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5 13:30:06陳跡

青衫隱34---我只會為你而做



和夙玉直聊到夙瑤來,傳達師父找她的命令,我們才分開。


雖然夙玉入門時間比我短,但師父找夙玉的次數似乎比我多,很顯然地,夙玉深深受到師父的器重。

那是當然的。夙玉悟性高,可不亞於我或師哥哩!

至於我啊,最好師父永遠別找我,讓我逍遙自在地過一輩子......



對啦!去找玄霄,向他炫耀夙玉的,愛的烤肉吧!

玄霄會在哪裡呢?

不在捲雲台,不在舞劍坪,不在清風澗、醉花蔭,也不在正殿、丹房、經閣......

我御劍繞了瓊華一圈,沒找到玄霄,真是太奇怪了。

收起長劍,回到弟子房,難得地發現玄霄沒去練劍,卻待在在房間裡看書。


「師哥......原來你在這裡。」

我高興地推門而入。

「你出來了?

玄霄看了我一眼,淡淡地問。


「是啊,我不但出來了,還吃得飽飽地,風寒也好了,身體壯得跟牛似地。」


「看得出來。」

玄霄簡短地回答,對於我說自己吃得飽飽地竟沒有半分訝異之色。

思返谷,是不能吃東西的。

也許是因為我看起來,太過容光煥發了吧?



「師哥,你知道我吃什麼嗎?

唉,玄霄就是這樣,缺乏好奇心,也不問我,我只好自問自答。


「不知道。」

玄霄坐在几前,頭也沒抬,看自己的書。



「那......你想知道我吃什麼嗎?

我來到玄霄對面,與他隔著几案相對而坐。


「不想。」

玄霄回答,頭仍是沒抬,伸出左手來翻頁。

你真是太缺乏好奇心了,我的師哥,你要問,要說想,我才接得下去啊!


「算了,我們真是心沒靈犀......我吃烤山豬耶,師哥.......

我高興地從衣袋裡掏出包了烤肉的荷葉。

「你看,就是這個,香不香?


「我吃素。」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你不覺得很香麼?我整隻都吃完了,剩下這塊本來也要吃完的。但是希望師哥你也能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幫你留了一塊.......

我遞給玄霄。


玄霄看了一眼。

「你覺得好吃嗎?


「當然啊,我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烤山豬。通常我和狗子在青鸞峰上打山豬,打了就烤,沒得調味.......可是這隻山豬是調過味的的,而且他的火侯拿捏得恰到好處,不會太老,熟度剛好.......

我如數家珍。

「我知道師哥你吃素,還是帶了一塊出來問你吃不吃,如果你不吃,我可要把他吃光光了........


「你把它吃光吧。」

玄霄微笑著,又用左手翻了頁。

奇怪,他怎麼不問我,思返谷哪來的烤山豬?


「好吧,真是太可惜了師哥,這可是人間美味哩.......我一定要把它吃光,不浪費任何一口......

我大嚼特嚼。

「因為......這是夙玉做的,愛的烤豬啊!


..............你說什麼?

玄霄抬起頭來,直到此時我才覺得,他把注意力,從書本轉到我的身上。


「是夙玉做的......師哥你也不敢相信.....對吧?她怕我餓肚子,給我烤了這山豬,還調了味。夙玉的手藝真是不錯呢........她對我真好........

我嘴裡塞滿了山豬肉,說話模模糊糊地。


「你........

玄霄的臉又紅了,看來他又開始生氣了。

師哥,雖然我知道你也喜歡夙玉,但我說的是實話啊!



「師哥你不要生氣,我想如果是你進思返谷,夙玉也會這麼做的。只不過上次是我,搶先夙玉做了......沒想到夙玉這麼勇敢,冒著讓師父責罰的危險......就為了給我送吃的.......

「不僅這樣,夙玉她還很貼心,知道我受了風寒,特地從丹房偷了丹藥給我........怕我找不到烤山豬,還帶了扇子,拼命搧烤豬,好讓我嗅見味道......師妹真是細心又周到.......

「師哥......我不是有意炫耀,我實在是太感動了......忍不住就要說.......

我感動得一邊說,一邊發抖呢!



玄霄靜靜聽著,他臉白了又紅,紅了又白。



「你怎麼知道是她做的?她告訴你了?

在許久的沉默以後,玄霄問。




「沒有,她沒說什麼......不過仔細思考就知道了。瓊華派大家都吃素,哪有人會烤山豬呢?只有夙玉,她在家時就是大魚大肉了......而且,她總是很善解人意......


「你告訴過她,你喜歡吃烤山豬?


.......唔,好像沒有.....

說得也是,夙玉怎麼可能知道我喜歡烤山豬呢?

知道我喜歡吃烤山豬的人有誰呢?



我將視線瞟向玄霄。

「師哥......是你告訴她的?


「我沒告訴她。」

說完,玄霄不耐煩地站起身來,轉身要走。


難道,是玄霄?這可能嗎?他吃素......


「師哥!

我上前拉住玄霄衣袂。

玄霄彷彿吃痛般縮了一下。霎時,我發現玄霄的右掌裹著布,他受傷了?

所以,他才會以左手翻書?所以他才會大白天不練劍,在房間看書?


「師哥......你的手.......


「廢了.....

玄霄冷冷地甩開我的手,一副多言無益的樣子,逕自走了。


難道,不是夙玉,而是......玄霄?

但是,他吃素,怎麼可能殺生、烤肉?干犯門規?

我的心有點亂。

 



當我認為這件事是夙玉做的時候,我除了高興,就是興奮。

可當我知道,這件事有可能是玄霄做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竟然有些凌亂,帶著點刺痛.....

 

玄霄為了我,犯戒殺生。

那麼,我還在他面前,扯了那麼久的夙玉。

難道我就是那種令人瞧不起的,重色輕友的人嗎?

不,我不是,玄霄不是,我更不是!

我必須確定!



我御劍追上玄霄!

玄霄御劍技術總不及我。

他不肯停下來,我便跳到他劍上去!



「我要看你的傷口!

我拉起玄霄的右手,玄霄拒絕,只想甩脫我!

但這一次,我是不會放手的!


 

.......你最好別動,可以少痛一點!


我抓住玄霄的下臂,伸手去拆玄霄裹傷的布條!

他的傷口,已經轉成黑色了。

由紅轉黑,很明顯是燙傷。


「那隻山豬.....是你烤的?

那傷勢不輕,我的心忍不住揪了一下。




「你很失望,是嘛?

玄霄收回右手,左手撫了撫傷處。


「不過是烤個山豬,為什麼會傷得那麼嚴重?

想起方才在玄霄面前夙玉長夙玉短的樣子,我簡直羞愧得想從劍上跳下萬丈深淵!



「崑崙山上所有的小山豬,大概都死光了.......我吃素,不懂肉味,得不斷試火候,還有味道......

怎麼,為了給我吃頓飽,玄霄不僅干犯門規,還濫殺無辜?

「你吃的,是第六十四隻......


哇哇.....我彷彿聽見玄霄後面跟了六十三隻山豬鬼魂在哇哇慘叫!



「師哥.............我怎麼值得你對我這麼好.......

我低著頭,數落自己的不是。

「我重色輕友,忘恩負義,屌兒郎當,一事無成,老是惹你生氣......


「我在思返谷的時候,你也送東西給我吃。」


玄霄看著我,眼神莫名。

 

「如果第六十四隻還不好吃,我會一直殺下去。」



 

「那不一樣.....給你的雞我全吃光了......


「雞或山豬不是重點.....誰吃光了也不是重點.....


.......那什麼才是重點?

我重新抬起頭來,問玄霄。

他已經不生氣了,因為他的臉又恢復白皙,在陽光下甚至閃著光彩。


「你為什麼送雞到思返谷?我為什麼替你烤山豬?


.....我還是不明白。」


「你會為誰,做這種干犯門規的事?

玄霄看著我,水晶似的雙瞳仍深不見底。


「我喔.......師哥你......夙玉...沒有師父,師父是要懲罰我的人....還有夙瑤......我爹,我娘,狗子......也許元敬道長......還有裴師父......老嬤嬤.....玄霖師兄......宗煉師叔............

我舉了一堆人,反正對我來說,觸犯門規又沒什麼大不了。



......你知道麼?

玄霄靜靜聽著,突然又嘆了口氣。

..............這樣的事,我只會為你而做........


高空中的風,獵獵拂動玄霄的衣袍,長髮,就像仙,一個好看的仙,萬人景仰。

其實,我不了解他,真的不了解。我實在沒有資格,可為什麼他要對我這麼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