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7 22:59:11陳跡

青衫隱38---舌戰群英

「你有什麼問題?

師父將不悅的眼神投向我。

所有在場的瓊華弟子都為升仙在望而亢奮不已,對我不識趣地打斷他們希望,自然不會友善到哪裡去。

眾人冷冽的眼神織成一張無形的網,朝我撲天蓋地束縛而來!


「吸取妖力,那麼吸完呢?魘妖都會死,對不對?

我直指問題核心。

從小,裴先生給我的教導就是討論。有問有答,絕非盲從,師父即使權威,他也必須知道問題出在哪裡,給想個解決的辦法。


「那是當然,我瓊華派更利用此契機,殺妖除魔!


「可魘妖也是生命,牠們之中,也許有的傷害無辜百姓,並不代表牠們全該殺!.......人有好壞之分,妖也是,我們不能因為牠是妖,就判牠死刑........沒人有權力這麼做!

我想起奚仲,更想起玄霄背上的黑色翅膀!

玄霄並不知道他背上有翅膀這件事,如果讓他參與網縛幻冥界,那麼有朝一日,讓他發現自己竟然成為消滅幻冥界,同族相殘的罪魁禍首,他肯定自責到活不下去,我不能讓這樣的悲劇發生!



「虧你是瓊華弟子,竟然為妖說情!

「瓊華派向來以除妖伏魔,伸張正義為己任,你派規背得不熟,再回去練練吧!

有許多師兄弟覺得我言論刺耳,態度囂張,紛紛大作批評!

但我只知道,為了玄霄和夙玉,還有更多不吃人的無辜魘妖.....這是我必須做的!




「我也殺過妖,我殺的都是傷害生靈罪證確鑿的妖!.......可妖裡也有不願傷害生靈,清心自持,性好和平的........牠們是有了靈力的畜牲,我們是有了靈力的人,牠們只是不幸身為畜牲,除此之外,牠們生來有什麼罪?

「師父,我們不能為了成仙,戕害這麼多性命!

我力排眾議,聲音朗朗,迴盪在大殿裡!



「你說戕害性命?

師父臉色暗了下來。

「為民除害,這叫戕害性命?妖生來帶有戾氣,傷害百姓是遲早的事,只要是妖都該殺,身為瓊華弟子,這點不能忘記!

「天青,你平時胡鬧,我也由得你。現在,是瓊華派成立派以來的關鍵時期,你想破壞,讓我將你逐出師門?

 


「幻暝界裡有成千上萬條生命,他們全都會死......

師父老是拿逐出師門壓我......我轉向玄霄道。

「師哥,你不要答應!放棄雙修,大部分的魘妖是無辜的!



......師弟,別再說了。」

玄霄看著我,又看看師父,神情凝重。


算了,玄霄是師父教出來的,兩個腦子一樣。


「夙玉......放下望舒......妳沒聽見麼?如果有什麼意外,妳會被冰寒之氣所反噬.......

我轉向夙玉,語氣近乎懇求。


「我......

夙玉躊躇著,看向玄霄。



「天青,師父對你夠寬厚了!你到底要胡鬧到什麼時候!

大師兄玄震說話了。



「師兄,你覺得犧牲魘妖性命來換取我們的成仙對麼?我們不成仙,還是可以活著,我們成仙,魘妖卻都得死........



「天青,我看你關心的,不是魘妖死活......

玄震一陣冷笑。

「你是嫉妒!嫉妒夙玉與玄霄雙修,這才是你真正的想法吧!


玄震話一出,諸弟子又是一陣喧嘩!

嫉妒,這是修道之人斷不能起的念頭!



「根本不是那樣!

我真要被玄震氣死了!事情還不夠複雜嗎?說什麼鬼話模糊焦點?



「好了,都住嘴!今天會議到此為止,諸弟子休再多言!

防止情勢更加混亂,師父強制宣布散會,將一切爭執劃下句點!



於是,大廳中諸人漸漸散去。


「師哥,你聽我說,我不是........

我扯住玄霄臂膀,向他解釋。


「不是為了夙玉?或者,不是為了魘妖?

玄霄回答。


「我......我不是因為嫉妒反對......


「這麼說,你一點也不嫉妒,我和夙玉雙修陰陽之劍,朝夕相對?

 

他的眼神灼熱,帶著強烈的,我看不懂的情緒。




「我........

我沒法坦然地說一點也不嫉妒,但那並不是我反對他們雙修的主因。

難道我要跟玄霄說實話,師哥你跟魘妖一樣有翅膀嗎?你要殺你的同胞嗎?


我和玄霄陷入爭執的同時,夙瑤將夙玉拉走了。


「這段時間都是陣痛,你什麼也別說,什麼也別做,只等著升仙。」

玄霄道。

「你不是說,要和我同生共死麼?永恆是存在的,天青。」



「升仙有什麼好?活那麼久,無聊得要命!師哥,生命之所以美好,就在於它的有限.......

「夕陽之所以美,就是因為它近黃昏,一下就消逝了。如果讓你一輩子睜開眼,就看見夕陽看到你睡覺,那夕陽還會美嗎?

「人與人之間的緣分之所以美,就是因為終有一天要分開。因此更用心地把握當下......就像夙玉,如果你此後一千年一萬年都得和夙玉在一起,就算夙玉再美,你還能毫不厭倦地喜歡她嗎?


「這問題我沒想過。」

玄霄回答。


.......好吧,師哥,我們在一起彈琴喝酒練功也很快樂.....可是你能忍受跟我在一起,一千年、一萬年都過一樣的生活麼?


.....我不介意......

玄霄再度重申。

「永恆是存在的,天青。」


「總之......萬一升了仙,你不快樂呢?

我發現在升仙這件事上跟玄霄很難談下去,問題在他嚮往永恆,而我從不信永恆。


「升了仙就可以不受形體所拘束,想去哪就去哪,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天青你不正喜歡自由自在麼?別再付出你那無謂的婦人之仁了.....跟我一起升仙吧!

輪到玄霄說服我。

但他不可能說服我的!


「師哥......不聽我的話,你會後悔的!

我明明有充足的理由去說服玄霄,但我卻不能說,無力且著急讓我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錯過這次機會,我才會後悔.....就算過程有所陣痛,那都是值得的!

玄霄意志堅定。


我也不惶多讓。



.....我不跟你說,我去找師父!

總之,我一定要想辦法阻止雙修!


撇下玄霄,我朝內殿走去。


 

「你又來做什麼?

師父和一干長老正在內室商討事情,看見我,一臉不悅。


「師父......

我豁出去了,打算拿出最後的殺手鐧!

「玄霄靈力太強,夙玉和他雙修非常危險,請師父考慮再三。」


「夙玉資質過人,可謂人中龍鳳,再加上玄魄的輔助,她可以勝任。」

師父冷冷地道。

「天青,這件事沒有你置喙的份!


「夙玉資質再好,她始終只是凡人.......凡人,不可能和玄霄制衡。」

根據奚仲的說法,我想,師父很可能知道我將要質疑的問題。

我只想阻止雙修,卻沒想到,知道越多的人死得越快。


.......你說什麼?

師父從座上立起,臉色一暗。

果然,師父一定知道玄霄的真實身份。


「諸位師兄弟,今天會議先到這裡,其他的明日再議.......

他很快驅走其他長老。

內室裡,剩下我和師父。


「天青,你想說什麼?這裡沒有旁人,把你知道的全說出來。」

師父緩了語氣。


「師哥,並不是凡人,他的背上有翅膀。」

師父不再嚴峻的態度讓我暢所欲言。


「你怎麼會知道?


「在他受傷脆弱的時候,就會露出翅膀,我見過。」


「你告訴玄霄了?


「沒有,這件事只有我知道,我沒告訴任何人......師父,玄霄的翅膀和魘妖一樣,您不能派他去殺魘妖......如果有一天他發現自己的真實身分,那該如何自處?


「玄霄不是魘妖!二十年來,他吸取了無數崑崙山地界的仙氣,不能將他和魘妖相提並論......


.....所以,師哥靈力超乎常人.....而夙玉只是凡人,她怎麼有能力和玄霄雙修?師父.....您不替夙玉想想麼?


「利用玄魄的力量,可以增強夙玉的靈力數百倍,甚至數千倍.....這些,我們都已衡量過。天青......雙修的決定並不是貿然行事,你不必操心。」


「師父.......


「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對於魘妖的婦人之仁?

師父打斷我的話。

「玄霄和夙玉不會有事,而魘妖的消逝,是黎民百姓之福......天青,你雖然資質聰穎,但資歷尚淺,很多事都想得太少,容易武斷。這件事由諸長老議定,擘劃二十年,不是你可以阻止的.......


我沒再說話。我想,說什麼都沒用了吧?

剩下夙玉。我只能試圖再去說服夙玉,讓她放棄雙修。


「玄霄的事你守口如瓶,做得很好。你知道這件事洩漏出去,會給玄霄帶來許多不必要的困擾.......


「對師哥有害的事,我不會做的。」


「嗯.....這樣就好,你下去吧。」

師父對我揚了揚手。


「師父........


「還有什麼事?


..........我先下去了.......

原本,我還想問清楚玄霄與血旗的關係,印證奚仲的話。

然而,話到口邊又吞了回去。這一問,便會讓師父知道,我和奚仲聊天喝酒。這樣一來,師父會更懷疑我反對雙修的動機。


我仍然想著如何阻止雙修,保護玄霄、夙玉和幻冥界,卻沒想過自己的人身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