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2 09:44:11陳跡

青衫隱7---魁召

「咦.....天青?你怎麼不跟著師兄姊練功?

路上遇見玄霖師兄,抱了一籃木炭。


「他們......都在忙......

我有些無奈,沒人理我。

「玄霖師兄你抱炭幹嘛?宗煉師叔煉劍嘛?


「是啊,師父趕著要,不能陪你聊了,改天再找你.....

說完,玄霖師兄也棄我而去。

「無聊的話,去藏經閣,找秘笈練,不懂再問玄霄吧!


「喂!玄霖師兄!

原本以為,瓊華派有那麼多師兄姐,我會多了好多兄弟姊妹,肯定不無聊.........


瓊華宮很大,除了主殿,一百多間弟子房,還有經閣、劍閣、丹房、膳房、舞劍坪。

捲雲台風好大,透過雲層,可以看見萬仞山腳下,非常壯觀。這裡,也是瓊華派祭壇,最接近仙界的地方。

後山的醉花蔭開滿了紅色的鳳凰花,鮮豔無比。我喜歡紅色,看起來喜氣,心情好,尤其風一吹,一片紅雨落下,與潔白的瓊華宮兩相映襯,美不可言。

躺在層層鳳凰花瓣上,我結結實實睡了個午覺。

那些師叔師伯師兄師姐不知道忙些什麼,崑崙山上風景如畫,停下來,聽聽鳥語蟬鳴,在鳳凰花鋪成的華麗的床上,睡個午覺不是挺好?


睡醒時,太陽有些西斜,我站起身來,發現衣服上沾了一些鳳凰花瓣。

紅白相映,真是好看。我不忍拂去,就這樣沾著花瓣,沿著花徑,來到醉花蔭盡頭。


相形於醉花蔭的香氣撲鼻,紅焰暖燃,花徑盡頭處,有些詭異。

一個滿地插著大大小小,長長短短,或完整,或斷裂的,劍的地方。


「這是什麼地方?

我覺得奇怪,難道,這是宗煉師叔的垃圾場?


「喂!有人嘛?

我站在垃圾場前大叫。

沒人回答我。除了風摩娑過劍刃,發出的嗡嗡鳴響。


「看起來,好像很無聊.......

都是劍,沒什麼。而且,我肚子也餓了,先回膳房去,找點東西吃吧。

於是,我轉身往回走。


「嘿,天青,你在這裡?

前方一陣熟悉的聲音。

?不是早上還躺在床上的玄震師兄?

我抬頭看看,除了玄震師兄之外,還有幾位在我們之前去探望玄震的師兄們。


「大師兄你好了?

我高興地說。


「早好了,我恨不得早點下床,活動活動筋骨......

玄震道。


「活動筋骨?大師兄你開始練功了?

我問。

不愧是大師兄,身體真好。


............

聽我這樣問,玄震和身邊的師兄們交換一下眼色。

「我們到這裡練功......天青跟我們一起練嘛?


......好啊。」

我雖然不很想練功,不過可以和師兄們一起練功,就不會無聊了。

趁機,我也可以和玄震聊聊,他和玄霄到底怎麼回事。搞不好,還能當個和事佬。


「嗯,讓我看看,天青你目前學了哪些術法?

玄震先問。


嗯,應該的。知道我的底細,才知道從哪裡開始教。

但是,我只學過練氣,還是玄霄逼我練的,有些慚愧。


「學過練氣,其他都沒學過.....這樣吧,你先練反應,反應快了,與敵人對招時,才能克敵制勝。」

玄震道。

「這裡,就是瓊華弟子,訓練反應的地方。」



「這裡?很多劍的地方?

我問。


「這裡叫劍塚。你踏進去,能不被劍畫傷,全身而退,就及格了。」

玄震說明。


......這麼簡單?

我朝劍塚望望,那些劍靜靜地躺在地上,要閃過並不難。


「這些劍.....不會飛起來攻擊我吧?

我問玄震。

瓊華派的劍不都是用來飛的嘛?


......當然不會。」

玄震道。

「你放心吧,不會有危險.........有我們這些師兄關照著你呢!


「加油吧天青!

一旁其他師兄給我打氣。


這才是兄弟啊!

相形於玄霄的冰塊臉,這些師兄的加持讓我血液沸騰起來。

各位師兄這麼支持我,我得好好表現。


我一轉身,屏住氣,步一跨,踏進劍塚裡!

這些垃圾劍真的不會飛啊!我大大鬆口氣。


「天青加油,繼續走,走到盡頭再走回來,你就及格了!

背後傳來師兄們的聲音。


奇怪,這有什麼難的?走來走去而已。

為求表現,我不直線走,反而繞著圈,蛇行,翻跟斗,這未免太簡單了。


.......幹得好啊天青!

師兄們在劍塚外喝采!


這叫好?那怎樣叫不好呢?難道,就像玄霄說的,我真的天資太聰穎?




......劍塚禁地,擅闖何人........

突然,在我身後,極貼近的,響起一陣幽幽,仿似鬼魅的聲音。


「什麼?

我回頭一看,沒有人。

師兄們還在劍塚之外。


......劍塚禁地,擅闖何人.......

當我回頭,聲音又在另一個方向響起。


我追著聲音的方向來回轉身,卻看不見發出聲音的究竟是誰!


「是誰?別裝神弄鬼!

我按住懷中昆吾刀,喝問!


.....劍塚禁地,擅闖者死!

那聲音沒回答我的問題,卻給我判了刑!


此時,我察覺了聲音的來向,抬頭一看。

數道白影不知何時出現,圍繞著我!他們的上半身,穿著瓊華弟子的白衣,下身,卻隱在雲霧之中!

他們的身體微微透明,面無表情,睜著眼睛,卻沒有瞳仁!

他們,不是人......


我被包圍了,被一群不是人,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包圍!

可我不想退!不是說試反應?不戰而退,我算什麼?可不能讓師兄們瞧扁了!


.........來吧!

我朗聲一喚,昆吾刀在手!



「劍塚禁地......擅闖者死.......


那些東西不斷重複這幾句話,我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但我確定他們,並沒有自己的思想!

他們以我為中心急旋!空氣中發出嗚嗚聲響,襯著劍塚裡殘破的劍,氣氛淒厲!


遠方玄震及一干師兄們沒任何動作,只插著手,似笑非笑地看著我!

那神情,是惡意的嘛?

我不願那樣解讀。不管惡意或善意,我非殺了這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東西不可!


當風聲到達極速,尖銳無比,祂們朝我攻擊!

一陣陣寒氣似劍,朝我身上疾劃!

那不是寒氣,那真是劍!我的白衣上,當即裂了幾個口子!

那些怪物放著劍氣,他們瞧著虛幻,劍氣卻真實無比!


我舉著昆吾刀,卻發現一點用都沒有。我看不見他們出劍的來向!那些劍氣一直到欺近我才會現蹤,我來不及反應!

跑吧!

我用昆吾刀護住頭,劍傷讓我的血染滿了衣袂!我望外逃去,那些怪物緊追不捨,口裡不斷重複『劍塚禁地,擅闖者死.......

劍塚是禁地?

玄震卻告訴我,那是練功的地方?

那麼,玄震是蓄意的?

到底為什麼?我哪裡得罪他了?


我朝外跑,玄震等人似笑非笑的神情越來越清晰,面對我被怪物逼得走投無路,他們卻毫無動作!

好吧,算你想害我!但我不信我死了,你能對師父交代!


「大師兄,救我!

雖然體會到玄震的惡意,我仍然喊了救命,因為,我甩不開怪物!

痛楚一道道極難忍受,我的白袍轉瞬成了血袍!

玄震仍不動,其他師兄以他馬首是瞻,眼睜睜看著我被怪物攻擊!


「大師兄......我受不了了!

我雙手護頭,大聲求救!


「天青,你要躲得過魁召的攻擊,才算及格哩!

玄震還說著風涼話。



我氣極了!莫名其妙!玄震腦子到底裝了什麼!

「這算什麼?我沒學過任何術法......怎麼可能打贏他們!

我怒吼。

......你這樣害我,算什麼大師兄!


「你這小子!剛上山就有膽調戲夙瑤......很有能耐嘛!

玄震冷笑。


....我哪有調戲夙瑤?我只是纏著她說話,這也不行麼?

真是無理取鬧!


......你莫名其妙!我死了,師父也不會放過你的!


「你私闖禁地被魁召殺了,關我什麼事?

玄震胸有成竹。


為了躲避魁召的攻擊,我幾乎趴在地上!

完了,好痛。我一定會.....死在這裡......死得莫名其妙.......


「玄震,你幹什麼!

突然,救星到了,意識模糊中,我認得出。

那是夙瑤的聲音!


「夙瑤.....天青他私闖禁地,得給他一些教訓!

玄震解釋。



「不是這樣......是他害我的......

我不忘解釋。儘管,我的聲音已經漸漸微弱。


「你知道這裡是禁地,不阻止他?

夙瑤責備。

對,就是這樣。師姐,玄震他是故意的,故意害我......


.......師妹!危險!

突然,玄震一陣驚呼!


夙瑤已經跨進劍塚,出現更多魁召朝她攻擊!

魁召越聚越多,夙瑤似乎不是對手。模糊中,我看見夙瑤左支右絀,吃力地朝我推進!


玄震重重嘆了口氣,在劍塚外持咒。從他周身,綻出一道道金光!

金光化成金劍,刺向魁召!


.....你根本.....根本救得了我,卻不動手......

我氣極了,卻因失血過多,一點氣力也沒有。


其他師兄見狀,也紛紛持咒,放出金劍,護住夙瑤!


夙瑤潛至我身邊,拉起我,朝劍塚外急奔!


後來怎麼樣,我一點也不記得了,我陷入一片無盡的黑暗中......





當陽光重新出現在我的視線裡,我只覺渾身劇痛,動彈不得!


「唔.......

我沉重地呻吟一聲,睜開眼睛。

又躺回了我的黃梨木床,天花板很亮,正是大白天。

這麼痛.....我還沒死?


我轉動我的頭,找尋夙瑤。是她救了我,我想謝謝她。


但我沒找著夙瑤。只看見窗前一道頎長的白色側影,風從窗外吹來,他的衣袂飄飄,陽光映著他的輪廓,他的側臉發光。

好吧,我承認,玄霄比我帥。


「二......二師兄......

我微弱地喚了他一聲,扶著床沿想起身,發現自己裸著上身,傷口早已妥善地包紮好,滿鼻子藥味。


「醒了?

玄霄一揚袂,回頭看我。


「嗯......是二師兄你幫我包紮的嘛?

我在被子裡蠕動,好不容易坐起身。


「沒什麼,你也幫我擦過藥,舉手之勞。」

玄霄沒否認。

「你什麼時候得罪玄震?


「你知道了二師兄?


「夙瑤告訴我了。」

玄霄道。

「只是我想不懂,你什麼時候得罪他了?


「他說......他說我調戲夙瑤師姐,簡直莫名其妙!

我想到就生氣,一生氣,有些傷口就裂了,渗出血來。


「又是夙瑤?

玄霄笑著搖搖頭。

他竟然笑了。我沒看過他笑,成天一付冰塊臉。


「什麼叫又是夙瑤?該不會.......玄震討厭你的原因,也是因為夙瑤吧?

嘿!突然,我感覺一切都有了解釋。

玄震喜歡夙瑤,一定是的!


「那是原因之一......不過,你還有機會翻身。他不像討厭我,那麼討厭你。」

玄霄持續微笑。


「他還真難搞。我又沒想跟他搶夙瑤......咦,二師兄你也喜歡夙瑤嘛?

我問。


「修道之人清心寡慾,凡人的貪嗔痴愛,只會阻礙修仙。」

玄霄收斂笑容道。

「你心境浮躁,再把情愛掛在嘴邊,恐怕瓊華仙境,也要讓你染髒。」


又被玄霄訓了一頓。他怎麼那麼愛教訓人?



「二師兄,我看.....你不用修仙,你根本就是一個仙了.......

我沒好氣地說。


「你就是這麼輕佻,玄震才會認為,你調戲夙瑤.....

玄霄繼續訓我。

「你不改,當心被玄震打死......


「玄震也討厭你,你怎麼沒被打死?

我不服氣。


「你認為玄震打得死我?

玄霄問。

老實說,玄霄實力到哪,我還不知道。


「玄震打不打得死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可能會被他打死........

想起魁召,我心有餘悸。

難道,為了自立自強,我真的要開始用功了?


........誰要你不用功?

玄霄突然板起臉來。

.......再這樣閒晃瞎晃......打死算了!


「喂!幹什麼詛咒我死?我們好歹有同房之誼!

我又一次著腦!

「氣死了.............我的兩個師兄都是壞蛋!倒楣死我了!


........倒楣的還在後頭。」

玄霄面無表情道。


「等你傷好,要去思返谷,師父說的。」


「為......為什麼?


「擅闖禁地,進思返谷已經是輕罰了!

玄霄幸災樂禍道。

「那裡沒東西吃,你勒緊褲帶吧!


.......怎麼可以這樣?又不是我的錯!

我二十二歲災星入命宮嗎?我可以沒東西吃嘛?

.......你不會跟師父說,是玄震害我的嗎?


......我是壞蛋師兄,記得嘛?

玄霄拿我的話揶揄我,逕自離開了。

uni2019 2020-09-10 00:12:15

冷蘭刀刀刃溫馨過處又見彩虹浮現。

恭祝版主事事順心順意,聖體安康。

uni2019 2020-09-09 18:00:36

閒晃,瞎晃,還是敗關羽的五子良將除晃厲害?

冰塊臉會融化(山上有冰塊?)
撲克牌臉保持如一(也沒有撲克牌)麻將?

=x

版主回應
冰塊只為天青融化~~~ 2020-09-09 23:49:55
路痕 2017-12-26 19:36:29

同意樓上旅人兄的說法

版主回應
感謝大家的肯定,雖然我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你們的肯定可以讓我變得更好。 2017-12-26 21:39:49