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6 22:51:08陳跡

青衫隱15---葉笛

癱倒在地的我,沒有餘力起身。只能掙扎著將手伸近了臉,抹去面上血跡,讓視線稍微清晰。

玄霄和玄震長袂裡射出一道道光劍,綿綿不絕。

兩人都使上化相真如劍,又系出同門,一時間勝負難分!


玄震見不能取勝,眉間一擰,再度由袖中射出五枚扇形光劍,朝玄霄圍來!

那是千方殘光劍!

而玄霄也生出五枚光劍,去格檔玄震的劍!

看樣子,玄霄並不想置玄震於死地,只被動著以相同的術法,與玄震過招!



然而,玄震並未因此退讓。

兩道飄逸的白影在尖冷無情的劍陣中來回穿梭,好看極了,我一面默記師兄們的招式,不禁看得失神。


此時,兩位玄震派的師兄恢復體力後,一使眼色,匍伏著朝我的方向潛行而來!

玄霄讓玄震給纏住,無法分身!


當我察覺時,想移動身軀已然不及!


........!

玄霄大喝一聲,反常收起劍勢,雙袂一揚,無數道金光從他衣袂中揚出!

滿天都是刺眼的金光!一道道,全是金劍,數以百計的金劍,籠罩數尺見方,根本看不見天!


......上清.....上清破雲劍......你竟然.....竟然練成了上清破雲劍?

玄震退了幾步,玄霄這招使上,顯然令他震撼不小!

他無法使出對應的劍式!


幾百道劍光懸在空中,不住迴旋,將玄震和數位師兄籠罩其中!

這也讓欺近我的兩位師兄停下腳步,呆望滿天金劍。



.........師兄,你希望金劍落下麼?

祭出這樣強招,玄霄說起話來仍是好整以暇,不急不徐。

雖然這讓諸師兄嚇住,不過看玄霄仍有餘裕的模樣,這一定不是他最強的招式!

這場劍雨一但落下,誰都成了刺蝟!


玄震咬牙切齒,腮間格格作響。



........!

終於,玄震一揚袂,召了與他同行的幾位師兄,離開這裡,竄入樹林。



師哥你太帥了......

我想起身,給玄霄一個滿滿的喝采,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收起滿天金劍,玄霄走近,俯視倒臥塵土的我。

.......如果你平時用功些,也不會落得挨打的份......


願意,我願意用功!我也想跟玄霄一樣,學會那些帥氣無倫的招式!

化相真如劍、千方殘光劍、上清破雲劍......我一定會好好用功的!

我的心情激奮,不過身體動彈不得,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玄霄蹲下身,將我扶起,靠樹坐了。替我把脈,端詳我的狀況。



「流了很多血,不過都是外傷,死不了.......

他握住我的右手,一股暖氣沿著掌心,筋脈,緩緩注入體內。

漸漸地,我的氣力回來了。



......謝謝你,師哥。不是你,我早死了.......

我痛苦地笑著。


.......為什麼不召喚魁召?

收了氣,玄霄與我面對面,不解地問。


「我不想用魁召來對付瓊華派的任何人.......

我改變姿勢,趺跏而坐。

「尤其是玄震......


「為什麼?

玄霄問。



此時,樹下吹來一陣涼風,十分舒服,我振振衣袂。

讓玄霄問我問題,我突然覺得得意起來。

原來這世上,也有我知道,而玄霄不知道的事啊!



「因為瓊華派,只有師哥你會駕馭魁召......如果我用它來對付玄震,玄震會知道,那是你教我的,他會遷怒於你.......

我靠著樹幹,將雙臂枕著頭。

.........我不想加深你們的嫌隙。」



.......

玄霄沒回答。我的答案好像出乎他意料,他楞了一下。

然後,他笑了。


.......你倒會替人著想......


我也相視而笑。


為了等我體力完全恢復,我們就坐在樹下,吹舒服的風。



一個是激鬥後優雅從容,玉樹臨風;一個是挨打得半死不活後,滿身血污,頭髮散亂,坐在一起的畫面應該很是奇異。



突然,頭頂一片葉子落了下來。

我撿起葉片,學著狗子,將葉子捲起,一頭壓扁,吹起葉笛。

只是簡單幾個音,調不成調。



.......這是什麼?

玄霄又問。


哇哈哈,我太得意了,今天玄霄一直問我問題!


「這是葉笛......只能吹簡單幾個音......

我將葉笛遞給玄霄,讓他瞧瞧。

玄霄觀察了半天,也拾起一片落葉,學我造起葉笛。


.......然後呢?

玄霄將葉笛遞還給我,等著我教他。


「低音放鬆些,高音壓緊些......像這樣.......

我還得意著,教起玄霄也就加倍認真。


試了一次,玄霄就能吹出五音了。

果然資質非凡哪!


……..葉笛的聲音不是很好聽.....不過還過得去。」

我想起玄霄會彈琴,那葉笛聲就不過是班門弄斧了。



「很好聽......下次我彈琴,你可以吹葉笛伴奏......

玄霄淡淡地說。



「師哥你別開玩笑了......琴聲錚錚錚多好聽......葉笛聲畢畢畢,格格不入,太難聽了......

我搖搖頭,想起那畫面,覺得有些可笑。就像有人穿了一身綾羅,卻戴了草帽。



.......我覺得很好......

玄霄沒給我理由,直接下結論,把我的嘴給堵住了。



好吧,下次試試。反正我這樣的人出現在瓊華派,本身就是件格格不入的事。


我們在樹下迎涼風,吹葉笛,把殺妖怪拋到九霄雲外,好像回到青鸞峰,和狗子廝混那段悠閒的時光。


然而這一切,只延續到玄霄放下他的葉笛。



「怎麼了?要走了嗎,師哥?

玄霄放下葉笛,倏地站起,我忙問。



「妖氣!

玄霄擰住眉頭,面朝東北方。

那是玄震離去的方向!


「有妖氣?在哪?

我一躍而起,循著玄霄的眼光看去。


空中有一陣紫氣,正和一陣黑氣交纏!



 

「那是玄震離去的方向!

我驚覺不妙。


「紫氣是玄震,黑氣.....是幻冥界的妖!來得可真快!

玄霄冷冷地道。


「那麼,玄震豈不是有危險?師哥,咱們快去!

我拉住玄霄的腕。


.......讓玄震應付去!

看向天際,玄霄甩開我。

 

剛和玄震打完一仗,他似乎打算袖手。


.......師哥.......

請不動玄霄,我的修為面對變幻莫測的魘妖肯定是不行的!只能看著東北方天空乾著急!



紫氣與黑氣,維持了一段時間的勢均力敵。

而後,紫氣漸漸耗退,黑氣漸漸增強!

看來,玄震落了下風!



「師哥.....師哥你看......玄震敗了.....快去幫他!

我再一次拉住玄霄!



「他剛剛差點殺了你......為他緊張作甚?

玄霄語氣恢復一貫冷冽!



......不能見死不救!

我語氣鏗鏘!

「師哥,你不救他,不就跟他一樣了嗎?那你也沒資格責備他!


 


「你懂什麼?以玄震的為人,就算救了他,他也不會感激你的!

玄霄有些慍怒。



........救人才不是為了那聲謝!你不去我去!」

堂堂大男人記什麼恨?我才不看玄霄臉色!

我當下祭起長劍,朝雙氣交會處飛去!






旅人 2017-12-27 06:42:32

早安安

版主回應
早安旅大,天天愉快⋯⋯ 2017-12-27 07:1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