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8 09:45:21陳跡

青衫隱19---修道之人不能喝酒



「不用這麼多禮,斬妖除魔本來就是我們瓊華弟子的責任,我們只是盡本分而已,各位父老請起請起......


我大器地伸出手來,扶起為首的幾位村民。



玄霄表情冷冷的,他的氣還未消,撇過頭去。



「請問兩位劍仙貴號,改天我們一定上崑崙山瓊華宮登門拜謝。」

為首的一名鬚髮盡白的老公公,也許是村長,朝我們問。



「那是我師哥玄霄,我叫雲天青.....其實他殺的魘妖比較多啦......

我不好意思地乾笑幾聲。




「兩位劍仙均是人中龍鳳,少年英雄。我們窮鄉僻壤無以為報,這些薄酒粗食,請兩位劍仙務必笑納。」

村長送來一框竹籃,裡頭擺了兩壺酒,一隻烤全雞,還有幾個熟雞蛋。

「大家都窮,這是我們一點心意,希望劍仙不要嫌棄。」



「很好啊,有酒又有烤雞.....香死我了!

我真是太高興了,在瓊華宮吃的是全素,喝的是清水,我的舌頭都快淡出鳥來了。

 

 



「謝村長盛情。斬妖除魔是我們的責任,只是修真之人忌葷酒,這些謝禮,我們萬萬不能接受。」

玄霄劈手搶過竹籃,遞還給村長。




「這....對了,劍仙不吃葷食.......這樣,請二位等等,我們再去準備素齋,請二位務必賞臉...


村長盛意拳拳道。



「村民們的心意,我們師兄弟心領了。請村長別忙,讓師父知道我們私自領功,他老人家會不高興。」

玄霄阻止。



「唉唉,還要準備齋菜很麻煩.....我們很隨和的...村長,就這個就這個.....

受不了玄霄,受不了一天到晚吃素,我將籃子又從村長手上奪過。

「師哥,這樣一片盛情,如果不接受,人家村民會難過的!




「雲劍仙說得是。請兩位暫且收下,我們月河村接下來還得忙於重建,安頓好村民的生活後,我們一定親自上山,正式叩謝。」

村長微笑著說。



玄霄瞪了我一眼。



「唉,師哥,沒收不近人情啦.....

我低聲解釋。



折騰大半夜後,村民盡皆散去。




「師哥師哥,我們來喝酒賞月,等日出吧!



「我們不能喝酒,你聽不懂嘛?

玄霄怒氣未消。

......我要走了!



「好啦,不能喝酒,但可以賞月啊!師哥你一定累了,起碼休息一下再走吧?上來上來!」

說完我提著籃子,翻身上了屋頂!

屋頂上有軟綿綿的苔蘚,極目四望,都是各家屋頂整齊排列,補墜而成的,魚鱗般的平坦。遠方的山暗灰帶銀。

御劍時,視野遼闊。但東西都小小的看不清楚,在屋頂上,視野寬廣,又很清晰,遠山就像與肩同高。

 



......師哥!快上來,風好涼,月亮好大!



玄霄還在生氣。不過躊躇了一會,他還是躍了上來。

 



「師哥你看,月亮就在我們眼前,好像伸手就可以抓到,感覺和御劍完全不一樣,對不對?



聽了我的話,玄霄伸出手去,張開五指,透過指縫遠望。



「還有北斗七星.....

玄霄道。




「摘給你、摘給你!

我學著玄霄伸手亂抓。

「你喜歡哪一顆啊?



.....傻瓜......

玄霄斜乜我一眼,沒好氣地以臂為枕,躺了下來,看著滿天星星。

不過看來,他的氣是消了。



....這酒好香.....

我取出酒壺,將酒液急著往口裡送!

....對過了近一個月滴酒不沾生活的我來說,這酒味真是太蝕骨,太銷魂了!



「捲雲台上的星空也很美.....我以為那是我見過最美的。」

玄霄突然開口。

 

 


他沒有責備我喝酒,大概又深陷在他的心靈境界裡了。

於是我又多喝了幾大口,趁他還沒注意。

順便,撕下一只雞腿,大啃特啃。




「有多美?我不知道呢,形容一下......

我讓玄霄沉浸,繼續大快朵頤。



「滿天都是閃亮的星星,儘管他那麼閃亮,你卻永遠不知道那光裡有著什麼,美得神秘,不可企及.......

「師父說每顆星都是一個升仙的人。等我們升仙,會住在哪顆星裡?我們的星長得什麼模樣?

玄霄望著天空,一面囈語。

我已經啃完一隻雞腿,接著我想吃雞翅。



「聽你說真的是很美呀....那這裡的星空呢?

我的話裡充滿敷衍及應付,我在吃著人間美味,根本無法動腦。



「這裡的星星,無法和升仙聯想起來,感覺一撈就是一大把。奇怪,捲雲台明明比這裡高得多,在上頭,卻反而感覺遙遠。」

玄霄回答得認真。



「那是因為你在捲雲台上老是一個人看星星,太寂寞了.....


我隨口一答,卻不料把玄霄的魂叫了回來,他視線轉向我。

然後看到我在啃雞翅,喝酒。



.......我不是說修道之人不可以吃這些?

玄霄怒斥!



.......我已經吃了!吃不完浪費,會遭天譴!

我將竹籃藏在身後,死命護住,免得玄霄將它奪去丟了!



「雲天青!還沒升成仙,我就先被你氣死了!

玄霄板起臉。

不要又想起剛剛殺魘妖的事吧?



「師哥你別生氣.....其實你想升仙,現在就可以了......

我逗著玄霄。



「什麼?

我就知道,天底下沒有比升仙更能轉移他的注意力的了。



「這個。」

我將酒壺遞給玄霄。

「喝了這個,身體完全沒有重量,好像走在雲端。我們雖然會御劍,可也無法在雲端上走吧?



「胡扯!

玄霄嫌惡地別過臉去。




「師哥你又沒喝過酒,怎麼知道我說的是假?就喝一口,不然等你成仙,卻連酒是什麼味兒都不知道,凡人要看不起你的。」

我激著他。



「你不知道夏桀商紂以酒亡國嘛?這麼傷身邪惡的東西,我不碰!

玄霄一臉固執。

 

 

「那是因為他們喝上了癮,喝太多了,神智都不清楚,當然無法治國。不過師哥你那麼討厭酒.....難道是怕喝了也會上癮麼?



「我怎麼可能為這東西上癮?




「那就試試吧,師哥。這是我最喜歡的東西,當然要跟好兄弟分享.....師哥你不喝就是看不起我,不想跟我燒黃紙,做兄弟!

其實我是說著玩的。就算玄霄不喝,我還當他兄弟。



......喝就喝,怕你麼?

沒想到玄霄接過酒壺,仰天而飲!

這麼豪氣???



「喂,師哥你沒喝過酒......第一次不可以喝這麼多啦!

我連忙阻止,收回的卻是一只空瓶子。



「師.....師哥,你,全喝完了?

我愕在當地。


 


「怎麼樣?

玄霄若無其事抹抹嘴,問。

「真難喝.........下次別叫我喝了。」



「師哥.....你,你有沒......哪裡不舒服?

我身上的酒蟲都被玄霄殺死了。看他牛飲的樣子,我半滴也喝不下了!



「沒有.....只是有點熱.....

嘶的一聲!玄霄用力扯開扣得整齊的衣領,露出白晰結實的胸膛。

..........什麼天氣,熱死了!



「只有熱嘛?頭呢?你的頭......



「天青啊,我好像發燒了..........你們......

玄霄愣了會,突指著我的方向。

「你們......誰才是真正的天青?!



「我們?只有我啊.....

糟了,玄霄醉了!




「魘妖!你竟敢化成天青的模樣,想擾亂我的耳目,我不會中計的!

玄霄突然站了起來!



「師哥....師哥小心.....屋頂上有青苔,當心滑倒!

我站起來扶玄霄。



「魘妖!就算你化成很多個天青的模樣,我還是認得出你,看我的上清破雲劍.....

玄霄竟然開始持咒。



「不要啊師哥......

我阻止不了玄霄。轉眼間空中懸了千百支劍,眼看就要落下!



......小心!

金劍紛紛落下,我抱住玄霄朝一旁滾去!

老天,他胸口真的好熱!

可我哪裡知道他會喝這麼多,我只讓他喝一口.......

 

修道之人真的不能喝酒啊!喝了就人間浩劫了啊!

 



「魘妖!你還不死?

玄霄與我四目相對,又要開始持咒。



「不是,師哥........我不是魘妖,我是天青!



「唔,原來............你是魘妖化成的天青!

玄霄掐住我的脖子!



「不是.....師哥。你看,看我的頭.....我的頭頂有紫氣,我是天青,看到沒.....看到沒?



「唔....天青你回來了......剛才有幾個可惡的魘妖變成你.......


話說一半,玄霄安靜下來。

他睡著了。臉上、頸子和胸前一片酡紅。



玄霄......玄霄果然不能喝酒,我真是找死!

我放開玄霄,讓他平躺著,終於鬆了一口氣。




我繼續喝著另一壺酒,吃剩下的烤雞。

這下,不必擔心有人嘮叨了。



「清風明月,好酒好雞,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我抹了抹油膩膩的嘴,滿足地笑。

「師哥啊,如果你不要這麼矜持,人間還有好多美味等著你去嘗試哩!

我一面說,一面轉向玄霄。



此時,原本睡著的玄霄,翻了個身。

如果睡在床上,翻身也沒啥大不了的。

可這裡是屋頂!




玄霄一翻身,竟然掉了下去!




「師哥小心!

我伸手想拉住他,卻已然不及!

壞了壞了,這下不是缺手、就是斷腳了!該怎麼跟師父交代?



「師哥!

我將頭探向屋簷!



玄霄好端端地飄浮在半空中,並未墜到地面!

危急之際,他的長劍飛出,接住了他!

玄霄一點知覺也沒有,睡得很香。



怎麼?御劍訣能讓劍有靈性,拯救主人麼?

這真是太神奇了!玄霄在醉死的狀況之下,是不可能持咒御劍的!

唯一的解釋是,他的劍有了靈性!



我看向我身旁的長劍。

我也鍊成了御劍訣,所以,你也可以,對不對?



我突然想試試我的劍是否也像玄霄的劍那麼神靈。



「我.....你的主人雲天青.....快要掉下去.......


說試就試,我朝著劍喃喃,一面退,退到簷邊。


但預防我的劍遲鈍,於是我不斷叮嚀。



「我要掉下去......掉下去了.......



說完,我面朝下,蓄意地跌了下去!



「砰!

好大一聲!我眼前一黑!




「哇﹘﹘﹘好痛......痛死我了!

我周身都快散了!可我的癡呆劍不知死哪去!

氣死我了!難道劍的靈力跟主人的智力有關?



......是劍仙!......劍仙你怎麼掉下來了?

墜地的轟然巨響吵醒村民,他們從窗子探出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