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5 11:00:34陳跡

青衫隱12---我以後的老婆

 

用過晚齋後,從丹房領了藥酒,回到房間,推拿自己摔傷的地方。

有些地方淤了血,推起來還真痛。

痛還是得忍,瘀血散了,傷處好得快。

要是爹看見了,肯定又要念我好好的書不讀,上這裡找罪受。

不過,我已經可以飛一個人高了!這可不是當二十年的書呆子能換來的!


夜裡,玄霄回來了,一推開門,他鐵定聞到了空氣中洋溢的藥味。


......你受傷了?

他一面解下背上長劍,朝我問。


「對啊,不過我已經可以飛一個人那麼高了。」

我得意道。


「你做事總是心不在焉.......要知道御劍是多麼危險的事,一不小心都可能摔得粉身碎骨,那可不是推推藥酒就能痊癒的......

玄霄又開始說教了。

一面說,一面脫下外袍,掛回衣櫥裡。

接著,他背對著我,站在衣櫥前,不動。


「怎麼少了一件?

玄霄沒回頭,但他的語氣冷冽得像冰。


我沒說話,說什麼都肯定討罵。


「你穿了我的?

玄霄回過頭來,他眼底的火又來了!

「我不是教你洗衣服了?為什麼還穿我的衣服?


「我.......我是洗了,也乾淨了......可是......破了.......

我吞吞吐吐地道出原委,還從床下取出那兩件破袍子以資佐證。


.......破了?怎麼會破了?

玄霄接了過來,翻來覆去。

......你把衣服當樹皮搓麼?


「我想洗乾淨一點,就變成這樣了。」

我一臉無辜。


......好,就算衣服破了,還是可以穿,縫一縫不就得了,為什麼要穿我的?

玄霄怒道。

「算了.....我知道了......我看你少爺八成不會縫衣服.......


玄霄一面說,一面從他衣櫃角落取出一隻小木盒。

什麼東西?

我湊過去看,是針線。



「二師兄你會縫衣服啊?

我真是太意外了!


「你以為什麼是清修?自己的工作自己做,難道你要師父或夙瑤替你縫?

玄霄揪住我的頸子,將我死死壓在椅子上,動彈不得。

........看好了,我只教你這麼一次,以後你自己處理!


我坐在玄霄旁邊,看著他穿線,縫補。

他縫衣服的方式一點也不像女人。那動作反而和他舞劍時的行雲流水一個樣,一氣呵成,有種.......飄逸的感覺。

玄霄『飄逸地』縫著我的衣服。


「二師兄,你縫衣服的樣子跟舞劍很像......

我看著玄霄,一面道。


「我縫衣服的時候,通常順便練功。」

玄霄道。

「我們習武之人,衣衫難免破損,除非你討了老婆,否則衣服得自己縫。」



「我以後的老婆
不知道手藝能不能像二師兄那麼好......


我看著玄霄
陶醉地遐想。





「唉唷............

我終於知道一面縫衣一面練功是什麼意思,玄霄手中的飛針直直朝我刺來!

在我臉頰上留下一個血痕叉叉!



........專心一點,另一件你得自己縫!

玄霄怒道。


「是.......

我撫了撫臉,好刺痛啊!


.......對了,二師兄,今天師父到底叫我們做什麼?

我漸漸不那麼害怕玄霄生氣。我知道他是刀子口豆腐心,我穿了他衣服,他還幫我縫衣服,對我可好哩!


「我就知道你東張西望心不在焉!師父真是說對了!

玄霄道。

「師父要你跟我一起下山剷滅先行到人界的魘妖!


「殺妖怪?那很過癮耶!

我見獵心喜。


「你連劍都御不好,拿什麼殺妖怪?

玄霄一針見血。


.......那倒是,二師兄你會保護我吧?


「你到底在想什麼?師父要你跟我下山是為了幫我,不是替我找累贅!

玄霄道。

「我不會救你的......師父說你個性懶散,練功有一搭沒一搭,要你練功的最好辦法,就是直接把你丟給妖怪吃!



......什麼?

師父......師父怎能這麼狠心?


「我不會幫你。因為我的責任,就是把你丟給妖怪吃,能不能活下來,那是你的事。」

玄霄說的很慢,但字句清晰。


「那我.....我把功練好再去......二師兄你先走吧......

我吞了口口水。



專注於縫衣服的玄霄,突然抬眼看我。

在燭光掩映下,他的雙眸很是閃亮。


「來不及了,你今天在偏殿已經答應師父了......明天就出發。」


什麼?原來......原來我說『是師父』竟是將自己送上死路?

我,我還年輕,長得帥又聰明,前途一片大好,我不想死啊.......


「二師兄,你要救我,我不想死啊.......

我忍不住抓住玄霄的手臂,懇求道。

「只有你能救我了,二師兄......


「誰要你平時不好好練功?

玄霄縫好了衣服,在燭光下將衣服甩了甩,仔細檢查。

縫得天衣無縫哩。

 


....天青...你放心吧......



放心?我就知道,玄霄對我好,不會忍心看我死的。

.......有二師兄在,我就可以放心了.......

心中大石瞬即放下。



.......對啊,放心吧...逢年過節,少不了你三柱清香的.......

玄霄將長袍好整以暇地疊好。



.......二師兄!

我這麼強力懇求,玄霄還尋我開心!


「嗯,看看這樣行不行…….另一件,你自己處理…….

玄霄岔開話題,將袍子遞給我,原本破損的地方經他一縫,幾乎看不出來袍子像全新。


其實,雖然玄霄嘴上不饒,但我知道,幫我縫衣服的人,不會忍心看我死的。


我高興地收起袍子。至於另一件,玄霄要我自己縫的,就一直擱在床底,遲遲沒動手。

因為後來,我習慣了從玄霄衣櫃拿衣服穿。

而自始至終,我還是沒學會縫衣服,也再沒洗過一次衣服。


將房間收拾收拾,我們上床睡了。

對於明天的任務,由於和玄霄一起出,我是不怎麼擔心的。

就算玄霄用全世界最恐怖的話來恐嚇我。


今晚有銀色的月光,像水一樣,慢慢流洩進來,空氣微涼,蓋上薄被很舒服。

應該可以睡得很安穩吧。

 

 

 

uni2019 2020-09-13 01:37:33

1,851+1
還有人在看?👍

昕哥 2017-12-25 13:10:02

一皮天下無難事

耍賴也是功夫的一種

版主回應
是啊!這個男主角跟我的個性完全相反,很羨慕他呢⋯⋯我的個性跟他二師兄玄霄比較像⋯⋯原來這篇有人在看啊⋯⋯超感動^_^ 2017-12-25 22:1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