟我在一起,而必須改變自己......

 


「好一番高調,到頭來痛苦的還是自己......

玄霄忍不住嗤之以鼻。

 


「想到曾有的快樂,這樣的痛苦,甘之如飴.......

夏元辰臉上閃過一抹光采,彷彿他能擁有這樣的痛苦是無上的快樂,足令人自慚形穢。

 


對話中,圓月漸漸升上中天,即墨城的天際,突然響起碰的好大一響!

這聲響,打斷我們的對話。我轉過身子朝即墨城方向看去,是一道如倒懸銀樹的花火。

 

 

「嘿,是花火耶.......瞧瞧,又來了,師哥你看,好漂亮!

銀色的、紫色的、紅色的花火此起彼落,距離我上次看見花火,是十七年前的事了,那時還住在繁華似錦的京城。

也因此,我感到非常興奮。

 

 

.......花火?

光采閃著玄霄原本白皙的臉,一下銀,一下紫,一下紅,他尾音提高,顯然是個問句。

難不成,他沒見過花火?

 

 

「今夜是上元夜,我們即墨城都得放花火和水燈來慶祝,這習俗已經延續數百年了........

夏元辰為我們解惑。

 

 

「山神先生,這麼說來,你也看過數百場這樣的盛況了?

我問。

 

 

「我來到隱香山下的時候,即墨還不是城呢!充其量,不過是青州地界的一個小漁村.........

夏元辰道。

「我到這裡的五十年後,這裡人煙漸聚,漸漸地頗具規模。有些外地來的移民,才將這個習俗帶進來,從第一場上元慶,一直到今天,我不曾錯過,也因此習以為常了.........

 

 

「所以你才會這麼平靜;覺得無聊吧?這又是升仙的壞處了.........師哥,很漂亮對不對啊?

我問玄霄,玄霄卻仰著頭,一動也不動。

 

 

「師哥......你看傻了?

我拉了拉玄霄的衣袂,玄霄這才回神。

 

 

「崑崙地界,沒有這種東西........天空像畫一樣,又像星星全都掉了下來........

玄霄回過神。

「我見過流星隕落,卻不曾如此壯觀........

 

 

人間好玩的事還不只這樣呢!你都沒嘗試過,就直接想登仙?

 

 

「漂亮是吧?可惜太短暫了。不過就是因為短暫,所以來的時候叫人興奮,去的時候叫人想念。」

我與玄霄並立,說著自以為很有道理的話。

 

 

「而今晚又是圓月,如此良辰美景,正是團圓時分可惜........明天就沒有了。」

 


「永遠團圓也是很恐怖的事呢!就像夏元辰說的,誰知道哪天會變得厭煩?不如短暫聚首........讓留駐記憶的,永遠是最好的印象。」

 

 

「那只是凡人自我安慰的說詞........

沒辦法,玄霄是永恆主義的篤信者。

 

 

「兩位劍俠,相遇即是有緣,一起到寒舍坐坐吧?

夏元辰盛情邀約。

「蓮馨不在了,家裡剩下我一個,空得很。」

 

 

「好啊.......順便到山下看人放水燈........

我滿心歡喜地答應,跟上夏元辰的步伐。

 

 

........水燈?

從玄霄的語氣,我知道他一定又糊塗了。

 

 

「放水燈也很好玩。師哥,到了山下再跟你說........

我且蹦且走,這玄霄是不是應該感謝我讓他長了這麼多見識啊?

 

 

到了即墨城,在夏元辰家坐了會,果然是仙,清心寡欲,家徒四壁。一張床、一張桌、一個木櫃。我和玄霄到時,他才又變出兩張椅子,兩張床,兩床被子。

 

 

急著出去看水燈,暫時辭別夏元辰,我拉著玄霄來到流經即墨城的淄川旁。

一到淄川,沿岸果然滿佈百姓,大家手裡端著紙蓮花,中央燃著蠟燭,在河畔靜心祈禱後,將紙蓮花放到水面上,隨淄川的水朝海的方向流去。

我拉著玄霄擠到人群前面,抓住一名正要放水燈的小弟弟,問他大家為什麼要放水燈。

 

 

「把心願寫在黃紙上,折成紙蓮花,點上蠟燭隨水流去,如果蠟燭到海都不熄滅,願望就能實現………

小弟弟回答。

 

 

……..那小弟弟你許什麼願?

我靈光一閃。

 

 

「我啊,我爹是漁夫。每天出去捕魚,辛苦得很,我希望他的船,每天都能滿載而歸,賺很多錢……..有了錢,爹就不必這麼辛苦地工作了……..

小弟弟眨眨他慧黠的眼睛。

 

 

「看不出你還挺孝順的…….

我撫了撫他的頭。

「這是好的願望,老天一定會幫你,讓你願望成真。」

 

 

於是,淄川上,粼粼波光閃著點點星火,又是另一番不同的美景。

其間,有些蓮花被水浸濕,有些撞上橋墩,有些蠟燭被風吹熄,被浪打翻.........距海越近,殘存的水燈越是寥落。

 

 

「師哥,你瞧這河上的點點星火,也別具一番風味吧?

我指著河面。

 

 

「這些愚夫愚婦…….如果升了仙,什麼願望不能實現?憑根蠟燭,就能實現願望嗎?

玄霄存疑。他的話讓一旁幾位放完水燈的大叔大嬸白了他好幾眼。

 

 

「就當好玩嘛!師哥,我們也來許願,放水燈好嘛?

見苗頭不對,我將玄霄拉離人群,就近覓了一家香燭店,也不管玄霄答不答應,買了兩份黃紙,兩支蠟燭。

 

 

……..許什麼願好呢?

向店家借了筆墨,我咬著筆桿,開始攪腦。

玄霄拗不過我,也拿筆沾了墨,看著黃紙發呆。

 

 

 

「唔…….師哥,你打算寫什麼?

 

「不知道………

 

「不會又是升仙必成吧?

 

「升仙是一定會成功的,我何必許願?

 

「說得是,把升仙拿來許願,太浪費這個願望了……

我嘟囔著。

「啊!有了,我想到要寫什麼了…….這個願望若能實現,我就不虛此生了!

我靈光乍現。

 

 

「什麼願望?

玄霄問。

 

 

………不能說。只能說,是我很想實現的願望………..

我提起筆來,到一旁振筆疾書。

 

 

「你小子……..裝神弄鬼…….

玄霄笑笑,一副沒救了的表情。

「這樣,我也想到了!

 

 

 

我們將黃紙折成蓮花,點上蠟燭,又來到淄川旁。這時,夜有點深了,人群逐漸散去。

淄川水映著我們兩道白影,我們目送蓮花悠悠逝去。

 

 

………老天保佑,希望能成功。」

我暗自低語。

玄霄看著我。他大概也覺得,我和那些愚夫愚婦一樣蠢吧。

 

 

「好了,大功告成,師哥我們回夏元辰那吧,他說要請我們喝酒哩……..

我如釋重負地說。

 

 

………好啊。」

雖然放水燈這件事讓他覺得蠢,不過,他看來心情不錯。

 

 

「唔…….等等,我想到還有事沒處理……..你先回去吧……..

走了幾步,玄霄又停下腳步,催促我。

 

 

「還有什麼事?師哥你今天還不夠忙啊?

說到酒,我酒蟲又癢了,才不管他。

 

 

回到夏元辰家,果然酒香四溢。

 

 

「哇,太好了,這可是陳年青酒哩!

我在夏元辰旁的位置大咧咧坐下。

 

 

「不知道你們喜歡什麼樣的下酒菜?隨便點吧,盡興才重要。」

這夏元辰跟人談戀愛後,果然仙的氣息少了。

 

 

「烤山豬如何?會不會太為難?

 

 

「那有什麼問題?

夏元辰長袂一揮,桌上果然出現一隻油油亮亮的烤山豬!

不,我知道了,升仙也是有好處的,這一桌酒食,都是他變出來的!

 

 

我和夏元辰享用著美酒美食,吃了半隻豬,玄霄才回來。

 

 

「師哥,你去哪?

我抹抹油嘴,招呼門邊的玄霄。

「豬好酒也好,快過來!

 

 

玄霄在我身邊坐下。

「不,我不吃了。」

 

 

「你怕升不了仙嘛?你看人家夏山神也吃……..

我拿豬骨指了指夏元辰。

不過,又酒又肉又談戀愛,又不想成仙,這夏元辰到底是怎麼成仙的,連我都很懷疑。

 

 

「如果你命該升仙,不會因為吃了肉,喝了酒就斷了仙緣…….

夏元辰答得瀟灑,他看看玄霄。

 

 

………實在是師父的教誨,不敢不從。」

玄霄長揖道。

 

 

「師父…….呃,你們倆個不是同個師父嘛?

 

 

「對喔……..不過師哥是高足,我是孽徒啦…….

說完,我低頭繼續吃。

 

 

這一低頭,我發現一件奇怪的事,又抬頭看著玄霄。

「師哥……..……..你的下裳,怎麼濕了?

 

 

 

玄霄一愣,檢視他的下裳,下緣果然濕了一片。

「可能是…….放水燈時不小心,讓河水沾濕了。」

 

 

不過,我們一起放水燈。分明記得,愛潔的玄霄是捉起下裳,塞進腰帶才放的水燈,怎麼可能沾濕?

 

 

………這樣啊……..

既然玄霄不說,我也沒再追問。

 

 

那晚,我親手在折成蓮花的黃紙上,寫下『希望夙玉能愛我』。

 

後來,在鬼界的轉輪鏡前,我才看見,那晚的玄霄,怕水燈到海之前沉沒,追水燈去了。

 

後來,在鬼界的轉輪鏡前,我也才看見,玄霄在黃紙上,寫的是『希望不管天青許下什麼願,都能夠實現』………

 

 

uni2019 2020-11-26 23:47:16

浪漫

uni2019 2020-11-26 15:54:37

永遠團圓也是很恐怖的事呢!就像夏元辰說的,誰知道哪天會變得厭煩?不如短暫聚首........讓留駐記憶的,永遠是最好的印象。」

波浪想法篤信者

版主回應
什麼是波浪想法? 2020-11-26 18:3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