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2 23:42:26陳跡

青衫隱28---把你關起來

回到雲階後,六大派的師兄弟們,認識或不認識的,紛紛過來為我祝賀。

「瓊華派的兄弟,真有你的!」

「這次瑯嬛書齋的測試也太刁鑽了......

「拿什麼都好,就是別便宜了瑯嬛書齋.......

 


由於這次仙都大會的競試項目令大家不滿,所以現場瀰漫著一份『同仇敵愾』的情緒,不管是誰,只要贏得這次機會,都算為大伙吐了口怨氣。

我們是戰友嘛。

我意氣風發,忙著應酬這些師兄弟。



玄霄捧著鳳鳴九霄琴,靜靜站著,一動也不動,不管我做什麼,只是看著琴。




直到元敬道長舉起他的紅色拂塵,示意我們回去,大伙才御起劍,駕起鶴,回到石階前的空地。




當大會主席元敬宣佈本屆獲勝者是瓊華派時,派中師兄弟姐妹,不管與我相不相熟,響起一陣極大的歡呼!

畢竟,我們已經連續三屆失去資格,瓊華派有許久,沒發生這麼振奮人心的事了!




「恭喜你了,天青師侄.......

會後,元敬走向我,笑著拍拍我的肩。

「貧道果然沒看錯人,原本想你修道不過兩個月,資歷尚淺,能到得了雲階就不錯了,沒想到,你竟成為最後的勝利者......那一手大篆精采極了!

「今天你也累了,先隨大伙休息。明兒個貧道就為師侄你打開經閣,你可以盡情賞閱,薛稷摺扇你就拿走吧.......

「對了,天青師侄,你字寫得不遜於大家,回去前,給貧道留幅墨寶吧。」



墨寶?五湖煙水就是啦。



「承蒙師伯厚愛,天青遵命。」

我還是沒敢戳破山寨碑的事實。



元敬走後,師父接著來到我面前,將我從頭到尾打量了半晌。最後,他老人家的臉上,泛起一陣輕輕的微笑。

看得出師父是高興的,但高興中有股......遺憾,也許是因為我拿的東西不合他意吧。




「天青,表現得很好。」

師父說話了。

「都是師父教導有方。」

我拱手朝師父行禮。



「天青,你今天可大出鋒頭。」

夙瑤陪在師父身邊,盈盈笑道。

「真是沒想到啊,你說勢在必得,原來是真的.......



「師姊,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會這樣......騙吃騙喝啦.....

我搔搔頭,怪不好意思。



「天青.......我不是要你拿三清九化丹嗎?把師兄的話當成耳邊風?

玄震也在師父旁邊。但他臉色不大好看,身為大師兄,竟然到不了雲階,顏面掃地,很是難受,這我能理解。

不過進得瑯嬛書齋的人是我,拿什麼,是我的自由吧?




「天青資歷尚淺,不知仙界寶物屬性,不能怪他。」


師父替我說話。

「今天,大家都盡力了。師父感到很滿意,都下去休息吧。」



說完,玄震便陪著師父,找元敬道長和其他掌門團去了。




「天青.....天青,你好樣的......

師父一走,瓊華派的師兄姐馬上朝我圍來,大家對瑯嬛書齋裡的情況感到很好奇,而我是唯一去過的人。

這讓我感到十分得意。



我們就腳下的草地席地而坐,隨便聊聊,為他們敘述我在瑯嬛書齋裡看到的一切。




「優勝者終於回到我們瓊華派手中,天青你不知道,當你進入瑯嬛書齋,大伙都興奮得快爆炸了.......

說話的,是青陽師叔的弟子,玄霆師兄。

「掌門師伯馬上跳起來,屁股長了針似地.......



「可不是嗎?最精采的是,除了掌門師伯和元敬道長外,其他四派的掌門看見贏的是我們瓊華派,臉全拉了下來。」

玄霖道。

「尤其是方丈派的白雲道長,他們已經連拿兩屆,這次拱手讓給瓊華派,臉臭到像抹了三斤屎......




.....哪有那麼誇張?

我笑著朝玄霖搖搖手。




「不過,當大家看到天青你拿的東西時,大家的表情都是一樣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重光師叔的弟子玄霂師兄道。




「那個說笑話很不好笑的神仙也一直問我,真的要拿這把琴嗎?要不要換?不能反悔,機會只有一次喔......奇怪了,進去的人是我,愛拿什麼就拿什麼,那是我的自由.......

我滔滔不絕道。

「你們知道他說的笑話有多不好笑嗎?我起初不知道該拿什麼,問祂,祂竟然要我拿明玉腦神丸說吃了它,白痴就可以變天才.......




「祂說得沒錯......好不容易進到瑯嬛書齋,其他能增進仙法的寶物不拿,卻偏偏拿個只能娛樂,還不是自己需要的東西.......

一直靜靜聽著的玄霄突然開口。

......腦子不知裝了什麼......




.......師哥......你不喜歡嗎?

我一愕,朝向玄霄,表情認真。




「當然不喜歡啦........玄霄師兄那麼用功,一定是喜歡三清九化丹來增強千年功力啦.......

「不,玄霄師兄嫉惡如仇,殺起魘妖來乾淨俐落,照我說寶劍配英雄,該拿七星劍才是......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熱烈地討論。



......我喜歡琴......

在眾人嘈雜聲中,玄霄淡淡地說。


說完,氣氛一片沉靜。




「嘿,玄霄師兄,你這樣否定我們的話不對,太見外了......天青才來兩個月,好像他比我們了解你一樣......我們當你師弟當得更久耶......

首先發言的玄霆抱怨。

......喂,玄霆,你這樣講好像在吃天青的醋。」

玄霖答腔。




「我幹嘛吃天青的醋?你腦子壞了?我是男人,玄霄是男人,天青也是男人,三個大男人有什麼醋好吃的?

玄霆反駁,敲了敲玄霖的頭。

「再說要吃天青的醋,也該是夙瑤師姐才對啊......




「怎.....怎麼又扯到我這裡來?

夙瑤坐在玄霄身邊,顯得侷促。



「那也不對啊,如果夙瑤師姐吃天青的醋,就表示玄霄喜歡天青....或者天青喜歡玄霄....哪有這種事?

玄霂煞有介事地道。

這些師兄越說越離譜,我看大家都該吃明玉腦神丸了!

 




「那是不可能的事啦.....男人怎麼可能喜歡男人?光想就起疙瘩......

在夙瑤旁邊的夙汐師姊開口。

......不過,在眾目睽睽之下那麼努力,冒著生命危險,擊敗數以千計的敵人,終於進了絕大部分修道之人一輩子也進不了的瑯嬛書齋,就為了拿一把琴......真是太浪漫了......而且天青,你長得那麼好看.....如果那把琴是給我的,師姐我無以為報,只能以身相許了.......

連夙汐師姐都癡呆了。




「好啊好啊,大美人師姐,投向我天青的懷抱吧....

我索性攤開雙手,和大伙瘋成一團。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起鬨,氣氛熱到最高點。

從剛才一直沉默的玄霄,卻突然站起來,抱著琴,轉身就走。




氣氛又冷了下來。




「夙汐、天青,你們胡說什麼?玩笑開太大了!

夙瑤道。

.......玄霄生氣了.....



「對啊,玄霄那麼端凝自持,哪能開這種玩笑?

玄霆道。



我原本就是人來瘋的性子,大家都高興,讓人開開玩笑我也不介意。但玄霄的個性嚴肅,和我很是不同。

算了,晚些用膳時遇到他,再找他解釋吧。




散會後不久,是用膳時間。玄霄仍沒出現,和我們一起用膳。

回到弟子客房,只見琴好好地擺在短几上,卻不見玄霄。

奇怪,他還能去哪裡呢?



廂房、客房找過一遍,沒人見著玄霄。

會不會,在山寨碑那兒?

我記得昨晚剛到瀛洲派時,他就在那裡。




我朝著太液池走去,今夜彎月東昇,滿天星斗,十分燦爛。

一道銀色的河漢貫穿夜空,看不見它的源流,也尋不著它的盡頭。

今晚夜色這麼美,玄霄應該很喜歡吧?




當我來到太液池畔,果不其然,一襲白袍的玄霄坐在楊柳樹下。



「師哥,原來你在這裡......

我朝玄霄走去,捱在他身邊坐了。

......沒來晚膳,你不餓麼?



風吹動柳枝,在面上畫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這給你。」

玄霄從身側拿出一只黑色瓷壺。




「什麼?

我接過瓷壺,打開壺塞,一陣濃醇的香氣,攔也攔不住地飄了出來!

......紹興名酒,蓬萊春?



「嗯.....我不懂酒,這是店伴推薦的,說是店內最好的酒,你喜歡嗎?

玄霄笑道。



...........我真是,太喜歡......太喜歡了.....

感動死我了,尤其又是最不可能送我酒的玄霄送的!

.....你一個下午不見人,就是去買酒?

據我所知,紹興距離這裡千餘里遠,對玄霄這種完全不懂酒的人來說,就算到了紹興,也還得打聽,頗費工夫。



......好不容易進了瑯嬛書齋,總不能讓你空手.......

玄霄回答。




我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果然是名聞天下的蓬萊春,好喝得我腦子空白!




「師哥.......

我將酒壺遞給玄霄。

「好兄弟,有酒同喝.....

 



面對這好風好月,好山好水,玄霄也不忍破壞氣氛,接過酒壺,當下啜了一口。

玄霄頗有喝酒的天份,雖只是第二次碰酒,他已經不再遲疑。連拿酒壺喝酒的方式都看起來豪邁、自然不過。



「為什麼拿琴?

玄霄抹了抹嘴,將酒壺遞還給我。


 


.....夙瑤說,沒了琴,師哥你會瘋掉.....

我繼續喝酒。

......千年道行可以慢慢修煉......妖可以慢慢殺.....可天底下只有一個玄霄,瘋了可怎麼辦呢?



我和玄霄抬頭,望著今夜滿天星辰。




「天青.......

玄霄突然道。

「明天,替我的琴落款,好麼?



.....好啊。」

那有什麼困難?我的專長耶。

「要刻些什麼呢?




「都好。總之,能証明這把琴,是天青送給玄霄。」

玄霄回答。



於是第二天,我在鳳鳴九霄琴上,刻下了『師哥的琴』四個篆字。

天底下只有我叫玄霄師哥,沒有其他的字,比這四個字更能證明這琴的來源了。




「天青,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瘋了,你會怎麼辦?

抬頭望著天懸星河,星光在玄霄的側臉上形成銀色的弧線。



「你不會瘋的,你有琴了啊。」

我喝了口酒,玄霄這問題真傻,他這麼聰明,做事又很少出錯,哪可能瘋了?




「我瘋了的原因,不會是因為琴......

玄霄深深地看著我。

 



「如果真是這樣,我會想盡辦法把你治好......

都說了好兄弟有難同當,如果他瘋了當然要治好他,難道跟他一起瘋?




「你會離開我嗎?

玄霄看著我的臉,他水晶般的眸子裡有些什麼,可我看不出來,只見一片透明的虛無。



他的問題,我答不出來。

如有有一天他升了仙,我卻還眷戀凡塵......



「師哥,你看,今晚的星空很美......

我岔開話題。




「天青。」

我的話並未轉移玄霄的焦點,他似乎非要我的答案不可。




.....師哥,打從我被趕出家門,就深深知道,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天有不測風雲.......離不離開,很難說.......

我只好硬著頭皮答了。

「我們是好兄弟,可能有一天,我必須離開你......那絕不是我心裡願意的。」




............

玄霄接過酒壺,又喝了一大口。

.......今天,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一天.......

因為喝酒,他原本白皙的臉,微微酡紅。




「今晚的星空真的分外燦爛啊......

我抬起頭來,看向天際。

 




「今天,是七夕.......

玄霄回答。



「哇.....原來是七夕啊,日子不知道怎麼過的....都不知道何年何月何日了。」

我指著銀漢兩端。

「真的耶,我知道,那是牽牛織女.......今天沒下雨,他們兩個見面很高興。」




........那牽牛.....也是個傻瓜.......

玄霄道。

「中間隔著星河有什麼關係?游過去就好了.......



「說得也是,要是他不會泅水,他的牛,是水牛吧?水牛會泅水,照樣可以駝他過去......

我竟然認真地跟玄霄研究起來。

.....這傳說破綻好大.......




「要是真的喜歡,就要永遠在一起,天天見面,一天沒見就會很難過,很難過...就像快死了.......哪能忍過一年呢?

玄霄一面說,一面打了個酒嗝。

「這牽牛說喜歡織女,根本就是說著好玩的.......



「師哥,你喝醉了,話變多了......

玄霄果然還是不能喝酒啊!




「要是真的喜歡,不管有什麼阻礙都得去克服,管他天帝星河.....要永遠在一起。天青.....你覺得不對嗎?

玄霄又問。




「能夠跟喜歡的人永遠在一起當然很好。不過師哥,世事豈能盡如人意呢?......

自從我被趕出家門,就覺得世上沒什麼事能夠永遠。

「你喜歡她,她喜歡你。可是因為家世懸殊,或者仇恨,外在阻力讓你們無法在一起.....也許這都能克服........但若你喜歡她,而她不喜歡你呢?.....



......就把他關起來!......他沒別人可以喜歡,時間一久,就會喜歡我了......

玄霄看來真是醉了,他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喜歡一個人,絕對無法忍受一天看不見他,一時看不見他,甚至一刻看不見他.....不管怎麼樣,都要在一起!




「如果是我,只要她快樂,就算給她快樂的人不是我也沒關係......我們是人,不是神,命運的安排,我們是無力改變的......

 




「胡說八道!我的世界裡沒有無力二字!雲天青你少沒出息!

玄霄緊緊扯住我的衣襟。

「喜歡就要在一起,知道嗎?你再胡說八道,我就把你關起來!




「好好好.....關起來,師哥,你喝醉了,把酒給我.......

我拿開玄霄的手,他頓失支柱,朝我癱了過來。

我左手撫著他的背,右手取過他手上的酒壺。

唉,玄霄還是不能喝酒,說了一堆渾話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師哥,我們回去睡覺,你還能走嗎?




「我還沒醉,我今天很開心......天青,我跟你說了我今天很開心麼?

玄霄抱住了我,從臉頰,到手腳,磨磨蹭蹭,蹭得我渾身不自在。



「有,你說這輩子今天最開心......

玄霄醉得像灘爛泥,說過的話也不記得了。




「你知道為什麼嗎?

玄霄把頭從我懷裡抬起來,與我四目相對。



「因為你有一把新琴了。」

我推著玄霄,希望他坐起來,他卻老是望我身上倒。




「唔......我告訴你,雖然夙汐說你長得好看,又說要以身相許,但是,你不可以,絕對不可以跟她這樣那樣........



「我不會啦師哥。修道之人要杜絕貪嗔痴欲,你說的我記得啦.....




「記得才怪.....上次你跟那個妖女紅漸磨磨蹭蹭,磨磨蹭蹭,真是氣死我.....氣死我了........

玄霄突然掐住我的脖子。

他力氣大,我腦子發脹,差點透不過氣。

 


............不會了,那是.......妖女用妖法迷惑我..........不是自願的.......以後不會了....




只是,奇怪,我幹麻跟玄霄解釋那麼多?

唉,別鬧了,這玄霄,生氣的時候像塊冰,高興的時候像個瘋子。




「你不可以,跟夙汐這樣那樣.......天青,那琴是給我的.....

玄霄好不容易放手,靜了下來。




「喂,師哥.....師哥......

我推了推身上的玄霄,沒反應。

慘了,這下他根本走不回去,連爬都不行!

我幹嘛叫他喝酒?真是......



我將玄霄移到我的背,將他揹起,雖然玄霄比我清瘦些,也輕不了我多少,背著這龐然重物,走起路來步履蹣跚。



「下次......下次絕不讓你喝酒......重死我了......

我一面走,一面嘀咕。

 

 

 

路痕 2018-01-03 11:32:47

蛤~~~~~

版主回應
不過也有BG(boy & girl)的部分.總之是三角關係. 2018-01-03 13:13:28
路痕 2018-01-03 09:54:05

看來真的要發展成同志了....慘!

版主回應
這部就是BL小說啊~~~Boys' love XD 2018-01-03 11: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