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4 10:20:01陳跡

青衫隱31---玄霄進了思返谷

綠色天際綻出的刺眼白光裂隙中,玄霄踏著長劍飛至,衣袂飄飄,金色劍光從他手中射出,擋在我、夙玉和玄霄之間的妖怪一一化為飛煙!

然而,妖怪非但沒有減少的趨勢,反而越集越多。轉眼間,乎看不見那片綠色的天空!



「千方殘光劍.....師哥帥啊!再來一招上清破雲劍,妖怪死光光!

我在地面給玄霄喝采!

雖然平常玄霄拘拘謹謹,但他殺起妖來狠勁十足,如入無妖之境。妖群在他的光劍下灰飛煙滅,真是帥呆了!




「夙玉,上來!天青,你殿後!

玄霄突破重圍,來到我們身邊。他一把拉起夙玉,上了他的劍身,手中的光劍仍持續綻放,掩護我重新祭起長劍!




「夙玉,坐好了!天青,快跟上!

玄霄在前頭開路。




「是,師哥.......

我躍上長劍,緊緊跟在玄霄與夙玉後頭!




一陣刺眼的金光不住旋轉,強烈地籠罩住我們三人,將所有妖怪擋在外頭。

那是上清破雲劍!專破大面積眾多敵人!

 


或嘶啞,或尖銳的,不甘心的叫囂聲回盪在空氣裡,攝人心魂!但御劍的速度極快,玄霄潔白寬大的衣袂獵獵飄動,乘飆風破天而去,毫不遲疑!

在這片刺眼的劍芒中,我什麼都看不清楚,只能依稀分辨前方玄霄與夙玉的身影。我跟著他們,不知道飛行了多久,直到劍光漸漸暗淡下來,眼睛重新適應起週遭的光景,才發現頂上的天,又恢復了平常的青色。



「玄霄師兄,那是什麼地方?怎麼和人界全然不同呢?

恢復了穩定飛行,夙玉看著玄霄的背影,問。

……那裡,是惑亂荒原,不屬於三界。舉凡魔界、妖界、鬼界被驅逐的份子,都被禁錮當地.……

玄霄回答。

「那地方很危險,尤其對我們修道的人來說。」



「就是魔界妖界和鬼界的垃圾場是嗎?我就知道,那裡全是些不入流的小妖小怪!

我一面說,一面跳上玄霄的長劍。

「師哥你來得太早了,以我的道行,解決那些垃圾怪是綽綽有餘!



「我不早來,你們早就成了妖怪腹中物.......

玄霄道。

……你們是修仙之人,一個月的道行可抵上他們十年的功力,吃了你,他們可以少修二十年。道行一夠,他們就能破天而出,重獲自由。你說,他們吃不吃你?

 


「原來是這樣……不對,吃了我可以增加二十年功力,那吃了師哥你呢…….師哥你有二十二年的功力耶……

我掐指一算。

「哇,吃了你可以增加兩千多年的功力……..所以,後來那些妖怪根本是追你來的…..跟我們沒關係.....!



玄霄沒回答,只是看了我一眼,笑笑,又專心御他的劍。

這就表示我說對了?



「要不是為了救我們,師兄也不會闖入禁區,差點變成妖怪的食物。」

夙玉幫玄霄說話。



「師父說過很多次,御劍降落時要看清地點,天青你老是亂降落,惑亂荒原磁場特異,人跡罕至,難為你找得到!

玄霄挖苦我。

「夙玉才剛入門,萬一有什麼閃失,你怎麼擔待得起?



「不會有閃失的,師哥你看,連闖入惑亂荒原都沒事,怎麼會有閃失呢?

我心虛地大笑。

其實我也知道,若不是玄霄出手,我們都完蛋了。




「幸虧你御劍之術有些火候,紫氣久久不散,我才能循著紫氣追上你們……



「那是當然,御劍是瓊華派唯一好玩的東西了……

嘿嘿,玄霄稱讚我耶,他很少稱讚別人。



「夙玉,妳還好吧?

玄霄轉向夙玉。




「嗯,我沒事,多謝師兄關心……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不管玄霄轉向哪裡,夙玉總是看著他。

「多虧師兄及時趕到,那……千方殘光劍,我也能學麼?



「師父近來派務繁忙,無法親自指導妳,交代要我好好督促妳,等妳學好了御劍,我就教妳千方殘光劍。」

玄霄竟然說他要教夙玉,他哪裡有時間?

嘿嘿,師哥你有什麼企圖啊?



「唉唉,師哥你別帶壞了夙玉,老說些無聊的事………

我打斷他們的對話。

夙玉瞪了我一眼。

她為什麼總是看著玄霄,眼神溫柔,對我就用瞪的呢?




「對了,我在惑亂荒原發現這個,師哥你沒看過吧!

我突然想起從惑亂荒原帶出來的怪果子,遞給玄霄。

「師哥你說它能不能吃呢!



玄霄一看,臉色大變,用長袂將果子拍落,掉到雲層裡去了!



「喂!好不容易帶出來,我還想現給師父、玄震和夙瑤看的!這下全沒了!

我氣得急跳腳!



「那是妖棱果,你不知道麼?

玄霄正色道。




「什麼妖棱果?



「它會吸收你的道行,讓你之前的修煉前功盡棄!

玄霄蹙眉道。




「什......什麼?那我....我的道行......

我轉過身去看夙玉。

「道行沒了......那我現在.....不就跟夙玉一樣了?



夙玉朝我吐了吐舌頭,好像在說。

誰跟你一樣?



「可是…….可是,我剛剛…….還是能御劍,還是能殺妖…….師哥你別嚇我…….

我一臉擔憂,拉著玄霄的衣袂問不停。

我知道他從來不說謊。

.....師哥......師哥,怎麼辦?有辦法恢復嗎?



……我什麼時候嚇過你?

玄霄強忍著什麼似地。

「騙你的……以後再亂跑,叫你學了乖!



…….!師哥你不夠意思,老在夙玉面前吐槽我!

我指著玄霄大罵。



夙玉在後面一直笑,都是玄霄害的,害我在夙玉面前出糗了!

我雲天青也是帥哥一枚,不是生來當小丑的!



「嘿,家到了!

透過雲層縫隙,看見瓊華宮門,那朵大大的天藍色瓊華圖騰。



但見玄霄斂容,深吸了口氣。




「走吧,師父在等我們。」

落了地,玄霄還劍入鞘。

 



「師父,師父知道了?

我呐呐地問。




「為隔絕太多塵務干擾修練,瓊華弟子下山,都必須經過申請,有師父批准,才准放行。」

怕夙玉不清楚,玄霄把相關規定再說一遍。



我自然是知道了。這一來師父恐怕要說我明知故犯。

 


「唉唉唉,又要被關了!

我搔搔沒梳髻的頭髮,看來更亂了。



「我也要被關嗎?

夙玉小聲問。




進入瓊華宮正殿,果如玄霄所言,太清師父早等在殿前。




「回來了?

師父冷冷地問。




「是弟子約束無方。」

玄霄單膝下跪,領罪道。




這時,夙玉她拉拉我的衣袂,我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只是搔頭,她索性按住我的頭向下壓,陪玄霄一起跪下!




「天青夙玉,你們未經允許,私自下山,可知罪?

師父一臉嚴肅。




「夙玉知罪。」



「天青,你呢?



「天青……天青知罪……

師父最喜歡人家順他的意,我自己無所謂,不過帶累夙玉就不好了。於是我乖乖認錯,只希望平息師父怒火。



「最錯的就是你了!

師父指著我罵道。

「夙玉初來乍到,不熟規矩也就罷了。你自己說,來了兩個月,你在思返谷住了多久?



「一……一個月…….

說話的同時,我偷偷看了看夙玉,她一臉驚訝。




「知道就好,既然犯錯的,是天青和夙玉,就罰你們兩個一起去思返谷,面壁三天!

師父無情地下令。



「師父!

玄霄喚住師父。

「弟子,弟子有話要說!



「說什麼?你別忘了,為師要你督促天青和夙玉,你身為師兄,不能說沒有責任……今追根究柢,犯錯的是天青和夙玉,為師處罰他二人,你還有什麼話說?



「師父將督促天青與夙玉之重責交付弟子,天青與夙玉入門未久,不該受罰,而弟子在瓊華派,歷二十二寒暑,熟稔派規,卻督促無方,有負重託,罪莫甚矣!



「怎麼?你認為,師父應當罰你?

師父臉色緩了下來,看著玄霄,眼中透著嘉許的神色。




「弟子領罪。」

玄霄一拱手,替我和夙玉領了罪。




「師哥!不干你的事!

玄霄沒有錯,怎麼能讓他受罰呢?我當場叫道。

「師父,關我吧,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我下次不敢了!




「別說了!

師父一揚袂。

「玄霄,我諸位弟子中,你的資質最高,未來擔負的責任也將最重,你必須處理好為師交代的每一項任務,包括調教你的師弟師妹,你做不到,是未盡力,理當受罰。」




「你能代他們受過,讓為師見識了你的擔當,你就去吧。」

師父看看夙玉,最後,將視線停在我身上。

…….這種累及無辜的事,下次別再做了!



說完,師父進了內室。




「師兄……

夙玉擔心地拉住玄霄的長袂。



.....夙玉,我沒事,修道之人本就該少吃些,以免沾染五穀濁氣……

玄霄跟夙玉說話總是溫和的語氣。



「師哥,都是我不好,以前都關我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師父吃錯藥改關你了,都是我不好………

我頹然道。

三天不吃飯,我皮厚肉多無所謂,玄霄比較清瘦,他肯定變皮包骨!

師父一定知道關我沒什麼用,才改關玄霄的!



......你別再惹事了!

玄霄不放心地,訓了我一句。



我和夙玉在愧疚中,目送玄霄御劍,往思返谷去......



從來都是循規蹈矩,表現出色的玄霄,第一次被關進思返谷,成了眾弟子炸鍋熱議的焦點,二十二年來瓊華派的一等大事!


 

總之,都是我的錯。我老覺得自己不怕師父責罰,卻沒想到今天帶累了玄霄!

不行,我不能讓玄霄就這樣變成代罪羔羊,瘦成皮包骨,我得想想辦法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