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31 13:33:48陳跡

青衫隱25—-飯照吃覺照睡

「天青,怎麼樣?玄霄呢?

夙瑤御劍而上,落在我身側。同時,也看見了我手上,沾了血的琴弦。

「這是......玄霄的血?玄霄呢?

夙瑤拉住我的衣袂,問。

「不知道,我一上來就沒見到師哥,只有他的琴。」

我看著琴弦上的血跡,不知道怎麼回事,我想聽夙瑤的解釋。

「這血,是玄霄手指留下的,弦斷得突然,肯定割傷了他.......

夙瑤蹙緊一雙柳眉。

「弦一斷,人就消失,表示他根本不想理會任何人.......從未見過他這樣,天青,我們得找到他.......

「嗯.......

我也沒了主意,只好聽從夙瑤的判斷。手指被割傷對我來說是件小事,擦擦藥就沒事了,但玄霄不是我。

我老是把複雜的事想得很簡單,玄霄卻喜歡把簡單的事想得很複雜。

轉眼間,夙瑤已經立在劍上。

「師姐,我跟妳去.......

我朝夙瑤一揚手。

「你別去.....先把玄霄的琴藏起來,別讓人看見了,傳到師父耳裡,多生事端。」

說完,夙瑤就不見了,只留下一陣紫氣。

夙瑤說得有理,師父老說修仙之人務須摒棄七情六慾,玄霄氣成這樣,難免讓師父責罰。

於是,我遵照夙瑤的吩咐,捧著玄霄的琴,御劍回到弟子房,將血跡擦拭乾淨。

那斷了的三根絃怎麼辦呢?

等夙瑤消息的同時,我將三根弦分別打結,接了起來。

這就是裴師父說的,弦斷也可以再續吧?

我再度撥動琴弦,弦竟然發出像皮鼓一樣,咚咚咚的聲音。

算了,沒救了。

續好弦後,我將琴放回它原來的位置,玄霄的衣櫃裡。

這樣,應該就神不知,鬼不覺了吧?

不管玄霄氣什麼,希望他一回來,氣就消了。

在房裡等了很久,太陽都下山了,還是沒有玄霄和夙瑤的消息。

不然,命魁召去找好了。

這麼打算,突然又覺得,玄霄搞不好會不高興,認為我老是找前輩英靈去打雜。

待在房裡很無聊,想出去晃晃,又怕玄霄夙瑤回來找不到我。

唉,煩死了!

我在房裡走來走去,一會坐一會兒站一會兒躺,閒到發荒,又不是真閒,事態可急緊了!

算了,我也出去找好了!

我下定決心,在桌上大力一拍,拿起長劍就要出門。

說時遲,那時快,門打開了。

站在門前的,莫不是夙瑤與玄霄麼?

不愧是師姐,找人功力硬是了得!

玄霄的手指已經包紮好了,包得很整齊美觀。

我見過夙瑤替玄震包紮,肯定是夙瑤的傑作。

「師哥你嚇死我了!回來就好。師姐,妳真厲害.......

我放下長劍,迎上前去。

夙瑤對我笑笑,轉向玄霄。

「師弟,好好休息吧。雖然練功很重要,但心情的調適也很重要。我們都很喜歡聽你的琴音,別讓我們這些師兄姐失望,好麼?

「對不起,師姐,我無意讓妳擔心......

「表面上,你表現優異,是最不需要人擔心的。可所有師兄弟當中,我反而最擔心你......

他們兩個把我當透明人,自聊自的。

「因為,你不想讓人擔心,什麼都往肚裡吞,什麼都不說......像天青,一天到晚闖禍,我反而不擔心.......肚子裡幾斤幾兩重,全都攤開來了。」

這不對,師姐,我很缺人關心的。尤其是像師姐這麼漂亮溫柔女生的關心。

我在心底狂喊。

但師兄師姐說話,哪有我師弟插嘴的份?

「表現得好固然是好,但表現得不好又怎麼樣呢?師弟,給自己的心多留些空間,去存放快樂.......

「就像天青,在大家眼裡,他是一事無成,或許瓊華派全都升仙了他也升不上去,不過他卻很快樂.....我啊,倒很羨慕他這點本事。」

夙瑤終於,將臉轉向我。

她說的話是揶揄還是稱讚?

不過,我得佩服她的細心觀察。我從不想升仙,如果我這樣的人可以升仙,那六大派的諸弟子全都要吐血了!

玄霄只是沉默,沒回答。不過我想,他對我的了解,絕不亞於夙瑤,儘管我一點也不了解他,這點不大公平。

「好了,我得離開了,白天和夙汐約好,這會她可能在舞劍坪等我呢.......

夙瑤離去前叮嚀道。

「折騰一天,你也累了。師弟,你好好休息.....天青,你別吵鬧,讓你師哥休息吧。」

對著夙瑤,我以手指,在唇上打了個叉叉。

現在也吵不起來吧,玄霄根本不同我說話。

夙瑤離開後,玄霄將門闔上,這是我們從瀛洲派回來後,第一次打照面。

我和玄霄彼此交換一眼。他神情木然,似乎沒打算破除這個沉默的僵局。

「師哥......你的琴,我放在衣櫃裡了.......

除了這句話,其他想說的,都被玄霄冰一般的表情,凝結在喉嚨裡。

玄霄走向衣櫃,打開它,看著琴,還有琴上那三個大大的結。

「雲天青。」

終於,玄霄開口了,他開口叫我。

這是好的開始。我說過,我寧可玄霄罵我三天三夜,也不願他一個字都不說。

「師哥......我藏在裡頭,沒有人發現。」

我走近玄霄。

玄霄捧起他的琴,轉向我,我遲疑了。

不對,他的眼神,他的眼神......有殺氣!

「你耍我麼!

玄霄將琴摔到地上,跌個粉碎!

我愣住了,嚇住了,我不知道,為什麼,他會生這麼大的氣!

夙瑤勸了他,卻一點用都沒有!

玄霄無視一地琴的破片,掠過我身側,就要離開!

「站住!

背對玄霄,我吼了出來!

我已經忍很久了!

「你在氣什麼?不能說出來麼?這樣莫名其妙亂發脾氣,到底算什麼?

「你最好閉嘴!再多問一句,我就揍你!

「夙瑤說的沒錯,你什麼都不說,我們不是仙,怎麼知道你在氣什麼?你想揍我出氣可以,揍完後,你要說出你生氣的原因!

我上前拉住玄霄的腕,他再一跑,我可找不到人!

「夙瑤?她什麼都不懂.....你也是!

玄霄猛然甩開我的手!

「好,我雲天青原本就資質駑鈍,我是不懂,所以才要你告訴我!

我攔在門口,不讓他走。

「我氣什麼,有什麼要緊的?你飯照吃,覺照睡,還在乎得了麼?」

「我叫你什麼?我們是兄弟,你忘了嗎?我拿你當兄弟,你什麼都不說,這樣辜負我?

我怒極攻心,口不擇言。

「辜負?

我不知道玄霄為什麼要複述這兩個字。

接著,他長袂一揚,我眼前一片黑!

「呃.......

我當場跪了下來,實在站不住。

他真的揍了!老子客氣叫他揍,他還真揍......

他走了,我卻連站起來追他的辦法都沒有。

莫名其妙,真是太莫名其妙了!

以為夙瑤勸回他,卻還是一樣,一句話也不肯說,我睡了他還沒回來,我醒來他已經走了。

日子又恢復了無聊。我只能找宗煉師叔、玄霖、夙瑤還有一些原本不是那麼熟的師兄姐說話,或者,找魁召練功。

意外的收穫,有些小小的長進,我的化相真如劍進化成千方殘光劍,御劍技術也越來越好,常常是我在前面跑,魁召在後面追。

接著,仙都大會日子到了。可以再回到瀛洲派找元敬道長看他的珍藏墨寶,我是很興奮的。

師父,和他的四名嫡系弟子,青陽,重光,宗煉,玉清諸師叔伯和他們的弟子也都隨行,大家御劍在天上飛,熱熱鬧鬧地,像一大片雲。

大家都期待著猜測哪派的誰能進入瑯嬛書齋。

師父在最前面,玄霄在師父之後,夙瑤跟在後頭,玄震又跟在夙瑤後面。

我跟在宗煉師叔旁邊,和玄霖師兄說話,反正我的師門,大家都不理我。

「師叔,如果你能進入瑯嬛書齋,你想拿什麼?

我問宗煉。

「當然是七星劍.......還有五金曜石,有了五金曜石,就可以鑄出金木水火土五種不同屬性的絕世神器。」

「聽起來很像師叔你的作風哩,那我師父一定是非三清九化丹不拿了?

「你倒清楚。可惜我和你師父,都沒進過瑯嬛書齋。」

宗煉笑道。

「你呢?天青,你想拿什麼?

「我啊.....師叔你別跟我師父說,其實我這趟來的目的不是仙都大會,而是元敬道長珍藏的薛稷折扇,和褚遂良的字帖........

「你啊......

宗煉師叔聽了微微一楞,而後笑道。

「不過,你刻的字倒是不錯的......

師叔倒還記得,我們是怎麼遇見的。

「喝,師父你問錯人了,就算天青想進瑯嬛書齋,那也是癡人說夢.......

玄霖師兄在一旁放炮。

「不然你進得去嗎玄霖師兄?

「搞不好,你知道,仙都大會的競技,不一定比術法的。」

玄霖得意道。

「不比術法.........但肯定不會比搬炭。」

我反唇相譏。

「嘿,雲天青你.......

玄霖作勢要打我,我一股腦飛到前面去了。

 
(悄悄話) 2020-10-01 13:08:55
陳跡 2020-10-01 12:57:17

找到了~~~謝謝推薦~~~

(悄悄話) 2020-10-01 12:4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