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6 12:42:39陳跡

青衫隱35—-沒用的東西

今天天氣十分晴朗,捲雲台上只一絲絲捲雲,甚至只要探出頭去,就能瞧見崑崙山麓的牧民聚落。

我這瓊華派第一大閒人,悠閒地在地上躺了個大字,靜靜看著天上捲雲游移。

玄霄一直對我很好。但自從我知道他為了烤一隻山豬給我吃而濫殺無辜了六十四隻山豬時,心中一直有股罪惡感。

玄霄對我這麼好,可我卻成天想著夙玉。

我想,玄霄也是喜歡夙玉的。我這樣,是不是不顧兄弟道義,橫刀奪愛了呢?

玄霄對我這麼好,我怎能奪他所愛呢?

「唉.....好煩........

我搔了搔頭。

「師兄,你幹什麼?

夙玉不知道何時,出現在我頭上,俯瞰著我。

「我啊,在看天。我喜歡看青天,還有雲。」

「該不會是因為,你叫雲天青吧?

夙玉吐了吐舌頭,在我身邊坐下。

「在我知道我叫雲天青之前,我就喜歡看天了,這是奶娘告訴我的.....出生滿月以後,只要抱我出門透氣,我就會抬頭看著天,頸子一點也不會酸,看到口水都流下來了......就是因為這樣,爹才叫我天青。」

「等我長大了,像野猴子老往村後的青鸞峰上跑。大部分的時間,還是在青鸞峰上看天......我之所以待得住思返谷,也是因為思返谷有天可看。」

不知道為什麼,夙玉笑了起來。

「玄霄師兄說,當他仰望夜空,他總想著自己以後是哪顆星......天青師兄......當你看著天,心裡想著什麼呢?

「我啊...................

我楞了一下。夙玉的問題,我從來沒想過。我只是喜歡看著天,什麼都不想,看著看著就會自動睡著,超舒服愜意。

夙玉又笑了。

當她笑起來,小臉腮幫鼓鼓地,臉色更粉嫩了,讓人很想吃一口。

桃子,桃子.......

「師兄............怎麼了?

察覺我的眼光,夙玉下意識退了一些。

「妳的臉好小,笑起來像個桃子,真可愛。」

我覺得我只要一隻手掌,就可以捧起夙玉的臉。

「夙玉妳呢?妳喜歡看什麼?

「杳杳靈鳳,綿綿長歸,悠悠我思,永與願違,萬劫無期,何時來飛?

夙玉躊躇了一會,低聲唱了起來。

「鳳凰?妳喜歡鳳凰花嗎?⋯⋯瓊華派有呢!

「是麼?我不知道呢。」

「就在醉花蔭.....那裡開滿鳳凰花......有時,我會和師哥去那裡彈琴喝酒。夙玉妳若喜歡,我可以陪妳去......

終於到了我可以表現的時候了,我倏地從地上坐起。

「就明天,好嗎?

「不行......師兄,你不覺得,你剛出思返谷,得好好表現給師父看,免得連累玄霄師兄麼?

夙玉像個老成的師姊叮嚀道。

「不可以再貪玩了......

「嗯......妳說得對......

我斂起臉上的笑容,變得認真。

「那......我如果好好表現,妳願意跟我去醉花陰嗎?

「好啊。」

夙玉笑著承諾。

「夙玉,妳前些時練的,玄霄教妳的,是四方肅斂麼?

我想到和夙玉拉近距離的辦法。

「是啊,天青師兄眼力真好。」

「我不會呢,夙玉妳學得比我快,我只學到三才朝元......

「那大概是......天青師兄你的外務比較多吧?

應該是說,我浪費太多時間在思返谷了!

「夙玉,妳爹是商人,對不對?

我喃喃地說。

「所以,妳應當見多識廣......一般的人或物,妳是瞧不上眼的。」

「那也不盡然。商人家的一切並非都是好的。不然,我為什麼要離家出走呢?

「⋯⋯夙玉,妳教我四方肅斂好麼?

雖然我是師兄,但我不是頂在意面子的人。要成為一個出類拔萃的人,什麼都要學,什麼都要會,就算夙玉是師妹,我不會的向她學,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結果會了最要緊。

所謂道之所存,師之所存嘛!

「說教不敢,夙玉願與師兄切磋......

我從夙玉的眼神裡,看見嘉許的光。

她將劍鞘擲向我,告訴我運氣口訣,並為我舞過一遍劍式。

「這樣是嘛?

我先將口訣覆誦一遍,再照口訣氣運周天。

接著,將夙玉教我的劍式,憑著記憶舞過一遍。

夙玉訝異地看著我的動作。

怎麼?錯得很離譜嘛?

「嗯,師兄......你已得要領,多練幾次,直到劍氣轉成紫氣。」

夙玉笑著點點頭,在一旁看著我做。

我舞劍的動作帥透了,是麼?

察覺了夙玉的視線,我練得更起勁!

捲雲台上只有我們兩個人,就像這世上只剩我們兩個人,真是太開心了。

兩刻鐘過去了,我的劍式帶著紫氣,隱隱生煙。

「夙玉,這樣......算是成了嗎?

我朝著夙玉問。

「嗯.....天青師兄你學得真快,我練這招練了半個時辰,玄霄說這是很快的速度,夙瑤可練了半年呢!

夙玉手持長劍,走上前來。

「師兄你天資聰穎,以後不要浪費自己的天賦,要好好用功才是。」

「奇怪,你這麼聰明,怎麼入門兩個月卻沒什麼長進呢?你浪費太多時間在思返谷了........

讓夙玉說得我很不好意思,舉起劍鞘,對夙玉道。

「師妹,咱們過招吧。都用四方肅斂。我有錯的地方你要告訴我呀!

夙玉點點頭,紫氣夾銀光,朝我急攻而來!

夙玉劍式輕靈,或許是女孩子力道輕,打在我的劍鞘上只是震一下,並未造成任何痛覺。

而我剛學成四方肅斂,躍躍欲試。因為是初學者,力道不好掌控,但見夙玉跳來跳去,躲避我正面攻擊,卻老是在我疏於防範時,將劍尖指向周身大穴!

夙玉是個好對手,她的技巧嫻熟,帶著我熟悉四方肅斂,越打越順手!

所幸我手上拿的是劍鞘,若是真劍,有可能傷了夙玉!

不過,沒什麼關係,我手中拿的,是沒有刃的劍鞘!

我和夙玉,在捲雲台上的風中對招,說是對招。我們的動作卻有一股難以言喻的默契,風流動著,劍流動著,我們的身體,氣與動作也隨之流動,感覺非常舒服。

在旁人眼中看來,我們應該是一對很相配,默契十足的劍仙俠侶吧!

我的動作就這樣延續下去,夙玉也是。但我沒考慮到夙玉畢竟是女孩子,她的體力不能與我相提並論!

於是,打得正高興,夙玉突然收了劍式,朝後退去!我卻收不回,無法控制劍鞘朝夙玉撞去!

「胡鬧!

千鈞一髮之際,一陣強烈的紫光震開我的劍鞘!

是玄霄!不知何時,他已踏上捲雲台!

「你身為師兄,和師妹對招時,不會斟酌力道麼?

玄霄怒視著我!

「我......

我慌了,丟下劍鞘,朝夙玉奔去!

「師妹,妳.....妳沒事麼?我不是故意的......

「幸虧你手裡拿的,是劍鞘,如果是真劍,夙玉肯定重傷!

玄霄語氣不悅,劍眉緊蹙,應該是生氣了。

.....真是的,下手也不知道輕重,太糟糕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朝著玄霄,不斷重複這句話。

「你想練劍?我陪你練!

玄霄長袂一捲,取過方才我拿過的劍鞘,並將自己的長劍擲向我!

「師哥............

我持著銀森森的長劍,不知所措。

我還沒從差點誤傷夙玉的事實回神!

玄霄不由我分辨,劍鞘當空一畫,朝我門面疾刺!

為了自保,我只好挺劍格擋!

和夙玉對招時,夙玉的四方肅斂,和與玄霄對招時的感覺又是不同!

玄霄的招式十分凌厲,劍鞘尖端盡朝我要害擊來!

劍鞘沒有刃,我不會有受傷的危險,但玄霄力道沉猛不知是夙玉的幾千倍,打得我痛死了,周身都是淤青!

「不要打我......師哥好痛............我受不了啦!

為了自保,我橫轉長劍,全力朝玄霄進攻!

這才是真正的激鬥了!玄霄不讓我!我也不能讓他,我不盡全力,一定會被師哥打死的!

他現在很生氣,我知道,師哥,對不住了!

雖然玄霄平日冷靜,可時間一久,我的劍式看來似乎比他沉穩!

玄霄的劍式顯得急躁!這不是平常的他!

他是怒極攻心,失了理智!

他又為什麼這麼生氣呢?是因為我差點誤傷夙玉?

這事確實是我的錯,我責無旁貸!

「師哥,我知道我錯了......饒了我吧......

我不住求饒,但劍式可沒緩下!

玄霄沒饒過我,為了夙玉,他是真的太生氣了!

捲雲台上因為我和玄霄的激鬥帶動氣流,刮起一陣狂風!

當一陣紮實的應手感傳來,風停了。

完了,我不知道砍中玄霄哪裡?

「師哥!」

我著急地叫著玄霄,同時,一陣清脆鏗然的聲音響自地面!

那是玄霄的白玉冠,被我削成了兩半!

黑瀑般長髮披垂在他肩上,看來格外冷酷。

怎麼可能?玄霄術法造詣高出我甚多,但我,削斷了玄霄的冠?

「師哥......

我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丟下長劍,拾起白玉冠碎片。

「對.....對不起......

我完蛋了,玄霄只有更生氣的份,不會原諒我了.......

玄霄沒有說話,他看著我手上的白玉冠,似乎不能相信,他竟然栽在我的手上。

「沒用的東西!

許久,玄霄恨恨地罵了一句,將劍鞘丟了,空著手,御劍離開!

什麼.....沒用的東西?是說我麼?

我贏了,怎麼會是沒用的東西?

難道,他是在罵自己?

「玄霄師兄......玄霄師兄......

夙玉的聲音,將我拉回現實。

等我回到現實,只看見夙玉,追隨玄霄而去的背影。

uni2019 2020-11-12 22:49:11

應該是又翻了~~~~~~

uni2019 2020-11-12 22:46:18

師兄翻了醋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