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30 15:27:31陳跡

青衫隱23---說不定她們很想看



我和玄霄兩個泥人走在山徑上,玄霄臉上都是泥,我看不出他的表情。不過,一路沒說話,他肯定又生氣了。雖然是我把他惹毛的,不過我有個優點,就是厚臉皮。我跟在他後頭,不斷講些無厘頭的話,想逗他發笑。




終於,循著水聲,玄霄在溪凹處,找到一處清淺的池水。

「是啊......總不能這樣回去。」

那水看起來又清又綠,能在裡頭洗個澡,肯定舒服得緊。

「我來了!



我越過玄霄前頭,先把臉,手腳洗個乾淨,接著把身上衣服脫個精光,跳進池水裡泅水!



「嘩!好涼,涼徹心肺哩!師哥快下來.......




「原本乾淨的水,讓你和了一池泥.......

玄霄一面碎念,一面洗臉,還有手腳。

接著,四下望望,遲疑了一會,才開始寬衣解帶。



「瞧什麼啊?快下來啊師哥!

玄霄的謹慎讓我覺得有些好笑,在瓊華派,師兄弟個個圍著白玉池邊洗澡,不都看過了?



「這山上有時會經過採藥或撿拾柴薪的婦女,你就這樣大咧咧的跳下去,實在無禮!

原來不是怕我看哪......玄霄真是想太多了,方才一路走下來,沒看見半個女人,倒是獐鹿看見幾隻。



「這山上半個女人都沒有......就算有,說不定,她們很想看哩!

我游近玄霄,冷不妨地扯住他小腿,將他拽進池裡!



玄霄小嗆一下,連忙坐定,他的臉和身體,恢復原來的乾淨白皙,不過頭髮仍散亂,就像另一個平常的我。

我爬過池底石頭,捱著玄霄坐了。



「洗澡真舒服......師哥我幫你抹背吧!

我這樣任性而為將玄霄扯進水裡,他肯定又要開罵,不給他開口的餘裕,我討好道。




「這麼孝順?

玄霄瞅了我一眼,捧了水,不住往胸前澆。




「師弟幫師哥抹背,那是應該的,應該的.......




「那好吧......

玄霄轉過身,背對著我。


 

近看才發現,玄霄不只臉白,平常不見天日的背,更白得像鏡子。

我捧了滿手的池水,撫過玄霄的背,屬於練武之人,結實的肌理,一個突如其來的念頭,停滯了我的動作。

這看似無瑕背上,曾經長出黑色的翅膀......



「怎麼停了?

玄霄的話,打斷我的思緒。

「沒......師哥......舒不舒服啊?

我轉移話題。



「嗯.......好師弟,不枉我教了你那麼多東西.......

玄霄道,語帶笑意。

「動作這麼熟練......你說,除了我,還幫誰抹過背?



「沒了。我在家的時候,都是人家幫我抹背,替我穿衣服,梳髻......我從沒自己動手........




「真是紈褲子弟.......

不知道為什麼,我雖然看不見玄霄的表情,但從他語氣中,我感覺他笑得很滿足。



「連狗子都沒有......我雖然和狗子要好,但只是玩耍和打獵的伴......



「那以後,玄震要你給他抹背,你做不做?

玄霄又問。

我真不明白抹背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玄霄都可以想出這麼多問題,打破沙鍋璺到底。



「才不.......就算是師父或宗練師叔,我也不會......

那是當然,師父和師叔是長輩,萬一我笨手笨腳一定會被罵死,玄震師兄專找我的碴,誰要給他抹背?

那玄霄呢?是我害他變髒,心裡過意不去,當然要給他抹抹乾淨啦!



不過,玄霄對我的答案似乎感到滿意,他轉過身來面對著我,臉上果真帶著笑意。

嘿,笑得那麼帥,難怪夙瑤和一堆師姐都在暗戀你。




「該我了.......

玄霄扳過我的肩膀,背對著他。



「不行啦,你是師哥,不可以幫師弟抹背......


我想起一件事,連忙拒絕。




「你雲天青.......什麼時候變得這般忸怩?

也許玄霄的意思是禮尚往來吧。

但我的背跟他的背可不一樣!




「喂.......你多久沒洗澡了........

背後傳來玄霄的叫聲。




「就叫你別替我抹嘛........

我想起了自己洗澡從不抹背的,抹不著,最多清水沖一沖......



「這.......這得用搓的.....不,用昆吾刀刻下來.......




「喂!你不會真的用刀吧?



「你不會在家連澡都沒洗過吧?




「都是老嬤嬤幫我洗的.......

的確,離家之前,我沒自己洗過澡,上了瓊華才知道澡要自己洗,有點可恥。

所以,才叫玄霄別替我抹嘛!


「你........

對於罵我,我想玄霄已經詞窮了。他索性從池底拔出一叢水草,在我背上用力地抹,拚命地抹!




......後悔了吧?

我曲起腿,把手臂交叉擱在膝蓋上,再把下巴擱在手上。




........雲天青,下次有什麼狀況記得事先通知......

玄霄沒好氣地說,不過,很認真清著我的背。



其實,玄霄這樣替我搓背,感覺很舒服,都不黏不癢了。




池子旁圍生著竹子,一片青綠。鳳尾森森,微風吹來,龍吟細細,十分寧靜。加上舒服的身體,真是愜意極了。

因為太舒服,我不小心打起瞌睡。而玄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動作,人不見了。



「嗯......真是舒服......師哥.......

我朦朧中回過頭,將手一探,我的背後空空如也。

?玄霄呢?



我揉揉眼睛,環顧竹林四周,沒有玄霄身影,岸邊上,只躺著我們的泥黃衣裳。



.......怎麼要走也不說一聲?

我也不著急,就在水裡游來游去,反正玄霄的衣袍還在,他決不會光著身子回去見師父。

我喜歡泅水。以前在青鸞峰、石沉溪,常和狗子比泅水,我總是贏。而且,還自己發明了泅水的招式,什麼鯉躍龍門,平沙落雁,燕子三抄水等等。

現在有了道術做底子,要跳要泅要飛更是得心應手。



我在水中上浮下沉,不亦樂乎,壓根忘了有玄霄這個人。



泅了半晌,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突然覺得,身邊的水流流動的方式,似乎是有人,陪著我泅水。

我抬起頭想看清楚,此時,在我身側不到一尺的水面,冒出了一個人頭。

一個美麗的,少女的頭。

黑髮流洩如飛瀑,池水沿著那張白皙精緻的小臉輪廓滴了下來,傅粉朱唇,如出水芙蓉,朝著我笑。



我有些目眩,以為自己在作夢,我從來沒見過這麼美的一張臉。我看著她,一整個僵住。




「我已經很會泅水了.......想不到還有人比我行呢.....你真厲害.....

那少女朝我緩緩移動。



我從她的頭看到水裡,在水波蕩漾中,雖然看得不很清楚,但我發現她,『疑似』沒穿衣服。

……我快要噴鼻血了!全身發熱,喉嚨哽住,一整個說不出話......



我,一個血氣方剛,未著寸縷的年輕人,對著一名身形婀娜的極品裸女,會發生什麼事?




「你長的真好看.........教我泅水好嗎?

那名美麗少女走向我,將她一雙藕臂纏住我的頸子,我的胸膛,緊緊捱著她柔軟而豐滿的觸感。

有種麻癢的感覺,從胸膛,心臟,直傳下腹。




會發生什麼?

 

該發生的就讓它發生吧!

我主動摟住她,因為我們靠得太近,不管上半身還是下半身,簡直沒有距離!

 

她也沒有拒絕,我的唇就要貼上去!




........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她以食指擋在我唇前,媚笑著問。

老天,連伸手指這種的吊人胃口的小動作都這麼性感.......



「我叫.........

說完應該就可以發生該發生的事了吧?



........什麼?

她凝視著我的眼睛,我有跌落的錯覺。



「雲......

我還沒說完,突然懷裡的美人慘叫一聲,被往後拖去!



「姑娘.......

我伸手想拉住她,卻發現在她身後扯著她頭髮的,是玄霄!




「喂!師哥你.......

這麼對付一個弱質女流,我有些惱火。

當然,我的惱火有些是因為有個不識相的壞我好事!



「你們魘妖越來大膽了!連瀛洲地界都敢來!

玄霄放開手,那妖女朝空中一翻,穿上黑袍凌空而立!

玄霄只著一條褲子,裸著上身,御劍與她對峙!

我啥都沒穿,只能躲在水裡!




「師哥!

我叫了一聲。




「見是美女就昏頭了!天下有白吃的午餐麼?你沒看見她頭上的黑氣?

玄霄不悅地罵了一串!



老實說,我只忙著看她的奶,誰會看到她的頭上黑氣啊?



「六大派地界仙氣濃厚,能夠吃到你們這些修道者的靈魂,冒這險,值得!

這名妖女手上沒有兵器,只是媚笑著,讓人懷疑她拿什麼跟玄霄打。



「天青!把腰帶丟給我!

玄霄下了指令。

 



我竟然差點被魘妖迷惑,真是太丟臉了!幸好玄霄及時出現,我連忙游近岸上,取過腰帶,丟給玄霄!

 


玄霄把自己的雙眼綁住,金劍從他手中激射而出!



「她的武器.......是雙眼.......

我突然明白,難怪我控制不住自己。



玄霄不看她,只聽聲辨位,妖女無用武之地,快落於下風!




「如此妍皮,乃裹痴骨!.......一點也不懂得憐香惜玉,你師弟比你好多了!

出乎意料,那妖女竟開始嬌嗔。




......天青,她看上你了,跟她去吧!

玄霄冷冷地道。




「原來你叫天青啊!知情識趣的小帥哥.......你比玄霄可愛多了......

那妖女朝我掠了過來,在我胸上抓了一下。

這是襲胸嘛?

 



「我叫紅漸.......會記得你的........

說完,轉身化成一陣黑霧逃脫了!



「最好不要!

我撫了撫胸口,朝她消失的方向大叫!

「下次見面就當不認識.......



玄霄拿下遮眼的衣帶,冷冷地看著我。

一定是,一定是剛剛跟那個名叫紅漸的妖女摟來摟去,急色攻心那幕,讓他看見了!

修道之人.....色即是空.....怎麼可以.......

我都知道玄霄想罵什麼了。




「你又救了我一次耶師哥......

我轉移話題,不敢看玄霄。



「你那相好躲在水裡很久了,沒察覺麼?



........很久了?

一定是我剛剛太舒服,打瞌睡,疏忽了。

還有還有,她不是我的相好。雖然送上門來哪有不吃的道理,但我還是不喜歡太主動的女生。



「她一直躲著不出來,我想是因為我在的關係,所以我暫時離開,讓你引她出來。」

玄霄道。

「果然她的目標是你,還是你合她的胃口.......

我總覺得玄霄說話夾槍帶棒地。




「對不起......師哥我知道錯了.....

我連忙認錯,不然,玄霄還不知道要拿多少話來揶揄我。

師哥說得沒錯,哪有這麼好的事,美女主動送上門?我又不是皇帝老子,只是瓊華派一個小嘍囉,一隻小螞蟻。



「色相均是空,百年後都是黃土一抔。你若不能看透,就不能捐棄執著,而執著,是一切痛苦的根源........

玄霄果不其然開始說教。

「當你愛著的人風華正茂,你愛他......可你若執著於色相,當他老了醜了,你還愛他嘛?



玄霄說的前半段我很不明白,但後段我可明白了。

 

然而,玄霄似乎覺得自己取譬失當,突然沉默下來。

修道之人,怎麼能把什麼愛不愛的掛在嘴上呢?



「我懂了師哥......我知道你想告訴我什麼.....

我想告訴玄霄他說得很好,沒說錯,我這頑石也要點頭。



.......警醒些,別老是讓人擔心!

向來有耐性的玄霄岔開話題,語氣頗為煩躁!

 

 

 

music and... 2020-09-26 05:42:27

還好嘴裏噻了Subway sandwiches.

(悄悄話) 2017-12-30 22:11:28
路痕 2017-12-30 20:17:15

居然還有香艷的
單單用想的,我也要噴鼻血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